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艾蜜莉 > 冷妻给我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冷妻给我爱目录  下一页

冷妻给我爱 第2章(2) 作者:艾蜜莉

  蓦地,抽屉底层的一个小纸盒勾起她的好奇心,她取了出来,里面装着一叠明信片和照片,那是在完成硕士论文后,她拎着简单的行李,独自搭机前往大溪地旅行,从当地寄给自己的明信片。

  凝看着明信片上的沙滩、海平面、蓝天白云和随风摇曳的椰子树,令她忍不住怀念起那平静的自由……

  她一直渴望重回大溪地,甚至想在那个陌生的国度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她韩恺意一个人的家。

  并不是魏牧擎对她不够好,相反地,他对她太好了,好得令她感到愧疚。

  其实她并没有他想像中爱他,更正确的说法是——她根本不爱他。

  或者该说,她根本没有爱人的能力。

  她心底一直有个无愈合的伤口,源自于她贫穷孤单的童年以及母亲刻薄的眼神。

  她的父亲和母亲年轻时不顾家里长辈的反对,私奔结婚,结果两个小夫妻根本负担不了一个家庭的经济重担,成天为了金钱吵架、冷战。

  终于,两人离了婚,而她则开始流浪在各个亲戚的家庭里,有时候是在祖父母家、外公外婆家,有时甚至是在父亲的女友家。

  小小年纪的她就懂得察言观色,更从他们言谈和眼神中明白一件事——她是一个多余的孩子,是个负累。

  没有人期待她的到来,大家也吝于付出他们的关怀,她甚至被父亲的再婚对象视为麻烦,送回母亲那边。

  后来母亲和继父结婚,她跟着住进了大豪宅,户口名簿上的姓氏也从“于”改姓为“韩”,成了韩恺意。

  在韩家的生活并没有让她孤单黯淡的童年幸福多少,顶多就是衣食不缺,但“拖油瓶”的身分还是让她看尽所有人的脸色,尤其是母亲和继父发生争执时,她更成了受气包,要一并承受母亲的迁怒与怨慰。

  在韩家,她的身分是卑微的,她的存在是多余的,这样残酷的认知让她主动与母亲疏离,不像一般小孩会腻在母亲的身边撒娇,因为她知道就算任性地跟母亲讨爱,换来的也只会是一记淡漠的眼神或斥喝。

  母亲向来不过问她的感情生活,全副重心都落在两个同母异父的弟弟身上,而她早已习惯被冷落的滋味,直到魏牧擎的出现。他高调的追求手法引起母亲的注意,他在建筑界的名气与才华能替“韩泰营建”带来利益和商机。

  所以,当母亲逼迫她报答继父的养育之恩时,她只能毫无选择地接受魏牧擎的求婚,因为若不是继父的金援,她不会成为现在的“韩恺意”,没有优渥的物质生活,更遑论出国留学,也或许还挣扎在社会底层过着贫穷的生活。

  只是,最后她还是得辜负魏牧擎的错爱。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这辈子她最不想伤害的人便是无辜的他……

  “在看什么,看得那么认真?”一道低沉的男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魏牧擎整理好研讨会要用的资料后,打开房门走了进来,瞧见恺意端坐在床沿,手里握着一个纸盒,她独处沉思的表情太过专注,显得疏远冰冷。

  即使两人已经这么亲密了,但仍然有许多彼此不了解的地方。他对她的过去充满好奇心,渴望知道现在的她来自于怎样的从前?有着什么样的经历?

  “刚刚在找东西,翻到以前我去大溪地自助旅行时寄给自己的明信片和照片。”恺意抬起头,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柔化了脸上僵凝的表情。

  “我可以看看吗?”他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她。

  “当然可以。”她笑了笑。

  他走到她的身边,两人并肩坐在床沿,一起翻看着她手上的照片和明信片,大部分都是一些漂亮的风景照,偶尔会出现几张她自拍的独照,明信片上则是一些简单的心情随笔。

  突地,其中一段文字攫住了他的目光——

  历经了十几个小时的飞行,窝坐在经济舱里又窄又小的座位上,终于来到梦想中的岛屿——大溪地。

  这里彷佛定上帝遗留在人间的天堂,落日的余晖在海上闪烁着粼粼波光;沁凉的风拂上了脸庞和肩胛骨,彷佛吹走了一身的疲累与伤痛。

  时光宛若凝止在这一刻,过去的记忆与烦扰都成了悬浮在空气中的尘埃,随风而逝。如果可以,多想在这里造一个家,每日对着蔚蓝海景,看日升月落,就算孤独也是最平静的幸福……

  “你想在那里造一个家?”他侧眸凝视着她,注意到她盯视着照片时,眼底流露出渴望的神色。

  “因为风景太美了,舍不得回台湾,随便写写而已。”她笑了笑,敷衍过去,从容地将照片和明信片收放在抽屉里。

  他由身后圈抱住她,将脸凑近她的颊畔,低垂着目光,视线落在她摊放在化妆台上的日志,在一周计划栏上翔实地写着关于两人的行程。他喜欢自己占满她的生活,喜欢她为自己忙碌的身影,喜欢她的眼底映着他的倒影……

  最初是贪恋她的美,但婚后却爱上她的温柔和善解人意,令他对她的感倩愈积愈深,耽溺在这幸福的氛围里无法自拔。

  蓦地,他眼尖地注意到她的记事栏后方有一串小数字,上面写着227、228、229……等号码依序递增。

  “上面标着的数字是什么意思?”他指了手扎上的数字,眼底浮现问号。

  她的目光落在他手指旁的数字上,轻愣了一下。她怎么能说出自己正默默数着婚姻结束的日子。

  “我在算我们结婚的天数……”她抬起头,透过镜面望着他迷人的俊脸,看见他的眼底流露出纯粹的爱恋,莫名的愧疚感又袭上心头。

  恺意的话只说了一半,另一半却藏在心底不敢说出口。她给了这段婚姻三年的时间,在期限内,她想尽全力地对他好,扮演他心中理想的妻子,让他拥有一段美好的回忆。

  “傻瓜,我们是要牵手过一辈子的,你这样一天一天数下去,岂不是要数到几万天去?”魏牧擎转过她的身体,就着她美丽的眼眸,低低地轻笑着。

  她踮起脚尖,吻住他浅笑的唇,藉此掩饰眼底的心虚。

  在这七个多月的婚姻里,她渐渐熟悉他的脾气,更懂得他要的是什么,亲吻和拥抱都只是满足他渴望的方式之一。

  他扣住她的后颈,舌头放肆地溜进她的唇里,热情地与她嬉戏着,贪婪地汲取她甜美的气息。

  他炽热的唇摩擦着她柔软的嘴,口中汇聚着他好闻的男性气息,感觉到他的舌尖彷佛燃着激情的烈焰挑逗着她,教她膝盖发软,全身发热,彷佛有千万只蝴蝶在腹间飞舞着。

  就算她对他的爱少得可怜,但不可否认的,她很喜欢他的亲吻,他的吻既热情且浓烈,总能撩拨起她体内沉睡的情欲,教她甜蜜地融化……

  良久,他离开她的唇,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深邃的黑眸一瞬也不瞬地凝看着她被吻肿的红唇,温暖的大手贴覆在她的小蛮腰上,低声地说:“月底是你的生日,有没有特别想要什么礼物?”

  “你平安回来就是送我的最好礼物了。”她柔声地叮咛着,眼底瞧不出一丝对物欲的渴望,仅有对他的关心。

  他低首贴近她的颈侧,鼻腔流转着她沭浴过后清新淡雅的皂香味,一丝丝、一缕缕地沁入他的胸腔里,撩拨起他体内炽热的欲望。

  思及未来的十天两人将分隔在地球的两端,遥远的距离催发了他对她的渴望,情不自禁地再度俯身亲吻着她的唇,将浓烈的情感送入她的嘴里。

  他的大手稍稍使劲,顽长的身躯紧贴着她,两人的身体紧紧贴靠着,他低首啄吻着她红润的唇,绵密的亲吻甜蜜地与她的唇嬉戏着。

  她白皙的脸颊染上一层绯红,感觉到他的亢奋隔着轻薄的衣衫贴抵在她的小腹上,他温热的掌心揉抚着她的背脊,挑逗地爱抚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不要闹了,你的行李还没整理完欸……”她双手推抵着他结实的胸膛,软弱无力地抵挡他热情的进犯,感觉到他不安分的大手滑向她的背部,扯下连身睡衣背后的拉链拉到底,露出一截白皙诱人的裸背。

  “行李留着明早再整理也不迟,反正是中午的飞机。”他往后退了一步,深邃的眼眸燃着浓烈的欲望,目光梭巡在她美丽的脸庞上,淘气的手指挑开她睡衣的肩带,粉肤色的丝质睡衣沿着她姣好的身躯缓缓地滑落在地毯上,在她的脚踝形成一圈差丽的绉折。

  她抬眸望向他的俊脸,从他炽热的眼神中明白他的渴望。

  因为无法交付自己的心回应他的感情,使得她更懂得如何给予他热情。

  他低下头,吻住她微启的红唇和泛着光泽的肩线,润滑的唇舌熟练地探索着她每一个敏感地带,在她体内掀起一波甜蜜的涟漪。

  他将她推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脱去身上多余的衣物,精实光裸的身躯犹如坦克般缓慢地压向她,将她囚困在胸膛与床铺之间,带着狂野占有的气势吻住她,将没有说出的爱化成一波一波热情激切的吻,与她的唇齿厮磨纠缠着。

  他渴望透过两人身体的亲密贴合,进入她心底的深处,与她的灵魂合而为一,结合成为一个完整的个体。

  他不只要她的人,更渴望拥有她全部的爱。他将自己灼烫的亢奋浓情密意地揉进她紧窒湿润的甬道里,充盈她的体内。

  她感到晕眩,一股极致的欢愉冲刷过全身,微启的红唇忍不住逸出一声一声细微的呻吟。

  她的头抵在他温热汗湿的颈间甜蜜地喘息着,感觉到随着他每一次的冲刺,他满腔浓烈的爱就如潮水般汹涌而至,将她淹没。

  每次当他亲密地占有她时,总让她有一种很分裂的感觉——明明心底排拒着他的感情,但面对他一波一波热情的攻势时,她却完全耽溺在这狂喜的悸动里……

  每一次欢爱过后,她都忍不住要问自己——她对他,只有纯粹的激情吗?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