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小暖冬(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小暖冬(下)目录  下一页

小暖冬(下) 第12章(1) 作者:黑洁明

  这一年的冬,很冷。

  小雪下了几日,又遇大雪。

  人都在说,几年没见着这样的雪。

  难得放晴的天,人人都走出屋外,铲着雪,清着街,活动快要生锈的筋骨。

  易家大宅主屋中,冬冬替易远收拾了行囊,备好了食篮,帮着他穿上厚重的外衣。

  「你还是同我一块儿去吧。」当易远转过神来,看着她秀丽的小脸,忍不住又提议,不知怎,想到又得放她在这,心中总有不安。

  知他有所顾虑,她将小手搁在他心上,道:「没事的,总不能每回你去岳州,到带着我。况且,这些年,我不也这样过?爹懂武,教过我一些,你忘了你以前也曾被我推到过呢。」

  「那时我受了伤。」他挑眉辩解,「也没想到你个头那么小,力气却这么大。」

  她轻笑,说着反话:「是,是我力气大,趁你受伤才赢了你,」

  他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只问:「你那时若已经懂武,怎老让人欺负?」

  「爹说,小擒拿手是学来防身的,可不是拿来同人斗殴的,非不得已才能用。」

  这话听来耳熟,像苏小魅会说的言论。话说回来,在她卸了宗堂的手之前,他还真不知道她爹会武。

  那男人虽然身形颇高大,但一直都是沉默寡言,安分守己的卖着豆腐,他从未听说或看过那家伙是个练家子,可如今想开,她爹确实不像一般的庄稼汉。

  「你爹以前是做什么的?」他看着她,好奇的问:「是江湖中人吗?」

  「我不知道。」她摇着头,说:「爹从没提过以前的事,但苏爷以前常来找爹喝酒,或许爹曾同苏爷说过吧,怎么了吗?」

  「没,只是好奇。」也将这话题搁到一旁,只再问:「你确定不同我一起?」

  「不了,过快年了,各家各院都忙着备年货,你把账给了我管,我要同你去了岳州,等会来事情就要堆到屋梁上去了。」

  冬冬说着一路送他送到了大门外。

  「路上积了雪,你悠着点,小心点,别匆匆的赶,我帮你备了些豆包,还有镶肉,你记得吃点,别饿着了。」说着,她忍不住又帮他拉紧了大氅,「你这样够暖吗?要不要再多加一件?」

  瞧着她担忧的小脸,他轻声出声。

  「坐着车呢,又不是骑马,这就行了。」话落,他抬手抚着她的小脸:「倒是你,若有人惹得你不快,你就去应天堂那儿待几天。」

  他那样旁若无人的摸她的脸,教冬冬有些羞,悄声提醒:「这大门外呢,人都在看了。」

  她这一说,他没抽手,反倒伸手将她整个人揽入怀中,当众低头吻了她。

  冬冬轻抽了口气,瞬间羞红了脸。

  「人要瞧,就给他们瞧清楚些。」他揽着她纤细的腰,轻捏着她小巧的下巴:「教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是我易远的妻。」

  这一句,可让她连耳都红了。

  「我不在,记得多添条被子,我忙完就回来。」他不舍的交代着。

  闻言,她只觉心热,还是忍不住再提醒他一次:「路上积着雪呢,你可别赶。」

  「知道了,你进去吧,外头冷。」

  「你先上车,我一会儿就进去。」

  他瞧着她,心微暖。

  知这小女人没见他上车,不会肯先进门,他强迫自己松了手,上了车。

  「少爷,要起程了吗?」车夫问。

  「嗯,走吧。」他点头,边说边朝她挥手。

  车子缓缓前行,冬冬抬起手,也同他挥了两下。

  他看着她,见她一直站在大门外,目送他离开,长那么大,除了她,就没人为他送行过。

  他一直瞧着她的身影,而她也一直站在那里,直到车子拐了弯,再瞧不见她了,他方搁下了车帘,可她的模样,却仍印在心头。

  才起程,他已是归心似箭了。

  易家少爷与少夫人,在大宅钱鹣鲽情深的模样,全教人看了去,没多少天,便传遍了全城。

  当人说着这最新的八卦时,一名棉衣少爷,再次被请出了酒馆。

  「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叫你们掌柜的给我初来!」

  「大爷,咱们当然知道你是谁,可掌柜的说,您家少夫人吩咐过,再不能给您几位爷赊欠了,真的非常抱歉。」

  「不过就是钱,要钱咱没有吗?」男人气得脸红脖子粗,火冒三丈的道:「你他娘狗眼看人低啊!老子这几年花在你们这儿的钱,还少过吗?」

  「当然是不少,可您家少夫人正得宠,谁人敢得罪了她,那便是不给易少面子,咱们也很为难的,要不等大爷您回去拿了钱,咱立马去取酒来。」

  酒馆的小二客气的笑着,可他身后那两名大汗可冷着个脸,男人知这讨不了便宜,怒道。

  「好,你好样的!给老子走着瞧!」

  语罢,他一甩袖,怒气冲冲的大踏步转身离开。

  歪歪倒倒的走在路上,男人赤红着眼,是越想越火,越发的不甘心。

  以前他要喝酒,旁的人还不争先恐后的送上,可打那女人管了账,人不让他赊,也不让他欠,家里那黄脸婆除了固定的花销之外,就不肯多给他一毛钱买酒,说是怕他喝了酒又闹事。

  娘的,他是闹过啥事了?不过就是摸了人两把,那贱人可还把他的手卸了呢!害他疼了好些天,到现在就连举手都会疼!

  那回之后,家里那些王八蛋背后都在笑他,教他闷得一肚子火无处可泄。

  不过是钱而已,他易家有的是钱,要钱害怕没有吗?

  这念头方闪过,他就因为酒醉,忍不住扶着墙,把肚中的劣酒全吐了出来。

  路人见了,纷纷闪得老远,就在这时,他抬起头却看见那个女人提着个包袱从大宅门里走了出来,往纸坊的方向而去。

  他怒目瞪视着她,本想跟上前去同她要钱,却蓦地想起上回易远那凶狠的模样,一瞬间,仿佛脖子又被他给掐住,教他为之却步。

  等等,易远四天前出门去了岳州,她现在也去了纸坊,那表示主屋里没人在那儿,易家有的是钱,他知易远房里定有备款。

  刹那间,他双眼一亮,一时财迷心窍,不再跟着她,反倒转身走进大门,快步朝主屋走去。

  谁知他兴冲冲去了主屋,却看见一个丫鬟在那儿擦地,他有些心急的躲在院子里,待得那丫鬟终于擦完了地,提着水桶走了,方溜进了屋翻箱倒柜的找。

  岂料他翻了半天,一个子儿也没翻到,就只翻出了一堆的书。

  他恼怒的把书架全给推倒在地,那架子倒地后,撞翻了一堆衣箱,其中一只衣箱掉在地上,箱盖被撞开了锁,一只木匣子摔了出来,里头尽是些珠宝首饰,他见猎心喜,立时把那些珠宝给塞进怀里,可待要离开,见一室凌乱,才慢半拍的想到,主屋失了窃,若易远追究起来,定不会相信是那贱人偷了自己的首饰。

  一时间,心乱慌神。

  可到手的钱财,要他吐出来,他又不甘。

  就在这时,他看见了那因为方才那阵混乱,被他打翻在地的灯油,那灯油洒得满地都是,还溅到了书上。

  对了,若是失火,就没人知道这儿曾遭窃了。

  这想法一现,他再顾不得其他,醉醺醺的就抓起火石,将沾了灯油的书给点着了火,怕这火烧得不够旺,他还拎了好几本四处搁着,甚至走到院子里,把它们给扔到屋瓦上。

  这几日,天难得放了晴,连日的积雪都融得差不多了,可他怕瓦还是湿的,又进屋拿了几本书,点着了再扔上去,直到整个烧起来,烘得他脸热身燥,他才甘心。

  看着那冲天烈焰,莫名的快感在胸中升起。

  「贱人,我教你欺我!看你再怎么欺我!」

  他得意洋洋的笑着,这才揣着怀中的宝贝们,大踏步走了出去,谁知道这时节,天干物燥,风一吹,倒把那在瓦上燃烧的书页垂了下来,几页书燃着火星,落在了他身后的冬衣上,可冬衣太厚,他没发现,就这样一路的往外走,他那衣就一路的烧,边烧还边掉火星下来,留下一地的残火在廊上。

  风再吹,又吹,火星飞呀飞,东落一点,西沾一下。

  没多久,整栋易家大宅都烧了起来。

  几位丫鬟下人发现,刚开始还试图扑灭火苗,可却是扑了这一处,那一边就烧起来,灭了那一边,另一头火舌又再熊熊。待得大伙儿发现情况不对,易家大宅里早已浓烟处处。

  更惨的是,那北风啊,好死不死竟有再起,不停的吹了又吹,吹了再吹,把火吹旺了,把火星散得更远,远过了高墙,到得了别人的地头,待在他人的瓦上,没半个时辰,不只易家大宅,那是连前后左右的邻人屋宅都一并遭了秧。

  「不好啦!失火啦!快来救活啊——」

  终于,有人奔出了易家大宅,惊慌失措的高声喊着。

  一时间,救人的救人,救火的救火,可大风经风助长,旺到了极点,火舌贪婪的舔噬着屋瓦房梁,吞吃着老屋院墙。

  在纸坊的冬冬,很快听到了消息,连忙赶了回来,但那时,易家大宅早已连大门都迈不进去,熊熊的火焰燃烧着,将周遭烘得如夏日一般,那火烧得如此之旺,教人们匆忙走避,就连想救火都不知该如何救起。

  忽地一院墙被烧得倒了下来,顿时教大街上的人都惊叫出声,四处奔逃。

  她被这景况吓得脸色发白,好不容易看见了朱朱,忙抓着她问:「人呢?人都出来了吗?还有人在里面吗?」

  「出来了,出来了,都出来了,咱们把主子们都带出来了。」朱朱哭红了眼,指着大街另一头道:「都在那儿了。」

  冬冬赶紧跑了过去,就见易家上上下下都在那儿,她略松口气,但仍不放心的清点起人头。

  易远的娘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家百年的大宅毁于一旦,震慑茫然的不断重复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火是怎么起的?怎么起的?」

  发现上了个人,冬冬没空看她说了什么,转头就朝自个儿丫鬟跑去,抓着她问:「朱朱!吕荣呢?有人见着他吗?他在哪里?」

  朱朱一听,愣了一下,忙回头叫唤顾那少爷的丫鬟。

  「荣少爷呢?你见着他了吗?」

  「他不是同夫人在一起吗?他今儿个没待吕家啊。」丫鬟一听,惊慌失措,吓得脸发白。

  冬冬见了,心头一震,猛地回头瞧那女人。

  那女人仍交握着双手,两眼直瞪着那失了火的百年大宅,压根没注意到那不见踪影的孩子。

  易远说他娘无情,她还不信,直到现在——

  冬冬压着心,想起易远,想起那孩子,然后想也不想的,她脚一点地,回身就冲进那烈焰冲天的大宅中。

  朱朱吓傻了眼,忙喊:「少夫人!少夫人!你别去啊——」

  可以眨眼,少夫人已经消失在满是黑烟和火焰的大门内。

  所有人惊慌的看着她冲进火里的那一幕,全都为之骇然,刹那间全僵在那儿,没人敢如她一般闯进去。

  大宅里的院墙与屋舍,一墙接着一墙的倒,一栋接着一栋的垮,就在大伙儿全认为她死定了的当口,就见她抱着个孩子,闪过了一面倒下的火墙,踩着院墙的屋瓦,飞跃了出来,教众人吃了一惊。

  「少夫人——」朱朱冲上前去,「你还好吗?」

  「没事,荣少爷吓坏了,躲在假山上的亭里。」

  满脸黑灰的冬冬说着将那孩子放了下来,同他道:「瞧,没事了,咱们出来了,你可以把眼睛睁开了。」

  吕荣睁开了眼,见真的出了宅子,这方放声大哭起来。

  吕家的丫鬟奶娘见了,忙上前把主子带了开来。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