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小暖冬(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小暖冬(下)目录  下一页

小暖冬(下) 第9章(3) 作者:黑洁明

  他抱着她起身,恋恋不舍的替她擦干了身子和长发。

  男人动作轻柔的替她擦着发,拭着身,最后又再次拿干布,将她的一头长发擦得更干。

  冬冬从好小好小时,就已经学会自己洗澡洗头擦发了,从未受人这般娇宠,不觉有些受宠若惊。

  被疼宠的感觉莫名的好,她都不知这感觉能这么好。

  话说回来,这事,该也是身为妻子应做的事吧?

  该是她替他拭发擦身才是,可方才她帮他洗澡,结果就……

  想起那结果,让她腿微软,身子又为之一颤。

  偷偷的,冬冬鼓起勇气,垂眼瞧着身前的男人,他腿间的欲望终于消退。

  她从不知这事一夜可以好几回,她娘死得早,没人同她说上这些,这两日在应天堂,白露也没多提,她也羞得不敢多问。

  忽的,他以指尖轻轻点了点她的脸。

  她抬起头,只见他瞧着她,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还疼吗?」

  虽然仍觉酸疼,可老实说,这两回确实没那么疼了。

  冬冬小脸一红,轻轻摇了摇头,终忍不住好奇,轻问:「你怎知初回之后,便不会那么疼?」

  「有人同我说过。」他说。

  「谁?」话出口,她就悔了,有些怕他说,是个姑娘同他讲的。

  他经商多年,总会有饭局,需要应酬。

  她知道商人们有时应酬,便是去喝花酒,况且他感觉早有了经验,知道该怎么做,如何做,不像她是个生手,什么也不懂。

  见他张嘴欲答,冬冬心一慌,忙伸手压住了他的唇:「算了,别说,我不想知道了。」

  谁知,他闻言,眼里竟浮现出笑意。

  莫名的,着恼起来,抽回手就要转身,他却伸手从后将她捞了回去,把她转过了身,抬起她的下巴,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又知我想什么?」她小手抵在他胸膛,嘟囔着撇过头。

  他瞅着她,将她的小脸再挪回来,直到她瞧着他了,方说:「不是个姑娘,是其他男人,有些男人喝了酒,总爱吹嘘风流韵事,我十多岁时,就听到耳朵快长茧了。」

  她微愣,脱口就道:「不是你的经验之谈吗?」

  这话,带着些许醋味,教笑意上了他的唇角。

  「不是。」

  「可……你不也……会同他们一块去醉花楼……」

  「我是会去。」知她在意,他坦然告诉她:「可只喝酒谈生意,没同那些姑娘搅和。」

  她杏眼圆睁,不禁吞吞吐吐的红着脸问:「你是说你从没……从没……」

  她结巴的模样,教他莞尔,但仍老实坦承:「没有,可一来我当时接手家业,忙的没时间喝花酒,谈完了生意,我便得回坊里帮忙学习;二来我知道那些姑娘栖身那儿也不是自愿,就连笑,也带苦,就算宽衣解带,也只是为了钱,不是心甘情愿。那样的姑娘,我不想也不愿勉强。」

  这是实话,当年他每回被拉去喝花酒,却不知怎的总对那些姑娘兴趣缺缺,总有些抗拒,她们身上的脂粉味太重,笑容太风尘,身世都看脸,所以总也喝喝酒就算了,就没一次真的对谁下过手。

  身为易家少爷,他若真想要哪个姑娘,便能得到哪个姑娘,可他不想只因他有钱,就为难委屈了谁,更何况他心底,早就被她占了位,即便只是逢场做戏,他却总是会想起她。

  不知怎,总觉他若真欺了人,若真负了谁,她要知了定会瞧不起他,也不会愿跟着他。

  所以,总也在最后一刻,刹住了脚。

  「那里的姑娘,都不是我想要的。」他定定告诉她。

  眼前的男人,打说起这事,就不曾闪避她的视线,眼神也不像有些人那样会飘移不定,那一刹,冬冬知他是说真的,可她还有疑虑,还有不解。

  「既然……既然你不曾……那……你怎对床弟之事……懂那么多?」

  「有些是听来的,有些则是看来的。」他眼也不眨的说。

  「看……?」她傻眼,捂着烧红的小脸,失声道:「你怎看人——」

  「不是看人,这事有书的。」他笑着打断她。

  「有书?」冬冬吓一跳,瞪大了眼,惊诧脱口:「你开玩笑?」

  「还附图的。」他一把将她抱起,大步走向了床边。

  「附图?」她再次顺手攀着他肩头,完全忘了羞,只好奇的追问:「你蒙我的吧?这种事……怎可能有人书文画图?」

  「当然有。」他抱着她上了床,让她在床榻上坐下,噙着笑道:「卖得还挺好的呢。」

  「你怎知那卖得——」她一顿,猛地轻抽口气,小脸又红,不敢相信的问:「你印来卖吗?」

  他又笑,「我倒想,可我真要印了春  宫图,我家先祖们若知了,必气得在坟堆里翻身。」

  「那你知人家那……卖得好?」

  「因为那印图的坊,」他侧躺在她身边,拉起被,替两人盖好,伸手支着脸,瞧着她,轻笑:「是同我买的纸啊。」

  「噢。」冬冬恍然,抓着被,遮到了下巴,乌溜溜的大眼先是转了开,又悄悄的转回他脸上。

  「那个……」她忍不住瞧着他,再问。

  「嗯?」他好笑的等着。

  「那个春……是春天的春吗?」

  她虽然没说清楚,可他也晓得她是在问什么。

  易远瞅着她,颔首:「是。」

  「宫?」她再问。

  「宫殿的宫。」

  她一阵沉默,一双杏眼瞪得好大,小脸羞得红彤彤的。

  「是的,你想得没错。」他露出有些邪恶的笑容,告诉她:「就是那意思,那种书,整本书里都会穿插那种春宫图,你想看吗?」

  「我……我才……才不想呢……」

  冬冬猛摇头,羞得抓着衾被翻过身去,谁知他却伸手又将她捞了回去,这次干脆让她在被子里趴躺在他身子,这姿势太亲昵,她从头到脚都贴压着他,教她好像蜷起身子,可他的身子好温暖,趴起来又那么舒服,像是生来就为她而打造一般,每一寸都角度刚好的贴合着,无比适合的熨烫着她,害得她一时间竟舍不得离开。

  结果第一时间她没来得及蜷起滚开,他虽没再次强要她抬首,大手却抚上了背,缓缓的来来回回,像摸小猫那般,温暖的抚摸着她,更让她舒服得再无法去思考别的事情,只觉放松。

  为了成亲,她紧绷了一整天,而他的身体又让人太舒服,她能感觉到他的心跳,规律的跳动着,轻轻敲着她的。

  这感觉,教人好安心,好安心。

  不觉中,冬冬忘了羞,昏昏欲睡起来,没一会儿还真的就这样沉入了梦乡。

  易远是被冷醒的。

  他在寒冷的空气中醒来,怀中已无人。

  一时间,还以为昨晚都是梦,但他仍能嗅闻到她身上那香甜的味,他平常不曾放下的轻纱帐也让人松开放下。

  他抬手掀起纱帐,只见大红双烛几已燃尽,桌上的菜肴也被收拾一空。

  昨夜,他不饿,她亦没吃,那桌子菜可不会凭空消失。

  不过话说回来,她人不在房里却是真的。

  莫名的不安,让他随手拿了件外衣套上,快步走出房,来到小厅。

  厅里也无人,但他看见菜肴都教人一份移放在这儿的桌上,通往院子的门是半开着的,让冷气偷偷溜了进来。

  他推门走了出去,只见廊上的灯笼油已燃尽,屋外黑漆漆的,只有院墙上远处的天际,微微泛着蓝。

  天快亮了,可那不是他注意的事。

  他注意的,是那个披挂着大红喜衣,蹲坐在门廊边的小女人。

  她拿着扇子,专心的顾着一小炉,身后乌黑的长发,如飞瀑一般垂到了廊上,她也没注意,就只顾着那炉火。

  炉里有腥红的炭火微亮,炉上则有一铁壶。

  差不多这时,壶嘴冒出了白烟,滚了。

  她拿着布巾抓住提把,小心的将热水倒入一旁的木盆中,然后放下铁壶,端起木盆,转过了身。

  因为没料到身后有人,她转身一瞧见他吓了一跳,差点那盆热水给洒了。

  他及时伸手帮她稳住了那盆水,没让她被烫着。

  「你吓我一跳。」她扶着心口,惊魂未定的瞧着他。「我以为你还在睡。」

  「没,我醒了。」他帮着她把那盆水,端进了屋,入了房,弯腰搁在桌案上,方回身瞅着她问:「你呢?怎醒了?」

  「我习惯要起磨豆子,总在这时醒来。」她不好意思的抓紧了布巾,问:「吵了你吗?」

  「没有。」他半点不害臊的说:「只是冷,你一走,被窝就冷了,两个人一起,才缓和。」

  这话,让她脸儿红红,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能道:「我没……我没想到……只是醒了后,再睡不着,便干脆起来烧盆水。」

  说到这,他倒好奇起来了,反问:「为什么要烧水?你还想洗澡吗?」

  「不是。」想起一早的思绪,她忍着羞怯,镇定的走上前,蹲跪在地上,把干净的布巾,浸到热水里,拧了干,才道:「这是要给你的。」

  易远一愣,只见她抬起了脸,极力掩盖害羞的表情,哑声说:「你坐下啊。」

  他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和她紧握在手里的布巾,突然领悟过来,不禁顺从的坐了下来。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