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绿风筝 > 无价小气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无价小气婆目录  下一页

无价小气婆 第4章(2) 作者:绿风筝

  “你在耍我吗?”柯可雅快要咬碎一口牙。

  “我什么时候耍你了?”顶多就是逗逗她而已,谁叫她那么有趣。阎骧完全不知道她的怒。

  “如果不是耍我,干么要我千里迢迢来面试?”柯可雅从沙发跳起来质问。

  “你这话说得不合逻辑,你寄履历过来,我觉得条件OK请你过来面试,这怎么会是我在耍你呢?应该说是我们都在给彼此一个机会。”

  “封杀我,还放话要让我在麻豆圈消失,结果现在又说是给彼此机会,如果这还不是耍我,那什么才是耍我?你的人格怎么会跟你的作品呈现这么强烈的反差?”柯可雅气坏了。

  阎骧被指控得莫名其妙,“你说什么?我封杀你?你疯了吗?我什么时候封杀你了,当我吃饱撑着。”

  “你敢说你没有?自从那天你当着众人的面说“我没有办法跟你这种恐怖分子一起工作”后,我没再接到任何一个Case,就连原本安排好的工作也都莫名其妙的取消了,有人告诉我,就是因为我得罪了你,所以被封杀,并且直指你就是主使者。”她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那天踢你我是过头了,但是你自己也该负部分责任。还有,我一直觉得啦,如果是真男人就光明正大的来,大不了打一架还比较帅气,这样偷偷摸摸阴人不觉得很可恶吗?”

  原本很平静的阎骧越听越觉得自己被气到快要爆血管!他咬牙说,“如果你今天是凯特?摩丝还是吉赛儿?邦臣,我想方设法封杀你还比较有挑战性一点,说我对付你,请问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还是在抬高你的水平?”

  柯可雅瞬间面孔涨红,觉得生气委屈又受伤。

  是是是,她半红不紫,人家是国际超级名模,她是小到看不到的超级小模,问题是,她现在就是被封杀啦!

  柯可雅越想越委屈。她是招谁惹谁了,每次遇到他就有事,本来以为可以找到新工作,结果现在……

  算了算了,惹到灾星衰两年,她还是去附近的便利商店看看有没有缺工读生算了,好过在这里继续被某人戏耍。

  打定主意后,她扭头转身走人。

  “站住,我有说你可以走了吗?”

  “我放弃应征摄影助理的工作了。”本姑娘不爽当你的员工。

  “现在摆明就是你在耍我,我空出时间找你来面试,你小姐一个不爽扭头就走,所以我合理怀疑,你履历上头长篇大论说你很吃苦耐劳,体力很好,喜爱大自然都是在鬼扯,从这件事情我就不得不对你这个人的诚信与人格产生质疑,为了避免有其它公司行号跟我有相同遭遇,我想我应该要向人力银行公司检举你的不实履历。”

  什么?检举她的履历?柯可雅气到浑身毛发都要竖起来了。

  “谁说我骗你了,认识我柯可雅的人都知道,我是吃苦当作吃补,我一个人可以早中晚同时兼三份工作,就算是三天三夜不睡觉都可以,我走是因为我不想当你这种人的员工!”长得人模人样却是坏心肠。

  “我看你根本是吃不了苦吧。”阎骧冷冷嘲讽,“摄影助理可不是穿得漂漂亮亮站在镜头前、扭扭腰摆摆Pose就可以收工走人的。当然,也是我天真了,还以为你真的能吃苦又耐劳,结果事实证明只是浪费彼此时间。”

  “你少瞧不起人!只要我柯可雅愿意,我就不信这世界上有我做不了的工作。”柯可雅倔强着一张小脸,不服输的瞪着阎骧。

  “口说无凭,我们直接做个赌注,如果你能跟着我跑完一趟外拍,不用什么试用期,我直接给你两倍薪水。”他顿了顿,“当然,前提是你能撑得过去。”冷冷微笑,摆明不看好她。

  “好,没问题,两倍的薪水请准备好。”柯可雅宣布迎战。

  “洁西卡——”阎骧头也不回的喊,“马上帮我把器材收拾好,我半个小时后要带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助理出发去外拍。”

  一直在厨房默默听着两人对峙争执的洁西卡冷着眼眸望着不断往玻璃壶里一点一滴蓄积的咖啡液体,两道秀眉紧紧蹙起,用早已习惯被压抑的嗓音,一如往常的尽责回答,“知道了,我马上准备好。”

  不到半个小时,所有该带的东西,洁西卡这个首席助理已经独力通通搞定,并且一样不落的摆上了阎骧的休旅车后车厢。

  “谢啦,等我整治完这个爱放大话的家伙,再回来喝你的咖啡。”豪爽的拍拍他信赖的工作伙伴。

  柯可雅不以为然的翻了个白眼,越过阎骧,拉起洁西卡的手真诚说:“洁西卡,今天很高兴认识你,可惜我来不及喝你煮的咖啡,不过没关系,因为我们很快就会成为同事,我很期待跟你一起品尝你煮的咖啡。”

  “我也是。”洁西卡抹着恰到好处的微笑,轻轻抽回手,拍拍柯可雅的肩膀给她打气。

  “对了,洁西卡,怕山上收讯不好,如果纽约那边临时有什么事情连系不上我,你就先帮我处理。”

  “当然,我会的,你放心。”她一直是他的最佳代里人,什么事情该怎么处理,她比谁都清楚。

  “真多亏有你这个好助理我才能这么放心!某人要学着点。”他意有所指说。

  柯可雅直接关起耳朵,不想理他,转身先上车去。

  “路上小心。”洁西卡站在车外,对着车里的两人挥手道别。

  “放心,我们会平安回来的。”柯可雅探出头,很卖力的对着后方的洁西卡挥手回应。

  柯可雅是个想法行为都很简单的人,对方关心她,她就关心对方,有人对她不好,她不会也没必要对那人太好。而截至目前为止,她对洁西卡印象不错,尤其是她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把阎骧的嘱咐有条不紊的通通搞定,如此淡定从容的姿态真是让她崇拜得五体投地。

  “你有点安全概念好不好?还不把你的脑袋跟手给我收进来。”

  唔,好害怕喔,黑心的昆虫先生说话了。柯可雅撇撇嘴,赶紧回身坐好,眼睛透过副驾驶座这边的后照镜,看着后方逐渐远去的洁西卡,赞赏说:“干练而不失温柔,有效率而不急躁,你哪里找到这么棒的助理?”

  “美国找的,洁西卡的家人大都还留在台湾,每年我返台度假,她也会顺便一起回来探望家人,她是Y.S仅次于我的资深员工。”

  难为她能受得了阎骧!柯可雅暗想。“有这么棒的员工,你实在是太有福了。”

  俊眸瞥了柯可雅一眼,凉凉调侃说:“是啊,希望我的福气不会在你身上画下句点。”

  句点?遇到他,才是她平静人生的句点!要不是看在他手握方向盘的分上,柯可雅真想踹他一脚泄恨。

  当休旅车飞也似的往前疾驶的同时,洁西卡正站在厨房里,将弥漫着香气的咖啡液体缓缓的倒入水槽里……

  一个多礼拜前的某日,阎骧外出和小舅吃饭——

  阎骧的小舅在集团出版事业部担任总经理,掌管台湾近半数的杂志发行。

  那原本是再寻常不过的一顿饭,一两个小时也就结束了,但阎骧却拖到晚上才回家,进门时一脸阴郁,无视于她的关切,就把自己关进房间。

  然后接下来的每一天,阎骧的脸色就没好过,就像是一只被关在无形牢笼里的小兽,不只话少得可怜,情绪更是烦躁易怒,就连每天晚上出去把妹的消遣活动他都意兴阑珊、兴味索然。

  这很不阎骧!担任阎骧私人助理多年,她不曾见过这么古怪的阎骧。

  直到今天上午,阎骧烦躁的问起摄影助理的事情,没等她处理回复,就失去耐性的自己去开计算机,然后,深锁的眉头在看见那封求职履历之后便松了开来。

  “洁西卡,马上通知这个柯小姐过来面试。马上!”他端着咖啡指着屏幕露出一种神秘的笑容。

  一个好的私人助理就要懂得拿捏分寸,虽然诧讶,她也没多问,反正老板说什么,助理只要照办就好。

  不得不说,柯可雅长得不错,应该说,全天下的男人包括阎骧在内,是不会把自己的视线停留在丑八怪身上的。

  这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只是,听到方才两人一来一往的争论,她觉得阎骧似乎跟以往不太一样。这是一种直觉,一种无法明确用语言清楚描述的感觉,看似水火不容,却是情绪最真实的交流,这让她有点不安。

  心烦的洁西卡摇摇头,摁开水龙头,把咖啡壶彻底清洗干净……

  她知道阎骧的爸爸是个外交官,母亲是财阀千金。

  她知道阎骧的外公一直想要栽培阎骧往商场之路走,没想到他却跌破大家眼镜的拿起了以前从没碰过的相机,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成功了,成为众所瞩目的知名人物,就连阎骧一手成立的Y.S也成了许多人抢着合作的首选。

  面对阎骧小舅每一次的游说挽留,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阎骧或许想回台湾,却不想永远只是拍时尚、拍模特儿、拍华丽的一切。

  成立门马就是他试图摆脱外界眼中的阎骧的一种方式,他想做一个不是阎骧的阎骧、自由简单的阎骧。

  她知道这里除了是门马工作室,同时也是阎骧童年生活的地方,阎骧把工作室成立在这里是一种潜意识渴望回归真朴实我的表现。

  她知道阎骧喜欢喝咖啡,讨厌吃甜食,喜欢重金属音乐,却最讨厌有人吵;他看似随和,其实底限很硬……关于阎骧的一切喜欢和讨厌,没有人知道的比她多,女人跟他再亲密也只是表面,她们或许曾经拥有阎骧的肉体,却永远碰触不到她所看到的那个内在的阎骧,不管是生活、工作、感情……只有她是巨细靡遗的知道。

  女人会来,女人会走,唯有她洁西卡自始至终都站在阎骧身边,当他背后的那个女人。

  就算是充满新鲜感的柯可雅——再见,总有一天。

  同样的,总有一天,她会被看见,只要她耐心等下去,总有一天。

  思及此,耸耸肩,深深的呼吸,又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洁西卡释怀的笑了……

  休旅车刚上高速公路,柯可雅就完全的昏睡过去,不省人事。

  完全不在意他的存在。

  更别说她下巴就斜斜的挂在安全带上,若不是偶尔还会传来呼噜声,阎骧真会以为她把自己给勒死了。

  他知道他开车技术很好,常常舒适得让人完全感觉不到移动,他也晓得他天生带给人一种魅惑性的安全感,会让人不由自主的卸下心房完全臣服,但是这不代表她需要用如此超凡的睡功来肯定他,因为这只会让他忍不住想——

  她到底是有多累?这样对开车的人公平吗?还是她柯可雅乃神猪投胎,旧习难抛,天生嗜睡?又或者是跟他在一起当真非常无聊,无聊到令人宁可去跟周公下棋,也不想勉强自己虚应一下故事。

  好,不用回答,他没想要答案,因为不管哪一个,他都不喜欢。

  “柯可雅?柯可雅?”

  副驾驶座上的人连动都没动一下,更别说应声。

  一路上被冷落得很彻底的阎骧强忍住想要掐向她脖子的冲动,最后决定下车去,省得再听她打呼噜。

  通常一个男人只要太常被女人包围,或多或少就会被宠坏,阎骧就是这种人,维持基本的绅士风度是他可以给的,再多——抱歉,恕不供给。

  他不是不体贴,只是没那么体贴,也不是不宠人,没那必要,因为女人会先一步把他宠坏,轮不到他发挥。

  可就在他打开车门的瞬间,一股凉意扑来,他脑中居然闪过一个想法——山上比较冷,柯可雅这样睡会着凉吧?

  等他意识过来,他发现自己已经伸手从后座捞来外套,盖在柯可雅身上。

  他愣了一下,目光望向那张舒心大睡的脸庞,忍不住咕哝,磨本了括本了,想他阎骧素日享受被女人众星拱月,今天却反被柯可雅当成司机,还主动帮她盖外套。

  可说也奇怪,这种感觉并不讨厌,甚至觉得很不赖,像是男人渴望保护弱小的那个部分被满足了。

  问题是柯可雅一点都不弱小呀——

  因为是模特儿,她比一般女孩来得高姚,加上两人每次见面总要唇枪舌战一番,领教过她的牙尖嘴利全力反击的能耐,他实在找不到她哪里符合弱小,可为什么他独独会被她激发出这种前所未有的体贴?

  她让他变得有点不像是自己熟悉的阎骧,像是有股无形的力量在牵引着……

  偏偏在这种苦恼的时候,始作俑者却睡得极好,还真是有点给他不爽。

  “你完蛋了,把我变成这样,你等着付出代价吧!”

  往她俏鼻弹一记,柯可雅依然好睡,阎骧只得摇摇头,下车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