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真假娘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真假娘子目录  下一页

真假娘子 第10章(2) 作者:沈韦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一个月前,京城所发生最重大的事,莫过于沐府与宇文府两府联姻,新娘子在成亲之日遇刺身亡,众人感叹红颜薄命时,突然间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出现在将军府,妙手回春让宇文玥起死回生。

  一个月后,平民百姓、权贵显要再次聚集在京城的青龙大街上引颈企盼,只因未能顺利迎娶新嫁娘的沐宸昊要再迎娶一次。

  “你说,今日的迎亲会不会再横生枝节?”一名围观的中年汉子问身旁的人。

  “你会说这话就表示你孤陋寡闻,今日沐将军的迎亲阵仗可是非比寻常,上回所发生的事摆明要削皇上的面子,所以这回皇上有了万全准备,特别派出皇家侍卫浩浩荡荡护卫迎亲队伍,皇上甚至要亲自主婚,这排场可比皇族嫁娶要风光,你说在大队皇家侍卫护卫下,还有哪个人敢不要命来行刺?”被问的青年解释给中年汉子听。

  “这么大阵仗?”中年汉子庆幸自己很早就来抢位置,否则可看不到声势惊人的迎亲队伍。

  “等会儿你看了就知道。”

  “不过我对新娘子挺好奇的,听说她死而复生是真的吗?人真的能气绝了再活过来?”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事儿的确挺玄妙的,有人说是大罗神仙特地下凡来救新娘子,也有人说其实新娘子当时并没有完全死绝,所以才有办法将她自鬼门关前又给拉回来。”这事奇妙到众说纷纭,全京城的人都兴致高昂地谈论此事,臆测那老人家的真实身分。

  “不说了,你瞧,迎亲队伍已迎娶好新娘子过来了。”锣鼓喧天,大肆宣扬新郎倌已迎娶好新嫁娘出现了。

  青龙大街上黑压压的人群皆拉长脖子兴奋看着迎亲队伍浩浩荡荡出现在面前,后头较矮的则踮起脚尖,深怕会瞧不着精彩场面。

  骑在马背上,第三次穿上大红蟒袍的沐宸昊对夹道祝福的民众扬笑颔首,尽管皇上特别派出皇家侍卫一路守护,可曾经痛失爱妻的他,依然全身紧绷,不敢有丝毫松懈,他暗中命刘武在迎亲队伍所会经过的玄武大街及青龙大街周围部署人马,以防再有意外发生。

  沐宸昊时不时回头看身后不远处由八名身怀武艺的壮汉所扛的大红花轿,再三确认小玥安然无恙。

  小玥死而复生之事传遍京城,自然也传进皇上耳里,皇上特地宣他进宫说明此事,他以对所有人相同的陈述告诉皇上,当时众人误以为小玥已死,其实并没有,虽然她的伤势极重,不过还留有一口气在,一名路过且精通医术的老人家耳闻新娘子遇刺的消息,心下同情,特地到将军府看是否能扭转乾坤,因而妙手回春,将小玥自鬼门关前救回。

  这项说词是他再三思量想出来的,目的是不想让除了他以外的人知道事情真相,就连祖父、宇文意与小玥都不例外,他担心玄幻之事一旦传了出去,会衍生风波,还是平淡无奇较好。

  他尽量淡化事情经过,就是不愿引起皇上兴趣,皇上发现事情经过不如众人所说那样精彩,便不再有兴趣追问下去,亦打消了原本要接见宇文玥的意思,然后再次定下两人的婚期,甚至决定亲自主婚,好向天下宣告其坚不可摧的威信。

  很快的沐宸昊和宇文玥在众人瞩目下回到将军府,皇上威风凛凛坐在首座看着新人到来,而两旁则并列朝中重要大臣一同观礼。

  “一拜天地!”主掌宫廷礼仪的奉常中气十足扬声道。

  沐宸昊与宇文玥各执同心结的一端,在媒人带领下跪拜行礼,宇文玥的心因兴奋与期待而雀跃,心想今天她真的要成为沐宸昊的妻子了。

  头一次和沐宸昊拜堂成亲的人不是她;第二次她的花轿走到一半,便生了风波,让她无法嫁给他;第三次,也就是今天,她终于能够和他在众人祝福下拜堂成亲,回想两人所经历过的波折,好不容易才迎来今天的喜悦,不禁欢喜得热泪盈眶。

  “二拜高堂!”

  两人转身向皇上及沐远志再跪拜。

  关于和小玥的前世情缘,沐宸昊毫无记忆,小玥亦然,可是想到他们已深爱彼此十世,他的心便漾满万丈柔情,他有自信未来他们俩还会继续相爱,十世、百世、千世,他的身畔始终会有她。

  “夫妻对拜!”

  宇文玥隔着红盖头与他深深一拜,这一个月来,爹娘怕她再生意外,所以将她护守在家中,两人只能趁夜深人静时偷偷私会,可从今天起,他们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光想到这儿,她的唇角便勾起美好的弧度。

  炙烫的黑眸渴望地穿透红盖头,看见他娇俏的新嫁娘,心中激动不已,想将她拥入怀,但在场不仅有皇上,还有朝中其它要臣,容不得他放肆,他唯有努力克制,方不致于贻笑大方。

  “送入洞房!”奉常喜悦高喊。

  沐宸昊和宇文玥在众人欢乐的祝贺下被送进洞房,外头热闹地展开宴席,新郎倌走出洞房,向特来道喜的同僚与亲友们致谢。

  酒过三巡后,皇上摆驾回宫,众人这才放开怀痛快畅饮,眼尖的人发现素来与沐宸昊友好的宝良王并未出席,正好印证了两人已经交恶的传言。

  这一个月来对京城里的百姓而言和往常一样风平浪静,但对朝中大臣来说则是惊涛骇浪,皇上不知怎么地,竟然冷落了宝良王,甚至连该有的恩赐奖赏都给了其它皇子。

  不仅如此,皇上身边的奴才有一大批都人头落地,而平时和宝良王连成一气的朝臣亦遭到撤查,凡是被查出贪赃枉法的,不是被摘了官帽就是掉了脑袋,仅有少数人能像右相柴竣立全身而退,不过柴竣立也因此不再意气风发,朝中大臣人人自危,料想宝良王定是惹出非常大的事端,使龙颜震怒,才会从备受宠爱的皇子,变成皇上连多看一眼都不愿的落魄皇子。

  原先和太子势均力敌的宝良王惨遭重挫,元气大伤,身边的亲信死的死、被贬的被贬,亲近皇上的老臣私下断言,宝良王已不够资格和太子争夺太子之位了。

  沐宸昊趁众人酒酣耳热之际,悄然离席回到新房。

  新房内烛光荧荧,陪伴在宇文玥身旁的珠儿见他出现,要出声唤他时,他食指摆在唇上,要她噤声,珠儿意会屈膝一福后便退下。

  身上带着淡淡酒气的沐宸昊步履沉稳地步向端坐在床沿的小玥,瞧她坐得直挺挺,丝毫不敢乱动的样子,忍不住想笑,毕竟向来活泼的她竟然会乖乖坐着等他,实在是太难得了。

  “珠儿,我的脖子和腰都快断了,你到外头去看看将军要回房了没。”身穿凤冠霞帔的宇文玥像条虫一样扭着身体,娇俏的脸庞纠结成一团,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如果沐宸昊还没有回房的意思,她要马上趴在床上休息会儿,否则再继续这样下去,等沐宸昊回房后,看见的将会是个气息奄奄的新嫁娘。

  “我还在想你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准备要好好夸你呢!”她的抱怨惹来沐宸昊一阵低笑。

  “相公,你何时回房的?我怎么都没听到声音?”宇文玥听见他的声音,开心地伸手要拉下快让她闷死的红盖头。

  “掀红盖头是我这个新郎倌该做的,你怎么能抢去?”沐宸昊按住她的手,笑着阻止。

  “呃……我太开心,所以一时忘了。”她不好意思地缩回手,承认自己的确太过心急。

  “没关系。”沐宸昊弯身靠近,舍弃秤杆不用,唇隔着红盖头暧昧印上她的唇,再轻轻咬开,让他渴望了一整天的娇俏容颜清楚呈现眼前。

  温热的唇透过红盖头印上红唇,激起心湖涟漪,引来她不由自主的轻颤,明明两人已经非常熟悉,可洞房花烛旖旎的氛围使宇文玥掀睫对他娇羞一笑。

  这一笑勾动了潜藏在沐宸昊体内的兽,他情难自禁地揽住她的腰肢,低头就给她一记狂猛的热吻,炙烫的气息侵袭她的娇美,强而有力的双臂宣誓他的掠夺。

  在热切的唇中,宇文玥尝到了酒味,醺然陶醉,他热辣的挑逗似乎在诱惑她沉沦,她的双臂勾着他的颈项,欣然投入。

  两人激烈拥吻,愈吻愈火热、愈吻愈缠绵,缀有各色珍贵宝石的沉重凤冠被他摘下扔至一旁,乌黑如丝缎般的发丝披泻而下,如万缕情丝缠绕在他指尖,曾有过的心痛、曾有过的不舍、曾有过的生离、曾有过的死别,皆已离他们远去。

  两人情意绵绵双双躺卧在床榻上,任由情欲浪潮席卷两人。

  他的齿轻咬她的唇,又痒又麻,引出她一串娇媚诱人的笑声。

  “你又咬人。”她佯装抱怨,双颊染上一层瑰丽色彩。

  “只咬你一个不好吗?”低沉的笑声有着满足与愉悦,鼻尖轻摩她的鼻翼,逗她。

  “当然好。”她格格娇笑,笑弯了眼,心情飞扬。

  沐宸昊喜欢她的笑容,再以鼻尖轻努她的颈窝,和她快乐嬉闹。

  “呵,你别再闹我,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问你。”她轻拍他的肩膀,突然想起老是忘了跟他问个明白的疑问。

  “什么重要的事?我以为今夜最重要的便是你我的洞房花烛夜不是吗?”沐宸昊眉心微微一蹙,有些不满。

  “洞房花烛夜当然重要,不过这件事也非同小可,我若不现在马上问,一定又会被你弄分心。”她娇嗔责怪他太会勾引人。

  “说吧。”娇媚的眼波,意有所指的暗示,大大满足了他的男性自尊。

  “我听我爹说你和宝良王闹翻了,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她以为他和宝良王的感情非常好,怎么会突然说闹翻就闹翻。

  “因为他意图伤害我最宝贝的人。”他轻吻她沁着香气的发丝,低喃。

  “可是我不记得宝良王伤害过我啊!”知道她是他最宝贝的人,让她欢喜的轻叫出声。

  “一个月前,咱们成亲时,伤害你的刺客就是宝良王派来的。”一回想起这事,他就阴郁不快,恨不得再次痛击宝良王。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宇文玥惊讶地瞪大了眼,若不是后来有人救了她,他们俩就被宝良王害得天人永隔了。

  “因为王爷认为我执意要娶你,就是要背叛他改投太子阵营,不管我再怎么跟王爷保证,一旦埋下怀疑的种子,王爷就不会再相信我,为了彻底断绝我投向太子阵营之路,他便派出刺客杀害你。”宝良王的狠绝教沐宸昊彻底心寒,他心痛不舍地抚着她的粉颊。

  “你曾经帮宝良王许多,他却是这样待你,看来宝良王也不是多好的人,不过我又听我爹说,近来宝良王似乎也很失意。”她替他的付出感到不值,怜惜地啄吻了下他的唇,安慰道。

  “凡是伤害你的人,我绝不会轻易原谅。”

  “难道宝良王的失意和你有关?”

  沐宸昊轻颔首,没再继续说下去,不愿让她知道他也有黑暗阴沉的一面。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啊!”她快好奇死了,他却迟迟不说,啧!

  “刺杀你的刺客当中有人身上带着宝良王亲笔写下的刺杀计划,上头还盖了王爷的印信,这项重要的证据,他们竟然蠢得没烧毁,所以我暗地安排让皇上的亲信自行从死亡的刺客身上搜出。”拗不过她的要求,他简略说明当时的安排。

  宇文玥听得精神奕奕,不住颔首。

  “皇上的亲信将刺杀书函呈交给皇上过目,皇上自然会非常震怒,因为你我的婚缘为皇上所赐,宝良王这么做,无非是无视皇上威信,然后我再不着痕迹地让皇上的亲信发现宝良王早在皇上身边安插了众多眼线,此事一爆发出来,皇上自是发现宝良王意图成为九五之尊的野心。

  “虽然宝良王也是皇上疼爱的皇子,可是在皇上心中,这天下仍是属于他的,除非他想给,否则任何人不得擅自觊觎。宝良王已犯了大忌,皇上再派人仔细查探,又发现宝良王暗中部署良久,朝中众多大臣都成了宝良王的亲信,接二连三的发现,在皇上眼里,宝良王已经不再是他疼的皇子,而是野心勃勃、意图夺位又碍眼的皇子,是以皇上立即铲除宝良王的势力,不再宠信他。”

  宝良王最宝贝的便是权位,他说过宝良王若敢伤害他最珍视的人,他就会摧毁宝良王最宝贝的东西,甚至是彻底击垮宝良王,使宝良王再也没有能耐伤害小玥。

  宇文玥听得连连惊叹,她作梦都想不到沐宸昊会反扑宝良王,且借由他人之手打得宝良王爬不起来,他这般珍视她,教她感动得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仅知道她会更加爱深爱着眼前这个爱她爱到义无反顾的男子。

  “等等,你说皇上铲除宝良王的势力,你曾经是宝良王最看重的臂膀,皇上若知道这件事岂不是糟了?”她的脸色瞬间由嫣红转变成惨白,担心他的安危。

  “别担心,倘若皇上有意治我,今日他就不会特别为你我主婚,还安排皇家侍卫护卫你我的安全,其实皇上在铲除宝良王的势力时,应当是考虑过是否也要视我为宝良王的党羽一并惩治,不过宝良王派出刺客刺杀你、伤害我一事,让皇上印象太过深刻,皇上揣测宝良王的用意,断定我和宝良王有了争执,但争执何事却不得而知,据说就在此时,岳父大人正好出现。”他推论当时皇上的心思给她听。

  “你是指右相还是我爹?”两个都是他的岳父大人,不讲明她会弄不清是谁。

  “是你爹,当时岳父大人正巧进宫和皇上对奕,岳父忽然在皇上面前为我抱屈,说是有人延揽我不成便翻脸,故意派出刺客刺杀你我,皇上当然晓得岳父大人在抱怨何人,而这番话也正好为皇上释疑,再加上皇上颇为宠信岳父大人,所以我一点事都没有,应该好好谢谢岳父大人才是。”沐宸昊微笑道,从未想过宇文意会担心他受到牵连而在皇上面前撇清他与宝良王的关系。

  “我爹?!”宇文玥惊讶到瞠目结舌。“我爹他明明每天在家里骂你,怎么会在皇上面前替你说话?”

  她话一说完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不小心让他知道她爹天天在家里痛骂他,根本就舍不得将她嫁掉。

  “岳父大人是为了你才会在皇上面前为我开脱。”她那恨不得咬断自己舌头的模样把他给逗笑了,说到底,宇文意就是不想女儿嫁进将军府后,无辜受到此事牵连,才会替他出头。

  “这样也没错,不过还有一点被你漏掉了。”她纠正他。

  “哪一点?”他疑惑地看着她问。

  “就是我爹知道你很爱我这一点,当我爹在府里痛骂你是偷去他宝贝女儿的恶贼时,其实心里面已经认同你这个女婿了。”她爹的心思,她这个做女儿的不会不晓得。

  发生刺客刺杀事件后,府里上下许多人都在谈论当天所发生的事,最让他们津津乐道的除了她死而复生之外,莫过于她当时身负重伤,情急关心的沐宸昊为了救她,不顾自身安危紧紧将她护守在怀中,甚至还咬破自己的手腕,让她喝下他的血以延续生命,这事当然也传进她爹耳里,让她爹不再怀疑沐宸昊娶她为妻是别有居心,而是真心真意深爱她。

  沐宸昊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他和宇文意在官场上信念不同,不过他们俩却因深爱同一个女子而牵扯在一起,这岳父与女婿的关系一辈子都断不了,他可以预见日后宇文意见着他依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不过他不在乎,为了不使小玥难受,他会试着与宇文意和睦相处。

  “你既已和宝良王不相往来,日后呢?你会支持哪个皇子?”她再追问,虽然想要他与父亲站在同一阵营,但他一点都不认同太子啊。

  “我的信念依然不变,我会支持对百姓最有益的君王。”

  “不管你做任何决定,我都支持你。”她嫣然一笑,喜欢他坚定不移的信念。

  “好了,你的疑惑已经获得解答,我可以好好过我的洞房花烛夜了吗?”沐宸昊可不愿白白浪费这美好的一夜。

  “当然可以。”宇文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沐宸昊扬唇一笑,火热吻上她的唇,也为今夜撤下欲望的火苗。

  “我爱你……一生一世……”宇文玥与他唇舌交缠,意乱情迷之际,吐出浓浓爱语。

  “不,是生生世世才对。”沐宸昊气息紊乱,粗哑着声纠正她。

  “对,是生生世世。”宇文玥灿烂一笑。

  “我也是,生生世世只爱你一人。”沐宸昊一字一吻,以吻为誓,让两人的命运更加亲密地连结在一起。

  历经十世折磨,以血做为紧密连系,好不容易能够厮守在一起的两人火热交缠,愉悦且热切地展开期待已久的洞房花烛夜……

  灾祸,远遁。

  幸福,降临。


  【全书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