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梅贝儿 > 妃常美好(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妃常美好(上)目录  下一页

妃常美好(上) 第9章(2) 作者:梅贝儿

  赵晴愣了好几秒后才明白肃王的意思,整张脸蛋顿时像在冒烟似的,又红又烫,喉咙干涩,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元镇见她面如火烧,不禁失笑。「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两人不知同房过多少次,可没见她脸红过,他记得她只有露出恐惧、嫌恶的表情,不过那是以前,他相信现在已经不同了。

  「我、我才没有……」赵晴差点咬到舌头。

  见她脸蛋红得像是快渗出血来,元镇更是心痒难耐。「就这么决定了!」说着,手掌往大腿一拍后就起身出去了。

  「唔……」赵晴发出呻/吟。「这一天还是来了,犼儿,你说该怎么办?」犼儿张嘴打了个可爱的呵欠,闭上眼皮睡他的觉,并没有理会母妃的烦恼,毕竟那种事他也不懂。

  而一旁的银屏和金香则掩嘴偷笑。

  「娘娘,这可是好事。」

  「这就表示千岁真的很宠爱娘娘……」

  赵晴脸上的温度更高了。「我也知道……」虽然他们连儿子都生了,不过这可是她真正的第一次,慌张失措也是在所难免。「你们说该怎么做?」虽然她常逛PTT,但从来没上过西斯版,这时候真希望有神人帮助。

  「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交给千岁就好……」银屏还没嫁人,实在不好意思谈论那档子事。「之前那位王妃可是一点都不想让千岁碰,甚至还吐了。」

  她没想到之前的王妃反应会这么激烈。「千岁一定很生气吧?」

  金香苦笑了下。「她愈是不喜欢,千岁就愈喜欢来,苦的是咱们这些婢女,不只提心吊胆,王妃事后还会把气出在咱们头上。」

  「夫妻关系到这种地步,要维持下去也真的很难……」赵晴并不是讨厌和肃王发生亲密关系,只是一想到要突破那道关卡,就让她好害羞。「反正早做晚做都是要做的,我豁出去了!」

  当晚酉时才过,嬷嬷就将世子抱走,好让千岁与娘娘同房。

  赵晴垂下及腰的长发,身上只穿着白色内衫裙,她望着铜镜中的自己,两颊还泛着红晕,光是想象待会儿要做的事,她就快羞死了。

  这时,门被推开了。

  「千岁!」婢女们的嗓音响起。

  元镇冷冷地屏退她们。「不必伺候了!」

  「是。」赵晴听到一阵脚步声远离,门又被关上了。

  她深吸了口气,起身迎接。「千岁……」

  瞥见小床不在屋内,元镇语带戏谑,其中还有几分吃味,因为他的王妃眼里只有儿子。「本藩还以为你舍不得让犼儿离开你身边半步。」

  「犼儿在这儿,可能不大方便。」赵晴红着脸回道。

  他伸臂将她揽进怀中,充满占有欲地说:「那么今晚只准看着本藩,不许想他,只能想着本藩……」

  赵晴能感觉到身子微微颤抖,不过这并不是害怕,应该是……情/yu,她初次体会到这两个字带来的感受,整个人都躁热起来,连膝盖都有些发软,内心既期待又怕表现得不够好。

  「好……」她的喉咙有些干。

  当元镇那张俊美到罪恶的脸庞慢慢凑近,她本能地闭上眼皮,感觉到两片温热的男性嘴唇开始啄吻自己的,赵晴努力放松全身肌肉,任由对方带领和主导。他先是用舌头轻画过她的唇,上下摩擦、画圈,赵晴觉得舒服,忍不住发出娇吟,这无疑是给元镇一记最大的鼓励,这是他的王妃头一次对他的吻有了反应。

  接下来,他的吻变得稍微粗暴了些,他轻咬着赵晴的双唇,让她在痛楚中也尝到一阵酥麻……

  赵晴学着他的动作,生涩而具有诱惑力。

  知道她不讨厌,甚至喜欢自己的吻,他的气息开始变得浓浊,拥抱的力道也加重,让柔软的娇躯贴紧自己刚硬的身躯。

  元镇将舌头滑入她的口中,推弄着舌尖,赵晴也模仿着,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喇舌」?她常在网络上看到这个字眼,如今终于亲自体会到了,这滋味如此美妙,她想不通为何会有人觉得厌恶?

  「你从来……不曾这么做过……」元镇气息不稳地说。

  她娇喘。「不曾做过什么?」

  「像刚刚那样亲吻本藩,」元镇用饱含yu/望的双眼看着他的王妃。「你从来不曾如此主动过……」

  赵晴打算一辈子隐瞒自己重生的身份,不然实在很难解释清楚。

  「大概是因为过去听说过太多有关千岁不好的传闻,才会先入为主,但是真正了解之后,我才发现大家都误解你了,那些灾祸真的跟你无关……」

  「你真的这么想?」他低哑地说。

  她用力点头。「只要千岁试着改变自己,一定可以扭转大家对你的印象。」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元镇嘴硬地说。

  「千岁在乎的……」

  元镇不想听,直接用唇舌堵住她未完的话。

  舌与舌之间再度缠绵着。

  「唔……」赵晴娇吟了声,心想她应该会喜欢上和这个男人接吻的感觉,甚至还会上瘾……为什么他的技巧这么好?他到底跟多少女人亲过?不过这句话根本是白问的,看东、西三所里头住过多少妾室就知道了。

  赵晴才这么想,就被推倒在寝榻上,虽然舌头已经有点酸了,不过这个吻依旧没有停止,柔软的双峰被健壮的男性胸膛压住,没有疼痛,反而兴奋得连ru/尖都敏感地挺立。

  元镇一面吸吮着她的舌头,一面脱去自己身上的袍服往床下扔,最后轮到她的,直到两人都一丝不挂。

  赵晴活到十八岁,第一次看见男人的裸体,就算网络可以搜寻得到,赵晴还是不好意思去看那些照片。

  她不晓得男人的尺寸多大才算正常,但想到要把它放进自己的体内,就算忍痛功夫一流,也会有小小的担忧和疑虑。

  「你要轻一点……」她的嗓音透着些许不安。

  元镇埋首在她的胸口,声音响应得有些模糊。

  接下来,赵晴只觉得胸部被又吸又啃又咬的,腰肢无意识地扭摆,像是闪躲,也像是在引诱,让元镇再也把持不住。

  ……

  到最后,她根本不记得做了几轮,只记得自己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中,不只想睡,腰也快断了,不过压在身上的男人还不肯罢手,吃了又吃,最后她不支睡着,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而纵欲过度的后果就是下不了床,全身的骨头像是被拆掉又重新组合,怎样都不对劲,一直拖到犼儿吵着要吃奶,赵晴才勉强起身,赶紧喂饱他,又把他交给婢女,才回去睡回笼觉。

  结果元镇像是吃上瘾似的,晚上又到后寝宫来了,自己这么受宠,应该高兴才对,可她却嘴角抽搐,想笑又笑不出来。

  她很努力地奉陪,不过这次才战到第二轮,她就已经弃械投降。

  能嫁给一个在床上这么勇猛持久的丈夫是女人的幸福,不过她真的很希望肃王能够节制,也体谅一下自己,偏偏这些话又说不出口,就怕会伤了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夫妻感情。

  连着几个晚上下来,赵晴有些精神不济,常常一面喂奶,一面打瞌睡,还没等到元镇进门,就已经睡到不醒人事。

  元镇也知道自己需索无度,但就是控制不住,他希望可以抓住这份温暖,不想让它从手中溜走,才会想要借着欢爱来证明自己还牢牢地掌握着。

  「要不要让奴婢唤醒娘娘?」金香抖着声音问。

  他瞥了下赵晴眼下的暗影,决定今晚就放过她吧。「不用了,让她睡。」接着他伸手抱起躺在身侧的世子。「犼儿还不困吗?」

  犼儿睁着圆圆的大眼,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父王真希望你皇爷爷愿意见见你,甚至抱抱你……」他得不到的关爱,希望自己的嫡长子能够得到。

  像是在回答父王的话,犼儿咿咿呀呀地说着话。

  「若是父王真有那个野心,定会将这个天下留给你。」下一任皇帝人选至今尚未决定,所有的皇子都有希望继承大统,唯独他例外,就因为是灾星降世,假若真的当上大丰王朝的皇帝,天下将永无宁日,因此父皇绝不会将大位传给自己。

  其实元镇也不稀罕,所以先前才会恣意妄为,不在意杀人夺命,就是在等父皇的圣旨,看是要赐死自己还是革为庶人,可如今有了嫡长子,身为人父,他的想法似乎也在无形中有了改变。

  除了朝廷册封的爵位以及宗禄之外,他还能为犼儿留下些什么呢?

  赵晴趁着冷气团还没来报到,抱着儿子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嗒、嗒。」躺在她怀中的犼儿发出声音。

  她低头看着儿子,见他盯着天空看得目不转睛,也跟着抬头,不过除了云朵之外,她什么也没看到。

  「犼儿看到什么了?」赵晴好奇地问。

  犼儿举起小小的右手比着天空。

  「你其实听得懂母妃说的话对不对?」她真的有这种感觉。

  闻言,犼儿格格笑着。

  赵晴随口乱猜。「该不会是看到观世音菩萨吧?」

  「嗒、嗒。」犼儿彷佛在回答。

  「母妃说中了吗?」她又看了看天空。「如果真是观世音菩萨派你来投胎的,那我应该感谢她让我有个这么可爱的儿子。」

  他笑着挥舞两只小手。

  「娘娘,好像开始起风了,还是快进屋里去吧。」金香可是盯得很紧,万一世子受了风寒,她们也要跟着遭殃了。

  「也好。」赵晴走回屋内。

  金香倒了杯茶。「方才娘娘在跟世子说什么?」

  「因为我想到锦姑曾说过,犼儿是观世音菩萨派来的……」她伸手接过杯子,啜了口茶水。「就算他晚了半个月出生,不过一切都很平安,应该好好感谢祂。」

  「说到观世音菩萨,听说常宁县境内就有一间观音庙,只是……」金香有些难以启齿。

  「这么多年来,不知有多少百姓去求观世音菩萨,认为之所以会闹旱灾,全都是千岁引起的,所以希望老天爷快点把千岁收走,可是千岁依然活得好好的,久而久之,大家觉得不灵验,便不去拜了。」

  她泛起一抹苦笑。「看来百姓真的对他深恶痛绝,该怎么做才能扭转他在百姓心目中的负面印象呢?!」

  就在主仆闲聊之际,银屏急急地进门了。「娘娘……」

  「什么事?」赵晴问。

  银屏手心按着胸口,喘着气道:「皇上派人送圣旨来了……」

  「千岁这次该不会又把人杀了?」见婢女神色惊慌,她的脸色也变了。

  「没有,这回没杀。」银屏连忙道。

  赵晴吁了口气。「没有就好。」

  「似乎是皇上已经帮世子取好名字,千岁才没杀人,不过……」

  「不过什么?你快说!」她催道。

  「听说赵家也托这次前来的官员带了口信给娘娘。」这才是银屏最担心的。

  「哪个赵家?」赵晴的脑子还没转过来。

  「就是娘娘的娘家。」

  她愣了好几秒后才会意过来。「你是说原本那位王妃的娘家?」

  「没错。」银屏点头。

  金香也赶紧追问。「带了什么口信?」

  「听说娘娘生了世子,娘娘的生母赵宜人……」见主子满头雾水,她又另外解释命妇的封号是跟着丈夫的官衔高低而定,因为工部郎中是五品官,便册封为「宜人」,赵晴总算弄懂了。

  「她打算来探望外孙,应该再过不久就会抵达……」银屏顿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到时万一她发现娘娘不是自己原本的那个女儿,那该怎么办才好?」

  「我对赵家的事完全不了解,对方一定会起疑的。」赵晴还以为路途遥远,应该没有机会遇到赵家的人才对。

  「就只有赵宜人独自过来吗?」金香又问。

  闻言,银屏也暗恼没问清楚就急着回来禀报。「按理说,赵宜人一个妇道人家,是不可能独自出远门……啊!以前曾听李嬷嬷提起过,娘娘还有个大上九岁的同母兄长,要是他这回也跟来,那可就糟了。」

  「一个赵宜人就够我头疼了,再多来几个不就马上露出马脚……干脆就说那次意外把我的三魂七魄都吓跑了,等到清醒之后,一些以前的事都忘了?」失忆虽是老哏,但很好用。

  「这个……」两位婢女不大有把握。

  赵晴又问:「你们见过赵宜人吗?」

  「她没来过肃王府,奴婢自然没见过。」金香回道。

  银屏一脸扼腕地叹道:「偏偏李嬷嬷已经死了,整个王府没人知道赵家的事,娘娘可得小心应对。」

  赵晴不禁抱着脑袋。「这该怎么办?」

  原本还庆幸已经唬过肃王,没有让他起疑,夫妻俩的感情又有了进展,没想到会遇上更大的难关,这下让她一个头两个大。

  金香脑袋转得快。「虽然娘娘不清楚赵家的事,不过只要把她的喜好、习惯以及说话方式记住,应该能暂时蒙骗过去。」

  「咱们伺候了她两年,对这些事都很清楚,娘娘一定要把咱们告诉你的话记牢,想办法蒙混过关。」银屏也说。

  还是这两个婢女反应机灵。

  赵晴用力点头。「我知道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