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梅贝儿 > 妃常美好(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妃常美好(上)目录  下一页

妃常美好(上) 第7章(2) 作者:梅贝儿

  他用力拍了下桌面,把赵晴给惊醒过来。

  赵晴用手揉了揉眼皮。「千岁来了!」

  「本藩已经坐在这儿很久了。」元镇忿忿地瞪着她,气这个女人多管闲事,为了别人,净是折腾自己。

  她小声探询。「谁惹千岁生气了?」

  「你!」元镇真不知自己在气些什么。

  「我做了什么?」她困惑地问。

  元镇低哼。「想睡就去睡,别硬撑着。」

  「我不睡了、我不睡了!」赵晴连忙打起精神,不想又惹他发火。「听锦姑说千岁小时候最爱吃凉糕,我特地请典膳所的人做……」

  他还是瞪着她。

  「请用!」她将装了凉糕的碗摆在肃王面前。

  「它倒是跟你说了不少事。」元镇免不了抱怨锦姑话太多了。

  赵晴笑吟吟地说:「它开口闭口都是千岁,就好像在夸自家的孩子一样,还说有多舍不得离开,但再不走,也会给别人添麻烦。」

  「以后再有这种事,你最好少管!」他警告地喝道。

  其实她也想不管,但做起来很难。「是,千岁。」

  元镇以为警告过了,她会收敛一点,没想到还是一样,他每次过来,就见王妃不是急着去见周公,就是已经跟周公在喝茶了,把自己晾在一边凉快,心情也就更恶劣。

  戌时刚过,来到亥时,赵晴已经撑不住了,决定今晚要早点就寝,不管是谁在外头哭,都不予理会。

  「你们也去睡吧。」她坐在寝榻上说。

  银屏和金香对看一眼。「咱们就在隔壁,娘娘若真的有事就拉绳子。」

  「好。」赵晴还没用上自制的病床呼叫铃,不过能不用最好。

  两人才要开门出去,就见肃王突然到访,手上还提着那把不知沾了多少鲜血的宝剑,不禁都吓坏了。

  「王妃睡了?」元镇一面问,一面往屋里走。

  两个婢女不禁心情忐忑地跟了进去。

  赵晴才刚躺下,听见肃王的声音,于是又坐起身来。「这么晚了,千岁怎么……」

  「今晚本藩就守在这儿,看谁敢来吵你!」他威吓地说。

  她怔了下,很快就明白过来。「你都知道了?」

  「别以为瞒得了本藩!」元镇不悦地斥道。

  「我只是觉得它们也很可怜……」

  元镇一脸无动于衷。「那又如何?这世上可怜的人多的是,难道你全部都要帮?不要太高估自己了。」

  那些人很可怜?那么又有几个人可怜过他?他又为何要去帮别人?就算是他的王妃也不准!

  闻言,赵晴顿时语塞,不知该怎么说,自己的能力的确有限,不可能帮助所有的人,那么到底该怎么做才对?

  「总之今晚本藩就坐在这儿,看谁胆子够大,敢进来吵你……」元镇在寝榻旁的绣墩上坐下,将宝剑打横搁在膝上,一手握着剑把,一手握着剑鞘。

  「来一个,本藩就杀一个!来两个,本藩就杀一双!」

  赵晴噗哺一笑。「它们早就死了。」

  「无论是人还是鬼,本藩照杀不误!」他从鼻孔发出嗤哼。「你去睡你的,什么都别听别管!」

  听他一副见佛杀佛、见鬼杀鬼的冷酷口吻,赵晴应该要觉得害怕才对,但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她不禁瞧向肃王那张俊美到有些罪恶的侧脸,这种被人保护、怜惜的滋味,是家人不曾给予过的,既令人欢喜,又有种想哭的冲动。

  其实这个男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他也有温柔的一面,只是从来没有人愿意去挖掘、引导,这也让赵晴增添了不少信心,只要有心去做,有朝一日一定可以改变他的。

  「有千岁在这儿,你们都下去吧。」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什么,只觉得眼眶热热的,嘴角却是往上扬。

  银屏和金香交换了个眼色,乐见其成。「奴婢告退。」

  房门开启,又再度关上。

  元镇低喝一声。「看什么?快睡!」

  「是。」赵晴侧躺下来,全身放松,睡意很快就袭来了。

  见她呼吸平稳,似乎已经睡着了,元镇情不自禁盯着她猛瞧,以前从来不觉得他的王妃长得顺眼好看,但最近脑海中时常出现她的脸蛋,然后他就不知不觉地走到后寝宫,只为了看她一眼,跟她说说话。

  他有过不少女人,唯独只有她令自己在意。

  甚至想要紧紧抱住她……

  这是欲望,元镇自然清楚,可是又比欲望多了些东西。

  那究竟是什么呢?

  时间来到子时,外头传来男男女女的叫唤。

  「娘娘……娘娘……」

  赵晴睡得正熟,任何杂音都传不进她的耳朵里。

  听见门窗微微震动,连烛火都左右摇晃起来,元镇心想难道是起风了?他依旧紧握着剑把,不动如山地坐在绣墩上。

  接下来,震动愈来愈大声,好像有人正试图推开门窗想要进来。

  元镇拧起眉峰,这个时节的风不该这么大,他瞅了赵晴的睡脸一眼,终于提起宝剑,起身往门口走。

  待元镇开门的那一剎那,聚集在外头的无形众生发出惊恐的尖叫,全都被他身上那股强大煞气震飞。

  才一眨眼的工夫,整座后寝宫安静无声,连空气都像是凝结了,没有「人」敢靠近半步,全躲在远处颤抖。

  外头根本没有风!

  元镇心里纳闷,又把门关上,回到原位坐好。

  整个晚上,赵晴没有受到一丝惊扰,睡得分外香甜。

  从这天开始,一连数日,元镇都在后寝宫坐到天色将亮,除了头一天风大了些,接下来几天,安静到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不过赵晴就有些过意不去了。

  趁着下午,他们坐在凉亭里吃着点心,她说出心里的烦恼。

  「……千岁已经连着七、八个晚上,夜里都不能躺下来好好休息,就算千岁平日身子再好,也会吃不消的。」她有好几次半夜醒来,看到肃王挺直背脊,坐得端正,两眼紧盯着房门,一副要是有人擅闯,他真的会马上斩杀对方的模样。

  不管这个男人是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才这么做,但赵晴感受到了这份在意和关切,除了窝心之外,竟然开始期待两人有成为真正夫妻的一天。

  这种感觉该不会就是恋爱?

  她真是有够笨,这种事还需要想吗?

  原来她喜欢肃王,原来这心头泛起的丝丝甜蜜就是爱情的滋味。

  元镇有些不高兴被小看了,嘴硬地回道:「只不过几天没睡好,要不了本藩的命,倒是你,总算气色好看多了。」

  闻言,赵晴笑弯了眉眼。「因为这几天睡得很饱,精神自然也就变好了,这都是千岁的功劳。」还不忘拍一下马屁。

  「你若是早点说,让本藩来处理,也不会把自己搞得这么累,要是伤了腹中的孩子,本藩可不会这么轻易就饶了你。」看她笑容灿烂,元镇的心头有些痒痒的,想不起有谁曾经这么对自己笑过……

  同样是威吓的口吻,如今的赵晴却不再感到害怕,心头的喜悦像是掺了蜜似的化不开。「遵命!」

  见赵晴笑得甜美,元镇顿时闪了下神,体内的欲望也跟着躁动起来。

  以往和王妃行周公之礼,只是为了想要让她受孕,快点帮自己生个世子,要不就是故意整她,看她厌恶、害怕的样子,心里就越是高兴,从来不是真心想抱她,直到今天这一刻,他发现自己的想法改变了。

  他想抱她,想要好好疼她。

  心里才这么想,他的手臂也真的伸了过去,将大腹便便的娇躯揽了过来。

  「千、千岁?」突然被他抱住,赵晴吓了一跳。

  「怕吗?」

  她仰起头,见肃王也垂眸看着自己,应该阗黑无光的凤目居然闪过一丝紧张,多了感情,让赵晴的心头紧缩了下。她摇了摇头。「不怕!」

  「很好。」他搂得更紧。

  赵晴两颊不由得火辣辣的,想到这个男人若真想做爱做的事,她也不能拒绝,只是要先克服羞涩。

  「可是……我现在肚子很大了……」怀孕期间到底能不能做?

  想到可能伤到孩子,元镇只好压下被点燃的欲望。「等孩子出生再说。」

  听到这个回答,赵晴主动偎靠过去。「嗯。」

  不过是个小动作,却让他心头百感交集,不同于其他女人的曲意承欢,她对他是真的信赖,是真的想要依靠,这想法令他心情激荡不已。

  她又抬起头来。「我能不能有一个请求?」

  元镇身躯僵了下,以为自己错了,这不过是她使的诡计,现在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你要什么?」他嗓音略冷地问。

  「能不能请奉祀所的人在王府里办三天的法事,好超渡那些亡魂,让它们不要太过执着,能够放下前世的恩怨情仇,去该去的地方?」赵晴认为这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要是真的还有送不走的,只好再另外处理。「这么一来,它们就不会每天晚上都跑来找我陈情,大家都可以睡个好觉。」

  他微微一愕。「就只有这件事?!」

  「我知道千岁没有亲眼所见,还是抱持着存疑的态度,但拿锦姑的例子来说,也不能完全不信邪。」她央求。「就当是为了世子着想,毕竟我若睡得不好,他也会受到影响的。」

  「……本藩待会儿就交代奉祀所去办。」不过是办一场法事罢了,有什么不好呢?只要他的王妃肯真心对他笑,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赵晴扑上去抱住他。「多谢千岁!」

  原来人的体温是这么的暖……他想自己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拥抱。

  于是,就在几天后,王府难得办了一场盛大的法事,还连续作法三天,不只请来道士诵经超渡,两排长桌上也摆满了供品,要让它们吃饱好上路。

  当奴才、婢女们开始烧起纸钱和莲花,四周并没有起风,可是火焰当中却冒出一股奇异的旋风,将纸钱往上卷,彷佛有数十双手正在抢夺,所有人不禁惊呼连连,想不相信都难。

  法事结束之后,王府的夜晚变得平静多了,不过对姚氏来说,一颗心却是七上八下的。

  「千岁从来不信怪力乱神,这次居然会答应娘娘在王府内连作三天法事……」姚氏很不安,肃王的心真的离她愈来愈远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可以肯定这一切绝对是王妃的阴谋。

  如今王妃仗着怀了身孕,还可能会生下世子,只要收服了千岁的心,接下来就轮到对付她们这些妾室。

  姚氏气到整晚难以成眠,却想不出一个办法。

  冷不防的,房门突然砰的一声开了,把她吓得从床上弹坐起来。

  「是谁?桂花?兰儿?」她还以为是婢女进来了。

  等了一会儿,都没有人响应。

  于是姚氏穿上鞋,摸黑走到门口,见外头没人,赶紧把门关上,再落上门闩,又摸黑走了回来。

  倏地,一只茶杯从桌上滚了下来,当场摔碎。

  她尖叫一声。「到底是谁?!」

  没人回答。

  第二天晚上,有了前一晚的经验,姚氏刻意留着烛火,才刚躺下,烛火就突然熄灭,她以为是被风吹的,又起身点上,还没躺下,又熄了,连续三次,让她心底不禁发毛。

  「难道……闹鬼了?」她疑神疑鬼地喃道。

  好不容易撑到第三天晚上,姚氏吩咐两个婢女留下来陪她。

  「……你会不会觉得有点冷?」桂花搓着手臂问身边的兰儿。

  兰儿点了点头。「方才好热,这会儿突然变得好冷。」

  「哇!」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姚氏莫名其妙地滚了下来,跌在坚硬的地面上,不断哀叫。「好痛!」

  两个婢女赶紧上前搀扶。「夫人没事吧?」

  「有人……有人把我拖下来!」姚氏惊吓过度,脸色发白。

  两个婢女们慌张地左顾右盼。「奴婢什么也没看见……」

  「真的有鬼!」姚氏哭道。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她立刻派人前往前寝宫,找上王小冬,再透过他禀明肃王,说有急事求见,请他务必走一趟东三所。

  直到傍晚,元镇才姗姗来迟。

  氏哭倒在他怀中。「千岁要救救奴婢!」

  「到底什么事?」他沉声问。

  「奴婢的屋里闹鬼……」姚氏将连续两天发生的异状说了一遍。「奴婢不敢欺瞒,她们可以作证。」

  桂花和兰儿跪在地上,直点着头。

  「王府里才刚作完三天法事,哪里来的鬼?」这几天王妃都是一夜好眠,可见得那些鬼们已经全都超渡了。

  姚氏哭得梨花带雨。「奴婢说的全是真的……娘娘既然能见到鬼,又能和它们说话,说不定她是嫉妒奴婢受到千岁宠爱,暗中指使它们……」

  「胡说!」元镇斥喝。「她不会做这种事!」

  听到肃王的心已经偏向王妃,姚氏更加心慌、不满,她付出了青春,尽力讨好千岁,最后却什么也没得到。

  于是她赶紧识相地改口,免得惹他不快。「奴婢知道不该这么说,可是真的太可怕了……可否请奉祀所的人拿几张平安符过来贴在门上?」

  「就这么办吧!」元镇只认为她不过是在争宠,硬是栽赃在王妃头上,若是以前,他会相信这套说辞,可是现在和过去已经不同了。

  听他的口气摆明了就是敷衍,姚氏咬白了下唇,真的好不甘心。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