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真假娘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真假娘子目录  下一页

真假娘子 第9章(2) 作者:沈韦

  天空,湛蓝;浮云,雪白。

  迎接她的,是怎么都意想不到的结局。

  原来幸福真的是无法窃取,她遭到报应了,只是她真的不愿意离开她最爱的人,老天爷能否悲怜她,再给她多一点时间,让她好好看着心爱的人,将他的模样再次牢牢烙印在心中。

  宇文玥的血大量流失,流淌在地上赤红的血,痛绞着沐宸昊的心,她的伤势过重,他根本就不敢抱着她杀出重围,他绝不能眼睁睁由着她离他而去,究竟他该怎么做才有办法保住她?谁能来告诉他!

  “快……走……”小手使尽所有力气推他。

  “我们要一起走。”五脏六腑因她纠结的沐宸昊已无法思考,他用力咬破手腕,温热的血液立即流下,焦急地移至她唇边,为她补充流失的血液。

  “将军……”珠儿见状,吓得倒抽了口气,也是在此时看见他的真心。

  “不要这样……”温热的血流进唇中,她热泪盈眶,摇头拒绝,他们俩都知道,他这么做不过是在浪费他的血。

  “只要有足够的血,你就一定能撑下去的!”沐宸昊心痛到全身上下无一处完整,想尽办法要延续她的生命。

  “将军,小心!”一名刺客狠戾扬刀劈向沐宸昊的背脊,刘武及时发现挡下,眼角瞥见沐宸昊替妻子喂血,只为救活妻子,心头不由得一酸。

  其它将领见沐宸昊无心维护自身安全,全都以背心向沐宸昊靠拢,将他与宇文玥、珠儿护守在中心,不让刺客再有机会乘虚而入。

  宇文玥胆颤心惊地看见刘武及时冲出,为沐宸昊挡下致命的一刀,她完全不敢想象若没有刘武这一挡,事情会变成怎样。

  她的身体愈来愈沉重冰冷,沐宸昊的血液完全无法温暖她,她的眼皮也如千斤重,再也没有足够的气力撑起身子,模糊的视线潸然落下珠泪,皆道尽她的不舍与不愿。

  就差那么一点,她就可以成为他的妻子,和他永远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就差那么一点……

  她真的好想……好想成为他的妻子……

  “小玥,别走,不要离开我!”沐宸昊心惊地发现自己就要失去她了,他轻拍她的脸颊要她保持清醒。

  血,似他的泪,染上她的颊,混和着她的泪,悲凄滚落。

  “小姐,你快醒醒。”珠儿焦急,帮忙叫唤。

  “小玥,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他悲忿地发出沉痛的怒吼。

  “对不起……我尽力了……但终究无法……陪你……到最后……”相爱的人本来就该厮守在一块儿的不是吗?为何老天爷没能听见她的心愿,硬是要将她带走?就因为她曾偷偷窃取柴娴雅的幸福,所以该付出惨痛的代价吗?

  沐宸昊不寒而栗,突地想起曾梦见柴娴雅一事,当时柴娴雅说他和小玥注定无法长相厮守,她的话就要应验了,但这是为什么?他和小玥到底犯了什么错,让老天爷要残忍地将他们自幸福顶端踹进绝望炼狱?

  本以为他们可以过得很幸福,结果他错了,顷刻间,他将失去一切,可自己却无法力挽狂澜,仅能无助地将她紧紧拥在怀中。

  “对……不起……”迷离的神智,数不尽的歉意,不舍的泪水不断滚落。

  “小玥,你睁开眼看看我好吗?你真忍心再让我为你肝肠寸断、行尸走肉?”悲愤的泪水淌下,他的心中充满了不甘。

  “……”宇文玥已说不出话来了,仅能不断地在心中对他呐喊,不要为她伤心难过,她希望他能为了她,将未来日子过得更加璀璨辉煌。

  “老天爷!如果祢真要无情地将小玥自我身边带走,那么连我也一起带走吧!”发现她的气息已虚弱到几乎无法察觉,他悲恨地仰天咆哮,用力吼出他的悲痛。

  天际,无情湛蓝;骄阳,残酷照耀,而他的世界,却陷入一片黑暗。

  怀中的人儿心口依然流淌着鲜血,心跳愈来愈微弱,他举起右腕,将伤口咬得更大,好让更多的血注入她唇中,挽救她的性命。

  “将军,没用的,不要再这么做了。”打退刺客,负伤的刘武拉住沐宸昊,要他别再自戕。

  珠儿也知道宇文玥已经没希望了,难过地嚎啕大哭。

  “谁说没用!只要有足够的血,就能让小玥继续支撑下去。”沐宸昊恼怒地甩开刘武阻拦的大掌,固执地企图继续以血维系她的生命。

  “将军,就当你和宇文姑娘缘浅,放下吧!”刘武实在看不下去,不理会他的恼怒,苦口婆心劝着。

  “谁说我和小玥缘浅?我们两人的缘分非比寻常,且她也不是福薄的女子,绝对不会有事的。”

  沐宸昊暴怒吼道,倘若刘武胆敢再说一句不中听的话,他会将刘武撂倒,让刘武闭嘴。

  沐宸昊的坚持让刘武闭上嘴,不再多言,其它将领见沐宸昊已失了理智,听不进旁人的劝,心下不好过地为他泛红眼眶。

  “小玥,你怎么可以食言,你真忍心让我孤零零陷于黑暗之中?”沐宸昊抱起她,痛苦低嘶,将脸颊紧贴着她冰冷的嫩颊。

  无情的苍天不理会他的乞求,他已经快要无法感受到小玥的心跳了,她的生命正迅速地自他身边消逝,而他的心却仍然强而有力的跃动,这算什么?!

  忿恨、心痛与恐惧交相折磨他的心智,冲撞他的四肢百骸,他整个人就像要被肢解般剧痛,全身不住抖颤。

  宇文玥感受到他的沉痛,想要展开双臂收纳他的痛楚,却是无能为力,一股强大的力量正要将她带离他身边,她不愿抛下他,哪怕是成了阴间的一抹芳魂、哪怕最后会弄得魂飞魄散,她也想要留在他身边,就算仅有一时半刻,也是幸福。

  可人鬼殊途,飞飘的芳魂终究是抓不住他,再多的不愿、不舍最后化为一滴晶莹的泪珠自眼角滚落,做为最后的爱语、最后的道别。

  一声声我爱你、一声声对不起,化为风,轻吻过他的发、他的眉、他的眼,最后落在他的唇,飘然而逝。

  “小玥?”沐宸昊干涩着声呼唤,为何他再也感受不到她孱弱的气息?为何她的心不再做最后的跳动了?

  “小玥你别调皮了,醒醒!快醒醒!”他伤心欲绝,用力摇晃她纤瘦已失去生命的娇躯,他的血、他的泪,全都无法唤回最心爱的人儿,尘世在他脚下崩离,他看不到未来,也没有了希望。

  “将军!”刘武望着宇文玥不再有反应的身躯,再见沐宸昊悲痛的神情,心知宇文玥没能躲过这一劫,已魂归离恨天,现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沐宸昊不要太伤心,做出自我伤害的事来。

  “刘武,小玥她天生活泼调皮,她一定是想吓唬我对吧!我告诉你,等一下她就会哈哈大笑地跳起来了……”男儿泪交错纵横,死也不愿承认心爱的人儿已离他远去。

  不!他没有失去她、他没有伤心欲绝,更没有尝到椎心刺骨之痛,一切仍和往常一样,待会儿小玥就会满脸笑意亲吻他的唇跟他道歉,并保证下回绝不会再淘气吓唬他。

  “将军,请节哀。”刘武与其它将领异口同声,希望他能接受事实。

  “我可怜的小姐啊!”珠儿哭得不能自已。

  双眸失了神采的沐宸昊茫然地看着担心他的刘武与其它人,视线再转移到横倒在地鲜血淋漓的尸体,所处之地,已是人间炼狱,幸福于唾手可得之时硬生生被摧毁,怀中的人儿始终都没能像往常一样对他绽露笑颜,也不再以充满爱意的眼瞳凝望他,他是真的失去她了,永远都失去她了……

  他的心被刨挖啃蚀,全身支离破碎,无一处不为她淌血、疼痛。

  当目光触及到仍不停杀戮的刺客时,憎恨填满胸臆,沐宸昊紧咬的牙关,尝到了浓浓血味,他强忍着,不喷吐出,不让敌人尝到胜利的快感。

  若非这群不速之客,他何须饱尝椎心之痛;若非这群不速之客,他的生命岂会变得再也不完整。

  “他们全都该死……”他绝不会原谅恶意伤害小玥的人,绝不。

  “将军?”刘武惊骇地发现沐宸昊的眼眸变得阴冷狠绝,眼前的沐宸昊就连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时也不曾出现过,教刘武不由得全身发毛。

  “帮我守着小玥。”沐宸昊将心爱的人儿交代给刘武。

  “是,将军。”

  沐宸昊冷然拾起地上一柄已失去主人的长剑,像来自地府的厉鬼,杀向所有可能夺走心中挚爱的恶徒。

  凡是胆敢出手伤害小玥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全会加倍奉还!

  刘武瞪大眼,骇然看着沐宸昊宛如不要命地杀向刺客,所到之处无不鲜血飞溅、尸横遍野,这群刺客遇到浑身浴血、剑剑凌厉的沐宸昊应已悔不当初。

  小玥的一颦一笑历历在目,爱她愈深,恨意与伤痛愈是排山倒海急速朝他涌来,冷冽的眼眸装满复仇,手中的长剑挥扬削刺,每一剑皆伴随着痛彻心腑的怒吼,每一剑皆止不住永无止尽的恸……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宁静祥和的月老居内,月老与太白星君两人相聚首,面色凝重地凝望观看凡尘的水池。

  “星君,你瞧忘尘失去了初璧完全变了个人,简直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月老看着正在凡间为初璧复仇的忘尘,不住摇头,着实担心忘尘在凡间历经多次轮回,却屡屡失去初璧,几世累积的痛苦折磨会令忘尘摒弃成仙之路,遁入魔道。

  “他已陷入半疯狂了,我和你有相同的隐忧。”太白星君明了月老的忧虑,倘若忘尘真选择遁入魔道,不仅凡间会被他闹得天翻地覆,连仙界也不得平静。

  “怎么办?难道咱们真要眼睁睁看着他遁入魔道?”月老一想到那对再次被他剪断红线的男女人偶就深感罪恶,原以为上一回将红线剪断后,属于忘尘与初璧的人偶就不会再有牵连,岂料红线再度牵系上,让他不得不再次持起剪子痛斩情缘。

  “忘尘的命盘在他和初璧的红线连系上时就全都乱了,眼看着他有遁入魔道的可能,但碍于玉帝明令不许忘尘和初璧共结连理,实在无法插手管这事。”太白星君实在不忍再见忘尘与初璧饱尝相爱却不得相守的痛苦折磨,几番想要出手相助,偏又不敢违抗玉帝命令,苦恼得不知如何是好。

  “忘尘与初璧尝尽十世之苦,却依然情比金坚,红尘有爱,苍天又岂能无情?”

  庄严沉静的女声出现在月老与太白星君身后,原来王母娘娘已翩翩来到月老居。

  “王母娘娘。”月老和太白星君恭敬问候王母娘娘,没想到王母娘娘会出现在此,心下诧异之余,暗自揣测王母娘娘话中涵义。

  “两位仙尊无须多礼。”王母娘娘来到月老与太白星君身畔,慈蔼的眼眸悲怜地透过水面,看着凡尘所发生的一切。

  太白星君与月老保持沉默,王母娘娘会来到月老居,定有其用意,他们静心等候。

  “放眼天庭最了解忘尘与初璧的人非星君莫属,不如由星君下凡去帮助这对苦命鸳鸯,使忘尘不再悲恨。”王母娘娘移开目光,对着太白星君说道。

  “可是玉帝那儿……”太白星君非常乐意下凡走一遭,但就怕玉帝届时会怪罪下来。

  “放心,此事自已得到玉帝允许,阎王那儿将会释回初璧的魂魄,就请星君下凡助初璧还阳,让她和忘尘顺遂所愿,从今尔后有同生共死之命。”玉帝非铁石心肠,原有的坚持已被他们十世的深情执着所软化,愿意成全他们。

  “待忘尘与初璧百年之后,定会感谢玉帝恩泽,亦会感谢王母娘娘怜惜相助。”太白星君闻言,心下大喜,明白玉帝之所以改变心意,王母娘娘定功不可没。

  王母娘娘微微一笑,并不否认她的确是在玉皇大帝耳边帮忙敲边鼓,才让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于是太白星君领受玉帝旨意,立即下凡将初璧完整无缺归还忘尘。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