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小暖冬(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小暖冬(下)目录  下一页

小暖冬(下) 第13章(2) 作者:黑洁明

  就在她几乎要听清那低语是在说什么时,阿澪突然抓起桌案上的烛台,划破了自己的右掌,以她的血,在地上画了一个圈,将她整个人拉了进去。

  「阿澪,你做什么?」冬冬吓了一跳,惊慌的看着她。

  「闭嘴!」阿澪含泪凶狠的说:「待着别动!」

  说着,她继续以鲜血在地上画着更大的圆与阵法。

  就在这时,外头天色突然暗了下来,下一刹,狂风忽然大作,吹破了通往外头的门,强劲的风突如其来,用力的拉扯着阿澪的长发与黑衣,她不理会那些干扰,依然以血画着复杂的阵图。

  「阿澪?!」冬冬震惊的看着她,起身就要阻止她:「你做什么?别弄了——」

  蓦地,大雨毫无预警的倾盆而下,狂风吹着暴雨,打进了屋里,冲刷着地上的血阵,也将阿澪右掌的血也冲刷掉了大半。

  「站住!你敢出来我宰了你!」阿澪斥喝一声,怒瞪着她,气愤的说:「我骗了你,你这傻瓜!你踏出这圈子,这辈子就别想看到那臭小子了!」

  冬冬一愣,僵站在那儿,这才注意到,这突如其来的暴雨连一滴都没洒进最靠近她的血圈之内,那猛烈的狂风也不曾扬起她的发。

  但风雨不停,逐渐冲刷掉外圈的血阵,这里愤而将左掌也划破,挤出更多的鲜血,一次又一次的重画那些阵图。

  风雨将她全身打湿,她双掌血流成河,将整个房间的地板都染成了红色。

  冬冬吓得脸色发白,再忍不住举步,踏出了那血阵,跪到了她面前,抓住了她染血的双手:「阿澪!你别画了!别再画了——」

  「你这蠢蛋!」阿澪俏脸刷白,又气又急,热泪蓦然夺眶,她慌忙将她推回血阵里,喊着:「别听他们说什么,不要听他们说什么——」

  可是,她被握住了双手,血阵被风雨冲毁了一块,失去了效用。

  阿澪可以听见,冬冬也能听见,那些声音。

  我们的……我们的……大泽之主啊……

  跪在地板上的两人,同时能感觉到风雨渐缓,温柔的包围住她们,阿澪甚至能看见,那些光影已现,一个又一个走了进来,然后跪了下来。

  她看见冬冬眉心上,浮现了一片白色的鳞。

  然后,一片一片又一片,然后再一片,那些美丽的白鳞隐隐约约浮现在她颈上,在她手上,在她胸口。

  她乌黑的长发缓缓变白,如雪一般,黑色的瞳眸也开始变浅、转蓝。

  来不及了,阿澪知道。

  冬冬瞪大了眼,只觉得慌,那些呼唤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清晰,几乎要占据了她所有的意识。

  风在吹着,雨在下着,又强,更狂,竟吹掀了屋顶,拔去了墙,让大地皆为之震动。

  冬冬跪坐在地,看着狂风暴雨抱围着她与阿澪,只觉浑身发烫。

  那些声音,呼唤着她,一次又一次,教她全身越来越烫,她能看见自己的发如雪、肤有鳞,能感觉到身体里像有东西要破茧而出。

  她好害怕、好害怕,她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阿澪,终于了解她为什么说,她同她是一样的。

  阿澪不是人。

  她也不是,竟不是。

  我骗了你,你这傻瓜!你踏出这圈子,这辈子就别想看到那臭小子了!

  方才,她不懂,可现在,她终于懂了。

  她不是人,再不是了,她再也不能同他一起,不能煮饭给他吃,不能与他一相违依,不能同他携白首——

  霎时间,心好痛,疼欲裂,教泪夺眶。

  所有的一切,都已是过往云烟。

  他是人,可她不是。

  不是。

  胸中那剧痛,是如此教人难以忍受,她好想好想再和他一起,再同他一块儿,她好不容易才能与他相守一起。

  被她紧握着双手的阿澪,看着她眼中痛苦的领悟,感觉到她悲痛的情绪排山倒海而来,她能看见冬冬与易远之间的过往,那些记忆如走马灯般闪过,她的喜悦、爱恋、羞怯、不舍,还有强烈到无法宣泄的苦与悔,悲与伤——

  阿澪喘着气,想抽回手,却无法动弹。

  心,好痛,但那不是她的痛;滚烫的泪,从她眼中滑落,可那也不是她的泪。

  那都是冬冬的,冬冬的痛,冬冬的伤,冬冬的苦,难以遏止的悲伤冲刷着她,纠结着她的五脏六腑,那苦与悔、伤与痛,充满了全身上下,像有人拿了千万根的针戳刺着心,而且一波强过一波,似无止境。

  热泪泉涌,在脸上奔流。

  可这一切已无法阻挡,金色的光照耀着一切,呼唤她真名的声音,如钟响,似雷鸣。

  那一瞬,阿澪知道她即将看见,就要听见——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男人突然从风雨中出现,闯了进来,跪在冬冬身后,伸出了一双大手,打出复杂的结印,幻化出两朵冰花,并在瞬间捂住了冬冬的耳。

  但那结印太弱,很薄,不够力。

  浑身湿透的男人贴着冬冬,靠在她耳边,哑声开口要求。

  「别听,不要听。」

  赶来鬼岛的易远,在途中被卷入湖中。

  他死命挣扎,但每当他试图往水面上游去时,冰冷的湖水中却像有只大手,一次一次的将他压回了湖底。

  他不想失去她,他不能失去她,他奋力的挣扎着,和不知名的力量搏斗,突然一股水流猛地袭向他的胸腹,他痛得张开了嘴,冰冷的湖水灌进了嘴,冲进了心肺,而那力量再次将他拉到了湖底。

  湖水很深、越来越深,明亮的湖面像是远在天边,他整个人被拖到了黑暗的深处。

  他要死了,他知道。

  他的手脚,再挥不动,他能感觉到胸中的心跳,由快而慢,每一次的跳动,都比上一次更加费力,直至再也无力跳动,似被冰冷的湖水给冻结。

  虽然不甘心的仍在挣扎,他的意识仍开始涣散。

  可她温柔的笑,似在眼前。

  他好想好想,再见她一面,再看她一眼。

  若知他死了,她会哭的吧?

  想起她哭泣的脸,教死寂的心,蓦然一抽,又跳。

  她会哭的,一定会。他知道,她外表看似坚强,其实很胆小。每回被人欺了,她总是强忍着她的泪,躲起来偷偷的哭……

  他同她许过的,生一起、死一块,他同那人承诺过了,他会照顾她的。

  他怎能留她一人?怎么能?

  心,大力再跳一下,让手脚抽动。

  冬冬。

  他让自己想着她,想着她的人,想着她的手,想着她的泪,想着她总是暖着他心的笑。

  冬冬。

  无形的气力,由心而生。

  他挣扎着让心跳动,挣扎着再次挥动如千斤般沉重的手脚。

  他运气于丹田,挥着手,踢着脚,试图再次浮上水面,忽然间手肘却碰撞到一坚硬的实物,不是水草,不是湖底的沙地,而是某种像金属般的东西。

  他猛然回首,竟在黑暗中瞧见一个身穿铁甲的男人,铁甲男人钳抓着他的双手,他再往下一瞧,感觉如千斤重的双腿,竟也有一着青色盔甲的男人,拖着他直望下去。

  易远吓了一跳,才发现原来竟是有人这样抓着他。

  他反射性伸出双指就往身后那男人露出的两眼直戳,对方吓了一跳,被他攻得出其不意,吃痛松开了手,捂着自己的双眼惨叫。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他双手一挣脱,立刻躬身弯腰,出拳揍了那个抓着他双脚的家伙,第一拳打在那人脸上的盔甲,痛得他手发麻,但他没停下,左手跟着以手刀斩向那被他打得仰头的家伙,露出来的咽喉。

  那矮胖的青甲两眼瞬间暴凸,也痛得松开了手,猛地呛咳起来。

  「咳咳咳咳——该、该死,他看见了,看见我们了!」

  原先那铁甲男人退到一旁,闭着疼痛的眼吼道:「怎么可能?他只是个凡人、凡人不可能看见的!」

  「就是看见了,不然怎么戳中你的眼?!」

  「那定是咱们俩快成了,他快挂了,才能入这界,才瞧得清咱们!别放他走!」

  易远虽然震惊与湖中竟有人在干这种勾当,却仍快速的往水面上浮去。

  「他要逃了!小子!哪里走!」青甲怒瞪着他,如箭矢一般往上急冲,将两手幻化成两把大刀,就往他砍来。

  狗屎!这家伙压根不是人!

  易远低头看见那人将手变成青色大刀,及时缩脚,踩住了那刀,抬脚就往他脸上踢去,青甲被踢得歪了头,可铁甲却在这时追了上来,抽出一把长剑朝他挥砍而来。

  他奋力拍开剑身,和两人在水中打斗起来。

  可这两人极熟水性,他勉力对了几招,腰上被砍了一刀,好不容易逃上水面,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被扯了下去。

  使刀的青甲力大无穷,拿剑的铁甲万分灵火,他在水中鱼两人几番争斗,却双拳难敌四手。

  就在那长剑再次当胸砍来,他避无可避之时,忽然一把银色大刀,从旁冒了出来,猛地替他挡住了那要命的一剑。

  他转头看去,竟看见一个早已死去的男人,和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该死,他死了。

  他不想死,但显然他已经死去,所以才会看到这个男人。

  男人赤裸着胸膛,黑色的长发如水草般披散在身后,手里拿着一把银色的大刀,他在水中舞动着那把刀,没两下就将青甲铁甲打得落荒而逃。

  易远震惊不已,刹那间,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但那男人不是幻觉,打退那两人之后,他回身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如蛟龙一般,拉着他迅速往水面上游去。

  他可以清楚感觉到那家伙温热的大手。

  蓦地,他被带着破水而出,那家伙拖着他,将他拖上岸。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