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小暖冬(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小暖冬(下)目录  下一页

小暖冬(下) 第8章(3) 作者:黑洁明

  易远转身走了出去,只见苏小魅背靠着门,在廊上等着他。

  两个男人提着四个水桶,来到了湖边。

  易远沉默着,一直等着那家伙开口问,可姓苏的却始终没有张嘴。

  终于,他自己先沉不住气,打了水后,主动开了口。

  「你不问吗?」

  「问什么?」

  「我和冬冬。」

  苏小魅将打好的水搁在地上,瞧着眼前这小子,道:「你该知道,你娘期望的媳妇,可不是像冬冬这样的姑娘。」

  「我知道。」

  「别让她受了委屈。」苏小魅看着他说:「她即便受了委屈也不会说出口。」

  「我知道。」

  苏小魅瞧着眼前这面无表情的小子,故意说:「你得晓得,即便你是易家少爷,就因为你是易家少爷,对她来说,你反而不是条件最好的一个。」

  这一句,终教他脸上的面具微微裂开了一条缝。

  他眼角微抽,苏小魅本以为他会人脾气爆发,却见他深吸了口气,黑眸一暗,握紧了双拳,哑声再次吐出那三个字。

  「我知道。」

  着一旦承,倒教他刮目相看起来,这臭小子这些年还是进步了些嘛。

  苏小魅咧嘴一笑,只道:「知道就好。」

  说着,他提起了水桶,走没两步又停了下来,从怀中掏出一小瓷瓶给他。

  「对了,这给你。」

  易远接过手,纳闷的问:「这什么?」

  「白露给的,洞房那天,你拿水化开,滴一些在被褥上。」

  易远闻言一僵,直瞪着他。

  苏小魅噙着笑,挑眉道:「怎么,你以为没人知道你做了什么好事?你要不是耍了贱招,冬冬会那么迅速同意嫁给你?就算她真愿意,你需要挑那么快的日子成亲?」

  这话,教他一张黑脸,暮然泛红,道:「罢了,这事有部分是我的错,我要不激你,你都忍那么多年了,怕也不会耍这种招数。」

  该死,言下之意,这姓苏的该不会是早知道他——

  他瞠目瞪着眼前这家伙,有些恼的脱口:「你故意的?」

  「是故意的又怎么?」苏小魅双手抱胸的瞧着他,没好气的说:「我要不提醒你,冬冬迟早会被秋浩然娶过门,到时等你收到喜帖,事情还不闹得更大。」

  所以,这男人早知他对冬冬有心,偏生却装作什么也不知。

  易远有些恼,粗声说:「你不是……觉得他比我更适合冬冬。」

  「秋浩然是条汉子,我确实挺欣赏他。」苏小魅瞅着他,噙着笑说:「可他若真娶了冬冬过门,你会甘心吗?」

  他哑口,紧抿着唇。

  「你不会。」苏小魅笑看着他:「只怕到时候就连抢亲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

  他继续沉默,因为无法辩驳。

  在内心深处,她本就该是他的,早就已经属于他。

  光是看到她做菜给那家伙吃,他就无法忍受,更别提要让她嫁人了。

  抢亲,确实是他会做的事。

  苏小魅好气又好笑的继续说:「打小你哪个姑娘都不上心,就冬冬一个能教你心不在焉。你那丁点心眼,我光用脚趾头想也知,就不晓得你拖了那么久是为什么。」

  他尴尬万分,半晌,才闷着承认:「我只是不想逼她。」

  苏小魅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不可思议的笑了出来。

  「你现在这就不是逼了?」

  他黑脸更红,瞪着眼前这家伙,恼火的为自己辩解:「若不是你胡乱插手搅合,我也不会——」

  「不会怎么?不会嫉妒得失了方寸?还是不会额虎扑羊?」苏小魅好笑的说:「臭小子,我本来也只是要你看清楚自己的心意,好认分上门提亲,明媒正娶,哪知你手脚这么快,三两下就把人家吃干抹净,昨儿个白露听到消息,立时猜出你做了什么,叨念了我大半天。」

  听到白露也往这方面猜,让易远更加尴尬。

  苏小魅瞅着他,说:「总之,你十之八九该做的都做了,外头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洞房后若没有落红,那些话必传的更加难听,你就算没脸皮要顾,也的为冬冬想想。」

  「我当然想过。」他脸又红,粗声说。

  「想怎么做?拿刀划伤自己?」苏小魅弯身轻松提起那两桶水,边提醒他道:「你真要那样做也行,不过别划在看得到的地方,有些女人心眼比针眼还细,嘴里的长舌那是厉害到可以翻江倒海,死的都能说成活的,你记得别落人话柄就是。」

  「我知道。」

  说真的,除了这三个字,他还真不知该说什么了。

  「还有,就是娶,你得明媒正娶,即便赶着让她经过门,所有嫁娶礼节,你一项不准少。老爷夫人已经承诺,会认冬冬为义女,届时她便是宋家的闺女,得从应天堂出阁,我和白露会亲自为她送亲。」

  他一怔,看着苏小魅,喉头不由一紧。

  他知,这一切,都是为了冬冬。

  应天堂的人,要保冬冬的名声,让她嫁了,也不受委屈。

  「我知,易远一项不会少的。」

  苏小魅又笑了笑,然后才道:「好了,既然你都知道了,我给你一个忠告。」

  他握紧瓷罐,静静站着。

  「别对冬冬说谎,因为不管你瞎掰什么,都瞒不过她的眼,他是看人的表情过日子的,你说出口的那瞬间,她就会知道你在骗她。你若伤了她的心,失去了她的信任,那就很难再赢回来。」

  「我不会骗她的。」他说。

  苏小魅噙着笑,只道:「那我先在这恭喜你了。」

  易远一怔,倒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间,心微热,莫名感觉有些臊。

  半晌,他才终能别扭的挤出一句,「谢谢。」

  闻言,苏小魅笑看着他,不再多说什么,只提着水桶转身,往屋里走去。

  易远跟在他身后,看着眼前男人高达的背影,不知怎想起多年前被他带回应天堂时的日子。

  刚开始,他真的很讨厌着家伙,觉得他爱管闲事又啰嗦,没事就爱找他麻烦,可这家伙确实当时唯一敢真的当面教训他的人。

  这男人嘴上喊他少爷,却从没真的把他当个少爷,知道他想学武,这家伙把教他练拳诱饵,使唤他像使唤下人一样,在应天堂那几个月,他几乎什么都做过,扫地、擦窗、洗完、包药、刷洗锅具——

  从小养尊处优,他从没做过那些事,没几天他手就脱了皮、长了茧,可是当他真的伤完全好之后,他却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回到应天堂帮忙,被这家伙一再奴役。

  起初,他以为自己只是为了练拳,可年岁渐长之后,他方晓的,当年他会一再到应天堂,是因为他希望能成为像这家伙一样的男人。

  虽然苏小魅不是应天堂的主子,但应天堂里人人都打心底对他心悦诚服,他不是主子,却担着主子的责任,那儿的人全都真心景仰他、佩服他、尊敬他,而且那儿无论男女老少,没有人畏惧憎恨他。

  他虽然帮着白露一块儿管事,他俩却不像娘与李总管那样严厉,让人望而生畏。苏小魅从来不是高高在上叫人畏惧的存在,他和所有人一起工作,与男人们一同把酒言欢,和女人们一块儿切药,甚至与孩子们说笑玩耍。

  那是他在自家工坊中,从来不曾见过的景象。

  应天堂明明是间医馆,是座药堂,那儿时生了病的人才回去的地方。

  可是那儿的气氛是明快欢乐的,人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而那,全是因为他,因为他在笑,他笑着安抚病人,笑着和伤者开玩笑,再怎么样重大的伤病,他都轻松以对。

  那让所有的人,也都跟着放松了心情。

  这男人甚至说服了他,让他继续到应天堂同他习武。

  那事儿几乎像是奇迹,可娘真的同意了,再没对他习武一事有过意见。

  他喜欢那个地方,敬佩这个男人,知道十六那年,他才因为接收家业而没时间往应天堂跑,可他依然持续着这男人教导他的一切。

  不只武术,还有做人做事的道理。

  他想要成为和他一样的人,一个让人打从心底佩服、尊敬的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不过他打死都不会和前面那家伙承认这件事。

  苏小魅挑着水进了厨房,易远和他一起把水倒进水缸,又到屋后去搬柴火,他一句没吭主动跟去帮忙。

  瞧了,没说什么,眼里却透着笑意,只把砍柴的工作都交给了他,就到厨房去找白露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