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梅贝儿 > 妃常美好(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妃常美好(上)目录  下一页

妃常美好(上) 第7章(1) 作者:梅贝儿

  翌日下午,因为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赵晴决定到外头晒晒太阳,而后寝宫的花园内有座小巧玲珑的凉亭,她老早就想进来坐一坐。

  她全身放松地倚坐在围栏边,渐渐有些昏昏欲睡,不知不觉中,意识好像又回到住院那时候,护士总是用轮椅推着自己到外面散步,阳光照在脸上暖融融的,经常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见过千岁!」

  婢女们的声音惊醒了赵晴,她看见肃王走进凉亭,花了好几秒的时间才想到自己身在何处,便要起身见礼。

  元镇见她两手护着肚子要起来,开口道:「不必了!」

  「是。」赵晴又坐回去。

  他在她身边坐下,清了下嗓子。「昨晚没睡好?」

  「因为半夜又跟锦姑说了一会儿话……对了!它已经离开了,因为心愿达成,没有遗憾,所以就去投胎了。」她也顺势报告最新的进展。

  这次锦姑真的走了,再也见不到了,元镇脸上闪过一丝不舍,可嘴巴还是有些逞强。

  「早就该去投胎了,本藩又不是三岁娃儿,难道锦姑还得处处盯着不可?它……没再要你转达什么话?」

  赵晴原本想要摇头,不过马上又改变主意。「当然有了。」

  「它还说了什么?」

  她煞有介事地说:「除了希望千岁别再喝酒之外,它还说,再过几个月,千岁就要为人父了,得做个好榜样,收敛一下脾气,别动不动就发火。」这同时也是赵晴的愿望。

  元镇佯装不悦,但坚硬若盘石的内心却因为有人真心的关怀而产生一道细微的裂痕。「人都已经死了,还操心这些做什么。」

  「我只是负责传话,至于听不听就看千岁自己了。」赵晴又乘胜追击。「锦姑还恳求千岁……呃……别再妄造杀孽了。」

  他把头一撇,不认为自己有错。「那些人原本就该死!」

  「至少在动手之前,先考虑一下对方是不是真的非死不可。」她只好折衷,不敢一下子就要这个男人改掉胡乱杀人的毛病,若把气氛弄僵,反而更难收拾。

  「哼!」元镇只给了这个回答。

  赵晴也不明白他的意思,反正她已经把话传到了。「锦姑还说……」

  「还说什么?」

  她心生一计。「锦姑还说希望千岁以后多听我的话,它相信我绝不会害你的。」这么说当然是骗他的。

  元镇登时把头转过来瞪着她,彷佛想要确定赵晴话中的真伪。

  赵晴,你要挺住!

  可是时间拖得愈久,她就愈心虚,最后只好投降。

  「……其实这是我骗你的,锦姑没这么说。」赵晴低头认罪。

  可恶!她的脸皮为什么不厚一点?干么要承认说谎?这么一来,他以后不就更不会相信她了?自己真是笨蛋!

  就在赵晴兀自懊恼之际,却也错失了浮现在元镇唇畔的一抹淡淡笑意,就连本人都没有发觉。

  见身边的男人没说话,她怯怯地瞟去一眼。「生气了?!」

  他哼了哼。「本藩就这么容易生气吗?」

  赵晴先是点头,不过马上又摇头。

  「哼!」算她识相。

  就只有这样?没有发火?赵晴等了好久,肃王都没再开口说话,但也没有起身离开,她想找个话题再聊下去,一时又找不到,困意再度让眼皮开始往下掉,身子也跟着放松。

  过了一会儿,元镇发现左肩被什么东西压着,偏头看去,就见他的王妃靠在他肩上打起盹来了。

  元镇不由得觑着她安静的睡颜,她没有一丝惧意,无比信赖地靠在自己身上,这是他从没想过的画面,喉头不禁一梗。

  他没有动作,就怕会吵醒身旁的女人。

  在他的记忆中,心情已经好久好久不曾像现在这般平静过了,这才感受到自己有多么疲倦,他不想和上天过不去,更不想和百姓作对,只是愤怒无从宣泄,也只能怨天怨地。

  这一刻,深沉的倦怠感涌向四肢百骸,让元镇跟着全身放松,不知不觉地闭上眼皮,也想这么睡着。

  如果能一直到永远该有多好。

  托锦姑的福,夫妻俩的关系出现了转机。

  虽然不是每天,但元镇只要有空,就会到后寝宫来,两人就坐在凉亭里,一起喝茶,吃着点心,偶尔聊上几句,不过赵晴总是没过多久就开始呵欠连连,然后靠着他睡着了。

  到了最后,都是由元镇抱着她回屋里去,连他都发现自己似乎有些不大一样,情绪变得安稳平静,也不再烦躁不安。

  将近一个月,他没有再杀过人,也没有动过怒。

  直到最近几天,元镇觉得她好像瘦了,照理说腹中的胎儿愈来愈大,应该会变重才对,但是大的只有肚子,她的下巴却变尖了。

  元镇对于自己会注意到这些细节,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天,他又将赵晴抱上寝榻,安顿好之后,他决定好好问问伺候的婢女。

  「王妃平常吃得多不多?」

  金香结结巴巴地回道:「回千岁,娘娘吃得很多,胃口也很好,一天要吃上好几顿,奴婢不敢欺骗千岁,千岁只要问典膳所便知。」

  「那她为何会变瘦?」他非问出个原因不可。

  「回千岁,娘娘是胖在肚子上……」银屏也回答得胆颤心惊。「良医副说世子相当健康,不需要额外进补。」

  元镇睨了满脸惶恐的婢女们一眼。「王妃再瘦下去,本藩唯你们是问。」

  「是。」两人诚惶诚恐地回道。

  待他一走,金香和银屏才吁了口气,决定严加监督,免得娘娘再瘦下去,她们可就要倒大霉了。

  姚氏在屋里踱着步子。

  已经将近一个月,千岁都没来找过她,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形,于是她让婢女偷偷去打听,才知道千岁白天都去了后寝宫,为的就是陪伴王妃,晚上则一个人睡在前寝宫,可以说变得清心寡欲,而且滴酒不沾。

  「千岁和娘娘的感情突然好起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坐立不安地喃道。「再这样下去,千岁的心会离我愈来愈远……」

  她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有没有打听到娘娘是用了什么手段,让千岁天天到后寝宫去的?」姚氏转而又问两名贴身婢女。

  桂花和兰儿你看我、我看你,面带敬畏之色。

  「奴婢听说娘娘可以看到『那种东西』,还能跟它们说话……」

  「奴婢还听说娘娘看到过世多年的锦姑,锦姑似乎还托她带话给千岁……」

  姚氏娇哼一声。「这世上哪来的鬼!她以为把锦姑搬出来,千岁就会相信她?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看到了,我竟没有防到娘娘会使出这一招,着实太小看她了。」

  万一千岁和娘娘真的和好,等到孩子生了,又是世子的话,自己便不再是最受宠的女人了。

  「你们再去仔细打听,看娘娘究竟是真的看到,还是故意装神弄鬼。」她一定要想办法破坏才行。

  婢女们不禁面面相觑。「夫人要奴婢怎么做?」

  「这种事还要我来教吗?」姚氏啐了一口。「你们私底下去跟后寝宫的婢女打听打听,必要的话就用银子收买,看娘娘是不是学会了什么旁门左道的功夫,要不然就是有人暗中帮忙,像是放姻缘符、下桃花咒之类的,才能把千岁的心给勾走,否则千岁原本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这会儿却三天两头的往她那儿跑,其中一定有鬼。」

  兰儿一脸为难。「奴婢不敢……」要是让娘娘知道了,她们可就死定了。

  姚氏娇吼一声,两巴掌也跟着赏了过去。「没用的东西!」

  「奴婢真的不敢……」桂花也哭着跪下,平时可以帮主子对付其他妾室,可这次面对的是王妃娘娘,谁都不敢造次。

  姚氏不禁气得咬牙切齿,原本美艳的皮相因为嫉妒而变得丑陋如鬼。

  夏天的晚上非常闷热,加上赵晴已经怀孕七个月,胸口经常会感到发闷,还会有些呼吸困难。

  原本她的睡眠质量就不大好,如今又在半夜被吵醒,她原本不想理会,反正那些阿飘没有受到邀请也进不来,可是一听到饱含乞求的声音,她实在于心不忍,只好又爬起来。

  「……人生就是这样,悲多过于喜,也真是难为你了。」她搬来一张绣墩坐在门边,和伏身跪在外头的男飘说话,虽然赵晴有邀请它进来,不过碍于礼教和规矩,对方说什么都不肯,她只好隔着门板听它倾诉。

  这个男飘据说是王府里的花匠,年近四十,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加上尚未娶妻,没有一儿半女,几年前在工作时,不小心被地上的石头绊倒,撞到树干,就这么死了,因为无人祭拜,身上也没有盘缠,加上衣衫褴褛,连一双鞋子都没有,便这么流连在人世,一直到现在。

  「这都是命,奴才没有怨言……」男飘吸了吸气,有些难以启齿地说。「只是有件事想请娘娘帮忙。」

  赵晴颔了下首。「说吧!只要我帮得上忙。」

  「能否……能否请娘娘烧一些纸钱给奴才,让奴才在路上花用。」好不容易有人看得见自己,还听得见自己说话,可偏偏是这般身份尊贵的人,让它实在有些惶恐。

  赵晴还以为是要帮多大的忙。「当然可以,明天一早我就请奉祀所准备纸钱,多烧一些给你,希望你下辈子有妻有子,过得幸福美好。」

  男飘伏身磕头,没想到王妃娘娘心地如此善良,愿意帮自己这样的人。

  「多谢娘娘金口……奴才姓方,贱名大贵,娘娘在烧纸钱时,千万记得要叫奴才来收,否则会被其他『人』给抢走,大家日子都不好过,奴才又不好意思去跟它们要回来……」

  「我记住了。」赵晴心想这个男飘还真老实,能帮上忙真是太好了。

  它感激涕零地说:「奴才下辈子做牛做马,都会报答娘娘……」

  「我不要你做牛做马,只要做个好人就好了。」只要多一个好人,这个世界就会更加美好,她是这么想的。

  「是,娘娘。」男飘郑重地允诺。

  虽然大多数只是听它们诉说心中的委屈,陪它们一起落泪,待它们发泄完了就会去报到,并不会太困难,但偶尔也会碰上不幸被肃王所杀的冤魂,又没胆去找凶手报仇,便哭哭啼啼地来求她作主,赵晴好说歹说,最后答应在庙里立个牌位,请来高僧诵经超渡,才勉为其难地离开,当然这些事都是偷偷请奉祀正处理,不敢让肃王知道,免得又生事端,但不管哪一种,都是劳心劳力的苦差事,每天一个已是她的极限了,真的不能再多。

  赵晴打了个呵欠,拖着沉重的步伐爬上寝榻,就听到外头传来叫嚣。

  「……下官不过是奉命前来宣读圣旨,竟遭肃王斩杀……真是死得好冤……这个仇非报不可……」想他正受皇宠,官运亨通,即将迎娶高官之女,眼看荣华富贵即将到手,却惨死在肃王手中,如何吞得下这口怨气?

  她的眼皮好沉,怎么也掀不开,只剩下耳朵还能勉强听得见。

  「让我进去!」林姓官员已然化成恶鬼,几次想要突破重围,心想只要附在王妃身上,就可以借她的手杀了肃王,可惜就是进不来。

  就在赵晴挣扎着要不要起来,便听见外头传来一道奶声奶气的男童嗓音,很有气势地回呛——

  「不要吵!走开!」

  林姓官员表情狰狞地冷笑。「你只是观世音菩萨的坐骑,不过是一头畜牲,别以为我会怕你……」

  「滚!」奶声奶气的男童嗓音发出魄力十足的朝天吼。

  突然,一声凄厉惨叫,恶鬼被打下了十八层地狱。

  赵晴有种被人守护的安全感,耳根子也获得清静,便安安稳稳地睡去,不过事后回想起来,还有些分不清那个奶声奶气的男童是真有其人还是作梦?就连之前的小正太也不曾再出现,他到底又是谁?

  这两件事一直让她耿耿于怀。

  接下来几个晚上,还是陆陆续续有阿飘前来陈情,她在半梦半醒之间,开口邀请对方进来,一面打着呵欠,一面倾听对方诉苦。

  一连几天下来,赵晴不只是瘦了,眼下也多了淡淡的黑影。

  「娘娘昨晚又没睡好吗?」银屏担忧地问。

  赵晴被人从床上挖起来,困到闭着眼皮吃东西。「有一点……」

  金香一脸害怕。「昨晚是不是『那个』又来了?」

  「嗯。」赵晴嘴里塞满食物。

  两个婢女忧心忡忡。「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没关系,早上再补眠就好了。」她已经练到可以边睡边吃了。

  这种状况频繁到连元镇都察觉有异。

  这天晌午左右,他又来到后寝宫,才踏进屋内,还没说上两句话,就见王妃睡到小嘴微张,只差没有流口水。

  「请千岁恕罪!」银屏和金香代主求饶。

  元镇想到良医副说怀孕的妇人嗜睡,但王妃的症状似乎太严重了,而且气色也显得不大好。「王妃夜里睡不好吗?」

  「呃……这……」没人敢回答。

  他凤目,凛。「快说!」

  两个婢女咚地跪下,不敢有半句隐瞒。

  「……每天晚上都会来找她?」元镇嗓音低沉清冷,让人有种大难临头的错觉,还以为只有锦姑和春荷,没想到还有其他「人」。

  金香一面说一面抖。「娘娘见它们可怜,就听它们说话,能帮就帮……」

  「不过这么一来,娘娘就很辛苦,无法好好睡上一觉,白天就直打瞌睡。」银屏硬着头皮说。

  元镇压抑怒气。「她大可不必理会。」

  「只能怪娘娘心太软,无法袖手旁观。」金香也劝过好几次,不过效果并不大好。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