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梅贝儿 > 妃常美好(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妃常美好(上)目录  下一页

妃常美好(上) 第1章(2) 作者:梅贝儿

  「这些年来,千岁不知杀了多少人,不只是王府里的人,就连封地里的百姓都怕他,也没人敢违抗他。」银屏一面说,一面落泪。

  赵晴无法想象这些人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他根本就是个暴君,将来要是当上皇帝还得了,难道就没人治得了他吗?」他的父母呢?只会生,不会教?

  「娘娘可别当着千岁的面这么骂。」金香连忙提醒。

  银屏叹了口气。「咱们身份卑微,并不求荣华富贵,只求过着安安稳稳的好日子,不必成天担惊受怕。」

  赵晴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反正这会儿想走也走不了,不如就好人做到底。「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孩子生下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多谢娘娘!」两个婢女又跪下磕头。

  见她们又跪又拜,赵晴已经懒得去纠正对方的称呼和礼仪了。

  三月,时序已经进入了春天。

  赵晴没想到自己的胃口会这么好,不知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还是从小到大几乎都是吃医院的伙食,只能选择清淡食物,就算是肉类也不能油炸,也不能吃刺激性的辣椒,如今得以解禁,她真觉得每道菜都是人间美味,简直好吃到要流泪了。

  自从她重生之后就吃个没完没了,一直到了晚上,胃都快撑破了,才终于停下筷子,满足地叹口气。

  「请替我谢谢厨子,他煮的菜很合我的口味,不过以后辣椒可以再多放一点,吃起来才够劲。」赵晴能像这样不用顾忌,吃自己想吃的东西,是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真的有种幸福的感觉。

  银屏怔了怔,这才笑着应了声「是」,差点忘了这个主子不是之前那一个,不只个性不同,说起话来也满有趣的。「娘娘是哪里人?」

  「我是高雄……反正就是很远很远的地方,自从出生之后心脏就不好,每天都要吃药,也不能出门,更别说上学了,真的好羡慕那些跟我同龄、活蹦乱跳又健健康康的孩子。」想到小时候总是哭着说要去学校,可是才上了两天课,心脏病就发作,又被送回医院,只能抱着书包睡觉,心还是很酸。

  「娘娘真是可怜。」银屏同情地回道。

  赵晴笑叹一声。「能活到十八岁,已经很不容易,也比其他生病的孩子幸运,没什么好埋怨的。」

  「那是娘娘想得开。」银屏看了下外头的天色,搀着主子回到寝榻上。「已经很晚了,娘娘该歇着了。」

  其他婢女也都收拾好桌上的碗盘,一一退下。

  「你们都走了,就留我一个人睡在这儿?」赵晴口气透着小小的慌乱,对于陌生环境还是有些不安。

  银屏连忙回道:「千岁有令,夜里得有人陪在娘娘身边,以防身子突然不适,可以马上叫人,之前有李嬷嬷在,以后就是奴婢和金香留下来。」

  「那就麻烦你们了。」至少要等自己习惯再说。

  银屏替她拉上锦被。「娘娘别跟奴婢客气。」

  赵晴平躺在寝榻上,特别交代要把蜡烛点着,不要吹熄,然后她看着银屏缩在椅子上,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很快地就打起呼来了,反倒是自己没有睡意,便无聊地打量起四周。

  不期然的,她的视线落在寝榻的左前方,那儿摆了个半人高的花几,几上有一只青瓷花瓶,可就在花瓶旁边,隐隐约约浮现一团人形,渐渐的,人形愈来愈清楚,可以看得出头部和身体……

  赵晴第一个反应是移开目光,不要看着「它」。

  由于常在PTT的飘版看到乡民分享的医院灵异故事,心想有一、两只阿飘也是正常的,还曾听护士私下聊过一些见鬼的恐怖经验,而她原本身体就不好,气场又弱,体质也变得特别敏感,时时刻刻都可以感觉到「它们」的存在,却都不敢告诉别人,就怕被那些好兄弟知道,会故意跑来骚扰自己。

  可她万万没想到现在居然可以「看到」,按理说这里并不是医院,也不是原来那具身体,除了怀孕之外,可以说是健康宝宝,应该不可能……啊!该不会是像《花田少年史》的主角一路,因为死而复生,才变得有阴阳眼?赵晴心里这么想,就见人形慢慢地逼近,霎时头皮发麻。

  「我没有看见……我什么都没有看见……」赵晴连忙把头撇开,喃喃自语。「我跟你无冤无仇,不要来找我……不要来找我……」

  怎么办?现在要念佛号还是阿门?

  这时,银屏惊醒过来,上前察看。「娘娘怎么了?肚子痛吗?」

  「我……」她看着婢女的同时,也庆幸「它」不见了。「我只是睡不着,就一个人自言自语,没事了,你去睡吧。」

  「娘娘没事就好。」银屏又一脸困意地回去了。

  赵晴索性拉高锦被,盖到头顶,来个眼不见为净,不到一会儿光景,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有人在搔她的鼻头,顿时觉得痒痒的,赵晴本能地伸手揉了揉,才要睡去,又有人在搔她的脸颊,她不禁有些恼了,掀开眼皮,想看看到底是谁在捣乱,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圆嘟嘟的小脸蛋,头发全部剃光,只留下中间一撮小辫子,鼓鼓的腮帮子就像把食物含在两颊,真的是萌翻了,原本要骂人的话全都梗在喉头。

  她看着约莫两岁大的小正太,而小正太也笑咪咪地看着她,让赵晴忍不住跟着笑了,这么萌的孩子,不管谁见了都会喜欢,还来不及问他是谁,他就转过身,像只企鹅似地一摇一摆跑走了。

  「小朋友!」赵晴立刻掀被下床,可是环顾四周,屋里只有她一个人,并没有其他人在,她拉开门扉,守在外头的几个婢女听到声音,连忙忍住打了一半的呵欠,向她福身见礼。

  「刚刚有没有一个小孩子跑出去?」她把头探出去,左右张望了几下,心想这孩子跑得还真快。

  外头的几个婢女你看我、我看你,全都摇头。

  「回娘娘,王府里没有小孩子。」其中一人这么回道。

  「娘娘是不是作梦了?」另外一个这么问。

  她一脸迷惑。「我明明看到了。」

  「娘娘快进屋里,免得着凉了……」

  赵晴愣愣地被人扶回寝榻,可以确定自己不是在作梦……对了!方才并没有听到开门声,那就表示还在屋里,可怎么会突然不见了?该不会是……她甩了甩头,小正太给人的感觉一点都不阴森可怕,不可能会是阿飘。

  「娘娘起身了?」金香和几个婢女端着洗脸水和早膳进来伺候。

  「嗯。」她一面回答,一面东张西望。

  银屏也跟着她的视线张望。「娘娘在找什么?」

  「刚刚有个小孩子,可是一眨眼就不见了,不知道躲到哪儿去……」赵晴猜想屋里一定有地道或是密室,非找出来不可。

  闻言,婢女们不由得面面相觑。

  「小孩子?哪来的小孩子?」

  「娘娘是不是睡胡涂了?」

  金香和银屏并没有把她的话当真。

  「我是说真的,他就站在我的床前,还对着我笑。」赵晴正色地说。

  婢女们听她这么一说,手臂上全都起了鸡皮疙瘩。

  「娘娘别吓奴婢……」

  「该不会是那种东西?」

  「别乱说!」

  赵晴没有理会她们,一会儿摸墙、一会儿掀画,到处翻找,而这个怪异的举动更让婢女们不知如何是好。

  「娘娘还是先用膳,等吃饱再说。」金香朝银屏使了个眼色,左右搀着她,让赵晴坐下,接着伺候她洗脸、吃饭。

  银屏有些不大放心,要是王妃再有个不测,她们就死定了。「娘娘若觉得哪儿不舒服,奴婢不如去请良医副前来,让他开帖药,就算只是定心宁神也好。」

  「不用了!我很好!真的很好!」她实在不想再看医生和吃药了,只好随口敷衍两句。「可能真的是昨晚没睡好才会作梦,对不起,吓到你们了。」

  婢女们一听都松了口气。

  「娘娘会梦到小孩子,而且又是男娃儿,这可是个吉兆,代表娘娘这一胎会生个世子。」金香说出所有人的心声。「千岁一定会很高兴,说不定脾气跟着变好,为了给世子积些阴德,从此不再妄造杀孽。」

  「说的没错!」

  「真希望好日子快点来!」

  婢女们有感而发地说。

  见她们把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赵晴觉得压力还真大。

  用过早膳之后,银屏又劝她再多躺一躺,想到自己已经躺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换了一具健康的身体,说什么都不想再当个病人,而且这位也叫做赵晴的肃王妃今年十八,和自己同年,称得上是个明眸皓齿的美少女,跟原本苍白消瘦,没胸也没屁股的她相比,简直是上天的宠儿,当然要好好享受一下人生。

  她渴求地看着几个婢女。「我想到外面走一走、透透气。」

  「不是奴婢不肯,而是千岁有令,要娘娘好好安胎。」金香为难地说。「万一世子有个差池,大伙儿都会没命。」

  待赵晴又被迫躺回寝榻上歇息之际,紧闭的门扉突然被用力推开,真是说人人到,婢女们再度如同惊弓之鸟,跪了一地。

  「今天王妃的身子状况如何?」元镇沉声问道。

  金香胆颤心惊地回道:「回千岁,娘娘从昨天到现在,胃口都不错,只是昨夜没有睡好,正打算再躺下来歇息。」

  旋即,他一双寒冰似的凤目瞥向寝榻,让躺在锦被下的赵晴全身僵硬,连动都不敢动。

  「这是本藩最后一次警告你,要是敢再动本藩的儿子一根汗毛,你的父兄姊妹也会跟着陪葬。」

  说不害怕是骗人的,赵晴的前世只活了短短十八年,虽然算不上是与世隔绝,不过平常接触最多的除了医师和护士,就是同个楼层的病人了,偶尔状况好时,便会到处串串门子,其他时间大多是靠网络与别人交流,从没遇过这种把杀人字眼挂在嘴边、予人一种骇人的气息和魄力,令人不敢反抗的男人,他的眼底只有冷漠,就像闇黑深沉的夜空,连一颗星星都没有。

  她努力挤出声音。「我、我保证不会伤害孩子。」

  「最好是如此。」他嗤哼一声,回头喊道。「进来!」

  等候在外头的良医副躬着身子,恭恭敬敬地走进来。「见过娘娘!还请娘娘让下官把个脉……」

  「呃,好。」赵晴瞥了下虎视眈眈的肃王一眼,二话不说,立刻伸出右手,免得惹他不高兴。

  银屏搬来绣墩,摆在寝榻旁,好让良医副坐下来为王妃把脉,金香则是拿来把脉枕,将它搁在主子的右手下方。

  屋内安静无声,众人屏息以待。

  见良医副绑了一条细线在右手的脉搏上,然后压着另一端的细线,隔空为她把脉,赵晴不由得怀疑,就算医术再怎么厉害,她也不相信会准确到哪里去,不过既然这些古人都深信不疑,她还是不要多嘴比较好。

  「回千岁,娘娘和世子一切安好。」过了片刻,良医副起身回禀。

  闻言,婢女们不禁吁了口气,庆幸捡回一条小命。

  确定孩子保住,元镇的俊脸上这才隐约掠过一抹类似温情的神色,可见他并非真的没有人性。「下去吧!」

  「下官告退。」良医副背后全是冷汗,巴不得赶快出去。

  元镇再度把目光放到赵晴精致娇美的脸蛋上,对于王妃的容貌长相,成亲两年来,他始终不曾放在心里,直到王妃诊出有喜,这才勉强记住,至少在众多脸孔当中,他可以分辨得出来。

  记得十五岁那年,王府长史等属官遵循礼制要为他挑选王妃,结果满朝文武百官,没有一户人家的女儿愿意「高攀」这门亲事,甚至还有闺女扬言要出家或寻短,一直拖到两年前,父皇和母妃才把工部里头一名九品小官的女儿硬塞给他,藉以表示有在关心自己的婚姻大事,并非不闻不问。

  元镇之后才听说,他的王妃在赵家原本只是庶出的女儿,为了配得上肃王妃的身份,赵家居然休了糟糠之妻,再将庶女的生母扶正,父皇还因此赏了一个工部郎中的五品官衔给对方,为了攀龙附凤、升官求财,还真是什么厚颜无耻的事都干得出来,更不在乎女儿的死活。

  想起成亲这段日子以来,王妃对他的态度不是恐惧就是厌恶,即便是行周公之礼,也是咬紧牙关,忍受自己的抚摸、亲吻,还没等到结束,就已经大吐特吐,不过愈是见她如此,他就愈喜欢到后寝宫来。

  直到王妃的肚子传出好消息,目的达到,元镇这才好心放她一马,连碰都不再碰她一下,让她得以安心待产,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跟老天爷借了胆子,竟敢意图杀害他的亲生骨肉。

  想到这儿,元镇掀动两片薄唇,逸出一声饱含讥嘲的冷笑。「好好看着王妃,若世子有个三长两短,本藩唯你们是问。」

  婢女们颤声回道。「是。」

  达到想要的威吓效果,眼下王妃身边也没有第二个「李嬷嬷」敢乱出馊主意,元镇这才悻悻离去。

  见肃王走了,婢女们如释重负,纷纷感谢老天爷。

  赵晴不禁心生同情,肃王府这份差事,还真不是人干的……等一下!现在不是同情别人的时候,她可是要跟这个男人当一辈子的夫妻,虽然现在怀着身孕,有孩子当护身符,他还不至于动粗,或是一剑杀了她,可是以后呢?

  她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