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小暖冬(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小暖冬(下)目录  下一页

小暖冬(下) 第13章(4) 作者:黑洁明

  因承受冬冬情感的冲刷,痛得瘫倒在地的阿澪,可以看见在易远怀中的冬冬,身后雪白的长发,缓缓由白变灰,转黑,身上的浮鳞也逐渐消失,再无踪影。

  她双耳旁的白色封印,不再发出白光,变得很淡很淡,几近透明,然后终于完全消失。

  可阿澪知道,它还在那里,也会一直在那里,直到冬冬死去为止。

  虚弱的,她爬站起身,转身离开了那对相拥吻的恋人,离开那被风雨毁去,只剩地板的大屋。

  她走过原来应该存在回廊的地方,绕过天井,穿过厅房,下了仍完好如初的木阶,赤着脚走到了湿透的草地上。

  她垂着眼,脚步悬浮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她知道自己走不出去,她只是不想待在那里,她原以为,这回又会困在森林中,谁知到得了后来,前方却突然亮了起来。

  直到这时,她方抬起眼,只见眼前一片明亮、开阔。

  恍惚中,还以为是梦,她不自觉再向前,走到了那被风雨浸湿的码头上。

  天,再无风无雨。

  原该围绕着鬼岛的白雾,不知为何,消失无踪。

  湖水波光从脚下一望无际的往外延伸出去,她可以听见潮浪来回的声音,看见远山在云中幽幽,水鸟展翅横越天际。

  远处县城的大火,因方才骤来的风雨已熄,只余微弱灰烟冉冉。

  风,徐徐而来,拂上她的面容。

  是了,该是那封印的白光,扫去了所有一切障碍。

  阿澪知道,她应该要趁此机会离开这里。

  这些年,她一直想离开这座岛,离开这个地方,可天地那么大,她却不知该往哪儿走,不知该何去何从。

  杵立于原地,她听潮浪来回,看夕阳破云,洒落湖面,只觉得累。

  好累好累。

  不知过了多久,灰云又在此拢聚。

  雪花飘啊飘的,飘落了湖心。

  她伸出手,截住那抹白色的晶莹,才看见手心上的伤,已经快速愈合,只剩残疤,然后那抹白,与那道狰狞的疤,一起消失在她手心,无踪也无影。

  恍惚中,不禁想起那年秋,与那男人的对质。

  你该知道,她同我是一样的。

  是吗?

  别装傻了,你知道。你封了她的耳。我看见了,我看见她的记忆,你骗她,让她以为她是生了病才会聋的。

  既然你看见了,该晓得这是她爹娘的愿望。你应该比谁都还清楚,身为非人,须得承受的苦。

  我不是非人。

  嗯,你不是。

  男人的声,轻轻,在脑海里响起。

  就算是,我也不在乎。

  她能看见他温柔的眼,感觉到他温暖的大手,抚上了她的脸。

  我不在乎。

  他沙哑的声,在心中回荡,薄唇上挂着教人心烦的笑。

  对了,谢谢你教冬冬纳衣。

  男人笑着,唇角轻扬。

  我只是无聊,总有一天,等我腻了,我会杀了她。

  她恼恨的冷声说。

  你不会,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他只又扬起了嘴角,瞧着她笑。

  你不知道!

  她气急败坏的瞪着那可恶的男人。

  你不会的,我知道。

  他凝望着她,温柔再笑。

  我知道。

  那人的声,那人的笑,那人的眼,都在脑海,印在心上。

  他相信她,蠢得信了她,那么蠢、那么笨,同那傻冬冬一般。

  心,缩得好紧好紧。

  她不想和那傻子在一起,不想再同他一起待在这里,她需要离开这里,离开去寻找——

  寻找那人的转世。

  是的,她要找到那个人,那个该死的人,那个忘恩负义,害她背负魔人血咒,承受永生不死的混蛋——

  她不知道自己方才怎么会忘了,千百年来她活着就只为了这件事,她要他受她受过的苦,要他生生世世都如此,永生永世都这般!

  深深的,阿澪颤颤吸了口气,握紧了双拳,举步走出了码头,赤脚踩在了水面上。

  她没有沉下去,轻触水面的裸足,只造成一圈涟漪。

  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在洞庭湖上,踩出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卫风吹拂着她黑色的衣裙,那长长的裙摆随风飞扬着,如她长长的黑发一般。

  风,悄悄的吹着。

  雪,静静的下着。

  下着。

  当冬冬回神时,才发现自己的发与容颜,已恢复如初。

  就连她手上的白鳞也已消失,她松了口气,慢半拍的方想起刚刚帮了她而划伤两手的阿澪,她慌忙回身,却不见阿澪人影。

  「阿澪呢?」她有些惊慌的爬站起来,抓着易远道:「她为了帮我划伤了两手,流了满地的血——」

  方才他刚到时,还以为那巫女是在害冬冬,听她这么一说,易远一愣,「不是她解了你的封印吗?」

  「是她没错。」冬冬心急的告诉他:「可她后悔了,真的,她画血阵帮我拖延时间,还承认她骗了我,叫我不要从那阵法里出来,不然就再见不着你了。」

  易远低头一看,果真见满地都是血。

  冬冬转过身,跑了出去,喊道:「阿澪、阿澪——」

  易远跟在她身后,才一眼就看出来,围绕周遭的白雾已经消散,他抓住她的手,在冬冬回首时告诉她:「迷魂阵被破了,她走出去了。」

  冬冬一愣,忙追到了码头上。

  但那儿早已无人,易远看着湖面,只看见远方对岸那儿的水面上,有一长发黑衣姑娘。

  「冬冬,在那里。」他轻触她的手臂,抬手指指着那地方。

  冬冬朝那儿看去,一瞧便知是她,忙开口大喊。

  「阿澪——」

  看着她的背影,冬冬呼喊着她的名,黑衣姑娘的身形为之一顿,却没有回头的上了岸,消失在树林里。

  冬冬心抽紧,一时间,有些哽咽,然后她感觉到,身旁的男人,伸手将她紧拥在怀中。

  她环抱着他的腰,将小脸埋在他胸膛,却察觉到他抽了一口气,忙退开一看,才发现他腰上有一道染血的刀伤,吓得她花容失色。

  「你受伤了?怎受伤的?怎没同我说?」

  冬冬慌张的拆下自己的腰带,帮他伤口先包扎止血,一边担心的仰头追问。

  「来时不小心伤的,没什么。」他随口说着。

  「怎会没什么?这口子都长过我手掌了。」冬冬慌急的拉着他到一旁大树下坐好。「你快坐下,别乱动,我去找船——」

  易远见了,忙伸手将要转身离开的冬冬拉了回来,抱在腿上。

  「不用了,瞧这样子,船在被风雨吹得不知跑哪去了,你放心,你会儿白露会让人来找我们的。」

  「可是你的伤——」她担忧的仰望着他。

  「不碍事。」他环抱着怀中的软玉温香,微笑回道。

  「下着雪呢,你还袒露着胸膛,怎么可能会不碍事,一会儿教你冷都冷死了。」冬冬脸微红,怕他着了凉,忙起身将自个儿厚重的外衣脱下,让他披着。

  他深情的看着她,等她为他披好了衣,再次朝她伸出手。

  冬冬瞧着,知他要坐回他怀中,虽觉着,可知两人偎着才暖和,便乖乖的将手叫了出去,缩回他怀里,小心翼翼的乔了一个不会压到他伤口的姿势坐着。

  她那深怕弄疼他的可爱模样,教她心暖。

  雪花悄悄的飘落,易远收拢长臂,环抱着那羞红了脸的小女人,一颗心,至此方落定。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