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绿风筝 > 无价小气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无价小气婆目录  下一页

无价小气婆 第4章(1) 作者:绿风筝

  圣经上说,凡是付出劳力的,就能得到回报,上帝没骗她!

  柯可雅简直不敢相信,方才寄出履历不久,居然就得到门马影像工作室的回覆,要她今天马上去面试。

  喔耶!一定是老天爷看不惯阎骧放话封杀勤勉女孩的邪恶行径,所以特地给了她这个机会,柯可雅赶紧将自己打点妥当,连一秒钟也不敢耽搁,骑着资深爱车一路往门马影像工作室疾驰而去。

  在市区绕了一阵子,最后透过手机里的Google  Maps神一般的指引,她终于来到目的地。

  是说,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一间工作室哩……柯可雅抬头往面前这栋建筑物看去。

  在高楼怪兽林立的台北,像这样独栋式的三层楼建筑可谓是房产界珍珠般的物件,横看竖看都像住家,而且是很赞的那种,加上门口也没有招牌,柯可雅忍不住嘀咕,该不会遇上什么应征诈骗吧?她会不会进了这扇门就出不来了?

  欸欸欸,不好吧,老天爷不是要站在她这边了吗,临时又变卦算哪招?

  就在她几次鼓起勇气举起食指想按下电铃,放下,又举起,又放下,又再度举起……反复不定之际,耳边陡然响起男人说话的声音——

  “这门铃有毒吗?”

  突如其来的说话声让柯可雅吓得转身,宛若受惊的小白兔眨也不眨的看着说话的人,接着微眯眼睛,丽容转而抽搐扭曲……可恶,居然又遇到阎骧!

  “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柯可雅不假思索的脱口说。

  “确定是我阴魂不散而不是你苦苦纠缠我?毕竟,我可不是谁的粉丝,倒是你……”他意有所指的摩挲下颚,动作很漂亮。

  柯可雅告诉自己要假装没看见这家伙杀人无数的帅气外表、漂亮的动作,她还催眠自己彻底遗忘这家伙的摄影作品有多好。

  “那是我识人不清误入歧途,但是我现在已经痛改前非绝不恋栈。”

  靠,明明该唾弃他,怎么好像变相在赞美他?

  “有志气!”

  “那、那是当然。”她白他一眼,掩饰自己的气弱心虚。

  “这几天想必是吃饱睡暖,所以气色不错,脸蛋红润,中气十足。”想到自己这几天一方面气恼她,一方面又有点挂念她,可某人却依然滋润过日,阎骧忍不住口气微酸说。

  “抱歉,我现在没空跟你聊天嗑牙,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来找男朋友?不对,那天我听你朋友说你因为长期缺乏爱情滋润,都快变成一个浑身干巴巴的干女人了,显然不是来找男朋友的。”

  “我是来门马影像工作室应征工作的!”当每个人都跟他一样,满脑子风花雪月啊!再者,他也不想想,是谁害她接不到Case不得已另谋生路。

  始作俑者不思道歉还调侃她,恶劣。

  “你一个职业麻豆要应征什么,清洁妇?还是快递情人?”

  冷静冷静冷静,这家伙一定是故意激怒她的,跟他认真她就输了。

  柯可雅佯装无辜的望着他,“你会不会管得太……宽了些?奇怪,大师级的摄影师都像你这么闲吗?唔,你该不会是过气了吧?”两只眼睛迸射出同情。

  他讪讪的扬唇抹笑,“过不过气我不知道,但是我敢保证,女人容颜衰老的速度,绝对会比我事业衰退还要快一百倍。”

  她脸色一凝,咬牙说:“让开。”

  阎骧做了个请的手势,绅士的侧过身子,礼让她按电铃。

  本来就在担心门马影像工作室会不会有点不对劲,没想到遇到阎骧让她更觉得不舒服,柯可雅越想越古怪不祥,盘旋心口不去的诡异感益发高升,食指忐忑的对着门铃,却迟迟不敢按下。

  刚想要缩手,突然被一只烫死人不偿命的大掌抓住,狠狠的压下电铃——

  “你干么啊你!”柯可雅大骂。

  她拚命甩手,努力想要甩掉触电的感觉。说也奇怪,每次只要跟他有肢体接触,她就浑身像是被电击,心律不整。

  也许她该找个时间去医院做做检查。

  阎骧没理,径自朝对讲机说:“洁西卡,帮我开门。”

  下一秒,门口的电动栅门喀嚓一声自动打开。推开铸铁栅门,他率先走进去,发现某人迟迟没跟上,回头瞟了柯可雅一眼,“不进来?”

  刚刚打电话通知她来面试的就是个叫洁西卡的女子,可以肯定这里是门马影像工作室无误。

  是说她也太衰了吧,来应征新工作居然又遇到阎骧,看他熟门熟路的样子,显然跟工作室老板交情不一般,惨了,万一他又从中作梗……

  不是她故意把人心想得险恶,实在是他太超过。

  “你这样慢慢吞吞踌躇不前的,哪个老板看了会想录取你?”

  哼,你不想,别人想啊,只要你不要又使手段对付我就好。柯可雅在心里咕哝。

  阎骧濑得理她,转身要走,衣服突然一紧,他纳闷的半偏过头往回看,是柯可雅的手紧紧的抓住他衣服不放——

  “你不要告诉我你在紧张。”他打死不信。

  “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们有必要先谈谈。”

  “你确定?可是我跟女人向来只有谈情说爱,你还想谈吗?”

  “欸,你正经一点好不好!我是真的有正经事要跟你说。”

  “欸什么欸,懂不懂礼貌啊?我没名没姓吗?”

  “是是是,这位伟大的阎骧先生,小的我有个小小的不情之请,待会面试,请你务必装作不认识我,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请你千万不要也不准把你跟我之间发生过的事情对第三者泄漏一个字。”以免影响她的面试结果。“可以吗?”

  “柯可雅,你不觉得你这样说很暧昧吗,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跟我有一腿。”他调侃道。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不可能,别说一腿,人跟昆虫是连半腿也没有。”

  “确定是人?我以为是刺猬跟昆虫。”老子不是人,你也别想当人。“现在协商完了,可以放心进去了?”

  “那是自然。”松开手,仰起漂亮的下颚,傲然自信的她打直背脊迈开脚步,越过阎骧,走进眼前的三层楼建筑。

  “白痴,她以为她在参加国庆阅兵大典?”阎骧嘴里骂着,心里却是微喜。

  老实说,这一点都不像是工作室,比较像是住家,一个很时尚很有设计感的住家,看来门马影像工作室的老板是个很有品味的人哩!赞。

  柯可雅赞叹工作室环境的时候,洁西卡出现了。

  蓄着利落短发,身上那袭剪裁大方的黑白对比服饰,简单之中透出她个性干练的特质。

  “你好,我叫柯可雅,是来应征摄影助理的。”柯可雅抹着笑容对前来的洁西卡说。

  洁西卡淡淡微笑,示意她入座,简单寒暄。

  洁西卡话说得不多,一双眼睛倒是不着痕迹的打量柯可雅,从发型脸蛋身材一路看到脚上的鞋子,再顺着鞋子双腿一路往上看回到头发……

  不错,长得很不错,身材比例也好,难怪能吃模特儿这行饭。

  “履历上说你之前是模特儿,怎么会想要来应征摄影助理?”

  “应征条件上写着吃苦耐劳、体力好、喜欢大自然者尤佳。无经验可。每样我都百分百符合,最重要的是,我一直对摄影工作有着很强烈的兴趣,我或许不是最优秀,但我绝对会是最努力的那一个,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她绝口不提遭到封杀的惨痛遭遇,展现正面积极态度,认真的朗声宣示她对这份工作的渴求,激动得活像是要去竞选。

  隐约有一个怪声响起,像是有人噗哧偷笑。谁?该不会是阎骧吧?柯可雅无法骂人,只得强作镇定,心里狂嗟。

  “放轻松放轻松,我只是随口问问,你别紧张。”

  好像真的太紧张了出,而且这种类官腔式的发言有点傻气。柯可雅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

  瞟了那张藏不住心思的脸蛋一眼,洁西卡抹着浅笑,心中暗忖,是个单纯的小傻瓜无误。

  “对了,你喝咖啡吗?我煮的咖啡很好喝喔,喝过的人都称赞,你稍等一下,我去煮咖啡,墙上这些照片都是老板的作品,你可以慢慢欣赏,一会老板会亲自来跟你面谈,你们可以一边喝咖啡一边慢慢谈。”

  洁西卡走后,柯可雅开始还正经八百的端坐原处,没多久,她的目光就全被那一帧帧挂在雪白墙面上的摄影作品所深深吸引。

  照片里的落日余晖,色泽十分饱满,夕阳落入地平线的刹那被精准捕捉,完美的画面比例、光影线条、角度选择,不管从东西南北哪个方向看去,都能看出精彩,由此可见掌镜者的涵养深度都是极好的。

  是说,这样的风格好像有点熟悉哩,彷佛在阎骧的摄影集里也看过……蓦然一怔,对了,怎么一直没看见阎骧?刚刚明明是两人一起进来的,怎么才一下子没注意,他人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这家伙最好不是黑心的跑去跟老板说她小话、坏她好事,不然……

  说时迟那时快,才刚嘀咕完,阎骧就出现了,隔着桌子一屁股大刺刺的坐在她面前,右脚还很骄傲的跷在左脚上,一副高高在上帝王样。

  啧啧啧,这个人是不知收敛一下气场,每次都搞得这么强大,是想怎样?

  柯可雅皱起眉,对他使眼色,拚命努动下巴,示意他快走。

  “脸中风?啧,真可怜。”阎骧故意装作看不懂。

  “你这是在做什么?谁准你坐这里了,还不快点走。”柯可雅咬牙小声说。

  “我为什么要走?”阎骧故意拍拍沙发,藉此显示沙发极好的弹性。

  “我们刚刚不是说好了,你必须要装作不认识我。”柯可雅倾身向前压低嗓音严肃提醒。

  “是你自己先主动跟我说话的。”

  “谁叫你一屁股就坐在这里,万一被看见怎么办?”

  “所以现在是说跟我面对面坐在一起很丢脸吗?”阎骧没好气的问。

  胸口隐隐涌起一股愠怒……

  “先生,我是来面试的。”柯可雅小心翼翼的提着气,低声说。

  “很好,刚好我就是来面试员工的。”深邃的黑眸眨也不眨的看着柯可雅。

  像是被一道闷雷当场击中——

  柯可雅整个脑袋呈现大当机状态,足足过了好几秒钟才回过神,大舌头问:“你、你是门马影像工作室的老板?”

  “不像吗?”

  柯可雅倒抽一口气,觉得头上有一群乌鸦黑压压的飞过去,让她眼前一暗。

  不可能,老天不可能对她这么残忍,这不可能是真的……

  “骗人!”她食指指着阎骧,“你别想把我当傻子耍喔,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阎骧的个人工作室在纽约,叫“Y.S影像”,那是你英文名字的缩写。”

  “你说得没错。那我可不可以也反问你,这世界上哪条法律规定我不能再成立第二家工作室?”

  “……”哑口无言。

  “我可以从英文名字里撷取缩写“Y.S”当工作室的名称,自然也可以从我中文名字阎骧两个字里撷取出“门马”这两个字,我可以是Y.S的阎骧,也可以是门马的阎骧,请问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冲突吗?如果照你这样说,你明明是模特儿,怎么可以跑来应征摄影助理?”

  闭了闭眼睛,睁开,柯可雅捏紧双拳,力持平静问:“所以你根本打一开始就知道我要来应征了!”

  “对。”阎骧毫不犹豫回答。

  都见到名字看过履历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除非这世界上还有另一个当过六年模特儿、崇拜阎骧的柯可雅。

  其实,当他第一眼在计算机里看见她透过人力网站丢来的履历时,心情是恼怒的,想说,时间都过一个礼拜了,这暴力女攻击了他的重要部位,居然连半句慰问跟道歉都没有,简直可恶至极。

  更令他觉得气得快要中风的,那天他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可该死的她脸上血色一点一滴褪成惨白的样子,竟深深的烙印在他脑海中!

  然后莫名其妙的,这一个多礼拜来,她那面无血色木然离去的身影就这样时不时的从他脑中跳出来,让他的心跟着不由自主地隐隐作痛起来。

  他已经好久好久不曾这样过,久到他都忘了左胸口下的这颗心除了规律跳动维持血液正常输送外,还会为人心疼。

  是以看见她丢来的履历,气恼不过一分钟,顾不得会打破自己不用女性摄影助理的惯例,他马上要洁西卡通知她来面试。

  她一定不知道,又要跟她见面这件事,令他有多期待。

  他一开始也不知道,直到在门口看见她鬼鬼祟祟要进来不进来的犹豫身影,一扫近日阴霾的他才明白,原来,他根本没想跟她保持距离以策安全,他还想再见到她,即使重点部位可能哪天还会遭受攻击,他也愿意承担风险。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