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艾蜜莉 > 冷妻给我爱 >
繁體中文    冷妻给我爱目录  下一页

冷妻给我爱 第1章(1) 作者:艾蜜莉

  清晨的阳光带着几丝暖意,溜过窗帘缝隙,流泻在大理石地板上铺设的厚厚地毯,空气中悬浮着微尘颗粒。

  偌大的主卧房内,义大利进口名床上,隆起的埃及棉被毯下躺睡着一对男女,男人侧躺在大床上,精瘦的健臂牢牢地箍在女人的腰际,呈现出一种霸道的宠溺。

  铃——

  床边矮柜上的电子闹钟发出扰人的铃声,她腾出一只手关掉闹钟,感觉身后的男人动了动,把她搂得更紧。

  她睁开眼,睡意尽失,感觉到背后正抵着一副结实的胸膛,腰间横放着一只男性的手臂,亲密地提醒她身为人妻的事实。

  七个月的婚姻生活,她渐渐地习惯在男人的臂弯和浅浅的鼾声中醒来,也让她意识到自己不再是过去单纯的韩恺意,而是多了一个新的身分——魏太太。

  韩恺意明白没有人的生命是完美的,总会有些曲折或意外,一如自己坚持着不婚主义,如今却不只摇身变成了魏太太,还得诠释男人心目中的理想人妻角色。

  她不知道男人心目中的完美娇妻应该具备哪些条件?

  但,身后搂着她的男人,却是许多女人梦寐以求的丈夫人选。

  她侧转过身,凝视着他眼睑闭合的俊挺脸庞。两道又黑又浓的眉毛,挺直的鼻梁下是两片性感好看的薄唇,精瘦结实的胸膛,呈现出一种慵懒的性感。

  他,魏牧擎,出身于建筑世家,目前为“擎威设计工程公司”未来的接班人兼设计总监。

  自从几年前自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建筑研究所毕业,考取建筑师执照后,他就积极地参加国内外各项建筑设计竞赛。

  才三十二岁的年纪,他就已经将自己在建筑设计的才华发挥得淋漓尽致,先后获得了“都市设计金奖”、“商业环境设计评审团大奖”等,最近又取得国内几个超大型公共建设和日月潭风景区规划竞图,将个人事业成就推至高峰,也成为业界炙手可热的建筑师。

  望着魏牧擎好看的俊脸,韩恺意不禁纳闷,凭他的外型和身价,根本不乏女伴,而他怎么会喜欢上个性这么不可爱的她呢?

  她小心地移开横放在她腰间的大手,但还是吵醒了身边的男人。

  “几点了?”魏牧擎低声地问,翻了身,将脸埋入她细致的肩窝,下颚间新生的髭鬓搔刺着她敏感的肌肤。

  “七点多而已……”她以一种轻柔的嗓音说道:“你再多睡一会儿,我先起床替你准备早餐。”

  “你知道我今天早上最想‘吃’的东西是什么吗?”魏牧擎俯望着怀中的娇妻,刚睡醒的男性嗓音显得格外低沉性感。

  “想吃什么?”她顺着他的问题问道。

  “……你。”他的眼神变得深黝,彷佛蕴藏着热情的火焰,直勾勾地盯着她,大手顺着她的腰际游移在她平坦诱人的小腹间。

  “不要闹了。”她制止他不安分的动作。

  身为人妻的第一课——不只要习惯身边男人的睡癖与鼾声,还得负责“喂饱”他的欲望……那叫履行夫妻义务。

  “你不想要?”他的嘴唇轻吻着她细致小巧的耳廓,毫不放弃任何诱惑她的机会。

  “我今天早上约了一位画家要谈策展的事,没时间陪你闹。”她软声地说,以工作为由拒绝他。

  “以我的收入足够我们过很宽裕的生活,你可以辞去工作……”他的眉眼间尽是对她的爱怜疼惜。

  “但是我喜欢我的工作。”她坚持道。

  从法国留学回台之后,她在一家艺术中心担任策展人员,负责公关、行销、广告赞助、场地规划等事务,一忙起来琐碎细节很多,但薪水却连他月收入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尽管如此,她仍然坚持不辞去工作。

  因为只有在工作的时候,她才可以当真正的韩恺意,而不是魏太太。

  “你再睡一会儿,我先去帮你准备早餐。”她安抚道。

  “你不知道没吃‘饱’的男人脾气会特别不好吗?”他搂紧她,坏坏地轻咬了一下她细致的耳垂,当作是惩罚。

  “那我等一下会再帮你多做一份三明治喂饱你。”她不理会他的抱怨,掀开被毯,趿着拖鞋,走出卧室。

  魏牧擎侧过身,以一种慵懒的姿态趴卧在大床上。枕畔间彷佛还留有她淡雅的香气,教他依恋不舍。

  他从不曾这样认真地喜欢过一个女人,但遇上了韩恺意却让他懂了什么叫一见钟情,这不禁让他想起两人的初次邂逅。

  那是在一场慈善拍卖会上,她奉了艺术中心执行长的命令前去标下画家“云涛”的作品,在乍见她的第一眼,他立即被她清艳优雅的外表所吸引,所以刻意举牌与她互相竞标。

  他永远忘不了每当自己举牌抬高标价时,她就会投来一记清冷、略带挑衅意味的眼神,教他心底泛起一圈涟漪。

  最后竞标价钱远远地超出她的预期,她不得不放弃画作。然而翌日,他却把标到的作品送到她的办公室,只为了给她一个惊喜。

  凭他的条件,根本无须如此费心地讨好一个女人。

  但,他就是想要她。

  即使两人历经了短暂交往,闪电结婚,一起共度了七个月的婚姻生活,他对她的渴望与爱恋并没有被平凡生活给冲淡,反而是与日俱增。

  跟过去他所交往的那些活泼热情的女人相比,恺意的个性显得太过清冷,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然美感,很容易激起男人征服的欲望。

  然而当初吸引他的点,婚后反而成为两人感情上的藩篱。

  偶尔他也会对这段感情觉得迷惘,因为他在她的身上感觉不到自己被需要、被依赖,可是两人缠绵时,她却又用全然的热情回报他。

  在生活细节上,她也完美得找不出一丝缺点,不仅烧了一手媲美餐厅主厨的好菜,还总会在他夜归时贴心地为他留盏灯。

  在他发怔的这段时间,他美丽的妻子已经替他煮好一杯义式咖啡,烤好吐司,浓郁的咖啡香气为这一天揭开序幕。

  魏牧擎翻身下床,走到浴室漱洗一番,脱去睡袍,换上了西裤和衬衫,正犹豫着该系哪一条领带时,恺意推门走了进来。

  “这条银蓝色斜纹领带很适合你的衬衫……”恺意走到衣橱前,主动替他选了一条领带,开始打理起他服装上的各项细节。

  魏牧擎很自然地配合她的身高,微微地低下头,任由她将领带套在领口,将衬衫上的钮扣一一扣上。

  他从未挑剔过她的眼光,甚至欣赏起她的衣着品味,她不仅仅只是将他的衣着外表打理得很好,简直已经完美到像时尚杂志里的优雅男模了。

  他低眸望着她清雅的脸蛋,她忙碌的小手正为他调整好领带,又替他挑选了一对细致的袖扣扣上。

  她温柔体贴的举止,再次搔动了他的心。

  每当他对两人的感情产生迷惘时,她却又贤慧得像个完美娇妻,体贴温柔得教人无从挑剔起。

  他邃亮的黑眸直勾勾地望着她,贪婪地吞噬她清艳的娇美,兴起一股俯身亲吻她的渴望。

  恺意对他来说就像个谜,一个美丽又甜美的谜,勾起他的好奇心,引诱他去探索。

  他的大手隔着丝质睡袍揉抚着她细致的背脊,手臂稍稍使劲,将她搂进怀里。

  她从空气和他炙热的眼神中感觉到一股炽热的情火,鼻端全泛着他舒爽清冽的刮胡水味道,还来不及闪躲,一个霸道的吻便欺上她的唇。

  他再也克制不住,头低俯,含住她柔嫩的芳唇,贪婪地汲取属于她的甜蜜芳馨。

  她被动地回应他的热情,在自己被吻得晕头转向时离开他的唇,语气轻柔地训斥道:“你的早餐是厨房里的三明治,不是我。”

  她睨了他一眼,受不了他一副“欲求不满”的表情。

  “难道你没听过秀色可餐这四个字吗?”他低首,啄吻一下她光裸的肩膀。

  “少贫嘴了。”她旋身走进浴室里,继而探出身,叮咛道:“对了,不要忘了星期六晚上要去参加爸妈举办的餐会。”

  “知道了。”他瞟了她一眼,看着她闪进浴室里,轻巧地掩上门扉。

  魏牧擎依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他的娇妻,一个时而热情、时而疏远,矛盾却又完美的女人,教他困惑又着迷啊……

  ***

  每月的第一个周末,身为“擎威工程设计公司”董事长的魏得贤总会在自宅内的宴会厅举办餐会,邀请亲朋好友与旗下的建筑师、业界的友人一起餐叙。

  如同往常一般,男人们聚在沙发上或吧台前讨论政治,大谈政府计划实行的奢侈税对房地产与建筑业的冲击,以及最近彼此手边进行的设计建案;女人们则坐在餐桌前,品尝着饭店主厨精致的料理。

  恺意穿着一袭紫色雪纺洋装,配上蝴蝶结的设计,露出女人性感美丽的肩膀线条。一头乌黑微鬈的长发垂泻在肩上,遮去了背后白皙细致的肌肤。

  她清雅秀气的脸庞化上了淡淡的彩妆,使得细致的五官更加立体,不需要戴上假睫毛,两扇浓密的眼睫就扇呀扇的,顾盼之间已教他失了神。

  魏牧擎一手捧着酒杯,一手霸道地贴放在她的腰间,自然又亲昵的举止在外人眼中犹如一对模范夫妻。

  “牧擎,听说你要跟‘韩泰营建’合作,替他们设计建案?”一位刚从美国回台的新建筑师试探地问道。“我记得你向来只接大型的工程,譬如公共建设或超大型的商业大楼,怎么突然对住宅有了兴趣?”

  “‘韩泰营建’是我岳父的公司,刚巧他们在淡水地区有一块地要规划设计成豪宅,想找我一起合作,而我又没有做过纯住宅的设计,觉得可以试看看。”魏牧擎轻啜一口红酒,客套地解释道。

  当初对于接下“韩泰营建”的豪宅提案,魏父也略有微词,认为他已经有主持大型建案的实力,何必降低自己的格局,搞什么住宅建案。

  但既然岳父大人都提出邀约了,就算他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总不能让恺意难做人。为了讨好她的家人,他接下此建案,又贴心地编了一套圆融的说法。

  “好像大材小用了一点。”对方呵呵地陪笑了两声。

  “虽然单纯住宅的建案不像公共建设能快速为自己累积知名度,但只要有足够的创意与革新,也能成为一栋经典的建筑。”魏牧擎深邃的黑眸流露出强烈的企图心。

  他针对“韩泰营建”的需求,以摩天豪宅为概念,设计了一栋国内少见的椭圆形建筑,让每层住户能享受毫无遮蔽的景观,俯瞰台北市景和淡水河景。

  这个案子是他唯一设计过以“家”为概念,也是最浪漫的作品,更是住宅结构的创新。

  他低眸望了身畔的女人一眼,两人的视线交会了几秒了之后,性感好看的薄唇扬起一抹自信得意的笑容。

  恺意啜了口红酒,迎向他的眼眸,轻声说道:“你们慢慢聊,我去帮妈妈招呼一下客人。”

  “好。”魏牧擎松开手,望着她娉婷的身影朝着开放式的厨房走去。

  听到丈夫和同业谈论事业上的展望,恺意明白自己该以魏牧擎的成就为荣,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年纪轻轻就能做出这番成绩。

  但只要话题涉及到“韩泰营建”,她就会立即找借口离开,尽量不让自己的存在影响了魏牧擎的决定。

  她来到厨房,偕同服务生将一道一道精致的料理放在餐车上,推到餐桌旁,替魏家的亲戚们送上餐点,主动帮忙招呼客人。

  理想人妻的第二课——适时扮演称职又贴心的好媳妇。

  “妈,这道香煎海石斑鱼是王大厨的招牌菜,您一定要尝尝。”恺意娟丽的脸上噙着温尔的笑容,一一为大家布菜。

  “张奶奶,您吃素,所以我特地请厨师准备了几道素菜,您尝看看合不合胃口?如果味道太淡或者有特别想吃的料理,我再请师傅帮您做。”她将备妥的几道素食放在一位穿着旗袍、发鬓斑白的老奶奶面前。

  “怡兰啊,我说你真是好福气,有个这么漂亮又贤慧的媳妇来孝顺你,我才上门吃过一次饭,小娃儿就记得我吃素,我那些孙子孙女也不一定会留意这些小事呢!”张奶奶微笑赞美道。

  “呵呵~~您过奖了。”魏母满意地点点头。

  一开始魏母也对宝贝儿子选妻的眼光略有微词,因为恺意只是“韩泰营建”韩董的继女,严格说起来并不是什么名媛千金,虽然曾在国外受过几年教育,气质谈吐也还不错,但身世底蕴就是差了一点。

  不过几个月相处下来,发觉恺意世故又懂事,心思细腻,每次的家族晚宴都安排得宜,又懂得讨长辈欢心,让她在亲友和姊妹淘间极有面子。

  “恺意,别忙了,也坐下来一起吃吧!”张奶奶热络地说。

  “好的。”恺意浅笑,转身要服务生把餐车上其余的菜送到男士们围坐的长桌上,又要厨房再烧几道配酒的小菜,一切准备妥当后才入座。

  “怡兰,我看你样样都有了,只差没个孙子可以抱,要不然就十全十美了。”周太太一边吃着菜,一边闲话家常。

  面对长辈的“催生”,恺意的脸上僵着一抹笑容,插不上话。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