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梅贝儿 > 妃常美好(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妃常美好(上)目录  下一页

妃常美好(上) 第5章(2) 作者:梅贝儿

  当元镇来到后寝宫,一把拍开房门,走进内室,就见他的王妃穿着一袭银红色交领右衽袄裙,坐在桌旁吃着刚做好的蒸糕,再配着茶,十分享受,看来与正常人无异,不像是疯了或傻了。

  「千岁!」银屏和金香见礼。

  赵晴见他来势汹汹,差点噎到。「咳、咳……见过千岁……」她一面说着,一面起身迎接肃王的到来。

  「鬼在哪里?」他劈头就问。

  「鬼?」赵晴先是讶然,接着看向银屏和金香,见她们低下头,不敢看自己,摆明了就是心虚。

  原来这几天身边的一些婢女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自己,而且老在背后嘀嘀咕咕的,就是在谈论她看到阿飘的事。

  他朝赵晴走近两步。「本藩听说这座后寝宫闹鬼,王妃还亲眼见过,那么它在哪儿?指给本藩瞧瞧!」

  「呃……」赵晴瞄了下四周,却找不到半只。「现在没看到。」

  听她这么回答,元镇脸色难看。「不要考验本藩的耐性!」

  「我说的都是真的……」才说到这儿,她心中一动,想到证明的方法。

  「请问千岁,王府里头是不是有个叫春荷的丫鬟?听说之前是在东三所当差?」

  金香脱口问道:「娘娘是说春荷?」

  「你认识?」赵晴看向她。

  「是,她和奴婢还有银屏是同时进王府的,自然认得。」金香看向身旁的银屏,银屏也跟着点头,承认确实认识对方。

  赵晴心想既然认识,可信度也就提高了。「春荷说把攒下来的银子埋在床底下,希望我能派人挖出来,再送回老家,好医治母亲的病。」

  「她何时跟娘娘说的?」银屏愣愣地问。

  赵晴一脸正色地回道:「就是前几天晚上,春荷哭哭啼啼地跑来跟我喊冤,求我替它作主。」

  「可是娘娘,春荷在两年前就已经病死了……」金香突然脸色大变,总算明白赵晴的意思,吓得说不出话来。

  「前几天半夜就是它来找我的。」赵晴也不想这么吓人,但为了证实自己所言不假,只好坦白。「千岁若是不信的话,可以马上派人到春荷以前睡的房间床下找找看,东西一定还在。」

  元镇瞪着她片刻,然后朝王小冬使了个眼色。

  「是。」王小冬马上去办了。

  「若是没有呢?」他刻意压低嗓音,警告意味浓厚。

  赵晴也只能孤注一掷。「那么我就是故意撒谎,以后千岁大可不必相信我说的话,不过若是有,还请千岁试着信任我,给我一次机会。」

  「……好!」元镇就是不相信这世上有鬼。

  赵晴转忧为喜。「谢谢。」

  「不要谢得太早。」他的王妃并不是个会开口道谢的女人,她究竟是谁?这个念头才升起,就连元镇都觉得荒谬,明明就是同一个人,不可能被调包,那么是受了刺激?回想起来,这种诡异的状况是在她回魂之后才发生,该不会真是如此,性情才会有所转变?

  「是。」除非春荷骗她,否则一定可以找到。

  在等待期间,元镇已经在椅上落坐,见赵晴也跟着坐下,动作秀气地喝着茶,不自觉地打量起她来,似乎想要找出破绽,让赵晴有些如坐针毡。

  不到半个时辰,王小冬就捧着沾满泥土的木盒进来,木盒尺寸并不大,两手合并起来刚刚好。

  「奴才在春荷生前睡的床下挖出这个东西,还请千岁过目。」他没想到真的会挖出东西,着实吓了一跳。

  元镇凤目一凛。「打开!」

  「是。」王小冬把木盒放在几上,掀开盖子。

  不只赵晴,其他人也伸长脖子想要看个清楚,只见里头除了几块碎银子,也就只有二十多个铜钱,以及几朵早已干燥的花,真的不多。

  「春荷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银子就这些?」赵晴一颗心都酸了。「这些钱够请大夫帮春荷的母亲看病吗?」

  金香摇了摇头。「娘娘,这点银子哪够……」

  「春荷省吃俭用,才攒下这么一丁点钱,连生病都不敢说,就这么死了,真的好傻。」银屏眼眶都泛红了。

  赵晴不由分说地拔下插在发髻上的银簪,放进木盒里。「请千岁命人把这个木盒送回春荷的老家……」

  见肃王不发一语,只是用莫测高深的目光瞪着她,她不得不用两手护着肚子,慢慢地屈膝下跪。「求千岁成全!」

  她答应过春荷,一定要做到。

  银屏和金香也跟着下跪。

  「这不过是你事先安排好的一出戏,想要取信于本藩罢了!」他不禁嗤之以鼻。「若真的有鬼,就叫它们现身,让本藩好好见识见识。」

  眼看他还是不信邪,赵晴有些恼了,也不跪了,两个婢女连忙伸手搀扶她。

  「那我再说一件事,这也是春荷亲口告诉我的——春荷并不是病死的,而是被人害死的。」

  元镇眉头一拧。「是被谁害死的?」

  「当时住在东三所的一位徐夫人。」

  「徐氏?」元镇一时想不起这个女人是谁。

  王小冬俯下头,在他耳畔说道:「回千岁,应该就是目前住在后花圜的小佛堂,吃斋念佛的那位徐夫人。」

  徐氏是他的第一个妾室,进王府时不过十五岁,两人年纪相当,元镇已经好多年不曾见过她,连长相都记不起来了。

  「春荷并不是想要报仇,只是希望能将它的死讯告知家人,请双亲原谅它先一步离开人世的不孝。」因为被对方的孝心感动,赵晴很难开口拒绝。「只要千岁把徐氏找来询问,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见她说得振振有辞,元镇不禁有些半信半疑。「去把徐氏找来!」

  「是。」王小冬衔命去了。

  赵晴不禁又有些紧张,万一徐氏不肯认罪,又该如何突破对方的心防,要是春荷这时出现该有多好,她可以做中间人,让她们当面对质。

  一直在暗中观察她的元镇则是想着只要把徐氏找过来,就可以拆穿这个女人的谎言,看她以后还能玩什么把戏。

  就在两人各怀心思的情况下,徐氏被请到了后寝宫。

  只见徐氏不过二十出头,一头及腰的青丝已见几缕白发,穿着朴素,十指不停拨弄着手中的绿檀木佛珠,状似虔敬。

  「见过千岁、娘娘……」她来到两人面前,福身见礼。

  瞅着眼前的徐氏,相貌虽比不上姚氏,但也算是端庄大方,一脸无害,赵晴实在看不出她居然会是个杀人凶手。

  「……本藩有件事要问你。」元镇率先开口。

  徐氏半垂眼睑。「是,千岁请问。」

  「你可认得一个叫春荷的丫鬟?」

  他的话才出口,就听到哗的一声,徐氏手上的绿檀木佛珠散了一地,脂粉未施的脸蛋更是白得吓人。

  「千、千岁怎么突然问起春荷的事?」她的嗓音明显颤抖,方才的沉静娴雅一下子就破功了。

  元镇眉头蹙拢。「春荷是怎么死的?」

  「她……她……」徐氏往后退了两、三步。

  「说!」他用力拍向座椅把手。

  她顿时跪了下来,这两年来,总是被恶梦纠缠着,老是觉得春荷阴魂不散,想要跟自己索命,最后才会避居到小佛堂。

  「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得知千岁又要纳妾……一时愤怒才会……才会

  迁怒于她……硬是把春荷的脸压在水盆内,没想到就这么溺死了……」徐氏啜泣一声,从实招来。「奴婢慌张之余……就命人将她搬回房里……假装病死在床上反正王府里头……也没人会追究一个丫鬟的死……」

  赵晴不想同情她,但又忍不住觉得徐氏可怜,男人大享齐人之福,却不曾为女人着想过,放任她们的心被嫉妒给啃蚀,才会做出后悔莫及的事来。

  想到自己也听说父亲在外头养小三,还一个换过一个,而母亲则是打扮得光鲜亮丽,两人同进同出,让人以为夫妻俩很恩爱,没有离婚也只是为了面子,不想让亲戚朋友在背后取笑,婚姻到底是什么呢?

  「奴婢十五岁那年就进王府伺候千岁……千岁是奴婢唯一的男人……也是终身的依靠……就算有了新人……也盼千岁能够回头看看旧人……可是一天天过去……连想见千岁一面都难……」她哭得声嘶力竭。「这漫漫长夜又该如何度过?千岁可明白奴婢心中的痛……」

  「够了!」对身为皇子,如今又是藩王的元镇来说,既然是妾,就该认命,在王府里不愁吃穿,已经是极大的恩典,不该奢望更多。

  徐氏爬到他跟前,抱住他的脚。「奴婢杀了人,愿意一命抵一命……千岁就亲手杀了奴婢吧……奴婢不想活了……」

  「王妃怎么看?」他故意反问赵晴。

  她以为肃王真的在问自己的想法,沉吟了下。「春荷的本意并不是要一命抵一命,不如就让徐氏把身边值钱的东西拿出来,用来帮助春荷的家人,治好春荷母亲的病,改善家中的状况,这也算是赎罪的一种方式。」

  元镇有些惊讶地瞪着她,从来不知他的王妃竟会这般宅心仁厚,还会处处为人着想。

  「这种方式不好吗?」见肃王瞪着自己,赵晴困惑地问。

  元镇这一刻不得不承认,他的王妃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不,就这么办。」

  「奴婢希望能死在千岁的剑下……千岁就杀了奴婢吧……奴婢不想活了……」徐氏抱着他的脚哭道。

  「把她带走!」元镇斥道。

  王小冬找来两个婢女将徐氏架走。

  「千岁……千岁……」

  赵晴听着对方的哭喊,心情也不好受。

  「王妃真的见到春荷来跟你喊冤?」元镇再问一次。

  「千岁还是不相信?!」面对一个「麻瓜」,她真的不知该如何证明阿飘的存在。

  「算了,千岁不信,我也不勉强,只求派人将春荷的遗物送回老家,交给春荷的双亲,至于相不相信,就让时间来证明吧。」

  元镇想要相信,可是又怕再次遭到身边的人背叛。

  最后他只能选择沉默。

  「呜呜……」

  夜深人静,又传来女子凄凉的哭声。

  赵晴从梦中惊醒过来,先用手肘撑起上半身,看到春荷又跪在那儿哭,连忙翻身坐起。「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没有了,娘娘,奴婢只是太高兴了,特地前来感谢娘娘……奴婢下辈子愿为娘娘做牛做马……」如今它流下的是泪水,不再是鲜血,脸色也好看许多,说着,又朝赵晴磕了三个响头。

  「好了好了!」赵晴担不起这等大礼,浑身不自在地道。「你就快去投胎吧,不要再当阿飘了,也不要再来找我了。」

  春荷扬起嘴角笑了。「是,多谢娘娘。」

  就这样,春荷了却今生的心愿,前往地府报到。

  看着春荷的身形消失,赵晴还以为会像电影里头演的,会有一道金色光芒从天上照下来,把它接引到该去的地方,结果什么都没发生,不禁有些小小的失落,而在经过这次的事件之后,她想到曾在网络上看到一句话——「这世上没有偶然,只有必然」。难道她会重生在肃王妃的身上,不是因为那个两光道士不小心招错了三魂七魄,而是早已注定好了?

  否则她实在想不出更好的理由……只不过为何会是她?

  赵晴打了个呵欠,决定不想了,回头看了眼睡在小床上的金香,她整个人躲在被窝里,被子还不断地抖啊抖,显然已经吓个半死,看来她得想个办法才行,才要躺下来,就听见一个妇人的嗓音唤了一声「娘娘」,让她的心跳差点停止。

  「我会被你们吓到得心脏病,拜托不要一个刚走,另一个又跑出来……」赵晴免不了要抱怨一番。「我是孕妇,很需要睡眠的。」

  中年婢女满脸愧疚。「请娘娘恕罪!」

  「你到底是谁?」因为已经知道她不是「人」,所以赵晴多了些戒心。

  它张口欲言,最后还是又闭上了。

  只因为和地府的阴差在某一世颇有渊源,对方为了还它人情,答应帮它找一户好人家投胎,可自己却宁愿留在千岁身边,继续看顾着他,最后阴差虽然答应它的请求,却有一个条件,就是不能说出自己是谁,免得泄漏行踪,让上头发现。

  「不方便说吗?」赵晴问。

  「奴婢是谁不重要,奴婢只希望娘娘能帮一个忙。」中年婢女语带恳求。赵晴叹了口气。

  「好吧,要我帮什么忙?」如果能让这些逗留在人世的阿飘放心去投胎,她也会尽量帮忙的。

  「酒能伤身,请娘娘劝千岁少喝一点。」

  这个回答让赵晴愣了一下。

  「近来夜里,千岁经常喝得酩酊大醉,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了,还请娘娘多劝劝他。」中年婢女忧心忡忡地说。

  「我说的话,他不会听的。」她觉得对方找错人了。

  中年婢女眼中含泪。「会的,千岁一定会听的。」

  「你自己去跟他说吧。」赵晴不用开口,就已经猜到会有什么结果。

  「千岁不敬鬼神,身上的煞气又太重,奴婢无法靠近他,更别说托梦了……」她想到之前淑妃娘娘也这么说过。「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千岁?」

  「千岁是个可怜的孩子,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还莫名其妙被人安上『灾星降世』的罪名,就连皇上都曾经想亲手将他斩杀,免得他继续祸害人间,千岁当时才只是一个五岁的孩童……」中年婢女不禁向赵晴哭诉。

  赵晴一脸震惊。「皇上曾经想要杀他?千岁是皇上的亲生儿子不是吗?」这根本是一场人伦悲剧。

  「只要危害到皇上的威权和帝位,就算是皇子,也不能容许他的存在……」它用袖子拭着泪湿的眼角。「千岁小小年纪目睹那可怕的一幕,从头到尾都没有掉过半滴眼泪……奴婢冒着一死……总算拦下皇上手中的剑……能用奴婢的两根手指换千岁一条命……也值得了……」

  原来它的右手少了两根手指,是为了救肃王……

  咦?赵晴好像想到什么,不过一下子又想不起来了,不禁责怪自己记性太差,老是忘东忘西。

  「求娘娘成全!」中年婢女又要跪下,却被赵晴阻止。

  「我只能说我会找机会试试看,不代表一定会成功,万一千岁还是听不进去,我也没办法,你可不要怨我。」赵晴觉得自己真的很不争气,轻易又心软了,同时也觉得肃王比她还要可怜,忍不住同情。

  「多谢娘娘!」

  赵晴真的很困了。「先让我好好睡一觉吧。」

  于是,中年婢女「退」了出去,接着传来它在外头骂人的声音。

  「娘娘要歇息了,你们别吵到她!冤情?有天大的冤情也不要挑今晚……通通离远一点!别想偷溜进去!」

  这下子可让赵晴脸上滑下三条黑线。

  我的妈!外头到底有多少阿飘?

  她真的不想每天晚上还要处理阿飘的陈情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