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梅贝儿 > 妃常美好(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妃常美好(上)目录  下一页

妃常美好(上) 第1章(1) 作者:梅贝儿

  建成二十四年,关中府常宁县

  身穿法衣、头戴法帽的贾道士在后寝宫的花园内设坛,就见香案上插着几支令旗,香炉内燃着檀香,他一面敲着手上的木鱼,一面念着收魂咒,鬓角却是冷汗涔涔,这绝对是他平常招摇撞骗的报应,要知道「收魂」这个仪式必须是领有天命的人才能办得到,自己充其量不过是个「假」道士,只会摆摆架势、念念咒语,可是若没把肃王妃被吓跑的三魂七魄给收回来,铁定会成为肃王的剑下亡魂,这么一想,木鱼也就愈敲愈急。

  叩叩叩……

  木鱼声让肃王府透着诡异不安的气氛。

  「……娘娘回魂了!娘娘回魂了!」一名婢女欣喜若狂地嚷道。

  闻言,贾道士不禁张口结舌,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火速地奔出花园,来到肃王妃居住的正房,就见负责伺候的一干婢女个个眼泛泪光,不是高兴主子得救,而是庆幸自己的小命保住了。

  待贾道士来到寝榻前,瞥见原本受到极度惊吓,三魂七魄跑出肉体,脸色变得白里透黑,印堂还隐隐泛着青光,两眼更是呆滞无神,看人的时候眼珠子也不会转动,而且身体发冷,一看就是死期将近的肃王妃已经可以坐起身来,脸色也渐渐恢复正常,便试探地开口。

  「娘娘?」

  赵晴刚开始还有些浑浑噩噩,只是呆呆地瞪着满屋子穿着古装戏服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面容清晰可见,有的则是五官模糊,连身形都朦朦胧胧的,她以为自己的视力出了问题,还用力地揉了几下眼皮。

  「……娘娘!」贾道士见王妃没有反应,便提高音量。

  听到耳边有人开口说话,赵晴很自然地瞥了过去,从对方的穿著来判断,应该是个道士,她有些不大确定地问道。「你在跟我说话?」

  「娘娘开口说话了!」

  「娘娘没事了!」

  贴身伺候王妃的金香和银屏不由得喜极而泣。

  贾道士没想到自己竟然办到了,成功地把王妃的三魂七魄收回原来的肉体,看来上天总算发现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以后再也没人敢说他是个假道士了,这就叫做因祸得福。

  「……你们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过赵晴接下来说的话,让所有人不禁都傻眼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刚才明明还在天堂还是西方极乐世界的地方,就算要转世也没这么快,更何况也不可能时光倒流,投胎到古代才对,这太不合逻辑了。

  闻言,贾道士不由得瞪着肃王妃,以为她才刚回魂,神智还不大清楚。

  「这里是肃王府,因为娘娘受到突来的惊吓,三魂七魄全都吓跑了,是小道施咒把它们收回来……」他不忘居功地说。

  赵晴脑子还是转不过来。「肃王府?」这是在演哪一出古装戏?

  「难道娘娘忘记发生什么事了?」银屏小心翼翼地问。

  「我不是什么娘娘,我……」她才想换个姿势,把眼前的状况弄个清楚,突然感到异状,肚子好像被什么顶到,低头一看,自己的小腹何时堆积了这么多肥肉,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也有需要减肥的一天。

  见状,金香生怕她又嚷着说不要孩子,面有难色地启唇。「良医副说,娘娘虽然受到惊吓,幸好腹中的胎儿无恙,还请娘娘珍重。」

  虽说世子暂时没事,不过王妃意识不清,无法自行进食,时间一久,也会有性命之忧,但良医正又找不出病因,千岁一怒之下,便将人给杀了,王府里的长史只好提议请道士前来作法,死马当作活马医。

  就这样,千岁一口气抓来十几位道士,可惜全都失败,只剩下一个贾道士,要是娘娘和尚未出生的世子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恐怕后寝宫里的奴才和婢女也都得跟着陪葬,没想到误打误撞,王妃真的回魂了。

  「胎儿?」赵晴怔了好几下,这才意识到这两个字的意思,不禁哑然失笑,瞪着眼前两个和自己年纪相当的婢女,以为她们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她连恋爱都没谈过,又还是个处女,怎么可能……

  怀孕?

  她赶紧摸着凸起的小腹,想到自己已经把可以用的器官和组织捐出去了,那么现在这具身体又是谁的?这个认知让赵晴脸色不禁跟着惨白。

  贾道士提心吊胆地唤道:「娘娘怎么了?」

  「你说……是你把我的三魂七魄收回来的?」她屏息地问。

  他吶吶地回道:「是,娘娘。」

  赵晴瞪着眼前的两光道士,他居然搞出这么大的乌龙!「你收错人了!」

  这句话让所有的人再次傻眼。

  「我、不、是、你、们、要、找、的、娘、娘!」她怕这些人不明白自己的意思,还刻意一个字一个字,字正腔圆地说道。

  银屏和金香满脸惊愕地看着她。「你……不是娘娘?」

  「我真的不是!」原来她的三魂七魄附在一个古代女子身上,这个情节就像原创小说里头的重生哏,每次在网络上看到那些故事内容,她总是哈哈大笑,而这也是她平日的生活娱乐之一,这会儿却是想笑也笑不出来。

  贾道士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口气不稳地说出肃王妃的生辰八字和闺名,跟她进行确认。「……娘娘也许……也许只是一时忘了自己是谁……」

  「我是叫做赵晴没错……」她不知道自己的国历生日换算成农历是几号,也不知道出生那一年是不是乙未年,但总不会刚好条件都吻合,就被抓来替补。「但也只是同名同姓,又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我们的时空背景完全不同,我绝对不是你们要找的娘娘,我更没有忘记自己原本是谁……」

  闻言,贾道士两腿发软,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完了、完了!」要是让肃王知道自己收错三魂七魄,脑袋就真的不保了。

  「……王妃回魂了吗?」

  就在这当口,正房外头响起年轻男子的厉声询问,接着一道高大威猛的身影迈着大步,如入无人之境地走进来,气势吓人,屋内的空气瞬间变得紧张起来,令人快要窒息。

  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高大男子才走进正房,赵晴马上注意到原本满屋子的人,陡地咻的一声,有三分之二的「人」全都凭空消失……

  她愣了一下,还来不及细想,就听到阵阵哭声。

  婢女们一个个打着哆嗦,不只是屈膝见礼,而是匍匐在地,想到肃王的冷酷以及嗜杀成性,全都低声啜泣起来。

  「千岁饶命!」贾道士跪爬到肃王面前,直磕着头,抖声嚷道。「千岁饶命!小道已经尽力了……千岁饶命……」

  元镇低头怒视,眼底杀气腾腾,以为连他也无法把王妃的三魂七魄收回来,立即唰的一声,拔剑出鞘。

  「那你就去死吧!」

  当举到半空中的宝剑就要挥下去,耳畔响起一个女人的惊呼声,盛满怒气的凤目往声音的来源瞥去,就见他的王妃坐在寝榻上,两眼睁得好圆好大,右手则是摀住唇瓣,满脸惊恐地瞪着他,有别于前几天的毫无反应,显然已经恢复意识。

  「王妃!」元镇垂下持剑的右手,跨步走向寝榻。

  见对方突然走过来,赵晴本能地往后缩,眼前的男人年纪约莫二十有二,生得剑眉凤目,可以说俊美到有些罪恶,束发戴冠,露出额头上的美人尖,身穿一袭交领右衽黑色绣金线花纹的袍衫,领口、袖口和下襬都有镶绣滚边,腰带上垂挂着玉佩坠饰,外头再套了一件同色披风,看来身份尊贵,不过全身上下却散发着令人畏惧的黑暗气息,尤其是眉宇之间还凝聚着煞气,宛如一头失控的猛兽,正张着大口,咧开发亮的利牙,随时都会将人撕成碎片。

  赵晴整个人缩在床角,已经没有退路。

  「你也知道害怕?」元镇语带嘲弄,这个女人还真是会装,都敢伤害他的亲生骨肉,也就表示她不把自己放在眼底。

  赵晴有些迟疑地点头。

  「你是应该害怕!」他用着唯我独尊的口吻说道。

  天底下还找不到不畏惧自己的人,就连父皇和母妃也一样,怕会再带来灾祸,便将不过才八岁的他打发离京,前往关中府就藩,那么生活在这块封地上,无论是人还是东西,甚至一草一木,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要杀要剐全随自己高兴。

  「既然已经怀了本藩的世子,最好平平安安的把他生下来,要真的想死,等生完再死!」元镇漠不关心地嗤道。

  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有人会对自己孩子的妈说出这种冷血的话吗?当他的儿女还真是倒霉——不过赵晴也只敢在心里回嘴。

  她吞咽了下唾沫。「其实……我不是……」

  「娘娘才刚回魂,需要歇息,请千岁别再吓着她!」银屏大着胆子开口。

  金香也有志一同地说:「奴婢会好好看着娘娘的,请千岁放心!」

  「等、等一下!」赵晴有些错愕地瞪着她们。「我已经说过我不是……」

  「娘娘!」银屏和金香扑到寝榻前,暗示性地摇了摇头,然后满眼哀求地看着她,无非是希望赵晴不要说出真相。

  可赵晴宁可去投胎转世,也不想留在这里。「我……」

  「本藩再提醒你一次!」元镇先将右手的宝剑归鞘,改为抓住她的臂膀,蛮横地将赵晴扯到自己面前,俯视着她明显畏怯的眸底,恶声恶气地吐出话来。「要是腹中的胎儿有个闪失,本藩会亲手杀了你!」

  虽然贵为七皇子,又被册封为肃王,上有父皇和母妃,下有同胞的弟弟,却都避他如蛇蝎,没有一个人真心接纳他,这个尚未出世的孩子是他的骨血,也是唯一的亲人,说什么都要保住,谁都不准伤害他,就算是生下他的女人也不能饶恕。

  赵晴看得出他是认真的,愣愣地点头。

  「好好伺候王妃!」他甩开赵晴,拂袖而去。

  保住一条小命的贾道士吓到差点屁滚尿流,连吃饭的家伙也不要了,更别说是奖赏,马上拔腿就跑。「小道告退……」

  见状,赵晴终于反应过来。「喂!你不能就这么走了……这样太不负责任了……快让我回到原本的地方……」

  「娘娘,要是千岁知道你不是真的娘娘,咱们都活不了了……」金香跪在寝榻前朝赵晴磕头。

  银屏也跟着向她乞求。「还请娘娘将错就错……」

  「求娘娘救救咱们……」其他婢女也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她一脸欲哭无泪。「我不是你们的娘娘,要怎么救你们?」

  「只要世子平安出生,千岁心情一好,大家自然就会没事。」银屏用袖口拭干泪水,安抚这位顶替主子身份的女子。

  赵晴不由得低头摸了摸有些鼓鼓的小腹,想到此刻里头有个小生命存在,要是还没出生就这么死了,也是于心不忍,可是想到自己原本应该寿终正寝,却遇上一个两光道士,不但收错了魂魄,让她又重新再活一次,现在不只有个动不动就嚷着要杀人的藩王老公,而且再过几个月自己就要当妈妈了,这种神展开的剧情,教她一下子不知该如何接受。

  可是不接受又能怎么办呢?

  「唉!」她抱头叹气。

  金香吸了吸气。「娘娘就当是在做好事,一定会有好报的。」

  「……我答应就是了。」事情既然被她碰上,也只有顺其自然,想开一点,她几乎一辈子都躺在病床上,早就悟透这个道理,怨天尤人也没用。

  「多谢娘娘!」银屏喜极而泣地说。

  其他婢女也向她磕头。

  「好了好了!你们快点起来吧!」赵晴有些头大,挥了挥手。「我又不是真正的王妃,承受不起这种大礼。」

  银屏和金香拭着泪水,然后笑着起身,先让其他婢女都退出正房,接着帮主子披衣、奉茶,就跟平常一样伺候。

  「肚子里的孩子……大概几个月大了?」她和这个宝宝算是命运共同体,要是没有保住,自己也别想活命。

  「回娘娘,世子已经四个多月了。」银屏回道。

  她又摸了几下,还以为只是发胖,想不到却是怀孕,不过还是没有太真实的感觉。「世子?」

  金香苦笑。「千岁想要儿子。」

  「万一是女儿怎么办?」赵晴惊讶地问。

  「千岁会让娘娘再生,直到……生下世子为止。」金香一面说,一面偷觑她的脸色,就怕她不肯。

  「娘娘就是连这个孩子都不要,才会……」发现自己说溜了嘴,银屏连忙摀住唇,不再说下去。

  赵晴好奇地追问。「为什么你们的王妃不要孩子?」

  两个婢女交换了个眼色,心想这种事瞒也瞒不了。

  「娘娘很怕千岁,但又碍于圣旨,加上亲人的逼迫,不得不嫁给千岁,成为肃王妃,对于腹中的孩子更加反感,因此才会偷偷地要李嬷嬷……李嬷嬷是跟着娘娘陪嫁过来的,三番两次要她想办法弄些药来,结果不小心被千岁知道,便当着娘娘的面斩杀李嬷嬷……」金香吶吶地说出原委。

  银屏只要回忆起那幕血腥的画面,还是心有余悸。「李嬷嬷的头就这么掉到地上,还滚了好远,鲜血喷到娘娘的脸上,她才会吓得魂不附体……奴婢当时真的以为千岁会杀光所有的人……」

  听到这番形容,赵晴有些反胃。「……但也不能随便杀人。」

  金香一脸愁云惨雾。「这儿是千岁的封地,身为藩王,对于封地的子民自然拥有绝对的生杀大权,无人能制止……」

  她这才领悟到自己身处在一个多么封建古老的朝代,对贵族皇室来说,百姓的性命比蝼蚁还不如。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