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真假娘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真假娘子目录  下一页

真假娘子 第10章(1) 作者:沈韦

  深邃的眼眸所望出的世界一片黑暗,不再有缤纷亮丽的色彩,经历过一场混乱厮杀,照理说疲累不堪的沐宸昊早该倒下,但他并没有,整个人像被掏空似地紧抱着心爱的小玥呆坐在仍旧处处结彩、喜气洋洋的将军府大厅。

  厅内,除了他与小玥外,没有其它人敢靠近,每个人都说经过这场杀戮的他宛如变成另一个人,浑身泛着杀气,阴沉,骇人。

  偶尔可以听闻厅外王总管正在指挥其它家仆着手布置灵堂一事,或是家仆们在谈论今日在大街上所发生的憾事,每一句遗憾、每一字同情,皆刺痛他的伤处,教他痛不欲生。

  “小玥,你说待会儿等爷爷回来,咱们俩就成亲好吗?”他的脸颊轻轻摩擦她冰冷的脸颊轻问,身上的大红蟒袍染有深色血渍,早已分不清是属于谁的,也许可以说他们俩的血此刻远比形体还要更亲密地交融在一块儿吧。

  痛失爱女的宇文意坚持要将宇文玥的尸首带回左相府,可沐宸昊认定宇文玥已是他的妻子,理当留在将军府,两方互不相让,沐远志担心若将宇文玥的尸首交还给宇文意,恐怕会刺激早已陷入半疯狂的沐宸昊,便亲自到左相府去恳求宇文意,让他们将宇文玥当成是沐家的媳妇儿好生安葬。

  今日发生之事,不仅是藐视皇上的权威,更是狠狠甩了皇上一耳光,是以沐宸昊与宇文玥遇刺,新嫁娘甚至当场香消玉殒一事传到皇上耳里,龙颜震怒,立即下令撤查,究竟是谁胆大包天,无视圣意。

  太子的怒火也不小于皇上,杀了宇文意的女儿,等于是在向太子下战帖,太子气得直跳脚,派人追查幕后主谋。

  而誓言为爱女复仇的宇文意不愿坐在府中静候消息,派独子宇文亮率领大队人马加入追查行列。

  皇上、太子与宇文意派出众多人马,到处追缉可疑人物,使整座京城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相较之下,没了新嫁娘的将军府并未派出人手追凶,沉静中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氛围。

  “小玥,我说过没有人能在伤害你之后还能全身而退,我会让伤害你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就算要赔上我的命也在所不惜。”他啄吻了下她冰凉的唇瓣,对她起誓,让他痛彻心腑的人,他也会让对方饱尝椎心之痛。

  事情还没有结束,他所杀的那些刺客只能让他暂时宣泄滔滔怒焰,他真正的目标是隐藏在背后的主使者,宝良王过于自信狂妄,若不是以为他没办法得知主凶,便是认定他就算知道了也只能哑巴吃黄连莫可奈何。

  可宝良王错了!他长年跟在宝良王身边,宝良王有哪些刺客可用他岂会不知,在他和刺客交手时,便已认出多人身分,得知这次的刺杀出于宝良王授意,刺客将第一目标放在小玥身上,无非是想要教训他竟敢一意孤行要娶宇文玥为妻,亦是要断绝他和太子党党羽连成一气的可能,再来便是要给宇文意致命的一击,重挫太子党声势。

  宝良王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此刻应当正在王府里痛快享受着成功的果实,但他不会让宝良王得意太久,他的反击将会使宝良王永生难忘。

  “小玥,你真的再也听不见我的呼唤了吗?”他的血、他的吻、他的双臂、他的痛楚,全都无法唤回心爱的人儿,这样的他有何用?有何用?!

  “你的魂魄已下到地府了吗?或者其实你正站在我身畔嘤嘤哭泣?”慌乱的眼眸搜寻四周,遍寻不着她的倩影,奢望能刮过一阵风暗示他,她正在身畔,可四周静悄悄,无风亦无雨,教他的想望瞬间落空。

  “小玥、小玥、小玥……”一个人究竟能够承受多少痛楚他不知道,仅知道失去她的痛像火烧般在他体内蔓延肆虐,他已经被烧灼焚毁,那火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不断地焖烧,企图毁去他所有的情感与理智,让满腔仇恨如恶水冲垮所有人。

  “我究竟犯了什么错,老天爷要以夺去你的性命来责罚我?”沐宸昊痛苦咆哮,伤痛至极的泪水早已奔流满面,宁可受到伤害的人是他,但若情况丕变,他真舍得让小玥独自品尝这永无止尽的痛吗?

  不!他不舍,宁可承受折磨的人是他、宁可痛不欲生的人是他,也不要小玥遭受半点苦楚。

  “难道想要和你厮守终身是很过分的要求?”就差那么一点,他们俩就可以长相厮守了,为何他会大意地忽略掉潜在的危险?都是他不够谨慎才会害死了她!射在她心口的那一箭,可以说是他射的,他罪该万死!

  沐宸昊自责到整个人崩溃,将脸埋在宇文玥的颈窝泣不成声,想要自刎追随她下黄泉,旋即想到大仇未报,不管现下有多难熬,他都得咬牙活下去。

  他所呼出的每一口气都充满仇恨,流窜在体内的血液正沸腾发出怒吼,除了为小玥复仇外,其它事他全都不在乎了。

  他的眸光嗜血幽闇,像只负伤的猛兽,龇牙狺咆渴望将敌人狠狠撕碎。

  本来正在调度人手布置灵堂的王总管接到大门的守卫来报,说道门外来了个老人家自称能让宇文玥起死回生,王总管暂时放下手边工作前去处理,可他人尚未走到大门口,便已见到一名白发苍苍、手持拐杖的老者硬闯入将军府。

  “你们别拦着我,我的本事可是你们想象不到的,总之让我见你们将军就是了。”一身白衫,白发苍苍化身为凡人的太白星君手持拐杖,一一掠开阻挠他的将军府家仆。

  “老人家,您得等我们先通报将军啊!”拦人的家仆们东躲西闪,生怕被拐杖打中。

  “人命关天,你们以为我有时间等你们慢慢通报,再来告诉我将军不见我吗?”太白星君岂会不知他们在玩什么花样,若非不想吓到因悲痛而心神紊乱的沐宸昊,他早就直接凭空出现在沐宸昊面前了。

  “让老人家白跑一趟实在对不住,我们将军现下不方便,请您改日再来好吗?”王总管连忙趋上前挡下人来,料想这位老人家恐怕是想要藉由怪力乱神来骗取钱财,毕竟宇文玥受的可是致命箭伤,就算华佗再世也束手无策,况且眼前的老人家连个药箱都没带,又有何能耐救活宇文玥。

  “我是特地来救活你们夫人的,你们将军就算不方便也得方便。”太白星君不理会王总管,挥舞着手中的拐杖开路,绕过王总管。

  “老人家请留步,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是请老人家喝点茶。”王总管没想到老人家如此厚颜,他话都说得这么明了,仍执意非见到沐宸昊不可,他自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准备将对方打发掉。

  大厅内的沐宸昊听见外头传来的骚动,不快地自宇文玥的颈窝抬起头来,眉心攒蹙,猛然一震,猜想是宇文意带人闯入准备夺尸了。

  “小玥,你别怕,我不会再让任何人将你自我身边夺走。”他的双臂抱得死紧,除非他死,不然宇文意休想带走她。

  “真要请我喝茶,难不成将军府的茶会比外头还难喝吗?”太白星君嘿嘿笑了两声,旋即扬声道:“沐将军,老夫来让尊夫人起死回生了。”

  “什么?”沐宸昊听见起死回生四个字,眼前登时一亮,不再满布苦涩绝望。

  “沐将军,你该停止为夫人哀伤了。”太白星君进入大厅,慈蔼地看着沐宸昊。

  “老人家,您刚才说有办法让我的妻子起死回生是真的吗?”沐宸昊如在大海遇难的人,好不容易抓到一块浮木,便死命抱着最后一线希望。

  “将军!”王总管深怕他会上当受骗,急忙出声。

  “如果没办法,老夫就不会出现在此。”太白星君和善微笑。

  “我求求您救救小玥,不管要我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沐宸昊哀伤恳求。

  “老人家,请您不要胡说八道。”王总管明白沐宸昊因为太过悲伤,才会被老人家的谎言所骗,怒瞪着恶意欺骗沐宸昊的老人家。

  “老夫有没有胡说八道,待会儿就能见真章,不过,在救尊夫人之前,老夫有些话想要单独和沐将军谈谈。”太白星君不以为忤,淡淡一笑。

  “好,王总管,你先下去,我不会有事的。”

  “……是。”王总管警告地瞪了老人家一眼,才不情地愿退下,倘若老人家敢趁他不在,天花乱坠欺骗沐宸昊,他绝不轻饶。

  “老人家请说。”沐宸昊猜想老人家要开出救小玥的条件,才会要求王总管离开,他定定看着面貌和蔼的老人家,忽然间有股非常熟悉的感觉,仿佛曾在哪儿见过,他怔忡了下。

  “老人家,我们是否曾在哪儿见过?”这张脸熟悉到令他心头漾起温暖的感觉,他所承受的痛苦,好像可以从老人家的笑容中暂时获得抚慰。

  “或许你我相识,也或许你我这辈子并不相识,谁晓得呢?不过目前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你真的爱宇文玥,深爱到可以为她付出任何代价吗?”太白星君神秘一笑后,正色问。

  “是,只要我能力所及,任何代价我都愿意。”沐宸昊语气坚定,没有任何迟疑。

  “假如我说要以你的命来换她的命呢?”太白星君故意如是问。

  “可以,只要能够救活小玥,你尽管把我的命取走。”沐宸昊直视他的眼,语气沉稳。

  “经过这么多磨难,你依然不改变心意,这就是我之所以出现在此地的原因,我不会取你的性命,你该好好活着,不仅你的祖父需要你、你的妻子也是,倘若宇文玥醒来发现你已死去,你认为她会肯独活吗?”他们两人就是这么的死心眼,才会不断承受轮回之苦,但也正因为死心眼,才会得来今日的福报。

  “那么老人家要我付出什么代价?”不要他的命?那要什么?金银财宝?

  “我只要你和宇文玥幸福快乐、共偕白首。”太白星君呵呵笑道。

  “为什么?”沐宸昊一愣,不解。

  “因为这份姻缘是你们俩历经十世磨难,好不容易才求来的,你们的幸福得来不易,一定要好好珍惜,毕竟在姻缘簿上你们两人始终是一再错过,现下是上天的恩泽,才让你们在今生有机会结为夫妻,待宇文玥死而复生后,你们俩日后的命运将会同生共死,你无须再担心会失去她。”

  “我绝对不会辜负老天爷的恩泽,但是我不明白为何我和小玥不仅得历经十世磨难,还会一再错过,我们两人竟究犯了什么错?”是怎样的滔天大罪要如是惩罚他们。

  “你的元神是一株种植在天庭的菩提树,宇文玥则是依傍在你身旁的一颗彩石,你的悟性颇高,位列仙班是早晚之事,怎料你竟与宇文玥相恋,不事修行,天庭诸神试图将你们俩导回正轨,可你们不听劝,所以被贬下凡间,为的是让你们俩了悟男女情爱不过是过往云烟。

  “但没想到经过十世轮回你们依然执着不悔,玉帝被你们的真情所感动,终于同意让你们在这一世结为夫妻。”太白星君简短道出前因后果让他了解。

  “这说明了为何我初见小玥时内心会激荡不已,原来我已经爱她好久、好久了……”他们俩对彼此的爱早就深入骨髓,甚至可以说因为深爱着彼此,他们的生命才有意义。

  天庭的规矩他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只知道祂们愿意将小玥还给他,这样就够了!

  “因为你们的魂魄在初见面时已先行认出对方来了。”如此的深情执着很难教神不动容。

  “老人家何以对我和小玥的事如此清楚?”沐宸昊怀疑眼前老人家的真实身分。

  “呵呵!老夫如何知道并不重要,你都已经明白前因后果了,是时候将宇文玥还给你了。”太白星君来到小玥面前,持杖的右手隔空轻轻在小玥身前挥舞。

  沐宸昊张大眼看着老人家的动作,只见插在小玥心口的箭矢瞬间消失不见,且足以致命的伤口马上愈合,仿佛她不曾受过伤,即使心知老人家的来历并不简单,但亲眼见到老人家施法救人,仍是教他瞠目结舌。

  “啊……”宇文玥冰冷的身躯恢复该有的温暖,苍白的唇瓣倏地有了血色,朱唇轻逸出一声教沐宸昊热泪盈眶的呻吟。

  “小玥!”曾经破碎的心再度聚集且振奋跃动,双臂紧拥着她,唯恐这是场美梦。

  “……相公?你……怎么了?”宇文玥眼帘轻掀,疑惑地看着上方的沐宸昊,他看起来好落魄憔悴,仿佛曾失去希望信念,看得她好生心疼。

  “小玥,你真的又回到我怀中了!”沐宸昊情绪激动不已,完全无法冷静下来,他开心得想要大声呐喊,让所有人知道他的喜悦。

  “我一直都在不是吗?”宇文玥抬手轻抚他的脸颊,柔声道。

  太白星君含笑看着这一幕,双手神不知鬼不觉地往两人身上轻轻一挥,留下深深的祝福,使苦痛灾难不再降临到这对有情人身上,接着不留只字词组,亦没有道别,转身漫步离去。

  “我以为你抛下我了……”被她割舍下的心依旧惊魂未定,泛着痛楚。

  “我怎么可能会抛下你,就算我死了,魂魄也离不开你,你不晓得吗?”她难受得语带泣意。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他不住点头,眼眶发热,喉头发紧,强忍着不落泪。

  “我好像作了场可怕的恶梦,我梦见自己坐在花轿中,然后……”一想到她心口中箭,倒地气绝再也无法好好爱他时,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梦境太过真实也太可怕,那痛不仅是身体上的,连心灵也深受折磨。

  她担心被留下来的他会太过伤心,无法好好照顾自己,这份担心、这份不舍让她走不开,偏偏有股强大的力量硬是将她带到一处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之地,她害怕的不断想找到出路回到他身边,却始终遍寻不着,仅能焦急地在幽冥之中不停呼喊他的名字。

  “别怕,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感受到她的恐惧,他将她搂得更紧,啄吻了下她的发丝,安抚她,也安抚自己那惶惶不安的心。

  “那些事真的发生过吗?”她的头脑一片混沌,么她应该死了不是吗?为何还可以与他相拥,已经分不出何为事实、何为虚幻,假若是真,那倾诉她的恐惧呢?

  “再也没有人能伤害你了。”沐宸昊万般怜惜地向她保证,从今以后他将会以自己的性命守护她的安全。

  宇文玥感受到他的恐惧,心想她定是吓坏他了,虽不晓得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她此刻只想好好地依偎在他怀中。

  守在外头的王总管见到老人家自大厅走出,他不晓得厅内发生何事,犹豫着是否要将老人家给扣下来时,大门那头便传来骚动声,旋即看见宇文意率着大队人马如入无人之境地闯进来,而老太爷则在一旁劝着。

  “小玥明明就还没有过门,根本不是沐家的孙媳妇儿,你以为我会把女儿交给你们吗?”宇文意气得脸红脖子粗,他那么疼爱又宝贝的女儿,今日竟然惨遭横祸,全都是沐宸昊害的,这笔帐等他揪出幕后主使者后,再慢慢来跟沐宸昊算。

  “我明白发生这样的憾事,左相定是痛心疾首,但是宸昊与宇文姑娘情投意合,若在此时硬要将两人分离,宇文姑娘若地下有知,定也会非常伤心。”沐远志在宇文意府中不停恳求,好话也说尽了,就是没办法让宇文意改变初衷,非要带回女儿的尸首不可,宇文意率人抢尸,宸昊肯定不愿放手,两方人马大打出手,事情传到已怒火中烧的皇上耳里,定会降罪,他非得让伤害减到最低不可。

  “谁跟沐宸昊情投意合来着?我的宝贝小玥才不可能会喜欢上他!”宇文意冷哼一声。

  王总管为难地看着宇文意及其人马,再看看已要远去的老人家,决定先解决破坏力最大的宇文意再说。

  “沐宸昊,你这个恶贼!快把小玥还给我!”宇文意气呼呼地吼道,迈大步直接闯向大厅,他身后的家仆们个个孔武有力、手持兵器,若有人胆敢上前阻挠,便会马上出手打倒对方。

  “是我爹……”宇文玥听见父亲气急败坏的吼叫声。

  “对,是岳父大人来了。”心头涨满喜悦的沐宸昊,也听出宇文意的声音。

  “沐宸昊你这个夺去他人宝贝、不要脸的恶贼!我今日若不好好修理你,就不叫宇文意!”宇文意冲入大厅,手持棍棒龇牙咧嘴,准备痛宰沐宸昊时,突然见到依偎在沐宸昊怀中安然无恙的宝贝女儿,双眼登时瞪大,无法置信地松掉手中的棍棒。

  棍棒落地,哐啷出声。

  沐远志、王总管和其它家仆见状亦无法相信,所有人都知道宇文玥中箭已死,有的甚至还见过她的尸首,可她现在却恍若无事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大伙儿一时间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事儿,面面相觑,久久说不出话来。

  “爹。”宇文玥率先打破沉默,朝父亲绽放笑靥。

  “小玥?你真的是小玥?”宇文意眼泛泪意,抖颤着声,迟疑问道。

  “对,我是小玥。”宇文玥用力颔首。

  虽然极为不情愿,但沐宸昊还是逼自己暂时松开手,让他们父女俩好好相聚。

  “我的宝贝儿!”宇文意双眸仔细在女儿身上看了一遍,再三确认她是真的安然无恙。

  “爹!”宇文玥奔进父亲怀中,与他相拥。

  “我可怜的宝贝儿,爹真以为已经失去了你,打算拿命和姓沐的拚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宇文意才不管自己贵为权倾朝野的左丞相,爱女好不容易失而复得,他早不顾一切哭得涕泗纵横。

  “爹,女儿已经没事了,您别难过,您一难过,女儿的心就跟着泛酸了。”宇文玥心疼地为父亲拭泪,安慰道。

  “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就看见孙媳妇儿她已经……”沐远志惊愕地望着眼前不知是人抑或是鬼的孙媳妇儿。

  其它人亦惊骇的窃窃私语,往后退几大步,试图和死而复生的宇文玥保持距离,深怕她会突然变成青面獠牙的厉鬼抓人。

  “是了,方才有位老人家说能让夫人起死回生,本来我还当他在招摇撞骗,没想到竟是真的,简直就像是神仙下凡来救人哪!”王总管想到自己竟然对老人家失礼,还想以一锭银子打发老人家,就很愧疚,幸好老人家不介怀,还是出手救了宇文玥。

  “那位老人家人呢?咱们可得好好感谢他哪!”沐远志急问。

  “他方才走出去了,我这就马上派人去追。”王总管急忙派家仆四下寻人。

  沐宸昊嘴角含笑,看着小玥轻声哄着宇文意,心下激动不已,小玥再次回到他身边,他的心感到踏实且满足,情绪已不再悲伤,曾经有过的伤痛也慢慢结痂痊愈。

  至于老人家所说的感情不被天上众神认同,导致两人被迫下凡历经十世的错过姻缘,他选择将这些事埋藏在心底不让小玥知道,他不想她为过去的事伤心难过,过去的都已是过去,如今重要的是好好把握彼此,珍惜眼前的幸福,让小玥每天都能绽露灿烂笑颜。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