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绿风筝 > 无价小气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无价小气婆目录  下一页

无价小气婆 第5章(2) 作者:绿风筝

  挣扎之中,身后低沉的男音如是说——

  “再继续像毛毛虫这样动来动去,我可不敢保证接下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你不是睡着了?”

  她每转一次身,每动一下腿脚,帐篷里就发出塑料的窸窣声,令人难以忽略。

  “你觉得有你这种不安分的床伴我还能好睡吗?”

  柯可雅气恼又羞窘,别过头想骂人,阎骧伸来大掌一把推回她的脸,“睡觉。”

  “放开我,你这个大猪头。”

  “睡觉。”

  “我警告你,再不放开我,我就、我就……”

  “睡觉。”

  接下来,不管柯可雅的脑袋如何顽强的想要转开,又或者想说什么、骂什么,阎骧就是一贯淡定的帮她把脸推正,再回以“睡觉”两个字。

  但他显然太小看柯可雅的坚毅跟固执,这女人就像是打不死的蟑螂,非常喜欢挑战大男人的权威,既然如此,那就别怪他使出进阶版的霹雳手段回击。

  当她又一次挣扎着要转过身来,阎骧突然撤守。

  以为他是对自己没辙最后选择放弃,获得自由的柯可雅不疑有他,得意洋洋的转过身来,方要开骂,热烫烫的唇无比精准的朝她攻击而来——

  “唔?!”

  她被吻了!

  脑袋轰的一声炸开,思绪顿时变成碎片四分五裂,柯可雅整个傻掉,就连怎么呼吸都忘了……

  她不知道阎骧这种男人是不能随便挑战的,一旦被挑战,就会在必要时刻反击,一旦反击,就不会让对方轻易逃脱。

  而无知的下场就是——傻傻地被吻。

  大掌牢牢地托在她颈后,完全阻断她的退路,完全展现了阎骧骨子里的大男人强势性格。

  柯可雅无助的嘤咛一声,热烫的舌更是全面进攻,似是不疾不徐且温柔,却是连丁点喘息的空间都不给,极尽热切缠绵。

  她的滋味出奇的好,有一种纯真的清甜,看似无害却威力强大,即便是娴熟于男女情事的阎骧,都忍不住要情动疯魔。

  柯可雅这样的情场生手哪里招架得住这样的吻,转眼间便娇喘吁吁、意识迷茫,完全失去了方向。

  终于,男人的唇松开了她,她呆呆地喘息着……

  急促娇弱的声息,听得他一阵意动,差点就要把持不住。

  任何矫揉造作的性感,都远比不上这样来得动人。

  他忍不住收紧双臂,将她连人带着睡袋一起搂进身前,紧紧揽抱在怀里。

  柯可雅软软的被抱着,小脸埋在他胸前,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混沌的脑袋完全无法思考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怕,很怕很怕,如果之前她的心只是裂了个缝,那么现在恐怕已经演变成了崩塌——

  一旦心的城墙崩塌,她怎么办?

  她能承担得起后果吗?

  翌日,天色未明,晓星犹在,大地仍是一片沉寂,柯可雅又一次从被追债的噩梦中醒来。

  常听人说长期从事某个工作容易有职业病,身为长期被债务追着跑的职业欠债人,柯可雅果然也有职业梦。

  是说老天爷真不够意思,知道她长期抢钱,最爱的就是钱,却连一次让她从钱堆里醒来的美梦也不肯给,未免小气。

  她摇摇头,自我解嘲的拍拍脑袋,正坐起身,覆在身上的大外套滑落,她本能地看向身旁的位置——

  人呢?

  一旁的睡袋空空的,阎骧不知何时早已起床。

  她按了下手中的电子表,冷光显示现在是凌晨四点十五分。山上夜冷,黎明前的温度尤其低,没有穿外套就走出帐篷,肯定有他好受的。

  再说现在天都还黑着,不乖乖睡觉,跑去外面乱乱逛,也不怕遇到黑熊。

  柯可雅不假思索钻出睡袋,正打算将外套送去给他,霎时,昨晚那令人意乱智昏的炽热之吻,就这样猝不及防的从她脑中跳出来……

  羞窘热气一古脑儿涌上,把小脸染得嫣红。

  柯可雅停下动作,顿时没有面对他的勇气……她甚至想永远躲在帐篷睡袋里都不要出去见人好了。

  呿,他怎么可以那样……她懊恼的狂搔头,觉得好糗。

  总不能真的在睡袋里生根吧,这不是白白给他以不适任的理由拔掉她的工作机会吗?不行不行,丢脸事小没钱事大,抢钱女王没道理败在这种事情上,太掉漆了。她深呼吸,决定硬着头皮走出帐篷面对现实。

  帐篷外果不其然黑压压一片,才刚探出头来,活像十二月天寒流来袭的犀利冷风旋即扑面而来,当场冷得她撕撕叫,她揉揉鼻子,努力适应帐篷外的冷空气,忽地,前方一道来自手电筒的小光束吸引了她的目光——

  她眯了眯眼睛,是阎骧!肩上扛着那袋装有相机、镜头、脚架、闪光灯、色温滤镜……等等工具的大袋子,衣着单薄的他一边摩挲双手,一边迈着步伐,笔直的朝距离帐篷不到一百公尺的空地走去。

  她记得那儿有块大石头,还算平坦,昨晚扎营的时候她一度在想,如果能和心爱的人在这里赏星,一定很浪漫……

  遐思之际,幽微的一记拉炼声传来,她回过神看,阎骧不知何时已经爬上大石头,方才那记拉链声,是他拉开袋子时所发出,原本握在手中的手电筒此刻被放在脚边,勉强提供照明。

  柯可雅双手抱着外套,快步跑向他——

  “为什么又没叫醒我……呴,你想阴我?”好歹她也是来当摄助的,被这样忽略实在不爽,她忍不住想,这该不会是他想让她输掉赌注的一个手段吧?如果真是如此,那他就太太太……糟了!

  柯可雅嘟着嘴巴,手脚并用的爬上大石头,随手把外套扔在一旁,主动拿起他脚边的手电筒帮忙照明,一副要证明自己是有用的样子。

  瞟了她不怎么愉悦的表情一眼,原是想让她睡饱点,接下来的行程才能撑得下去,不过好像弄巧成拙了,也罢,要帮忙就让她帮忙。

  阎骧将脚架立起来,“袋子左手边那台莱卡给我。”

  听见阎骧下指令,柯可雅眸里闪过一丝喜悦,迅速弯身在同时摆着三台专业相机的保护袋里拿出阎骧要的莱卡相机。

  哇呜,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莱卡欸!听之前合作过的摄影师说过,莱卡的相机贵森森,不用问价钱,柯可雅也知道自己肯定买不下手,因为勤俭持家的她到现在还是只用手机里的相机功能,不曾买过相机。尽管她也喜欢摄影。

  “这是什么?”她从暗格保护袋里发现了类似玻璃材质的薄片。

  “一起给我。”阎骧接过手,一边解释道:“这是色温滤镜,通常在日出或日落的时候容易有过曝的情况,用滤镜可以校正偏色。至于在拍风景的时候使用滤镜校正偏色的同时,难免也会产生筛掉自然色的情况,所以就是多拍,自己学会判断用或不用,因为摄影不是考试,不会只有一个答案。”

  没想到一只小小的镜片,用与不用还有这样的学问!

  摄影不是考试,不会只有一个答案。柯可雅点点头,默记在心里。

  阎骧架好相机镜头,装设好闪光灯以及为了防止按下快门的瞬间力道太大,导致相机机身震动、歪斜,破坏画面的完整性的快门线,然后开始调整取景角度、光圈、对焦……

  “小姐,发呆啊,还不测光?”

  对出,要测光!之前棚拍的时候看过。柯可雅赶紧从袋子里找出测光的机器,摆到镜头前测光。

  看得出来完全就是菜鸟一枚,动作很生涩。待她测完光,阎骧又调整了一下光圈,确认大致无虞,瞟了一下时间,遂暂时蹲坐下来。

  “坐下来干么?”

  “等。”阎骧帅气的把双手手指插在牛仔裤后面的口袋里。

  “等?!”摸黑出来就只是为了等?柯可雅满脸困惑。

  看她一脸莫名,阎骧莞尔道:“你有看到我们的主角出来了吗?”

  她摇摇头,“既然要等,为什么不晚点再来?”

  “想拍美景就得等,你不等,难道叫太阳等你?早点来做好完全准备,才能拍到好照片,没听过吗?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原来如此!既然大师都这样说了,柯可雅自然也就没道理不跟着等。

  说实在的,她等也不算什么,反正她就是个半紫不红的小麻豆,有时候工作拍照等上个大半天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阎骧不一样,他是国际知名的大摄影师欸!多的是想要请他拍照的人,他只要舒舒服服、悠悠哉哉的伸出食指按几下快门,喀嚓喀嚓,就可以有大把大把的钱轻松落袋,根本犯不着等,哪怕只是一秒钟。

  偏偏阎骧等了,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寒风刺骨中……

  我的妈呀,是想要冷死谁啊!柯可雅拚命搓手。

  一旁的阎骧也没好到哪里去,不时往双手掌心呵气。

  在麻豆圈打滚六年,什么虚荣浮华的例子没听过,很多人有了名气之后,就忘了以前的辛苦历程,像得了失忆症;而阎骧拥有高知名度,却还愿意牺牲睡眠,清早起来蹲在这灰蒙蒙的天幕下等拍照,实在很难得。

  如果不是知道他就是阎骧,真会以为是某大学摄影社的学生、或者哪来的热血青年,因为还没有被世故社会所污染,才能保有这样的热情。

  突然觉得,根本无法讨厌这个执着而不忘初衷的男人……

  只是这样的他,是她可以去喜欢的吗?

  阎骧可以耐心的蹲在这里等待日出,然而对待感情,他似乎没有这样的耐心,要不也不会一天到晚周旋在不同女伴身边。

  她掀动长睫,黑漆漆的眼眸眨也不眨的望住这近在咫尺却如同谜样般的男人,脑中盘旋着一个问题——

  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昨晚,他又是基于什么样的心态吻她呢?

  柯可雅又好奇又困惑,又渴盼又不解……

  觉察到目光的注视,阎骧下意识的往柯可雅看去——

  柯可雅没料到他会突然别过头来,四目交会的瞬间,心弦一紧,她不安的拂了拂鬓边被风拂乱的发丝,接着迅速抬头望向无垠天际故作思考,藉此掩饰自己的心虚。

  脸不争气的红热起来……

  幸好天色昏暗,他应该不至于看见她脸红。柯可雅暗松一口气。

  阎骧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那双长睫眨得有多快、她拂去发丝的动作有多僵硬、仰着脖子思考的样子有多不自然,他一样都没错过。

  笑意从微勾的嘴角浅浅泛开……

  这真是冷夜里引人入胜的一缕趣味。阎骧边搓着双手边这样想。

  “你现在用什么相机?”

  “呀——”恍然回神,“我吗?”须臾,她摇摇头,“我没有相机。”

  眉头蹙了一蹙,又慢慢展开,“这样不行,摄影助理不是帮忙扛东西打杂就好,我是开影像工作室,不是搬家公司,你如果只会这些,多的是可以取代你的人,你应该在协助我的同时敦促自己学习摄影、学习建立自己的风格。”拉过袋子,拿出一台数位单眼,“这台给你。这几天放手拍,主题不拘,我随时会看你拍的东西。”

  “给、给我?!”

  就算不是莱卡的高价等级,这台数字单眼想必也不是那种一两百块钱的货色,就这样随随便便给她?而且他还要看她拍的东西?

  在阎骧的眼神示意下,柯可雅傻傻的捧着相机,傻傻的将相机背上身,那一瞬间,有一点点不安,但更多的是跃跃欲试的兴奋感,令她迫不及待想要拿起相机按下快门。

  “这样真的可以吗?数位相机不便宜吧?”她眼睛发亮问。

  “但凡跟在我身边的摄助,我都会给她一台相机,只要这次赌注你赢了,它就永远属于你,反之,下山后交回来。是不便宜,但总比你拍出糟糕的作品浪费底片得好。毕竟,底片也是有感觉的,被烙上丑照片,会哭啊!”

  呃?!柯可雅嘴角微抽,有种中枪的感觉……心中暗骂一千次圈圈叉叉。

  这男人是怎样,总要给人一点好感之后,再激起人杀他的冲动吗?

  “过来,我教你怎么用。”

  趁着等待日出的空档,她一边听着阎骧的口头指导,一边专注地把弄着手中的相机,刚说到光圈,原本悠闲蹲在身边的阎骧霍然跳起身,迅速就拍摄位置,最后一次确认光圈数——

  “怎么……”了?

  柯可雅来不及说完话,阎骧抢白,“嘘,别吵我,咱们美丽的太阳要出来见人了。”语气里掩不住的兴奋。

  似是被感染了紧张又振奋的情绪,柯可雅抓紧手中的镜头,面向着太阳即将升起的东方,屏息等待着她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摄影。

  微弱的亮光从地平线透出,就像芒果蛋糕上面那层薄薄的明胶,十分可口。

  阎骧聚精会神的控制着手中的快门线,连续捕捉画面。

  随着金黄色的球体从一小部分,渐渐的越来越突出,冉冉地从地平线上升……

  柯可雅不曾看过日出,以前因为年纪小,没有独自出游的机会,成年懂事之后,她的生活就充斥着打工赚钱,根本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喘息,更遑论跑到山上只为目睹日出的瞬间。

  她感动的按着快门,记忆这难得的时刻。

  当她停止拍摄,别过头看向一旁的阎骧——

  他还在拍,不时微调镜头光圈,让拍照的条件处于最佳。

  这是柯可雅第一次看他拍照的样子,眉头微锁,眼神无比专注,时不时要调侃她几句的嘴巴此刻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完全的投入在自己的摄影世界里,认真到浑然忘我,心无旁鹜。

  整整四、五十分钟里,柯可雅没有听他开口讲过一句话,他的眼睛里只有前方的这片美景。

  这样的他,深深的撼动了她……

  原来,他是那样投入他的摄影;原来,工作的他是这个模样;原来真正迷人帅气的不是他那与生俱来出色的五官外貌,而是他和他的相机融为一体的此刻。

  柯可雅情不自禁的凝视、情不自禁的举起镜头、情不自禁的按下快门,喀嚓喀嚓喀嚓……这一瞬间,她的脑袋、眼睛还有胸腔里的那一颗心,满满的都是阎骧。

  最后一次按下快门后,他笑了,像个大孩子似的哈哈大笑起来,信心满满的对她比了个OK的手势。

  然后,他打了一个大喷嚏。

  柯可雅这才发现,那件外套从头到尾都被遗忘了,难怪他们两个冷个半死!

  她赶紧弯身捡起外套,快步走向他,高高踮起脚尖,把外套披到他身上。

  他低头不发一语,深邃黑眸静定的注视着她难得体贴的举动,情愫在他们两人之间暗潮汹涌……

  她被盯得手足无措,羞涩不安陡升,正想要退开,他已一把握住她的手——

  冰凉的手,那么的小,柔若无骨,甚至微微发颤……

  “放开……”她气弱低语。

  他霸道的将她更拉向自己,“让我看看你拍的作品。”

  他让她靠在自己身前,厚实的胸膛紧紧贴着她,顽皮的用大外套裹住彼此,双手横过她身前,拿起她挂在身上的相机,逐一检视她方才拍摄的作品。

  技巧就姑且不论,他看的是她的构图、取景角度……对于从没有拿过相机的人来说,阎骧不得不说,柯可雅的表现超乎他预期的好!

  虽然之后曝光过度,那也是因为她还不懂如何调整光圈来缩短曝光,但生涩的技巧之中隐约能看见她用画面说故事的天分。

  也许,她是块璞玉,是值得好好调教栽培、细细雕琢的一块璞玉。

  阎骧湾了弯唇。

  柯可雅一直处于僵硬紧绷状态,因为身后热烫的体温让她很心慌,属于他的微热呼吸就吹拂在她耳畔,偏偏相机的带子还挂在她脖子上,她根本无法脱逃。

  而显然这还不是最惨的,突然,屏幕上出现了她方才偷拍的证据——

  阎骧挑高眉,魅惑的男音幽幽响起,“这是什么?你居然敢偷拍我。”

  她小脸倏地爆红,困窘得说不出话来,完全不敢迎视他质疑的目光,一把抢回他拿在手中的相机,脚底抹油想落跑。

  他左手手臂倏紧,她被抓住——

  “柯可雅,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闻言,美目瞠瞪,“我、我……我哪有?!你、你不要乱说。”她整个气弱。

  “好,我不乱说,我们应该成熟点好好的聊聊。”

  她死命挣扎,像只不驯的小兽,“……聊、聊什么?”她心里不断的大叫着要他放开自己。

  “聊聊关于这个——”

  一个跨步上前,阎骧两只大掌无预警的往柯可雅的双颊一捧,托高,接着将她所有的惊诧、呼息完全吞噬。

  他想和她聊聊他们之间的吻,而现在,他得先唤起她的记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