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绿风筝 > 无价小气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无价小气婆目录  下一页

无价小气婆 第9章(1) 作者:绿风筝

  经过一个难捱的周末,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迈入第三天,前两天不管柯可雅打了多少通电话,阎骧一通都不接。

  心痛与日俱增,深刻到她几乎无法喘息,恨不能马上见到他,亲口把误会解释清楚,却终究没机会,只能耐心地等待。

  原以为星期一一到,她就可以趁来上班的时候,面对面跟他解释那天的意外,没想到当她一大早出现在门马工作室外,阎骧却连门都不让她进,只让洁西卡出来告诉她——

  “Boss要我告诉你,你被开除了。”

  柯可雅只觉晴天霹雳……

  “洁西卡,那天真的是个误会,我跟梁总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是来不及发生?”洁西卡冷冷嘲讽。

  “你……”柯可雅不敢相信洁西卡居然这样说。

  “爱钱是人的天性,自私没有不对,但是你这样矫情装无辜,只会更令人反感,我劝你不要再对Boss做无谓的纠缠,放过Boss也放过你自己。”

  砰!洁西卡关上工作室大门,把柯可雅彻底排拒在门外。

  为什么?为什么不信任她?如果她真的背叛,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她绝无二话,问题是她没有啊,为什么应该互相信任的人却第一个不信任她?甚至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就直接判她死刑——且还是叫第三人来对她宣判!

  柯可雅不能接受,这种不明不白的死法她不能接受!

  所以她等,就坐在工作室的门口等,不信等不到他出来,等不到一个亲口把真相告诉他的机会。

  她从清早等到晌午,从晌午等到傍晚,再从傍晚等到夜深……

  终于,工作室的车库大门打开了,她被亮晃晃的车灯照得几乎睁不开眼睛,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起身来,由于整天滴水未沾,也没吃半点东西,以至于血糖过低,让她一度感到晕眩,然而她咬着牙,靠意志力撑住自己,站在车道上,隔着挡风玻璃,满脸希冀的看着驾驶座上的人——

  喇叭一按再按,却不能撼动她分毫。

  “让开!”阎骧降下车窗对着她怒喝。

  不让,除非他愿意听她解释。

  阎骧气急败坏,几次喝斥都无法驱赶这执拗的女人,他怒气冲冲的甩门下车,“柯可雅,你到底滚不滚?你以为这样死皮赖脸的就能改变什么吗?抱歉,不可能,我讨厌回收,尤其是你这种说一套做一套、水性杨花的女人。”

  心,狠狠揪了一下……明知道不会有什么好听的话,可这么难听,还真是叫人心痛,心痛到她都忍不住怀疑,说话的是她认识的阎骧吗?是那个会紧紧抱住她、热烈亲吻她的阎骧吗?

  她怔怔的抬起头,傻傻凝视眼前的男人,哑声问:“阎骧,你有没有真心的喜欢过我、信任过我?”

  “你现在问这个还有什么意义?”

  “有,我要你回答我,你到底有没有真心的喜欢过我、信任过我?”

  他瞪着她,心一横,“没有——从头到尾,我只是想知道,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不为钱出卖自己的女人。我不缺女人喜欢,也从不信任女人,我只是好奇答案会是如何所以才跟你在一起,事实证明,我的观点是对的,很多人都说自己不会被钱收买,但最后都迫不及待的出卖自己,包括你。”

  没有……当这两个字被说出口,柯可雅整个脑袋都懵了。接下来他说什么,她已无心细听。

  原来,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真心喜欢过她,也不曾信任过她,他只是好奇……

  也是,若是真心喜欢过、信任过,这感情又怎么会脆弱得一碰就摇摇欲坠。

  偏偏她却像个傻瓜似的彻底跌入——

  心碎了,她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她想笑,释然的笑,可最后却只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

  她突兀的笑容让阎骧没来由的心弦一紧,可男人的自尊不允许他问。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阎骧背过身去接起电话,“喂,莫妮卡……知道了,我马上就到……好,你说什么都好……”

  喔,她都忘了,他不缺女人的,以前不缺,以后也不缺,对他来说,她柯可雅不过是他一时好奇、拿来实验耍弄的傻瓜而已。

  但是,傻瓜醒了,傻瓜不要继续傻了,不要了……

  她木然转身,踉踉跄跄迈着发麻的双腿,蹒跚的离去。

  阎骧转身,愕然发现她早已离去,清晰的身影化作前方不远处的一抹单薄,心,窒了窒,浑然忘了自己还在通话中,两只眼睛就这样巴巴的目送着她,胸口难受极了,分不清是心痛还是气恼。

  柯可雅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觉得双脚已经彻底麻痹,直到面前骤然出现障碍物,她表情呆滞的抬头——

  “呿,柯可雅,你跑去哪了,怎么都不接电话?我跟可芬等你很久了哩,走走走,人家今天又想吃消夜了,我们去吃姜母鸭好不好?”高小米叽叽喧喳说。

  柯可芬注意到姊姊的神色似乎不对劲,“姊,你怎么了?”

  怎么了?她有怎么了吗?她只是不想继续当傻瓜而已,不当傻瓜而已……

  柯可雅想要很豪爽的拍胸如是说,可突然眼前一黑,双腿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

  “可雅,你怎么了?柯可雅?”高小米被吓坏。

  “我……”方吐出一个单字,浓烈的悲伤瞬间涌上,双眸灼热的厉害,还来不及抑止,眼泪就扑蔌簌的掉了满脸,她痛彻心扉,像个孩子似的无助掩面哭泣,

  “他从来都没有真正喜欢过我,没有信任过我,没有……从来没有……”

  “姊……”柯可芬眼眶红了。

  本想询问姊姊究竟发生什么事情,高小米摇摇头,制止她,紧紧搂住哭泣不休浑身颤抖的柯可雅,柔声说:“乖,没事没事,想哭就哭,天塌下来有我高小米给你顶着,你哭,用力哭。”

  从没有看过这样的柯可雅,她从来不哭的,就算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她认识的柯可雅还是勇往直前,看来,这次她是真的痛了。

  她可怜的好姊妹,没关系,哭吧……

  高小米仰高脸,硬是不让眼泪流下来,因为这次她要当柯可雅的后盾。

  阎骧以为自己恨透了柯可雅,恨到不会再对她有丁点心疼,可该死的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闭上眼睛,他脑海中总是浮现那个晚上,她木然转身,踉踉跄跄迈着发麻的双腿,蹒跚离去的身影,然后心就整个不争气的疼了起来……

  可恶!他才不心疼她,那种口是心非,随随便便就能为金钱出卖自己的女人,他阎骧绝对不可能心疼。

  一定是因为最近太空闲,才会一直胡思乱想,他只要把时间填满,用他的相机跟快门喀嚓喀嚓的填满每一个空闲,他就能恢复正常。

  没错,就是这样!

  他跳下床,不再贪懒睡觉,决定叫洁西卡立马替他准备好外拍的器材,他要带着他的相机,一个人去追他的太阳、追他的月亮、追他的星星——

  他光着脚,连室内拖鞋都来不及穿,直奔下一楼,方要开口,就看见洁西卡神色凝重的拿着手机,神秘且匆忙的跑出门。

  等不及门关上,他听见洁西卡气急败坏地骂,“谁准你打电话给我的?我们不是说好了,暂时不要联络,你怎么可以违反我们当初的协议,擅自跑到这里来找我?”

  阎骧心中一突,洁西卡怎么了?向来冷静的她跟谁讲电话这么气愤?是谁来找她了?会是她台湾的家人吗?

  如果真是她台湾的家人,身为老板,他应该主动把人请进来喝杯茶才对,毕竟,这些年洁西卡里里外外帮了他不少忙,就连回台湾,也没能跟自已的家人好好团聚,说来,是他亏欠了这个好员工。

  思及此,阎骧旋即提步往外走——

  站在大门口,左右看不到洁西卡的身影,他索性套上鞋子,推开铸铁栅门,往外走去寻觅。忽地,在靠近转角的防火巷里,隐约听见洁西卡与人争执的声音。

  “什么?一百万?你当我是印钞票的吗?”洁西卡尖着嗓子嚷道。

  “你是不是印钞票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只要你想,你绝对有办法生出这笔钱来给我。”男人讪讪笑说。

  “问题是我为什么要生出这笔钱给你,你凭什么?”

  “就凭我成功的把梁次擎引到陷阱里,让你顺利赶走柯可雅,我就有权利要求拿到一百万!”

  基于不探人隐私的尊重原则,阎骧本想悄无声息的退去,可突然听见柯可雅和梁次擎的名字被提起,他顿住步伐,心中疑窦陡升……什么意思?难道说那天在1025号房发生的事情,跟这男人、洁西卡都有关系?

  阎骧不走了,他打算要听听这两个人怎么说。

  “哼,亏你还有脸自夸成功,我们当初明明说好五十万,你得毁了柯可雅那女人,然后嫁祸给梁次擎,结果呢?一个不痛不痒的误会根本对柯可雅没有造成什么影响,而你居然还有脸跟我狮子大开口要一百万?”洁西卡咬牙切齿道。

  毁了柯可雅?洁西卡居然找人想要毁了可雅,然后嫁祸给梁次擎?!

  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那天的事情真的是一场误会?

  阎骧倒抽一口气,觉得眼前的世界整个在扭曲,尤其身体里的血液,像是被瞬间加温到沸腾——

  他双拳握得死紧,不敢相信整件事情背后竟藏着这样的污秽。

  “不是我不守约定,那天我确实进了饭店房间,也打算动手了,可我哪知道前脚才进去,梁次擎后脚就跟进来了,我根本来不及对柯可雅下手,只好灵机一动,推了他们一把,制造他们关系暧昧的假象,虽然没有如你所愿毁了柯可雅那女人的清白,但是好歹也把她从你老板身边赶走,也算成功了一半啊。”

  “既然事情没办全,我给你三十万也算仁至义尽,你怎么可以狮子大开口?”

  “我也不想。本来以为没什么事,我可以拿着三十万过上一阵好日子,谁知道梁次擎多次透过管道想要把我揪出来,我再不跑,迟早有天会被他逮住!我丑话说在前头,到时候就不要怪我不顾道义,把你给拱出来。”男人恐吓说。

  陡然心惊,洁西卡问,“梁次擎揪你做什么?”

  “可能是不甘心背黑锅吧。”

  “不行,绝对不能被他揪住,不然计划就功亏一篑了……”洁西卡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时咬手指、跺脚。须臾,“你给我几天时间,我来想办法。”

  “还要几天?你老板阎骧不是也赚了不少钱,跟他拿一点不就好了。”

  “屁,少把主意动到阎骧头上。”

  “是是是,他是你的心肝宝贝,问题是,你的心肝宝贝要是知道你是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他还敢喜欢你吗?”男人调侃揶揄。

  “少废话,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洁西卡恼怒回呛。

  听到这里,阎骧差不多明白了,浑身像是被丢到冰水里湿漉漉又冷冰冰,想到他的雅雅曾经一度与危险走得那么近,他就心痛得无法呼吸,又想到应该守护她的他居然误会她那么深,还对她说了那么多无情的话……阎骧万分自责,恨不得拿根棍子痛扁自己。

  他木然的往回走,边走边拿出手机,边走边拨出一组号码——

  “梁次擎,你要揪的那个人现在就跟洁西卡在我工作室外的防火巷,你最好动作快一点,他已经在计划跑路了。”

  结束和梁次擎的通话,阎骧紧接着打给柯可雅——

  电话迟迟没被接起,最后转进了语音信箱。

  他不死心,又拨了几次,依然没有等到熟悉的声音。

  阎骧抹着苦涩的笑,在他对她说了那么多残忍的话后,也难怪她不愿意再接他的电话了,谁叫他让她失望,活该!

  他游魂似的回到工作室,看着那些曾经有她的角落,下一秒,抓起钥匙就往外跑——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