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小暖冬(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小暖冬(下)目录  下一页

小暖冬(下) 第8章(1) 作者:黑洁明

  易家的少爷易远要成亲了,娶的还是雷家豆腐店那个耳朵听不见的雷冬冬。

  刹那间,这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人们尽议论纷纷,好事的人全跑去易家纸坊买纸,无论有没有读过书,认识不认得几个字,那也是要去听听八卦、探探消息,书生买纸来写字,伞工买纸来作伞,卖吃食的买油纸来包食物,没多少钱的那是去买个草纸也行。

  一时间,原本就门庭若市的易家纸坊,更是人多到门槛都快被人脚给踏平。

  可在集市街尾的雷家豆腐店,却是连着两日都没将旗招挂上,铺子里门窗紧闭,就算是去了,也瞧不见什么东西。

  不过,还是有些人在经过时,会对着这小店指指点点的讨论。

  「瞧,就这铺子,我来买豆腐,那豆腐挺好吃的呢。」

  「这消息究竟是真的假的?易少真会娶一个买豆腐的姑娘吗?」

  「那要是不娶她,这豆腐店怎能没开门做生意呢?」

  「可那姑娘不是不聪明吗?耳朵听说还听不见呢。易少要什么样的姑娘没有,怎偏偏选上她了?怕不是道听途说吧?」

  人言在大街小巷、酒楼茶坊里传来传去,无论是到哪儿去,都能听见人在谈这叫人吃惊的消息。

  「我说那姓雷的姑娘哪儿好?莫不会是易少被下了蛊吧?」

  「这话可不能乱说,对人下蛊,那是有罪的,会被抓去官府里治罪的。说不得,人家易少就少爱上了那小姑娘了。」

  「什么小姑娘,我听说都二十有三了,是老姑娘了,我瞧八成是瞎说的吧?」

  「啧,这事哪能瞎说,我二叔是纸坊里的老人,我问过他老人家,他可是亲耳听见易少同李总管说,要娶那雷家的姑娘,已经挑了最近的吉日,就要过门了。」

  「我娘也这么说,她可是在纸坊抄提纸张抄提了十八年呢。」

  「这么快,该不会是那姑娘已经……」说着的人,不敢挑明,就在肚子上往外画了个圆。

  「我看八九不离十了,否则易夫人那儿,哪能让易少去娶个门不当、户不对,耳朵听不见,年纪还那么大的姑娘呢。」

  「是啊,我听说,那姑娘其实脑袋不太清楚,还不只耳朵听不见呢。」

  「我看易夫人要是知道了,定给气死,那雷姑娘能不能进门,还不一定呢。」

  「话说回来,易少也真是,这么些年来,他哪个姑娘不好挑,挑来挑去挑到个卖豆腐的,我瞧也是好不到哪儿去。」

  好事的人,从早到晚的嚼着舌根,将话传到百里远。

  姑娘们听了,对那雷冬冬是有妒又羡;男人们听了,对易远却是讪笑居多。

  冬冬提着食篮,站在街旁,敲了敲身前的一扇门,等着人来开门。

  这儿紧临市街,对面就是一茶楼,她虽然听不见,可也知人们说了啥,她站老远都能瞧见那些人说嘴。

  这才多久,两天不到,瞧这事已让整座城的人都沸腾了起来。

  对面茶楼,人人都在说不提,那些经过她身边的人也三三两两的在聊着这件事,甚至还有两位大婶,就停在她身旁说的口沫横飞,却压根不识她这当事人。

  她拉回视线,不让自己再瞧,只暗暗叹了口气。

  眼前的门,在这时开了。

  来人看见她,微微一愣。

  「雷姑娘。」

  她瞧着那身穿官服,还未及戴上官帽的男人,微笑开口:「秋捕头,早。」

  「呃,早。」秋捕头呆看着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这是我那日答应你做的两样素菜。」她仰头看着他,把手中的食篮递出去,微笑再道:「祝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谢谢。」他伸手接过食篮。

  「我还有事,先走了,这阵子谢谢秋捕头您的关照。」说着,她朝他弯腰致谢,这才转身,可那男人却突然伸手抓住了她。

  「等等。」

  冬冬吓了一跳,回首只见他困惑的看着她,然后问:「你真要嫁人了?」

  被他抓住了手,她有些不自在,但仍是点了点头,道:「嗯。」

  秋捕头眼一暗,「嫁给易少?」

  她迟疑了一下,最终仍没否认,再一点头。「是。」

  「如果我说……」他张开嘴,话未完,突然察觉一石子朝他手背袭来,他松开了抓着她的手,反手接住,没让给打着,但那石子力道不轻,教他手心里火辣辣的痛。

  他猛抬眼,只瞧对面巷子里,一男人杵在那里,冷眼瞅着他。

  他手一松,冬冬便抚着手臂,退了一步,然后才好奇的问:「秋捕头,怎么了吗?」

  说着,她跟着回首,想瞧他在看什么。

  她一回首,秋捕头就见那男人缓步走了过来。

  瞧见他,她一愣,小手没举起只低低的挥了挥,像赶小狗似的挥着那家伙,可那男人却装没瞧见的直穿过大街而来。

  冬冬一急,忙回头瞧着秋捕头,面红耳赤的道:「抱歉,我同他说我自个儿来就行,他偏要跟。」

  刹那间他知道,在她这事上,他慢了,真迟了,她的心已给了那人。

  但是,瞧着那天之骄子,他想想还是不甘,忍不住张嘴,含蓄再问:「雷姑娘,易家那种深宅大院,并不好待,你确定吗?」

  她确定吗?

  这两天,她几乎没睡,想的也就这事。

  不由自主的,冬冬回头再瞧那走来的男人一眼。

  他是那般高大英俊,如夏日骄阳那样耀眼夺目,吸引着众人的视线。

  这男人和她如此不不同,像天与地,似云与地,身为易家的少爷,他几乎就是这城里的半个主子,金城有半数的人都靠他吃饭,而今他却要娶她为妻。

  她确定吗?他一直问着自己同样的事情,可看着他,她知道,两天前或许她还有些疑虑,但随着时间过去,她只确定了一件事。

  她喜欢他,很喜欢他,除了爹与娘,他是她这世上最在乎的人。

  如果可以,她想和他在一起,直到他厌倦了她为止。

  所以,冬冬回过首,瞧着秋捕头,点头微笑开口。

  「嗯,我确定。」

  秋捕头瞧着她嘴角的笑,眼里的情,再无言。

  那笑,不是对他笑的,那情也不是因为他。

  过去这几个月,她天天上她那儿吃早点,买豆腐,从没见她这样笑过,没见她露出这样温柔的表情。

  所以,到头来,他只能遗憾的说:「易少是个幸运的男人。」

  冬冬惊讶的看着他,脱口就道:「我还以为,人都会觉得幸运的是我。」

  「不,我相信那人是他。」秋捕头瞧着她,苦笑说:「恭喜。」

  冬冬没想过会从人嘴里看见这句话,也没料到原来收到旁人的祝福,竟教她那么开心。

  她小脸微红,只道:「谢谢。」

  几乎在同时,易家的少爷来到了她身后站定,轻触她的手臂。

  她转过身去,羞窘的低问:「你怎来了?不是让你别过来吗?」

  「我吃太饱,走走好消化。」他一脸无辜的说。

  冬冬好气又好笑,眼见街上已经有人发现他的存在,只得赶紧回身同秋捕头说:「抱歉,打扰您了,我们先回去了。」

  说着,她便赶紧下了石阶,快步离开。

  易远这才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边。

  「你别靠我那么近,你不识得人,可这城里人人都识得你啊。」冬冬发现人都在瞧她了,忙咕哝着。她方才来时,街上没半个人多瞧她一眼,可如今被他这么随侍在侧,教她顿成众人注目的焦点。

  可他像没听见,依然故我的走在她身边。

  她想转头去瞧他是否说了什么,又担心旁人会猜出她是谁,只能目不斜视的直往前走。

  结果因为太紧张,不由得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结果一个不小心,又给街上的石板给绊了一跤,整个人往前扑跌。

  「啊——」她轻叫出声。

  易远瞬间伸出长臂将她捞了回来,冬冬压着心口,回神才瞧见他当着众人的面将她拥在怀中,她赶紧要往后退开,他却抓着她的手不放。

  这下子,街市上原本没注意到的人,可全都注意到了,所有人的视线都朝这儿看来。

  「你……你放开我啊……」冬冬羞红了脸,慌张的看着他低嚷着。

  「不要。」

  啥?她呆看着他。

  易远垂眼瞧着她,老神在在的道:「你连走个路都会跌倒,我还是握着好。」

  「可……可人都在瞧了……」她又急又窘,一张小脸红到快冒烟。

  「瞧就瞧了,又不会被瞧得少块肉。」他说着,牵握着她就继续往前走。

  什……什么?

  冬冬傻眼,虽然不想引人注目,可自个儿小手被他紧握着,她不得已只好快步跟上,满脸通红的嘀咕着:「是不会少块肉,可你或许习惯了被人瞧,我却不习惯,况且咱们俩又还没成亲,这样当街……当街牵握着手……」

  他继续装没听见,只握着她的小手,穿过前方自动分开的人潮。

  两人身边的人潮那是越聚越多,身后更是跟了一大串看戏的。

  虽然听不见,可冬冬光瞧也知,人们早猜到了她是谁,她不敢多看旁人的嘴,就低头垂眼直瞧着地上石板,怕不小心又给绊着,那才真的是糗大了。

  岂料,他却在这时停了下来。

  她一愣,不知出了什么事,逼不得已,只得抬起了头,朝他瞧去。

  只见他垂着眼,看着她,问:「地上有钱捡吗?」

  她脸更红,悄声回道:「没有。」

  「那你低着头?」他好笑的挑眉。

  她面红耳赤的说:「我怕再被绊着。」

  那不是真正的原因,他与她都知道。

  他握紧了她的手,温柔的看着她,告诉她:「我不会让你跌倒的。」

  冬冬知道,他要她抬起头。

  「别怕。」他说。

  要不怕,好难。

  那么多年来,她早习惯了出门就要尽量保持低调,不被人注意。虽然年岁渐长后,慢慢再没人来欺她,可她依然还是畏惧生人的目光。出了家门,不在自个儿熟悉的地方时,她总如惊弓之鸟。

  「不怕。」他又说,眼深深,只注视着她。

  仰望着眼前这男人,她能感觉到,他温暖的大手,将她整只手都包覆了起来。

  冷凉的秋风袭来,扬起她与他的发。

  他不曾看向别的地方,不在意旁人的喧嚣,就只看着她,瞧着她。

  心口,微微的颤。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