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真假娘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真假娘子目录  下一页

真假娘子 第6章(1) 作者:沈韦

  宇文玥全身虚软,恍若柳絮飘飘荡荡,她不晓得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一心想着要如何让沐宸昊改变心意,别再坚持接下来的日子她得乖乖待在府里。

  她一定要想办法说服他才行哪!

  当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全身似乎又生了气力,啪的一声用力睁开眼,随即对上珠儿的眼,吓得倒抽了口气。

  “啊!小姐醒了!老爷、夫人,大家快来啊!小姐醒了!”珠儿受到的惊吓绝对不比宇文玥小,她先是和宇文玥大眼瞪小眼好几秒,紧接着意会到小姐清醒过来的事实,马上扬声对外大喊。

  珠儿喜悦的惊叫声,使宇文玥耳朵疼得又合上眼,正想要开口抱怨珠儿太吵时,突然发现不对劲之处——

  在她面前的人该是小芙,怎么会成了珠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宇文玥吃力地睁开眼看,赫然发现她在自己房里,而非沐宸昊的卧房,这……莫非她一直在作梦,误以为自己嫁给了沐宸昊?可是她的梦境好真实,真实到连她深爱着沐宸昊的感觉依然回荡在心间,苦涩惆怅滋味满布,教她想再闭上眼睡下,作个和沐宸昊情意绵绵的美梦。

  “珠儿,你说小姐醒了可是真的?”为了女儿一摔不醒心力交瘁的宇文意欣喜地冲进来,他的妻子丁氏跟在后头,两人焦急地想看女儿的情况。

  “老爷、夫人,这是真的,小姐方才已经睁开眼看我了呢!”珠儿开心地流下泪来。

  “我的宝贝儿。”宇文意火速来到女儿床畔,握着女儿的小手急切呼唤。

  “小玥,快醒来看看爹娘啊!”丁氏怜惜地抚着女儿瘦削的脸颊,心疼不已。

  宇文玥听到爹娘的呼唤,疲累地睁开眼,看着向来疼爱她的爹娘,微微一笑。

  “我的心肝宝贝儿,你果然醒过来了。”在朝政上素来对政敌毫不留情的宇文意一碰到心爱的女儿,当场成了没爪子的老虎。

  “真是菩萨保佑啊!”丁氏开心得直流泪,双手合十感谢苍天。

  “爹……娘……我……”看着心爱的爹娘,宇文玥想和他们说说话,无奈气若游丝,一句话没能说得完全,对自己的虚弱诧异不已。

  “你从秋千上摔下来,已昏迷了一个多月。”宇文意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差点以为女儿再也不会清醒过来,幸好老天垂怜,将宝贝女儿还给了他。

  “可不是,你这回差点把爹和娘给吓死,你爹气得命仆人把秋千劈成好几段当柴烧了,往后可不许你再调皮捣蛋了。”丁氏拭泪叨念着。

  “我的秋千……”宇文玥惋惜地轻皱了下眉。

  “别再想惹我心烦的秋千了,现下最重要的是你要好好把身体养好,明白吗?”宇文意可不想再见宝贝女儿病恹恹躺在床榻上了。

  “乖乖听你爹的话,知道吗?”丁氏伸手顺着女儿的发丝,叮咛道。

  “珠儿,少爷约莫快回来了,你到前头去看一下,若少爷回来,告诉少爷小姐醒过来,要少爷到太子府走一趟,请太子派御医过来。”宇文意舍不得离开刚苏醒的女儿,头也不回地交代道。

  “是,老爷。”珠儿马上照他的吩咐去办。

  “唉!瞧你这一摔,都瘦得不成人形了,我得想法子把你给补回来才行。”丁氏心疼不已。

  宇文玥听见母亲要给她大补特补,苍白无血色的面容故意扮了个苦相,逗爹娘开心。

  “你这孩子,都什么时候了还调皮,累了就放心睡吧,等你醒来,爹娘仍会守在你身边。”宇文意看出女儿的疲累,不希望她勉强自己硬撑。

  “睡吧,小玥。”丁氏慈爱地看着爱女,柔声道。

  宇文玥对父母轻轻颔首,放心地闭上眼沉入梦乡,暗自希望能在梦中和沐宸昊相会,好让她能继续爱他,徜徉在他的温柔中。

  当她沉沉睡去后,宇文意与妻子欣慰一笑,感谢苍天将女儿还回来,他们终于能放下积压在心中月余的大石。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沐宸昊才成亲月余的新婚娇妻突然犯病骤逝的消息在京城传了开来,许多人对他才刚办完喜事没多久就要办丧事感到惋惜。

  将军府上下因失去了将军夫人,又因将军悲痛欲绝而陷入一片愁云惨雾当中,每个人说话行事皆小心翼翼,尽量不提及有关夫人的任何事,就怕一个不小心会再加重已形销骨立的将军内心伤痛。

  布置素白的灵堂中,陈放着一具上好棺木,沐宸昊面容憔悴地守在棺木旁,镇日痴痴凝望着仿佛睡去的妻子,抖颤的指尖不止一次画过她雅致的脸庞,低哑的嗓音不止一次呼唤她的名字,可是她从不响应,连睁开眼都不愿。

  “娴雅,你真的不要我了吗?”他颓丧倚墙席地而坐,椎心泣血,一次又一次问着永远都等不到的答案。

  他从不知道幸福可以消散得如此迅速,仿佛从未降临过,仿佛这是场瑰丽的幻梦,原本美好的远景,倏地在他脚下崩裂,他无法想象没有她的日子,他要如何度过。

  “你这副活死人的模样是在做什么?”沐老将军——沐远志拄着拐杖出现在灵堂,以拐杖重重敲击地面,怒喝道。

  沐远志听王总管提及孙儿丧妻后,整个人食不下咽、失魂落魄,且有愈来愈糟的趋势,他这一听大吃了惊,想到他是如何将宸昊教养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绝不容许宸昊自毁前程,于是沐远志立刻离开“浮云居”,到灵堂来给孙儿一记当头棒喝。

  “爷爷……”满脸胡渣的沐宸昊双眼布满血丝。

  “失去了孙媳妇儿,我也伤心难过,但是你得知道,留下来的人有责任为死去的人好好过日子,孙媳妇儿若地下有知,会想看见你意志消沉的模样吗?”沐远志中气十足地教训孙儿,就怕他从此一蹶不振。

  “……”沐宸昊明知自己不该萎靡不振,可只要想到她孤独一人在黄泉路上会有多害怕、多孤寂,他就心痛得想追下黄泉守护在她身边。

  “我的年纪大了,再活也没几年,你真忍心让我眼睁睁看着你毁了自己?更甚者要我再次尝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椎心刺骨之痛?”沐远志长叹了口气,席地坐在孙儿身畔,孙儿有多苦、有多痛,他全看在眼里,亦跟着一起痛、一起苦。

  “我真的不想失去她。”沐宸昊的声音无比凄苦,心碎到难以复原。

  “没有人会想失去心爱之人,不过人生正是如此,不可能全是幸福美好,总会交杂着痛苦伤心,你终究要学会从苦痛中站起来。”沐远志拍拍他的肩头,要他勇敢面对事实。

  “爷爷您说的我全都懂,但是失去娴雅,我同时也失去了自己,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面对没有她的日子。”他是那样毫无保留深爱着她,怎么都没办法想象会有失去她的一天,为何阎王如此无情?硬生生将她自他身边夺走,他恨!

  “你只能咬紧牙关去面对没有她的日子。”时间会使他痊愈,沐远志如是深信。

  沐宸昊望进祖父那双看尽人世间悲欢离合的眼眸,那一层层不断堆栈的痛楚绝非他所能想象,他何尝忍心让老人家晚年再承受丧孙儿之痛?

  “我会撑过来的,爷爷。”沐宸昊沉思了会儿,已知道该怎么做,祖父年岁已大,不论他内心的伤痛有多深,都不该让老人家为他操心。

  “你能想通了是最好,孙媳妇若知道,也会替你感到高兴。”

  沐宸昊轻轻应了声,凄然的眼眸望着装有心爱之人的棺木,心如刀绞。

  沐远志再长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起身离开,让他再好好和孙媳妇儿独处。

  沐远志走后,白绫随风飘动,空荡荡的灵堂仅剩沐宸昊一人,他站起身伸出手,极其爱怜地抚着她冰凉不再红润的脸颊。

  “小月,就算你已自我身边离去,也千万不能忘了我,等到我生命终了时一定会去找你,你要等我,一定要等我……”他深情地在她唇上印下一吻,将对她的爱恋深深烙印埋藏在心中。

  心痛的泪珠滚落到柴娴雅眼上,再滚落,仿佛她也正为这死别而伤心落泪。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三个月后

  宇文玥被困在府里整整三个月,头一个月,她身子虚弱得完全下不了床,荡漾在心间的,满满是与沐宸昊有过的缠绵悱恻。第二个月,好不容易养足了力气可以下床,但双腿仍抖颤无力,她无法走出房间,只能不断地在房里练习走路,期望可以走出房外到任何一个地方都行,而浮掠上心头的,除了沐宸昊还是沐宸昊,因想见不得见而满怀惆怅。

  第三个月,宇文玥已有足够的气力走出房外,却被深怕她不小心再发生意外的爹娘派了成堆的仆佣牢牢看住,只能窝在府里养身子,没有机会踏出大门一步,让她差点闷死,不过也因此了解家人对她的爱有多深,遂决定提起精神,不再沉浸于美好幻梦中,虚幻的人终归是虚幻,爹娘和哥哥担心她够多了,她不能再让他们操心。

  挨到今日,她终于把身子养好了,精神奕奕、健步如飞,不断撒娇耍赖哀求爹娘,总算让他们心软点头答应撇下成堆仆佣,让她带着珠儿到街上走走。

  “珠儿,你瞧那边围了一群人,好热闹啊!咱们过去瞧瞧。”宇文玥远远便瞧见杂戏团的人正在表演过刀门,迫不及待地往人群里钻,犹如刚飞出笼、获得自由的金丝雀。

  “小姐,你慢点儿啊!”珠儿担心她会不小心被人挤伤,连忙跟上。

  宇文玥不理会珠儿的叫唤,径自钻到最前头欣赏杂戏团的表演,看到精彩之处,还和众人一起拍手喝采,好不快乐。

  她的身材娇小玲珑,粉雕玉琢的脸庞上有一双灵灿动人、黑白分明的眼瞳,秀雅弯曲的双眉间有一点惹眼的红痣,挺俏的鼻尖与樱桃般的小口,再加上她浑身自然散发的出尘气质,使人见了就移不开目光,忍不住想要再多看几眼。

  “珠儿,你快看!他好厉害!”宇文玥眼眸兴奋晶亮,指着正在爬刀山的中年汉子。

  “小姐,你小声点儿,旁边的人都在看你呢!”好不容易钻进人群的珠儿小声提醒。

  “他们想看就让他们看啊!”宇文玥想笑就笑,才不在乎旁人怎么看、怎么想。

  “我还以为小姐你在府里休养了三个月,脾气多少会改呢!”珠儿叹了口气,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本来以为小姐可以趁此机会转变性情,让其它官家千金刮目相看,不再嘲笑小姐是粗鲁的野丫头,看来是她想太多了。

  “我好得很,有啥好改的。”宇文玥娇俏地睨了珠儿一眼,旋即转头继续为表演飞剑跳丸的人拍手叫好。

  “是是是,小姐好得很呢!”

  宇文玥双颊因激动而红润,直到表演结束,让珠儿给了赏钱,这才意犹未尽地和珠儿走开。

  “小姐,你杂戏也看够了,咱们可以回府了吧?”珠儿不忘出门前,夫人再三叮咛,要她看牢小姐,能尽早带小姐回府就尽早,千万别让小姐玩疯了。

  “我还没玩够呢!珠儿,那儿有卖凉粉的摊子,咱们过去尝尝。”宇文玥好不容易才出府上街,怎么可能轻易回府,凡是这三个月内没能玩到、尝到的事物,她皆想一一巡礼。

  “小姐,我觉得凉粉没啥滋味,不如咱们去吃梅花包子如何?”珠儿见她要朝小贩走过去,怕她会吃坏肚子,改提主意到城中最有名的曹家铺子去吃梅花包子。

  “怎么会没滋味,这三个月里,我可想念凉粉想得紧呢!”宇文玥不理会珠儿的建议,执意要吃凉粉。

  当她要走向摊贩时,眼角突然瞥见一抹高大瘦削的身影,整个人犹如遭到雷击,重重震了下,马上撇下凉粉不管,急急追上。

  “小姐?你要上哪儿去?”珠儿见她忽然转了方向,而且跑得飞快,便慌张地追过去。

  是他!一定是他!宇文玥在大街上狂奔,不理会此举引来其它人侧目,一心一意只想追上他。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