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梅贝儿 > 妃常美好(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妃常美好(上)目录  下一页

妃常美好(上) 第3章(1) 作者:梅贝儿

  经过这一番折腾,赵晴回到后寝宫,又吃了些点心,便躺在寝榻上歇息。以为她睡着了,两位婢女小声地嘀嘀咕咕——

  「……娘娘真是了不起,居然能够说服得了千岁,要他别再杀人,除了锦姑之外,可还没人办得到。」金香喜出望外地说。

  银屏也有同感。「锦姑若还在世,该有多好。」

  「锦姑是谁?」赵晴闭着眼皮问道。

  两名婢女吓了一跳,急忙福身请罪。「吵醒娘娘了,请娘娘恕罪。」

  「我只是在休息,没有睡着……」她索性坐起身来。「锦姑到底是谁?该不会是千岁喜欢的女人?」

  「回娘娘,锦姑是将千岁一手带大的老宫女,也是唯一跟着千岁从京城到关中府就藩的宫人,只有她能在千岁面前说得上话,千岁也愿意听她的劝告,不过她在几年前就过世了。」银屏回道。

  赵晴没想到还有人能治得了那个暴君。「既然人已经过世,说再多也没用,不过皇上难道就不管吗?」堂堂大丰王朝的皇帝该不会连个儿子都管不住?

  金香叹了口气。「皇上远在京城,即便封地上的官员不断地上奏,皇上也拿他无可奈何,最后只能由着千岁,加上王府里的属官为了自保,只能一再放任,也就演变到今天这个局面。」

  「就算距离再远,皇上也可以把千岁召回京城,好好地管教他。」她莫名其妙地生起气来。

  父母用工作忙碌当作借口,把孩子丢在一边,自以为给了钱,就已经是尽到责任和义务,是最无法原谅的行为……

  这个想法让赵晴怔住了,原来自己还是很在意父母没有经常到医院去看她,虽然每当别人问起,自己总是笑笑地说他们很忙,没关系,她还有主治医师和护士,也有最新的3C电子产品陪伴,一点都不孤单,其实都是骗人的。

  可她如果不这么欺骗自己,一定活不过十八岁,早就失去对抗病魔的意志力,只会想着早点解脱。

  「恐怕皇上也不希望千岁回京。」金香吶吶地说。

  赵晴一脸不解。「为什么?」

  「那是因为……」银屏先是神秘兮兮地开门察看,确定外头没人,安全无虞才说道。「千岁是灾星降世,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有灾祸,还会死很多人。」

  「啥?」她张口结舌地看着婢女。

  金香点头如捣蒜。「娘娘可别不信,听说千岁出生那一天,天气出现异变,开始刮大风,还连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雨,不仅淹没了屋子,造成上千人无家可归,百姓们苦不堪言,接着又在他满周岁的那一天,地牛突然翻身,百姓在睡梦中来不及逃生,高达数百人被压死,就连皇宫也遭殃,倒了几座宫殿,死了不少太监和宫女……」

  她嘴巴张得更大,不是因为惊恐害怕,而是觉得太过穿凿附会,地震、豪雨都是天灾,怎能把错全推给一个还不会走路和说话的孩子?

  「从那时起,百姓们就开始盛传,那些灾祸全都是千岁带来的,没想到就在他五岁那一年,京城瘟疫盛行,百姓一个接一个地死了,所有大夫都束手无策,也就更加相信千岁真的是『灾星降世』。」银屏也是其中之一。

  「一个五岁大的孩子怎么可能带来瘟疫,到底是谁造的谣?」赵晴宁可相信肃王天生性格残暴,而不是什么「灾星降世」,这太不科学了,不过对这些古人来说,会相信也是正常的。

  银屏煞有介事地说:「奴婢说的都是真的,奴婢还听说照顾千岁的一些宫女、太监也经常无缘无故的死掉。」

  「娘娘可别不信邪。」金香也是一脸深信不疑。「自从千岁到关中府就藩,这些年来就很少下雨,时常出现旱象,田地无法耕作,百姓穷到吃不饱,不然就是有山贼出没,到处打家劫舍,百姓们叫苦连天,想过一天好日子都没办法,更加坚信千岁是『灾星降世』,把一切都怪在他头上。」

  赵晴不知该如何举证,才能说明那些不过是大自然的变化。「就是因为这样,你们皇上才不敢召他回京?」

  「皇上不想又给京城的百姓带来灾祸,而藩王若非得到宣诏,又不得擅自返回京城,甚至离开封地半步,百姓们只能在心里祈求老天爷快将他收走,甚至还有人企图暗杀千岁,免得他再祸害人间。」银屏说出所有人的心声。

  被人在背后咒骂,随时有人要自己死,任谁的心情都会不好受,赵晴开始有些同情他的遭遇,而那股压力累积到一个时间,就会整个爆发,杀人也就成了抒解的管道之一。

  「我可以理解你们的心情。」其实肃王本身也有错,若能改一下脾气,和封地上的百姓们好好相处,让大家都能安居乐业,或许会对他有所改观,不会再相信什么灾星降世的说法。

  算了!这种事也不是她能帮得上忙的,万一不小心惹毛那个暴君,等到孩子出生,就轮到自己遭殃。

  假如真的要让赵晴选择,病死还比被人杀死来得好。

  就在西三所刘夫人的事告一段落之后,赵晴还以为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不会太常见到肃王,谁知他突然哪根筋不对,每天早上都会跑到后寝宫用膳,让她觉得相当困扰,她私下询问过婢女,得知这是之前不曾发生过的情形,该不会是怕她故意虐待孩子,才会亲自来监视吧?

  她看着摆在桌上,肃王一向不离身的宝剑,可不想亲身体会它有多锋利,只能低着头,拚命地挟菜吃饭。

  用膳的过程中,元镇打量着坐在眼前的王妃,见她眼观鼻、鼻观心,又挟了块水煮肉,努力地往嘴里塞,他不确定自己到底想找什么,只觉得不对劲。

  此刻的赵晴却是暗暗叫苦,每天早上一块儿吃饭就算了,肃王那两颗冷冰冰的阗黑眼珠却老是在自己脸上打转,害她心里直发毛,连胃都要痉挛了,却又不敢要求他别来。

  「千岁怎么不吃?」她挤出笑脸问。

  就是这个!

  元镇心中一动,尽管王妃对他依旧畏惧不已,他却找不到之前那股恨不得要他离得愈远愈好的厌恶感,对比之前的态度,不禁令人起疑。

  「这几天身子如何?」他的口气听来不愠不火。

  说到宝宝,赵晴一脸笑意晏晏,渐渐有了当妈妈的样子。

  「孩子很好,既不会让我吐到吃不下东西,夜里也不会吵到让我睡不着觉,真的很听话……」还以为怀孕会很辛苦,幸亏宝宝贴心,没有让她太难受,她很幸运。「这么乖巧的孩子上哪儿找。」

  瞅着她抚着小腹,笑得满足的娇美脸蛋,元镇更加迷惑了。

  她真的已经接受事实,不会再伺机伤害孩子?

  或者只是在自己面前做做样子?

  若以为能骗得了他,那可就大错特错。

  不管这个女人在玩什么把戏,要是他的儿子有个闪失,准要她一命抵一命,元镇恶狠狠地思忖。

  赵晴笑到一半,见肃王眼底杀气腾腾,不禁瑟缩了下,赶紧低头吃饭,连想好好品尝的心情也没有了。

  别说是她,在身旁伺候的婢女、奴才也都紧张到不敢呼吸,生怕千岁一个不高兴,拿他们的脑袋出气。

  她一面吃着豆腐圆子汤,一面偷瞄肃王,就算这些皇室子弟自认身份尊贵,杀几个老百姓不算什么,但赵晴可不希望宝宝出生之后也有样学样,将来承袭爵位,也变成人人唾弃的暴君。

  没来由的,她又想起向来优雅端庄的母亲,每回到医院来探望她,母亲总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却坐不到十分钟就离开,不是赶着跟朋友喝下午茶,就是去参加宴会,完全不愿多陪陪自己,交谈的内容也很空泛,就像陌生人般打着招呼,赵晴知道自己是家人的负担,不敢有怨言。

  如今她既然已经当了宝宝的妈妈,就会教他、养他、爱他,她深知不是将宝宝丢给别人照顾就好,也知道不是用钱就能够解决所有问题,更不想给朝廷带来麻烦,让他成为大丰王朝的毒瘤,祸害百姓,遗臭万年。

  元镇察觉到她窥视的目光,也望了回去。「有话就说!」

  「没、没有……」赵晴垂眸回道。

  他低喝。「说!」

  赵晴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这可是千岁要我说的,你听了可不能生气。」

  闻言,他哼笑一声。「在世子出生之前,王妃这条命绝不会有事。」

  「多谢千岁。」她清了下喉咙。「我是想说……为了尚未出生的世子着想,就当作是在替他积德造福,千岁能不能……能不能改一改杀人的坏习惯?」

  听王妃这么说,银屏和金香简直被她的发言吓破了胆。

  「王妃是在教训本藩?」元镇面色一冷。

  她再笨也看得出把对方惹毛了,马上把头摇得像波浪鼓。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千岁千万不要误会,我是为了世子着想,担心他从小耳濡目染,也视人命如草芥……」

  元镇像是被人踩到痛处,俊脸难看,拍桌怒斥。

  「你是在指责本藩没有人性?」这个女人真是好大的胆子!可还没有人敢当面数落他。

  完了!她说错话了!赵晴脸色发白,但是话已出口,也没办法收回了。

  不等她开口,元镇丢下碗筷,抓起宝剑,跟着拂袖而去,随侍的奴才也连忙退下,银屏和金香全身虚脱,差点跪坐在地上。

  「我的心跳差点停了……」赵晴趴在桌上呻吟。

  金香连忙抚着她的背。「娘娘没事吧?」

  「我的嘴巴真笨,应该说得委婉一点。」赵晴大为自责。

  「奴婢倒很佩服娘娘的勇气。」银屏由衷地说。

  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只能对着肚子里的宝宝说:「我真的尽力了……」看来以后只能靠自己,不要让孩子变坏。

  接下来的日子,肃王都不曾出现在后寝宫,这也让赵晴顿时松了口气,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困扰让她很头痛。

  当晚,婢女服侍她上床就寝后,便睡在安置在角落的小床上,能平躺比窝在椅子上舒服多了,这还是赵晴坚持非要这么做不可,对于她的体恤,银屏和金香都非常感动。

  此时屋内只剩下两盏微弱的烛火,不会太刺眼,但又能令人安心。

  赵晴盯着又出现在左前方的「阿飘」,它几乎每晚都会跑出来吓人,虽然看不清楚它的五官,但是从身上穿着的服饰,可以肯定是个女的。

  她又把被子拉高,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不过转念又想,每晚被这个阿飘吓个半死,说不定会影响到宝宝的人格发展,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于是,赵晴深吸了口气,用力掀开锦被,坐起身来。

  「你到底想怎样?有话就快说,不要只会吓人……」她凭借着怒气朝它大吼。「别以为我真的怕你!」

  阿飘定住不动,没有再靠近。

  金香听见赵晴的斥喝,差点从小床上滚下来,紧张到连鞋都忘了穿。「娘娘是在跟谁说话?有什么人闯进来吗?」

  「你别说话!」赵晴朝她比了个stop的手势,两眼依旧瞪着它。「我是不是跟你有仇?你到底想做什么?」

  「娘娘究竟在跟谁说话?这里没有别人……」这下可把金香吓坏了,跟着东张西望,真怕有什么东西跑出来。

  赵晴继续怒斥。「你要是没有话要跟我说,就不要每晚出来吓人,我可是个孕妇,要是害我不小心流产,你要怎么赔偿?」

  赵晴才刚说完,就见阿飘慢慢地后退,接着消失了。

  没想到这一招有用,她真的把阿飘给骂跑了,果然连阿飘都是欺善怕恶的,她只希望它不要再出现了。

  「娘娘到底看到了什么?」金香心里毛毛的。

  瞅了满脸惊疑不定的婢女一眼,赵晴还是把话咽了回去,不想吓到她。「已经没事了,你回去睡吧。」

  金香还是觉得怪怪的。「可是……」

  「我只是作了个梦,梦到妖怪要把我吃掉而已……好了,快睡吧。」她又躺回寝榻,总算可以睡个好觉。

  可怜的金香回到小床上,还是不免疑神疑鬼,最后干脆躲进被窝里,口中猛念着阿弥陀佛。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