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梅贝儿 > 妃常美好(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妃常美好(上)目录  下一页

妃常美好(上) 第2章(2) 作者:梅贝儿

  上床?滚床单?

  对于主子怪怪的用词遣字,两个婢女已经渐渐见怪不怪,两人交换了下意见,大概理解了她的意思。

  「娘娘现在有孕在身,千岁不希望动了胎气,所以才没到后寝宫过夜,等到世子出生,也是躲不掉。」金香笑道。

  赵晴一脸苦瓜。「我不要!」

  「娘娘……」银屏试着说服她。

  「你们说什么都没用,我绝对不要!」每个女孩子的第一次,都想献给自己喜欢的男生,赵晴也一样。

  轮到金香加入。「娘娘……」

  「我不要!」她好想哭。

  不过幸好还要再等五个月左右,孩子才会出生,这种尴尬的问题还是等到那时再来烦恼,赵晴不禁自我安慰地忖道。

  当晚,她在睡梦中被小孩子稚嫩的格格笑声给吵醒,她掀动了下眼皮,张开眼睛,又看到之前曾经出现过的小正太。

  小正太就站在她的床头,冲着赵晴笑弯了眼,他的皮肤白皙,两颊又Q弹,不知怎么让她想起了布丁,那是赵晴最爱吃的零食,小时候不想待在医院,总是吵着要回家,她的主治医师就会买布丁来哄她,后来每次抽血、打针,只要不哭不闹,护士就会用布叮当作奖品。

  这么萌的小正太,要说他是阿飘,赵晴说什么都不信。

  「你到底躲在哪里?我为什么到处都找不到你?」她伸手要摸,小正太立刻往后退,然后又跑走了。

  赵晴赶紧翻身下床。「不要走!」

  「娘娘是在跟奴婢说话吗?」正在插花的金香回头问道。

  她才说了一半,又打住了。「我在跟……」

  随着王妃的视线,金香也打量了屋里一圈。「娘娘在找什么?」

  怎么又不见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赵晴迷惑地忖道。

  「我大概又作梦了……」她只能这么回答。

  「原来是在作梦。」金香半信半疑。

  下次要是再出现的话,一定要想办法抓住他,赵晴才这么对自己说,肚子突然响起咕噜咕噜的声音。

  「我肚子饿了。」她困窘地笑说。

  金香听了却很高兴,之前那位娘娘根本是故意想要饿死世子,任她们怎么哀求都不肯进食。「娘娘有胃口是好事。」

  「想要吃东西,就代表自己还活着,这是件很幸福的事。」由于医院的伙食算不上可口,菜色又没有变化,赵晴经常都是饿到不行,才勉强吃个两口,根本谈不上什么食欲。

  「娘娘说的是。」金香附和。

  赵晴虽然还没有当妈妈的自觉,不过还是有责任照顾这个孩子,可不能让他营养不良,否则就太可怜了。「我现在是一人吃两人补,不多吃一点不行。」

  「娘娘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她们这些下人也轻松。

  接着,金香捧来一套袄裙帮主子穿上,那是一件交领右衽秋香色的烫金花纹短袄,下半身配上满满绣花的红色马面裙,宽松的款式让赵晴的身材看不出已经怀孕四个多月,头发再梳成包头,插上发饰,马上从美少女变成贵妇人。

  当早膳才端上桌,她已经顾不得形象,立刻开动,以前不爱吃的菜也吃得津津有味,很快地就将桌上的菜扫光。

  「吃得好满足!」赵晴摸着凸出的肚子叹道。

  婢女们把桌子收拾好,习以为常地看着王妃开始在屋里走来走去,王妃说是在「帮助消化」,也就由着她去。

  就这样,赵晴每天就是吃和睡,其他的事都不用管,日子还算是无风无浪。

  又过了十天,银屏突然惊慌失色地冲进门,往赵晴脚边扑了过去。

  「娘娘……救命……」

  赵晴被她抱住大腿,吓了一跳。「发生什么事了?」

  「刘夫人她……她小产了……」她哭嚷地说。

  「怎么会这样?」金香也吓白了脸。

  银屏仰起头,泪流满面地哀求。「这会儿千岁恐怕也得知消息了,铁定会大发雷霆,甚至把伺候刘夫人的婢女们给杀了……奴婢的表妹……珠儿也在里头……求娘娘救救她……」

  「我、我要怎么救她?」赵晴慌乱地问。

  她哭哭啼啼地说道:「整个王府内,奴婢也只能求娘娘想想办法,再晚一步,不只珠儿,西三所又不知会死多少婢女……」

  「办法?我能想出什么办法?」面对一个不把人命当一回事的暴君,谁想白白去送死,赵晴也同样怕得要命,心里才这么想,小腹突然出现胎动,先是一下,接着又一下,尽管没有怀孕的经验,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彷佛能明白孩子正在用这种方式跟她对话。

  「……还是先去看看再说!」咦?她在说什么?为什么会改变主意?

  「多谢娘娘!」银屏磕着头道。

  金香马上出去命人备轿。

  「欸……」赵晴想改口已经晚了。

  好吧!去就去!至少她还有护身符在。

  虽然再过不久就是立夏,但还是能感受到春寒料峭的威力,赵晴穿了件红色披风,上了软轿,所谓的软轿,就是用两根长长的竹竿,中间摆了张小椅子,让两个奴才抬着走,感觉很是新鲜,赵晴就这么一路被抬进了西三所,那儿即将掀起一片腥风血雨,其他妾室全都躲在自己的厢房里,谁也不敢插手。

  待软轿落地之后,赵晴已经可以听到某个方向传来一阵女人无助惊惶的哭声,她不再犹豫,急忙循声过去。

  「下官已经尽力!请千岁饶命!」良医副猛磕着头。

  刘夫人也拖着刚小产的孱弱身子,跪地哭泣。

  「千岁饶命!」婢女们更是哭得惨烈。

  元镇早已失去理智,他抽出宝剑,第一个要斩杀的便是良医副。

  「不可以杀人!」赵晴才踏进门,就见他高举宝剑,心跳也跟着差点停摆,不禁脱口喊道。

  元镇挥剑的动作及时顿住,回头一瞪,见是王妃,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敢违抗自己的命令离开后寝宫,不由得沉下狂怒的俊脸。「你来这儿做什么?」

  「求千岁饶他们一命!」她不得不硬着头皮挡在良医副和刘氏面前。「就算是为了那个来不及出生的可怜孩子,求千岁让他一路好走,若是为了他犯下杀孽,相信他也不会安心。」

  这番话让元镇眼底闪过一抹错愕,没有预料到会是出自她之口,不过旋即又逸出一声嗤哼。「王妃真的在乎吗?难道王妃忘了自己曾经想要杀害腹中的孩子,根本不想给他出生的机会,又岂会觉得可怜?」

  赵晴顿时语塞。「我……我……」

  说的也是,换作自己也很难相信,但又不能说出她并不是真的王妃。

  「说不出话来了?」他寒声地问。

  她垂下眼皮,低头认错。「一切都是我不对!不管怎么说,这个孩子身上也流着我的血,就算夫妻失和,又关他什么事,我实在不该拿他出气……我可以保证不会再犯,这次就算拚了这条命,也一定要把他生下来。」

  元镇往前跨一步,睥睨着她。「你以为本藩会相信?」

  「千岁不相信也没关系……」赵晴吞了下口水,才抬起眼皮。「但若是为了死去的孩子而犯下杀孽,不就害他间接背上杀人的罪名,将来无法投胎到一个好人家,何其无辜,千岁又于心何忍?」

  既然这个暴君想要个儿子,小孩应该就是唯一的软肋,只要抓住这个弱点,说不定可以阻止他杀人。

  「若刘氏的孩子真的跟千岁有缘,或许还有机会再回来投胎,难道千岁心里不这么想?」她希望能打动他。

  闻言,元镇不禁瞪视着眼前的王妃,彷佛第一次见到她。

  这些话不像是她会说的,不只如此,就连用词、语调也跟之前大不相同,开口、闭口都是「我」,不再自称「妾身」,也是头一次在自己面前说了这么多的话,但是除了这些,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赵晴觉得自己宛如一头被老虎盯上的小羊,缩在角落,瑟瑟地发抖,很想把目光移开,但又怕会显得不够真诚,只能强迫自己迎视对方。

  「我相信良医副已经尽力,还有刘氏失去了孩子,也够伤心了,千岁又怎能怪他们……」见他目露凶光,赵晴连忙闭嘴。

  他哼了一声。「王妃何时开始懂得关心其他人的死活,尤其是妾室的孩子?」这个女人还真是会作戏,她并不想怀有自己的骨肉,也不在乎孩子,还三番两次想置孩子于死地。

  「不是我,是……是他!」赵晴急中生智,低头跟腹中的宝宝说话。「世子也不希望再看到有人死掉对不对?」

  元镇跟着把目光落在她的腹部。

  「啊!他又动了!」赵晴惊呼一声,没想到肚子里的宝宝会这么配合,彷佛真的听得懂,有种很微妙的感情在心底滋生。「方才听说千岁又要杀人,世子就动了好几下,我想他也不希望再看到有人死了……」

  见肃王半信半疑,她鼓起勇气继续说道:「千岁若不信我,不如就摸摸看好了,相信父子连心,千岁一定能感受得出来。」

  他盯着眼前的赵晴片刻,像是在判断、评估,让她不由得屏住气息,就怕元镇还是不相信自己。

  没想到,元镇真的将剑归鞘,伸出自己的右掌,贴在她的小腹上,尽管赵晴有些不好意思,但现在不是害羞的时候,此时说巧不巧,刚好又出现胎动。

  「他又动了!」赵晴旋即漾开笑脸,觉得宝宝跟她真的很有缘,才会这么听话。「他真的又动了!世子一定在跟千岁说话。」

  看着她的笑脸,尽管元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心中却有着一丝迷惑,自从两人成亲,他从来没见过王妃在自己面前笑过一回。

  这个女人是在玩什么把戏?

  元镇将手掌收了回去,说也奇怪,原本盛怒到想要杀人的强烈冲动,被她这么搅和之后,已经慢慢的淡去。「看在世子代为求情的分上,本藩就饶了他们!全都起来吧!」

  「真的吗?太好了!」赵晴大大地喘了口气,见机不可失,连忙回头跟所有的人说:「千岁愿意原谅你们了,快点起来!」

  良医副跟着抬起头,又惊又喜,同样的,跪在地上的刘氏和婢女们,脸上又是哭又是笑。

  「多谢千岁!多谢千岁!」说完又转而对赵晴说道。「多谢娘娘!」

  「不、不用跟我道谢。」因为不是她的功劳。

  元镇横睨了下负责伺候王妃的银屏和金香,让她们打了一个冷颤,顿时把头垂得低低的。「送王妃回后寝宫!」

  「是。」两名婢女缩了缩脖子,赶紧扶着主子坐上软轿,离开西三所。

  赵晴瘫坐在软轿上,小手轻拍着胸口。「真的快吓死我了……」还以为心脏病又要发作了。

  「多谢娘娘救了奴婢的表妹。」银屏在心里发誓,从今以后不只要好好伺候,更要忠于现在这位王妃。

  「你不用谢我,只要别再有第二次就好,真的太可怕了。」赵晴按着心口,喘了口气,多亏了肚子里的宝宝,是他救了自己一命,虽然她觉得生男的女的都好,不过这一刻由衷希望是个儿子,将来才可以治得住他爸爸。

  两位婢女交换了个眼色,心中却有不同的看法,说不定这位王妃的到来,会为肃王府以及肃国的百姓,带来往后数十年美好的日子。

  软轿走在返回后寝宫的夹道上,只要抬起头,越过两旁的高墙,还是可以看到巍峨的屋檐,自从来到这里后,赵晴真的闷坏了,上辈子几乎被迫关在医院里头,虽然父母在金钱上的供给向来不虞匮乏,她能靠最新款的iPhone和iPad来打发漫长又无聊的时间,可如今换了一具健康的身体,总该可以出门透透气,她说什么都不想就这么回去。

  「既然都已经出来了,不如就在附近绕一绕再回去……」见两名婢女脸色为难,她两手合十,低声下气地道。「拜托!」

  她们禁不起赵晴的请求,只好答应。

  于是,软轿从一旁的小门出去,光是绕着后寝宫周边,就得走上许久,赵晴不由得欣赏起眼前这座单檐歇山式建筑物,以及矗立在远处的几座宫殿群,在规格上简直不输给皇宫,难怪藩王们在自己的封地上可以唯我独尊,因为他们的地位足以媲美皇帝。

  此刻,赵晴终于有了真实感,她现在的身份是肃王妃,七皇子肃王元镇的正室,而这里是大丰王朝,一个架空的朝代,跟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现代世界不同,没有历史可以依循,凡事只能靠自己随机应变。

  其实她该庆幸自己不是附在村姑身上,每每看到一些种田文,她就忍不住要想,若换作自己,既没有一技之长,也不会开外挂,更没有金手指,肯定会饿死,比起书中那些万能的女主角,赵晴自认是最没用的一个。

  「娘娘,咱们该回去了。」金香还是不免提心吊胆。

  赵晴回过神来。「好吧。」

  银屏连忙安慰。「等到世子出生,娘娘就可以在王府里到处走动了。」

  「嗯。」虽然遗憾,但也只能忍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赵晴只能这么想。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