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梅贝儿 > 妃常美好(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妃常美好(上)目录  下一页

妃常美好(上) 第2章(1) 作者:梅贝儿

  亥时,元镇来到东三所,它就位在前后寝宫的东侧,和西侧的西三所都是属于纵向排列的建筑群,各有三座院落,每一座院落包括前厅三间、后厅五间、东西厢房各有三间、多人房六排,总共有四十二间,也是藩王妾室们的居所。

  他走进其中一名妾室的厢房,不是因为特别宠幸,而是由长史安排,轮流到东、西三所过夜,今晚正好是由张氏侍寝。

  得知肃王要来,除了准备酒菜之外,张氏也早早就沐浴更衣,但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只有恐惧不安。

  「千、千岁!」张氏见他进门,连忙福身见礼,全身抖得像片落叶。

  伺候的婢女也跟着屈膝,个个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倒酒!」元镇看也不看她们一眼,径自往桌案旁坐下。

  张氏颤巍巍地起身,活像要被送上刑场,脸色发白地走上前去,执着酒瓶的双手有些不稳,倒酒的过程还不慎溅了出来。

  见状,一双冷酷的凤目才斜睨了下张氏随时都会昏倒的脸色,什么话都还没有说,张氏就已经吓得跪地求饶。

  「千岁恕罪!」她颤声地说。

  婢女们也跟着主子大喊。「千岁饶命!」

  元镇置若罔闻,他端起酒杯,将只斟了一半的老麦酒,也是关中最有名的辣白酒饮进口中,入口先是灼辣,喝完却令人回味再三。

  「再倒一杯!」王妃腹中的孩子平安无恙,他的儿子没事,心情自然就好,才没有当场翻桌走人。

  张氏瑟缩了下脖子。「是……是。」

  直到张氏倒了第五杯酒,元镇才带着几分酒意,开口要婢女们全都退下,只留下她一个人伺候。

  「宽衣!」他吐出没有温度的嗓音。

  张氏惊跳了下。「是,千、千岁。」

  说着,她强迫自己走到肃王身边,举起颤抖的双手,才要解开腰带,就被元镇一把伸臂揽住,顿时全身僵硬。

  「你怕什么?」元镇冷冷地问。

  为何又是这种惊惧的表情?为何每个人见了他,都会露出同样的神情?自己就真的这么可怕吗?

  算了,怕就怕吧!最好人人都怕他,离他远远的!

  他的出生注定要令天下人畏惧!

  闻言,张氏僵着脸蛋,鼓足仅存的勇气,才敢直视眼前这双不带感情的墨黑凤目。

  「奴婢……奴婢不怕……」她生怕说错一个字,会惹来杀身之祸。

  「那就好。」他当然看得出张氏是在说谎,不过今晚他不想发怒,决定饶了她。

  接着,元镇慢慢俯下头,才覆上张氏的唇瓣,却见她闭紧眼皮,连嘴角都紧紧抿起,一副忍耐的模样,彷佛他的触碰有多么难以忍受似的,他的欲望顿时全消,愤怒地推开她。

  张氏低呼一声,摔坐在地上。

  「来人!」他扬声吼道。

  守在外头的王小冬急忙推门进来。「千岁有何吩咐?」

  「明天一早,将她逐出王府!」说完,元镇便怒气冲冲地步出厢房。

  王小冬不禁板起脸孔,斥责张氏两句。「不是要你好好伺候千岁的吗?怎么还惹他发这么大的脾气?」

  「千岁方才要我……明天一早离开肃王府……」张氏呜咽一声,激动地问。

  「这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离开了?」

  他撇了撇嘴。「千岁没一剑杀了你,你就该感恩戴德了。」

  「我可以离开这儿了……」她没有理会王小冬话中的讽刺,只要想到终于能够回家,可以见到双亲,精神一放松下来,便昏死过去。

  见状,王小冬咋了一下嘴巴,也不管张氏,便转身出去了。东三所又少了一个张夫人,看来长史得再想办法找人补上,不过问题是放眼关中府,有谁敢把自家闺女献给千岁?这恐怕才是最令人头疼的。

  待王小冬赶回前寝宫,就听其他奴才说千岁命人送了几壶酒进去,一个人在里头独酌,还把他们全都赶出去,只能守在外头听候差遣。

  「要是锦姑还在世,那该有多好。」一位叫做李天保的奴才叹道。

  王小冬的眼底有些感伤。「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

  肃王府里的人都知道,千岁是锦姑一手带大的,比亲娘还要亲,可惜生了一场重病,不到一个月就走了,千岁在悲痛之余,差点放一把火把王府给烧了,从此性情变得更加乖张冷酷,甚至残暴,压根儿不把人命当一回事,那把随身佩带的宝剑更不知染上了多少人的鲜血。

  李天保也知道没用,可还是忍不住要这么想。「只有锦姑说的话,千岁才听得进去,也只有她老人家敢制止他杀人,真希望她地下有知,能显显灵或是托个梦,劝劝千岁……」

  「锦姑都已经过世五年,说不定老早就去投胎了,还显什么灵、托什么梦?」另一个叫周顺的奴才不禁泼了盆冷水。

  李天保又叹了口气。「唉!说的也是。」

  「嘘!」王小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要他们别再提锦姑,万一让千岁听见,触动伤心事,恐怕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周顺和李天保连忙竖起耳朵,倾听了下屋内的动静,过了好半晌,还是静悄悄的,心想千岁八成是醉倒了,一颗七上八下的心这才落回原位,看来今晚应该可以平安度过,直到天明。

  元镇才从宿醉中醒来,马上感到头痛欲裂。

  他忍不住逸出呻吟,又倒回寝榻,等待疼痛缓解,不由得想起方才的梦境……已经好多年不曾梦到了,当时年纪尚小的他不慎跌了一跤,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可是周遭的宫女、太监都没人敢过来抱他、哄他,一个个躲得远远的,因为他是灾星降世,谁跟他太过亲近就会出事。

  泪眼汪汪的他环顾着四周,只有一张张冷漠的脸孔,没有半个人愿意留在自己身边,他真的好孤单、好害怕,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已学会了不再哭泣,直到锦姑牵起他的小手,终于感受到人的温暖……

  结果连她也抛下自己走了。

  走吧!全都走吧!

  「来人!」元镇粗声吼道。

  王小冬战战兢兢地来到寝榻前。「奴才在……」

  「茶!」他捧着脑袋坐起身。

  由于伺候肃王的差事无人敢接下,而王小冬又是锦姑生前亲自挑选的奴才,因为有这层关系,加上人也够机灵,反应又快,才有办法存活到现在。

  「回千岁,热茶已经备妥了。」王小冬扬声唤来早已恭候在外的奴才,要他们把打好的洗脸水端进来。

  元镇擦了把脸,又喝了茶,脸色才好一些。「什么时辰了?」

  「回千岁,辰时刚过。」王小冬转身踱了开来,再回来时,手上已经捧了套常服,他一面伺候肃王着装,一面偷偷打量他的脸色,藉以判断今早的心情好坏,接着小心翼翼地问道:「是否要传膳了?」

  见主子没有作声,王小冬深知其意,往门外喊道:「传膳!」

  过没多久,周顺和李天保便将早膳送进来,同样的,也偷偷地打量主子的脸色两眼,接着又不约而同地觑向王小冬,见他颔首,表示肃王的心情不算太坏,都在心里吁了口气。伴君如伴虎,这句话用在他们身上,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这时,外头扬起长史的求见声。「启禀千岁,下官有事禀报!」

  「让他进来!」元镇吃了块五花肉才开口。

  李天保前去应门,让长史进来。

  门外的长史先深吸了口气,这才跨进门坎,虽说王府属官听命于朝廷,负责监督藩王,若藩王有过,要即刻上奏,可皇上对肃王的种种残暴行径,多年来始终抱持着纵容的态度,只要不意图谋反,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哪敢劝谏半句,甚至与之作对,还是自求多福吧。

  「见过千岁!」长史拱手见礼。

  元镇又挟了一块叉烧肉。「人已经赶出去了?」

  「是,千岁,已经命人护送张夫人离开王府了。」在肃王眼中,自己这个长史的地位跟奴才差不多,可以任由使唤。

  「嗯。」元镇将筷子上的叉烧肉丢进口中,嚼了嚼,然后挥了下手,要对方可以退下了。

  「下官还有一事禀报……」长史赶紧开口。「听伺候西三所刘夫人的婢女说,今早刘夫人醒来,吐得厉害,是否该让良医所的人去一趟?」

  「吐?该不会吃了什么不该吃的?」元镇不以为意地回道。

  长史拱手回禀。「下官也问过,刘夫人这几天的饮食与其他夫人无异,却只有她吐得厉害,还听伺候的婢女说这几天都出现同样的情形,只是今早特别严重,不禁怀疑……」

  「怀疑什么?」他皱起眉头。

  「不禁怀疑刘夫人是不是有喜了。」长史慎重地说。

  元镇愣了一下。「有喜?」

  「不过这只是那些婢女妄自揣测,所以下官才会前来请示,是否让良医所的人过去把个脉。」若刘夫人真的有喜,这可是双喜临门,不只对肃王府,对千岁更是一件好事,说不定可以让他的脾气有所收敛。

  对于这位刘氏,元镇几乎没有什么印象,如今可能怀了自己的骨肉,心情也就跟着大好。

  他厉声叮嘱。「马上命良医副走一趟,务必仔细诊断。」

  「是。」长史速速去办。

  不到半个时辰,良医副已经来到前寝宫向元镇报喜。

  「恭喜千岁,刘夫人确实是喜脉。」

  元镇满意地点了下头。「孩子的情况如何?」

  「目前还算安好,只是刘夫人孕吐的情况十分严重,再这样下去,恐怕……会有危险。」良医副缩着脑袋,还是得实话实说。

  「你说什么?」元镇怒不可遏地咆道。「一定要想尽办法保住!否则本藩要你的脑袋!听到了没有?」

  良医副想到良医正的下场,抖到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一连说了好几声「是」,马上回去抓药,好帮刘夫人安胎。

  元镇决定走一趟西三所。「备轿!」

  「奴才这就去!」周顺匆匆地往外跑。

  王小冬和李天保抬头看了下老天爷,祈求刘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千万别出事,不然所有人都会遭殃。

  当元镇坐着软轿来到西三所,走进其中一间厢房,就听到女人的呕吐声,自然气味也不好闻。

  婢女们见到他进门,全都慌了。「千岁!」

  「千、千岁……」靠坐在床头的刘夫人满脸惊惶,急忙要起身见礼。

  元镇瞅了下她吐到惨白的脸蛋。「不必多礼,安胎要紧。」

  「是,千、千岁……呕……」难得听见千岁说出这么体贴的话,刘夫人却是高兴不起来,因为只要想到王妃娘娘企图打掉孩子,他在一怒之下,就把李嬷嬷给杀了,可见得有多想要个儿子,万一孩子保不住,自己也别想活命了,可吐成这样,连良医副都皱着眉头,心里就更加不安。

  元镇扫了在场的婢女一眼。「好好伺候你们的主子!」

  「是。」一干婢女抖了又抖,直到听见脚步声离去,才敢抬起头来。

  刘夫人抚着小腹,虚弱地喃道:「你可不能有事……」

  「一定不会有事的……」

  「夫人放心……」

  婢女们除了口头上安慰,也只能祈求老天爷保佑。

  不到中午,刘夫人有喜的事自然也传到了后寝宫。

  「……已经一个多月了?」赵晴只是单纯地关心,便多问了几句,并没有因为妾室怀孕而生气、嫉妒,她现在的状况有些诡异,也根本不知要吃哪门子的醋。「还吐得很厉害?」

  银屏点了点头。「奴婢是这么听说的。」

  「还好我不会想吐。」她拍了拍胸口,庆幸地说。

  金香有些担心。「没想到刘夫人也有喜了,可别让她生下儿子。」

  「为什么?」赵晴不大明白。「你们千岁不是很想要儿子吗?」

  「嫡长子也得要娘娘生才有用。」金香说出重点。

  她有些懂了。「万一我真的生了女儿,也只能认了。」古代对于嫡庶之分的要求很严格,只是这种事她也帮不上忙。

  「那么娘娘就得拚命再生一个,第二胎肯定会是世子。」银屏说得轻松,可让赵晴脸上滑下三条黑线。

  「我才不要!」赵晴用力摇头。「我跟你们千岁一点都不熟,想到要跟他上床,说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要我跟一个才见过两次面,还口口声声说要杀了我的男人滚床单、生孩子,我说什么都不要。」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