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小暖冬(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小暖冬(下)目录  下一页

小暖冬(下) 第11章(3) 作者:黑洁明

  「你记得舅老爷最小的那个儿子吕荣吗?」

  「嗯,记得。」她点头,那是他最小的表弟,今年才十岁。

  「他不是舅老爷的儿子。」他深吸口气,告诉她:「是我娘偷人生下的孩子。」

  冬冬睁大了眼,吓了一跳。

  「你是说他是……你弟弟?」她悄声问。

  「是。」他点头,扯着嘴角,告诉她:「当年我娘根本不是生病,她是有了身孕,我爹早死了,她原本可以改嫁,可她舍不得易家夫人这头衔,吕家人也都舍不得,所以把孩子生下来后,当作舅老爷的孩子养。」

  冬冬恍然,这才知,为何舅老爷总是如此横行霸道,为何他娘要特地来帮舅老爷讨钱,又为何,他总是这样同他娘针锋相对。

  「她宁愿舍了孩子,也不愿舍弃这个易家夫人的头衔。」他苦笑,嘲讽的道:「我娘她就是这样一个势力又无情的女人。」

  他眼里的苦涩,如此深。

  不自禁的,冬冬反握住他的手,告诉他:「也许,她也有她的苦衷……」

  他再笑,轻笑。

  那笑,好苦啊,哭得让她心更紧缩。

  「你记得,小时候我被称作小霸王吗?」

  「嗯。」她记得。[  派  派  手  打  ]

  他扯着嘴角,说:「我娘一直是个冷清的人,我从小就想引起她的注意,可她从来不曾真的在乎过,就连那回我受了伤,可她连一次都没到印天堂看我。当年我想习武,她会阻止我,就是因为她认为练武是工人才会做的事,若让人知道了,会让她很丢脸。对她来说,我只是个麻烦,一个她要当易夫人,不得不忍受的麻烦。在我的记忆中,她从来不曾抱过我,我甚至记不得她曾经握过我的手,一次也没有。」

  冬冬傻眼,简直不敢想象竟有这样的娘。

  虽然她娘在她五岁时就过世了,可她一直记得娘的怀抱,记得娘身上的味道,记得娘温暖的手,记得娘唱着轻柔的歌谣哄着她入眠;就连她那沉默寡言的爹,都曾抱过她,安慰她,牵握着她的小手穿街过巷。

  可是他却说,他娘从没握过他的手。

  冬冬震撼的看着他,刹那间,只觉心好痛。

  还以为,与她相比,这个男人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怎知道在那个家,他连一个会疼惜他的人都没有。

  无论你怎么想,我不会让我的孩子没名没分……

  你知道我是易家的少爷,嫁了我就是易家的少夫人,没人敢对你无礼,干再给你难看……

  我就这么差劲?差劲到连你都不想要我?

  他同她求亲时,她还不懂为什么他要强调这些,为何如此在意这点,她甚至以为,他说自己差劲,只是反话。

  可现在,听了他所说的,她方了解明白。

  人都是贪他的钱,爱他的财,每个人靠近他,都是因为他是易家的少爷,即使是他娘,就连他亲娘,也是这般。

  他觉得自己差劲,因为不够好,才让所有人都只因钱而靠近,才让大伙儿都只看得见钱,看不到他。

  看着他眼里难以掩藏的痛与苦,疲与倦,忽然间,她知道自己得和他说明白,无法自己的,她抬起双手,捧握住他冰冷的脸庞,深情的看着他,温柔的开口:「易……」

  她放出声,又停下,改口再道:「阿远……」

  原以为,唤这名,会觉着羞,感觉臊,可他的名,如此自然的溜出了唇。

  她能看见他的瞳眸放大,感觉到他屏住了气息,她情不自禁的再唤了一次,道:「阿远。」

  他猜他喜欢,就如她也爱这样叫他。

  温柔的,他抚着他的脸庞,凝望着他的眼,张开嘴道:「我嫁你,不是因为你是易家的少爷,不是因为可以成为易家的少夫人,你懂吗?」

  她的话,教易远心紧,他垂眼看着那个无谓风雪,更了他一路的小女人,喉紧心热的哑声说。

  「我知道。」他柔情万千的凝望着身前的小女人,抚去她眼角因他而滑落的泪,心头热烫烫的道:「我知道你不是。」

  冬冬含泪微笑。

  那抹笑,那么甜,那样真。

  然后她踮起脚尖,在黑夜中,亲吻他的唇。

  他又屏息了,又微微的僵,以往她总不知为何他会这样,现在她知道,那是因为他紧张,怕她收回了手,怕她不愿碰他。

  这男人,教人好心疼。

  含着泪,冬冬恋恋不舍的轻抚他的脸,仰望着他,粉唇轻启,告诉他,那藏了好久好久的情意。

  「阿远,我嫁你,是因为我爱你。」

  刹那间,他黑眸一紧,不敢呼吸。

  她恋恋不舍的,抚着他的眼,他的眉,他脸上的颧骨,他冰冷的唇,道:「我不想的,你是少爷,同我一起,不过是因为怜悯,因为同情--」

  他张嘴想辩驳,可她压住了他的唇。

  「我真的不想,可我情不自禁,起初我喜欢你,是因为你看起来总是那么自信,那般闪亮,可后来,我喜欢你,是因为你对我好,对我很好很好。你不差劲,一点也不差劲,即便是当年的小霸王,你也依然对我伸出了手,教我读书识字。」

  「你救了我的命。」他提醒她。

  「我没有,我只是叫来了苏爷,是他救了你。」她看着他,说:「你要真是差劲,你会这样想,会认为大不了赏我几两银子就好,你不需要亲自来教我写字,我不需要对我好,可你还是做了,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不厌其烦的为我解释每一个字的意思,教我怎么样发音,如何说话。」

  冬冬抚着他干涩的唇,悄声道:「在这之前,我几乎忘了该怎样正常说话,我爹是个沉默的人,就算我讲错了话,说错了音,他也不会在乎,不会介意,可其他人会,他们嘲笑我,欺负我,让我在外头,越来越不敢开口,但你和我说话,你把我当朋友,把我几乎快遗忘的声音,还给了我。」

  深深的吸口气,她幽幽再说。

  「然后,你走了,继承了家业,我知道我们的缘分已尽,可我仍是忍不住远远,远远的看着你。」

  易远能看见,她眼中的疼,教他心抽紧。

  「那时候,我还以为,我们俩,就这样了。」她瞧着他,唇上有着清楚的笑,说:「可后来,你又来找我,一次次的来找我,同我聊天,和我说笑,教我明知不该,还是对你动了心,因为你是那么,那么的好,我知你只当我是朋友,我不想喜欢你,可就是喜欢上了,不想爱你,可就是爱上了,你不差劲,你要是差劲,就不会为了负责而娶我,觉得该为一时的冲动照顾我--」

  「不是一时冲动。」他握住她的手,打断她的话,暗哑开口:「我娶你,是因为我想要你是我的妻,只想要你是我的妻。」

  冬冬一怔,愣住了。

  他嘎哑开口道:「我一直想娶你,十六岁时就想娶你了,可你还没及筓,我娘又出了那事,而你爹--」

  「我爹?」冬冬呆了一呆。

  易远眼一暗。坦承:「他瞧不起我。」

  冬冬更呆了,「什么?」

  「我认为我只是个靠着祖宗的庇荫的二世祖,根本配不上你。」

  她傻眼瞧着他,「我爹说的?」

  「差不多就那意思。」易远一扯嘴角,道:「可他说的没错,当年我的一切,都是爹留的,娘给的,没一样是我自个儿攒来的,所以我一气之下,赌气说若我没在岳州城起楼,就绝不会再去找你,可要我真起了楼,他便得把你给我。」

  冬冬震惧不已,脸红心跳的看着他,好半晌,才能挤出一句。

  「那你来找我时,怎不说?」

  「我以为那只是年少气盛的冲动,我不知道,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想清楚了,而等我确定了,知道了,我就是想要你时,你却只当我是朋友。」

  冬冬哑口无言,然后再禁不住含泪轻笑,说:「我不是。」

  「我知道,现在知道了。」易远再忍不住,情不自禁的抬起手,将这个可爱的小女人紧拥在怀中。

  冬冬笑着忍住到喉的哽咽,伸长了手环抱着他,感觉他的心跳与她在一起。

  怎知的,怎晓得,原来都已用了情,动了心。

  白雪,轻轻的飘,洒了两人一身。

  她的身子,那么小,却温暖无比,暖着心。

  易远将脸埋在她颈窝,埋在她发里,深深,深深的拥抱着她。

  那一瞬间,他晓得,无论将来如何,他终其一生都愿与她一起,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分享生命中的喜怒哀乐,携手相伴到老。

  半晌后,他终于强迫自己松开了手。

  她眼儿红红,鼻子也红红,看起来却异常教他心动。

  他笑着再次抹去她的泪,这才牵握着她转身,缓缓离开那儿。

  这一回,她不再跟在他身后,而是陪着他一起,两人并肩同行,一步一脚印的踩在雪地上,走回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