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小暖冬(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小暖冬(下)目录  下一页

小暖冬(下) 第14章(2) 作者:黑洁明

  一早醒来,冬冬就见自个儿还趴在他身上。

  她有些羞,却也好爱这样感觉他。

  有那么一会儿,她真想继续这样同他一直睡下去,可她想起昨夜他故意教她忘了的事,便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套上外衣,到床尾捡拾起那本被他扔到一旁的书册。

  这,可是他的心血呢。

  她拿到厨房点起了灯,先烧起了水洗了个澡,方船上衣服,到桌边又翻看着那册书,当她再次看着他多年写下的记录,心里知道,他其实真是热爱造纸这一门工艺的。

  虽然说,他为了她,被易家赶出了家门,可没人规定他就不能从事同一行啊。

  她其实真不介意他继续做造纸的,依他这书里所写,他也不需要什么工夫,就能做出这上好的纸张呢。

  冬冬合起书,想了想,回到房里,确定他还在睡,便替他拉好了被。

  这些天,他是又帮着替人盖屋,又忙着同她一起做生意,大半个月都没什么合眼,一天睡不到两时辰,她知他是真累了。

  她还知道回来休息时要睡一会儿,他却常常到大半夜都还替苏爷处理文书、规画新的坊里,他甚至还帮着大伙儿写书信给远在他乡的亲人抱平安呢。

  轻轻地,她抚着他的脸,对他的情谊,充塞于心。

  这样的男人,她哪能私自藏着啊。

  你当冬冬就好,当我的冬冬就好……

  我不在乎你听不到声音,不在乎你是何模样……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是我易远的妻,生如此,死亦然。

  出岛之后,她不敢同他多聊那天的事,他也不曾多提。

  可他说过的话,她却始终铭刻于心。

  好难想象,他对她竟这般用情至深,可就因为如此,她更想他是开心的,想他能做着喜欢的事,想他能继续钻研他想要钻研的工。

  前些日子,她还不知他忧着什么,可如今她早已知晓。

  这男人,连她说说,他都不肯让呢。

  以前哪知他心机这么深,可经历这番风雨,她方知他虽然看来总是自信满满,可对她,却总也情怯。

  不舍,无端上了心头。

  瞧着他在睡梦中,仍偎了她的小手。

  冬冬不自觉扬起嘴角,只觉甜暖,情不自禁的,她俯身低头,偷偷的,偷了他一个吻。

  他喟叹了口气,眉宇舒展开来,吐出了两个字。

  她心头一跳,满脸通红的忙直起身,虽然没瞧见,可她知他说了什么,他总在欢爱时贴着她的唇,这般低语着说。

  冬冬。

  那是她的名,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字语,以前没听过他声时,她总是自个儿在脑海里拼凑他的声音,可自从听过他的声音之后,他每回叫她的名时,他的声却恍似在耳畔。

  不知怎,总教她耳热,感觉更羞了。

  总不成就连在梦中,他也知是她吧?

  害羞的抚着脸,冬冬小心翼翼的下了床,再一次的确定他盖好了被,还睡得很熟,一时三刻不会醒,方抱着那册书转身出了房,套上厚重的外衣,临出门前,又怕他真醒了会担心,忙转了回来,在桌上留下一张字条,方悄悄从后门出去,到后院替那借来的马儿套上了缰绳。

  小雪,又轻轻的飘落,可她仍是上了车,往城东驶去。

  她忙了一个多时辰,才匆匆赶了回来,幸好他还没醒,冬冬脱下外衣与鞋袜,钻回被窝里,偎向他热乎的身体。

  他半梦半醒的醒了过来,试图坐起身:「天亮了?我去打水……」

  「不用了。」冬冬心微暖,轻笑着伸手将他压回床上,窝在他身边,道:「咱们今儿个休息,不开店了。」

  「是吗?」易远睁开惺忪的睡眼,瞅着她:「你确定?」

  「嗯,我好累。」她抚着他的脸,悄声道:「你陪我再睡会儿,好不好?」

  「当然好。」他伸出手,将她搂进怀里,合上了眼,说:「你累了就再睡会儿,一天不干活也不会怎地。」

  冬冬咬着唇,阻止自己笑出声来,要不真怕扰着他睡,她真想同他说,这话他该留着给他自个儿吧。

  谁人像她一般勤奋呢。

  果然,才一眨眼呢,他已经又再次轻轻打起呼来。

  冬冬抚着他的心口,瞧着他沉睡的面容,好难相信自己真嫁给了他,竟嫁给了他,而且这个男人,还这般深爱着她。

  「阿远,我爱你。」

  情不自禁的,她张嘴悄声说。

  话方落,虽在睡梦中,他嘴角仍扬起,教她心也飞扬起来。

  笑声,轻轻,如银铃,散落在寒冻的空气里,也飘进他心底。

  又几日。

  一日午后,两人收了店招,关起了门,用完了午饭,却听见有人来敲门。

  易远洗完了碗,正要到后院去倒废水,冬冬便先去开门,谁知一开门,就看见门外站着那被调升去刺史大人那儿当差的秋捕头。

  「秋捕头,好久不见,你不是在岳州城吗?」

  「是,可刺史大人派我来帮忙苏爷调度。」

  「你今儿个怎有空过来?」

  「雷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一听到前头那儿的对话,发现来人是那姓秋的,易远立时放下手中废水,快步走回前门,谁知却见冬冬快步跟着那家伙走了出去,走到了街上才停下,他差点想直接上前将她拉回来,却又想知她同那人在说什么,便在门内阴影处停下。

  可那姓秋的像是知道他会偷听,虽张了嘴,竟没发声,教他只听见冬冬满心喜悦的回话。

  「真的吗?太好了。」

  「那是,我会注意的,秋捕头,谢谢你。」

  她看起来真的很开心,一张小脸像是在那瞬间亮了起来。

  然后那男人不知又说了什么,竟教冬冬羞红了脸,他微恼,再忍不住,跨出了门槛,大踏步走了过去。

  姓秋的瞧见了,张嘴便道:「我听说你又开店了,嘴馋着呢,你还有豆腐可卖吗?」

  「没了。」易远微恼,冷声在冬冬身后道:「一早卖完了。」

  冬冬不知他在后说了什么,只歉然的笑着说:「抱歉,豆腐卖完了,不过你明儿个若还想吃,我再为你留一些。」

  秋捕头看着易远的冷脸,笑得可开怀了,点头同冬冬道:「那是最好。」

  冬冬不疑有他,只微笑说:「明儿个我就替你留下。」

  秋捕头这才心甘情愿的笑着说:「那我明儿个有空便过来取了。」

  「谢谢你跑这一趟。」冬冬再说。

  「不会。」他微笑摇头,「我只是刚巧顺路,我走了,你忙你的吧。」

  冬冬笑着同他挥手,直到他上了马离开了,方回身,谁知一回身就差点撞到易远身上。

  「你怎站这儿?吓我一跳。」她抚着心口,惊魂未定的问:「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刚刚。」易远垂眼瞧着她,问:「那家伙同你说什么?」

  「没什么。」冬冬轻笑,避重就轻的回答:「就想同我买豆腐,我答应明儿个帮他留着。」

  他唇一抿,知她故意闪避了他的问题,心口莫名郁闷。

  他妹逼问她,就只扯着嘴角,握住她的手,道:「那就进屋里吧,外头冷着呢。」

  冬冬同他一块儿进了屋,可却见他一直闷着脸,一副老大不开心的模样。

  她把明早要做豆腐的黄豆给泡了水,他则在后院清洗着过滤豆渣的粗布,冬日水寒冻,他却仍埋头洗完了步,又洗了锅,还跟着把大灶、煎台都擦洗过,他又洗又刷的,几乎把所有能洗、能刷的锅碗瓢盆全都洗上了一遍,活像那些东西得罪了他似的。

  当他又试图打了井水要擦门窗时,她终于上前握住了他的手,阻止了他。

  「够了,别再洗了,瞧你手都要给冻裂了。」冬冬抓握着他的手,将其捂在两手之间,困惑的仰望着他,「别弄了,你到底是怎么了?谁得罪你了,你要这样闷着?」

  「没人得罪我。」一丝尴尬闪过他的眼,他粗声道:「我只是想趁年前,把家里都打扫过一遍。」

  冬冬瞧着他,可不信他所说,她知这只是借口,他确实在恼着,他甚至把手缩了回去,提起水桶,道:「我去喂马,你进屋去吧。」

  冬冬看着他的背影,纳闷他早上本来明明还同她有说有笑的,怎突然就变了个样,她仔细回想,方察觉他是从秋捕头来之后,才变得阴阳怪气的。

  之前,他来她这儿吃早点,也是在遇见秋捕头之后,就变得很奇怪。

  那奇异的念头,悄悄闪过,她有些不敢相信,可初次之外,却也猜不出别的原因。

  待回神,她已快步追了上去,抓住了他的手臂。

  「阿远,等等——」

  他闻声站定回首,她仰头看着他,开口就问:「你在吃醋吗?」

  眼前的男人浑身一紧,黑眸微暗,脸庞上有着可疑的微红。

  不会吧。

  他这默认,教冬冬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脱口又道:「你真在吃秋捕头的醋?」

  他连更臭了,粗声否认。

  「没有,他又不是卖醋的,我没事吃他什么醋。」

  冬冬眨着眼,一瞬间好想笑,却又觉得心疼不舍,她伸手抚着他紧绷的脸,他抿成一线的唇,微笑看着他,道:「阿远,做豆腐的水没了,我得上山去取水,你同我一起去,好不好?」

  「好。」

  见她转了话题易远松了口气,不疑有他,点头答应,趁她收拾店铺时,备了马车,把水缸与木通搬上了车,同她一块儿出城上山。

  一路上,冬冬窝在他身旁,他脸仍有些臭,可出了城之后,她主动勾住了他手,易远一怔,转头瞧她。

  冬冬只羞看着他,悄声道:「有些冷呢。」

  见她小脸真的被风吹得红通通的,他方缓下了脸,从后头抽了条挡风的毯子,将她揽在怀中,把自己和她一块儿包裹住。

  「好点了吗?」

  她微笑点头,偎在他身边,把脑袋枕在他肩上。

  他没有反抗,只将大手绕过她的腰,将她搂得更紧。

  他这行为,教她心暖,不禁从怀里掏出小陶罐,趁他没地方跑,挖出一些油膏,抓着他搁在她腰上的手,小心翼翼的替他被水冻得发僵的大手按摩。

  察觉到她的行为,易远一愣,垂眼只见她脑袋仍搁在他肩上,双眼仍闭着,但她两只小手,确实在毯子下,温柔的按着他的手。

  那感觉那么好,教他无法抽回手,只能任她揉按着。

  他能闻到酸痛药膏的味道,感觉她按着他的每一根指头,从指间,到指节,然后是他的手背与手心,没有遗漏任何一处,她将他手上每一处僵硬的肌肉,都给揉按了开来。

  心,再一颤,热又暖。

  原本的慌与闷,莫名的,竟莫名就这样,消散。

  马儿轻快的往前走,一路就这样上了山。

  不自觉的,他将脸贴在她脑袋上,看着前方,深深的吸了口气,将她的味道,吸进心肺里。

  当她终于按完他整只手时,才放了他手自己,把他在毯子外,另一只抓握着缰绳的手也给拉了过来。

  他识相的换手握缰,让她继续照顾他另一只不岑曾被照顾的手。

  她重复同样的动作,那样小心,如此温柔,那般的眷恋,又依依不舍,那小小、小小却无比贴心的照顾他,教他的心都化了开。

  当她全部都按完了,他方反握住了她灵巧的小手。

  她抬起头,只见他垂眼瞧着她,黑眸深深的开口:「对不起。」

  「为什么?」

  「我却是……」他哑声坦承。「在吃醋。」

  「你不需要吃他的醋。」她凝望着他,真挚的道:「我爱的是你,嫁的也是你。秋捕头,只是个客人。」

  「你喜欢他。」他黑眸收缩着,沙哑的说。

  「他是个好人,我当然喜欢他。」冬冬将他的手,压在了心口上,小脸微红的说:「可他人再好,也不是你,不是你,我也不要的,你懂吗?」

  「嗯。」他心头一紧,将她小手握得更紧。

  冬冬朝他微微一笑,握着他的手,将头枕回他肩上。

  易远继续驾着车,内心深处,知道自己愿意就这样和她过一辈子,他为她驾车,她为他按手,一起到老。

  车马辘辘向前行,转过了最后一个弯道,终于来到了她取水之处。

  可才刚转过弯,他就瞧见前方山溪那儿,多出了间木屋。

  易远微愣,却感觉到冬冬握着他的手,抬起了头。

  他停下马车,低头看她,只见她对着他笑,一点也不奇怪那儿多了间屋。

  「这屋哪来的?」上回他铜她来取水,可没见到这屋,可这才几天,这屋子竟凭空冒了出来。

  她仰头望着他,微笑道:「这屋,是欧阳师傅他们,一起送你的礼。」

  易远微愣,「欧阳师傅?」

  「还有工坊其他的工匠师傅与弟兄。」说着她起身,牵握着他下了车,「来啊,我们去瞧瞧。」

  他愣愣的跟着她下了车,被她牵着往前走看,忍不住捏捏她的手,等她回头时,困惑的问:「他们没事儿在这儿盖屋做什么?」

  「你进去瞧了就知道了。」她边说变笑着把门推了开,然后推着他走了进去。

  易远一进门,瞬间愣住。

  那屋不宽,但颇深,里头有新造好的塘池,还有大灶、蒸锅、抄提槽,而在最深处,是和很大的水车,水车旁还有个装着两石轮的大锅,锅后有两头驴正在那儿吃草。

  所有的器具、锅炉,都是照他之前所设想的做。

  那改良过的水车、那压碾皮料的石轮,还有那悬挂在抄提池上,减少手持使力的竹帘,这儿甚至有着他重新设计过的焙纸砖台。

  一切的一切,都精准的照着他要求的尺寸,用他所想要的材料制成,没有分毫的差池。

  「怎么样,你喜欢吗?」冬冬再他身后,有些紧张的问。

  「你怎么……你哪弄来这些?」他讶然的回头看着她。

  当他转过神来,当冬冬瞧着了他脸上的惊讶,和眼里的欣喜,她心头方落定。

  他喜欢它们,她知道,她看得出来。

  他交握着双手,看着他微笑:「那日我瞧了你书,觉得你想的这些方法实在很好,不拿来用是可惜了,便拿去城东找欧阳师傅,问他这些若要做,能不能成。他看了大吃一惊,刚巧那时一些纸坊旧日的工匠也在他那儿喝茶,一听便纷纷挤过来瞧,师傅工匠们七嘴八舌的对着你这书讨论起来,我都还没说能给多少工钱呢,他们已经开始分工要如何制造这些器具,有师傅当下就奔出去找了石匠和木工,几位师傅全都比我还要热切,对你的设计赞不绝口,你还没提,他们已经急着问我,你何时要重开纸坊,我明说了咱们没多少钱,不一定能将这坊做成,他们却全都说,钱不是重点,这些砌砖台、大灶,造大锅、水槽、盖屋、架水车的活儿,他们都各有擅长,造这坊,不收钱。」

  他哑口无言,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冬冬上前,抚着他的心口,道:「你那般待人,人也看在眼里。你为他们卖脸,他们都知道、都晓得。你带人带心,敬老者、尊师匠,真要忙起来,还同他们一块儿做活。坊里的人都说,你一个少爷什么样的活儿也肯做,旁的人哪能不跟着动手?好些老师傅也说,就连你爹你爷爷,都没你这般忧心,把他们都当成了自己人。他们敬你,比敬父母官更多,比敬你爹你爷爷更重。」

  这话,教他心更热,喉更紧。

  冬冬瞧着他,柔声再说:「阿远,我知你喜欢造纸,你对这活儿用了心,我是你妻,无论你是同我卖豆腐,或者再来造纸,我都不在乎,可我希望你活得开心——」

  「我只要同你一起,便开心了。」他告诉她。

  她羞怯一笑,道:「我知道,可你要想,易家虽然重盖了纸坊,但规模却小了许多,所有老弱病残,即便手艺再好,他们全都再不雇佣,你若重新开坊造纸,不只你自己开心,还能让大伙儿都有口饭吃,这是两全其美的事,何乐而不为呢?是不?」

  易远垂眼看着她,只觉喉紧心热。

  「你……真不介意?」

  「当然不。」她摇着头,抚着他的脸,柔声说:「我是你妻啊,不管你是不是少爷,会不会与我一块儿卖着豆腐,你都是我的天、我的地,我雷冬冬的夫君。只要你不遗弃,我就会当你的冬冬,永远都当你的冬冬。」

  那是他说过的话,他曾有过的要求。

  他屏住了气息,只有泪盈眶。

  「阿远,我爱你,生如此、死亦然。」她捧着他的脸,踮起脚尖,亲吻他的唇,微笑悄声承诺:「这一生,我只想与你,就与你,一起相守到白头。」

  这整间屋,都是她的心,她的意。

  她不只想与他一起,还想他活得开心。

  还以为就他爱得深,谁知她情也真。

  难以自已的,易远伸手拥抱她,将她深深紧拥,久久,无法松开手。

  她可以感觉到,他的泪浸湿了她的肩头,教她心疼又不舍。

  待得他回过气来,他方退了开,嗄哑的问。

  「姓秋的一早来,便是与你说这个?」

  「嗯,他来替欧阳师傅传话的。」她瞅着他,心疼又好笑的道:「我本想过两天,等所有的事情都上轨道了,再给你个惊喜,才瞒着你的,谁知你竟吃起他飞醋来……」

  他微窘,满眼的尴尬,哑声再道歉:「对不起。」

  她抚着他的唇,握着他的手,羞涩但温柔的道:「没关系,可我不爱你把自个儿折磨,你自个儿不觉痛,我在旁却看了也痛。」

  轻轻的,反握住她的手,他垂眼同她承诺,「再没下回了,我以后,什么事也同你说。」

  冬冬扬起嘴角,露出甜甜的笑,道:「那你先同我说,这些器具要怎么用,好不好?」

  「当然好。」

  他笑着点头,心甘情愿的牵握着她的手,带她走遍整座坊,告诉她每一个器具是做什么用的,如何操作。

  冬冬笑着看他比手画脚,亲自示范操作那些器具,神采飞扬的解说着,知道自己这回做得没错。

  他热爱这个工作,而她热爱看他认真的活。

  然后,他回到她身边,亲吻她,将她紧拥。

  她笑着伸手回报着他,知道自己此生,只要有他,便再无所求。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