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小暖冬(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小暖冬(下)目录  下一页

小暖冬(下) 第13章(1) 作者:黑洁明

  白雾苍茫,缓缓浮游在半空。

  冬冬撑着小船,穿过重重白雾,终于来到了岛上的码头。

  方才在岸上,那儿仍有寒风呼啸,可当她将船撑到一半,那寒风不知何时就停了,只剩浓雾重重。

  她凭着记忆,将小船撑往鬼岛,可越靠近鬼岛,这儿的雾就越重,空气阴沉凝结着,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本来,她还以为自个儿会在那雾中迷失了方向,幸好最终仍教她找到了地方,冬冬上了码头,将小船以缆绳绑好,便匆匆往岛中小屋跑去。

  出了森林后,白雾尽散,只有那屋舍安静矗立。

  冬冬心急的快步上了阶,只见大门敞开着,屋子里一个人不见,不见少爷,也不见阿澪,她穿过这屋舍,来到后头天井回廊,快速往阿澪房间跑去,果然看见她坐在桌案后,拨弄着琴弦。

  冬冬看见她,松了口气,忙上前道:「阿澪,城里失火了,可不可以请你帮忙祈雨?」

  阿澪抬起了那双冷如冰霜的美目,瞅着她,挑起了眉:「祈雨?」

  冬冬跪在她身前,急切的道:「我看过少爷的书,知道你是白塔的巫女,能祈雨教天降甘霖,拜托你,城里起了大火,到处都烧着了,再这样下去,整座城都会毁于祝融的,求你行不行,救救城里的百姓。」

  阿澪冷冷一笑,垂下眼,轻哼着:「我为何要帮着祈雨,那些人要死便死,关我什么事?我就是求得了天降甘霖,对我有什么好处?凭什么就得因为我懂祈雨之术,就要我耗那些心神、费那些精力?」

  冬冬一愣,心一紧,只能道:「你说过的,若我有所求,你会给我,我最想要的东西。」

  闻言,阿澪一怔,抬起了眼,脸一沉。

  「那小子负了你?」

  「没。」冬冬不懂,她为何看来竟恼了,只道:「没有,阿远没负我。」

  听得此言,阿澪眼中,闪过复杂情绪,像是恼火,却又像松了口气,跟着忽然间,她伸手抓住了冬冬的小手。

  冬冬吓了一跳,但没抽开,只镇定的看着她。

  阿澪挑起了眉,冷哼道出一件她不曾说过的事。

  「你都被赶出易家了,还说他没负你,」

  冬冬一怔,虽不知她怎么能够知道,却还是冷静的坚持道:「那是他家的人,不是他,他没负过我。」

  阿澪美目微眯,眼中闪过一丝冷光,但她收回了手,只瞅着她,红唇轻掀:「就算你求得了雨,熄了城中大火,那些人也不会晓得,更不会感激。易家那些狗东西,欺你如此,你何须再理会他们,让他们自食其恶果便成。」

  「可城里不只易家的人,还有更多无辜的百姓。」冬冬倾身,心急的看着她道:「我知道少爷无故拘你在此,让你很不开心,可少爷是为了你好,才会这般强求,况且,你若真恼,也该是恼着少爷,城里的人都是无辜的,他们对此浑然不知。」

  「阿澪,冬冬求你了。」说着,冬冬跪着弯腰倾身,对着阿澪磕头,含泪道:「拜托你,待少爷回来,我必会求他让你出去。」

  她若不提宋应天,阿澪还没那么火,一听她提到那男人,顿叫她既恼又恨,心里头却又浮现那些教她说不清、理不明的情绪。

  阿澪看着那跪地同她恳求的冬冬,心中更是有一把无名火直冒。

  「城里那些人,长年欺你、辱你、瞧不起你,你难道就不怨?不恨?」

  「我怨过,但我不恨。」没注意到阿澪的声是直到了脑海,冬冬抬起眼,瞧着她,含泪回道:「那都是陈年旧事了,况且也不是人人都曾欺我,也有人待我极好,日日都同我来买豆腐、吃早点,若非人来光顾冬冬的生意,冬冬也活不到现在。」

  她这话,莫名叫阿澪更加生气,气这丫头如此不经事,这般点不透。

  阿澪火冒三丈的瞪着冬冬,恍惚中,只想见着了旧时的自己,见着了那个为了那些不懂感激的黎民苍生付出一切的云梦,见着了那个就是受了委屈,为了爱仍不顾一切飞蛾扑火的蝶舞与阿丝蓝,甚至见着了那个爱上了半妖,最终仍惨遭背叛的紫荆——

  刹那间,过往前尘受的怨与恨、愧与疚,都上心。

  在此之前,千年以来,她逃着、恨着,报复着那些对不起她的人,压根没时间去多想,可那男人、那可恶的男人,将她拘在这里、困在这里,逼得她去想,不得不去想——

  阿澪恼恨的挥开那些浮上心头的情绪,不让自己去想,不让自己去感觉,只压下了一切,冷冷的看着那个愚蠢的丫头,然后轻轻笑了出来,道。

  「你说的没错,我之前也确答应过你,若你来找我,我便会给你,你那时最想要的东西。」

  冬冬提起了心,满心喜悦的看着她:「所以,您愿意祈雨了?」

  「不,我不愿意。」她眼很冷,嘴上却噙着笑,道:「不过,若说到祈雨,用不着求我,你也能的。」

  「我?」冬冬一愣,呆看着她:「我也能?」

  「是啊,你也能的。」阿澪抚着琴,拨弄着琴弦,瞅着她说:「你和我是一样的,只要你记得自己的名字。」

  冬冬不懂,困惑的道:「我记得自己的名啊,我叫冬冬,雷冬冬。」

  阿澪微微一笑,红唇一张一合的说:「不,不是这人世间的名,是你娘传给你的名。」

  冬冬迟疑的看着她,「我娘?人世间?什么意思?」

  阿澪再弹一个音,只缓缓道:「你听不见吗?听,他们都在呼唤你,他们等你很久很久了。」

  冬冬更加不明白了,只道:「我五岁时得了伤寒,高烧后耳朵就聋了,我听不见的。」

  「聋了?那不是聋,那是宋应天搞的鬼,他在你耳上结了法印,封了你的耳。」

  冬冬怔看着她,心头狂跳,一时间几乎无法理解她在说些什么。

  可阿澪像是知道她的想法,张开了嘴,只冷冷的笑:「你当宋应有多好?瞧他骗你骗了那么多年,让你受了多少的苦?当年你还小,所以才以为自己生了病,可那是他故意让你这样想。」

  「可、可少爷为何这么做?」她白着脸,结巴的问。

  阿澪眼也不眨的轻笑,说:「当然是为了他自个儿的方便,他封了你的耳,就是不想让你听见,不想让你晓得自己的身世。」

  「我的身世。」冬冬看着她,越加的不安,沙哑的说:「我哪有什么身世,我爹是卖豆腐的,我娘是洞庭种莲荷的人家,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懂。」

  阿澪站起身来,缓步绕过桌案,来到了她面前,抚着她的小脸,「冬冬,不懂没有关系,如果你想,我可以把它还给你,把你的听觉还给你。等你听见了、听着了,你就什么也懂得了。」

  冬冬仰望着她,不知如何是好。

  阿澪悄声说:「届时,你想要风便得风,要雨变得雨,还能听得到,你想听到的声音。」

  冬冬看着她深黑的眼,有些慌,可又不由自主的被吸引。

  「你难道不想,再次听到虫鸣鸟叫?听到风吹过树梢?听到林叶因此沙沙作响?听到流水淙淙?抑或是……听听易远的声音?」

  冬冬心头微紧,不禁兴起渴望。

  她想,很想,怎会不想?

  遇见他之前,她早失去了听力,她从来不曾听过他的声音,她好想知道他说话时的声音是高是低,好像知道他的嗓音是否如她想的一样。

  冬冬仰望着阿澪,哑声坦承:「我当然……当然想……可若然……若然少爷真如此做,必有他的道理……」

  「他的道理,可也不全都是对的。」阿澪瞅着她道:「再且,就算他有他的道理,你难道就能对那些身陷火场中的人,见死不救?你可以吗?」

  「不……」冬冬看着阿澪,哑声道:「我不能。」

  「既然如此,那不就得了。」白玉般的小手,双双上了她柔嫩的小脸,她轻言浅语的道:「冬冬,合上你的眼睛,仔细听。」

  那一刹,冬冬仍有些迟疑,可她真的好想,好想听见,更何况,若她能祈雨,便能拯救城里的百姓,挽救易家的纸坊。

  「若封印除了,我真能祈雨?」她看着阿澪,再次询问。

  阿澪微笑,道:「当然。」

  冬冬深吸口气,闭上了眼。

  阿澪垂眼看着那全然信任着她的小女人,张嘴颂唱解除封印的法咒。

  那些古老的言语,溜出了她的唇,欲钻入冬冬的耳。

  刹那间,她两耳旁有光亮起,浮现白色透明,如冰晶般的六角结界封印,阻拦着那些字句。

  阿澪恼火的微眯着眼,只捧着冬冬的脸,在她脑海里道。

  仔细听,你可以听见的,听见那些声音,那些呼唤你真名的声音。

  冬冬一颤,才发现自己明明闭上了眼,却已是到阿澪的话语。

  你承继了那古老的血脉,代代相传那古老的名。那个久远之前,被人民呼唤的真名,人们忘记了,但万物还记得——

  冬冬喘着气,忽觉两耳似被什么给压着,只觉疼。

  只要你想,你真的想,你就可以听见。

  受到阻挡,阿澪加快了嘴上的咒念,刹那间,那白色的封印崩裂了一角。

  可就在这时,冬冬两耳因为过大的压力,渗出了血。

  冬冬疼得轻喊出声,眉宇间因太疼而纠结,可她仍听话的紧闭着双眼,强忍。

  见她如此痛苦,忽然间,过去这些年,与她相处的时光,历历在目,教阿澪心微缩,刹那间竟迟疑。

  阿澪,袖子这儿是这样缝的吗?为啥我缝出来一长一短的?

  阿澪,我做了豆腐脑,加了桂花蜜的,你要不要吃点?

  阿澪,这琴听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阿澪,你知道这花叫什么名?

  阿澪,我下回还能再来吗?

  阿澪,谢谢你……

  谢谢你挺我说话,谢谢你当我的朋友,谢谢你教我纳衣,谢谢你让我摸你的琴,谢谢你……谢谢……谢谢……

  十岁的冬冬、十二岁的冬冬、十五岁的冬冬、十八岁的冬冬,这丫头怯怯的同她笑着,开心的对她笑着,感激的和她笑着、好奇、难过、悲伤、喜悦、羞怯……

  这傻丫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找她说话,即便她冷着脸,总是她嘲笑她,她也依然。

  谢谢你……

  阿澪心一颤,忽然间,只觉胸中一痛,热泪上了眼眶,盈满。

  刹那间,还未及细想,她已抽回了手,停下了咒念。

  可即便如此,仍慢了一步,冬冬两耳的封印再撑不住,如冰晶般碎裂成千万片,飞射开来,阿澪没来得及闪,被那波动打倒在地。

  冬冬喘着气,往后倒在地上。

  模模糊糊之中,只感觉到周围有清风徐来,起初她还搞不清楚又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她听见了某种声音,那是喘息的声音,她在喘息的声音。

  风,悄悄又来。

  有些什么,在低语。

  她听不清,不禁睁开了眼,地板在晃动,晃着。

  不,那是风,风吹过树梢,让林叶沙沙作响,教映在地板上的天光也摇晃。

  哗沙、哗沙、哗哗沙沙——

  那是声音,风吹过树梢的声音,她吃惊的抬起头,看见阿澪苍白的脸,看见她盈满泪光的黑眸。

  不清的低语,扔在低语。

  哗啦、哗啦、哗哗啦啦——

  那是,潮水的声音,湖水的潮浪来回,拍打着岸,激起了浪花。

  风又起,在她身边旋转,轻轻环抱着她,在她耳边欢欣的窃窃私语。

  啊……我们的……我们的……

  说什么呢?冬冬困惑的眨眼,四处张望,只见周遭的一切都亮了起来,无比的明亮,所有的东西都在晃动。

  我们的……大泽之……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