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艾蜜莉 > 冷妻给我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冷妻给我爱目录  下一页

冷妻给我爱 第5章(1) 作者:艾蜜莉

  明明是吹着薰风的五月天,恺意却感觉到彷佛有一股寒意自脚底直窜上她的心窝,她被魏牧擎眼中冰冷的怒气慑住。

  母亲走后,两人就这么静静对峙着,恺意不知道他对于方才的对话听见了多少,但面对他尖锐的审视,她愧疚得不知如何自处。

  她一直极力避免将他卷入韩家的利益纷争里,没想到那些保护他的初衷,最后却反而曝露出谎言背后的真相。

  阳光静静地自窗帷缝隙流进来,市街上的喧嚣声全被阻隔在外,恺意和魏牧擎在沉寂中对望着,交换着各种情绪。

  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到世界彷佛崩坍毁灭了,在他冷冽目光的凝视下,她既愧疚又难过。

  她硬生生毁了他对婚姻的憧憬,还让他在这么糟糕难堪的情况下明白这一切。

  他对她的期待幻灭了,会恨她吗?

  “对不起……”她伫立在原地,面对魏牧擎的沉默,她慌乱地想找话来打破僵局,但悉数的语言全梗在喉头,只说得出这二个字。

  魏牧擎望着她差丽的脸庞,脑海里盘旋着她们母女方才的对话——

  为了报答继父的养育之恩,我拿婚姻作为文换,接受牧擎的求婚……

  这句话犹如一道重斧,狠狠地劈向他的心,令他痛得喘不过气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两个人之间单纯的幸福承诺,背后竟藏了一个这么伤人的真相。

  爱情是两人之间的承认,但婚姻却是两个家族的大事,从交往之初他就明白恺意是继女的身世,他爱屋及乌,独排众议地接下淡水豪宅建案,为的就是讨好她的家人。

  他要的、他求的,仅是她的一点爱。

  明知道她对他的爱少得可怜,但爱似狂潮,汹涌而至,摧毁了他对感情的判断能力,让他天真地以为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能够慢慢地培养一份永恒坚定的爱。

  原来,从一开始她就未曾爱过他,接受他的求婚,只为了报恩……

  “你为哪一件事说抱歉?”魏牧擎目光冷冷地望住她。没想到从一开始,他们一家人就在算计他,在测试他对她爱情的底限。

  “所有的事……”她紧张地揪紧裙摆。虚弱地说。

  “你没有什么话想解释吗?”他的内心还抱着一丝残存的希望,只要她愿意解释,他都会接受。

  “没有。”她摇摇头,强烈的愧疚感、罪恶感,汹涌地翻卷袭上她的心头,她欠他这么多,怎能再厚颜鲜耻地为自己辩解呢?

  说她不是故意要伤害他,一切都是逼不得已,若不是他高调又浪漫的追求惹来母亲的关注,也不必瞠进韩家的浑水里?

  这些为自己开脱申辩的话,她说不出口。

  “你愿意接受我的求婚,就是打定主意我会接下淡水的豪宅建案?”他不死心地再追问。

  “对。”她默然地垂下眼,无助地盯视着脚尖。一开始韩家的人只希望藉由魏牧擎在建筑界的知名度,吸引政商名流买下预售屋,预先取得资金,但哪晓得他对她的爱会大到连一毛钱的设计费都不收。

  魏牧擎的嘴角浮现一丝苦笑,原来这就是他们婚姻背后的真相。

  他将所有的爱全投注在她的身上,悉心为她打造一个温暖的家。极力想给她所有的幸福,但……

  但这一切都不是我要的……

  原来她一开始就没有想要拥有他的爱,怪不得她从不依靠他、不仰赖他,不想跟这个家有更深的感情羁绊。

  当两人为了领养小毛球而冷战时,她从未试图打破冰冷的僵局,如果她愿意给他一个亲吻或者一个拥抱,他就会心软,但她却吝于付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久久,她才又吐出这句话。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没有打算怀有我的孩子,对不对?”他眼神复杂地望着她,尽管心里酝酿着风暴,但仍然舍不得对她发火。

  “对。”她坦白道,再没有人比她更懂得一个不被爱的孩子有多可怜、多孤单,她不能再复制同样的悲剧。

  “那你预计给我们的婚姻多久的期限?”他邃亮的眼眸徘徊在她美丽的面容上,难以相信自己深爱的女人竟会对自己如此残忍。

  “三年。”她坦白道,事情至此,她也不想再欺骗他了。

  “你就笃定三年后我会放手让你离开?”他凛声问道。

  如今他对她的所有困惑全解开了,原来在记事本上写着的数字,不是两人相爱的日子,而是她默默倒数着分开的日期。

  “我……”她哑然,默默地凝望着他。她一直觉得两人能好聚好散的,但现在闹得这么僵,还有可能吗?

  “勉强自己接受我的求婚,还得扮演完美人妻,真是辛苦你了。”他终于动了怒,冷冷地嘲讽她。

  怪不得当他问她婚姻的定义时,她会沉默以对,因为她根本没有把他放在人生计划里,他仅是她报恩的工具。

  他的视线由她盈满愧疚的眼眸移到她微启发颤的唇瓣,难以相信她真的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她给的亲吻那么温柔甜腻,她温软的身躯曾那么热情地包围他……原来那些夫妻问的甜蜜行径,全是为了安抚他的心,心动的、情动的,都只有他一个人。

  “我只是想对你好而已……”她困窘地僵立在原地。

  “那你还真有职业道德。”他眼神锐利,冷冷地讥刺道。

  她难堪地垂下脸,无言以对。

  两人就这么隔着一张沙发的距离僵持着,直到书房里发出小毛球抓门的声音,才将魏牧擎的思绪拉回来。

  魏牧擎越过她的身边,打开书房,小毛球冲了出来,在地板上跑了几圈后,跟在他的脚边打转,他想起工地的工程师们还在等施工图,因此从架上取出图稿,走出书房,捡起地上的皮制长画筒放入,离开,完全没有多余的心思理会小毛球的撒娇。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恺意木然地僵在原地,许久许久后,她感觉到眼前一片模糊,伸手一摸,脸上不知何时爬满了泪水。

  她为何流泪?

  感伤自己在原生家庭中悲凉难堪的处境吗?

  抑或是自责对魏牧擎情感上的亏欠?

  她不知道也不明白,只晓得想起他愤怒又心碎的眼神时,她的胸口麻麻刺刺的,忍不住厌恶起自己……

  ***

  晚上九点钟,梁雅晶开着车来到位于市中心的五星级饭店,搭电梯来到十楼的钢琴酒吧。

  她拎着名牌包,走进酒吧内,环视室内一圈,一眼就认出坐在吧台前那抹高大挺拔的身形,那宽阔的肩线和修长的双腿,即使只是背影,依旧十分迷人。

  一进入酒吧内,梁雅晶立即感受到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好奇目光,还有几桌较年轻的客人低头窃窃私语,彷佛发现了什么大八卦,她对于自己身为公众人物所引起的小骚动早已习惯了。

  方才她和制作公司的节目企划召开了一场长达三个小时的会议,除了拟定专访魏牧擎的访谈内容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检讨收视率。

  制作公司和电视台签下三季的播出时间,但从开播到第一季快结束,收视率始终不见起色,大家都知道观众群需要培养,但电视台的高层长官可就没有这么多耐心了。

  不管是她的经纪人还是制作公司都一再在她耳边提醒,她的节目需要“火花”,需要更多的新闻爆点引起观众的兴趣,这着实令她苦恼不已。

  她无视于店内其他客人投来的异样目光,踩着三寸高跟鞋,优雅地朝着吧台走去,对魏牧擎漾出一抹歉然的笑。

  “抱歉,让你久等了。”她坐在高脚椅上,想到等会儿还要开车回去,就点了一杯柳橙汁。

  “不会。”魏牧擎侧过脸,投给她一个佣颐的笑,眼神微醺,又向酒保要了一杯威士忌。

  梁雅晶就着澄亮的灯光打量着魏牧擎,敏锐地注意到今晚的他与几星期前干净斯文的模样完全不同,衬衫的钮扣少扣了几颗,微微敞露出古铜色的肌肤,袖口卷到手肘的地方,刚毅的下颚布满淡淡的胡渣,和先前居家好男人的形象完全不同,唯一不变的是他阳刚性感的男性魅力。

  “我把录影流程和节目访谈稿带来了,你要不要看看?如果有不想谈的部分,我可以再帮你跟制作人讨论一下。”她从名牌包里取出档,放置在桌面上。

  “嗯。”他抄起文件,翻了一下,上面写着录影当天的时间、地点,还有几个访谈的重点,其中一部分即是婚姻生活。

  他的眉头蹙拢了,黯下的眸色里掠过一丝心碎的痛楚。

  一星期前,他得知恺意嫁给他的真正原因后,立即在当晚拎着简单的行李搬离两人的家,入住饭店。

  他需要冷静思考两人的未来,是该放开手让她离开,去追求她想要的生活?还是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继续这段婚姻?

  只要他不签字离婚,她就必须一直侍在他的身边,但拥抱着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他真的会快乐吗?

  然而不见她,他的内心又承受着思念的煎熬,即使明知道她嫁给他只是为了报答她继父的养育之恩,他还是很没志气地想爱她。

  “有问题吗?”梁雅晶注视着他沉思的侧脸。

  “我只谈工作的部分,不聊婚姻生活。”他淡淡地说,豪气地一口干掉杯里黄澄澄的酒液。

  “怎么?”她眸中迅速闪过好几种复杂的思绪,故意用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说:“不想谈,该不会是跟老婆吵架了吧?”

  自从和魏牧擎再见面后,梁雅晶读着助理送来的他的相关资料,脑海里时常浮现他的身影,想着他俊朗的脸庞,想着两人过去交往的点点滴滴,忽然眷恋起两人相爱的那段日子。

  当时在美国取得传播学位的文凭后,梁雅晶一心想回台湾发展,毅然结束两人的感情,偶尔事业遇到瓶颈或被电视台长官训话,心情低落时,她会想起魏牧擎。要是两人没分手,他们之间会变得怎样呢?

  两人生命的蓝图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想太多了。”他脸色不耐,失去平日的温文儒雅。“我只是不想把私生活摊在镁光灯下,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焦点。”

  他啜饮着威士忌,辛辣的酒液滑过喉头,沈积在胃里,成为一滩苦涩的痛楚。

  这一个星期来,他不是留在公司加班到深夜,就是在饭店附设的钢琴酒吧小酌几杯,藉此消磨多余的时光,最后再带着微醺的步伐上楼休息。

  “你知道你有个坏习惯吗?”梁雅晶伸手扣住他的酒杯,水亮的眼眸闪烁着自信的神采。

  他侧过脸,眯起黑眸瞅看她,一副在等她继续说下去的表情。

  “你心情不好的时候,特别爱喝烈酒,我没记错吧?”她得意地挑了挑眉,笑了笑,继续说:“我们也算是老朋友,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他不是碎嘴的男人,不可能当着前女友的面抱怨自己的婚姻生活,数落妻子的缺点。

  “我是看在你要接受我专访的分上,才免费当你的心理咨询师,听你诉苦欸。”她漾出一抹柔媚的笑容。

  “我怎么不知道你除了播报新闻,还可以兼当心理医生?”他半是开玩笑,半是嘲讽。

  “拜托,我大学时副修心埋系,你忘了吗?”她的声音带着一股撒娇的味道。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