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目录  下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4章(2) 作者:田芝蔓

  死去后,沐雁阳发现自己来到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间,他走啊走、走啊走,不知道走了多久,好不容易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远方,似是在等着他,他走近一看发现是蓝晓甄,她一如既往微笑地凝视他。

  她轻声说道:“学长,张丽媛的命本就是因为天意不察而捡到的,却不懂得心存善念,她已经不配陪在学长身边了。”

  “晓甄,从今天开始,我陪着你吧。”如果他注定得抛下他的母亲、他的妹妹,那么在黄泉路上,他希望能弥补蓝晓甄。

  “学长,这是你说的,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你要答应我,我们永不分离。”

  “好。”

  誓言还在他们所处的空间回荡着,沐雁阳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声响,然后蓝晓甄就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他刚想追上去,下一刻却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那急促的声音是敲门声。

  他呆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自己刚刚经历过的是梦境还是什么,他明明出车祸死了,怎么现在却好好的躺在床上?

  那场车祸只是一场梦吗?是他对张丽媛的恨意导演出这场梦境,还是老天在警告他要小心张丽媛?

  外头的敲门声很是恼人,他拿起床头柜的手表,现在刚过晚上十二点不久,他来到门边打开房门看见了母亲,母亲告诉他,张丽媛因为误食花生而过敏,已经叫救护车了。

  “怎么又过敏?她蠢到不知道自己对花生过敏吗?这都第二次了。”

  “雁阳,你在说什么?我刚刚才知道丽媛对花生过敏……别说那么多了,你快打理打理,跟着救护车去医院。”

  “我不去!”这肯定是张丽媛在演戏,要让他想起上回她过敏送医那天,他失去了蓝晓甄。

  “雁阳,你到底是怎么了?前天说好了陪丽媛去参加朋友的喜宴,结果你昨天突然自己跑回来,今天听到丽媛出事了,你竟一点都不紧张,我不记得我生过这么无情的儿子!”

  沐雁阳狐疑地皱起眉,母亲说的话怎么会如此怪异?自从张丽媛对他说过“不再抱有奢望”这句话后,她就再也没有逼他一同出现在公开场合,更没有去参加什么喜宴……等等,这场景似乎有点眼熟?他记得上回张丽媛花生过敏就是在这个时间点,他刚才开门时母亲说的话也跟那次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想到这里,他急匆匆地走回床边拿起手机,错愕地发现上头的日期正是蓝晓甄过世那天!

  “雁阳,动作快啊!你发什么呆?”

  沐雁阳将手机递给母亲,“妈,我手机上的日期是正确的吗?”

  苏嫣容瞥了一眼,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你到底是怎么了,这当然是今天的日期,你连今天几月几号都忘了?”

  他……他这是回到了过去?而且还是回到这一天,回到他还来得及挽回一切的这一天!

  “妈,我得去救她!”他不管这一切有多诡异、有多不可思议,就算只有一丝丝的可能性他都得试。

  楼下传来了沐云锋的声音,救护人员已经把张丽媛抬上救护车了,他要沐雁阳跟车去医院,苏嫣容看着儿子呆滞的模样,只好决定先让他缓缓,“雁阳,我先跟着救护车陪丽媛去医院,你开车跟过来,知道吗?”

  母亲这么一唤让沐雁阳回神了,他连忙梳洗好,立刻开车出门,他亲自赶去或许来不及,但他可以先报警寻人。

  于是在凌晨时分,垦丁当地的警察局接到了一一九报案中心转来的消息,说有人想自杀,报案人提供了蓝晓甄的姓名及入住的渡假中心,也说了她会选择渡假中心附近的河流跳河轻生。

  本着宁可相信不可错失救人机会的原则,他们到渡假中心去,发现蓝晓甄果然失踪了,接着就凭着线报开始在渡假中心附近的河流找人。

  只是折腾一夜却徒劳无功,莫说本就不在意蓝晓甄的连屿熙,连警察几乎都要认为是谎报了,直到天近大亮警消才找到蓝晓甄,可惜人早已回天乏术。

  不久,终于赶到垦丁的沐雁阳由渡假中心一路问人才找到了警消打捞的地方,却发现为时已晚。

  看着虽然错愕却没有一丝悲伤的蓝晓甄家人、看着连屿熙冷漠的表情,他怒火中烧,想要冲上前去叫他们走开,只是他才刚走近就被警察拦了下来,说了一句很简单,却足以打醒他的话——

  “先生,现场已经封锁了,不是亲人不能进去。”

  是啊,他什么也不是,即使他是唯一一个会为她的死而伤心欲绝的人……

  沐雁阳心神恍惚,不知道怎么回到自己车上的,怀中的手机响起,他下意识的接起,听见了母亲的声音。

  “雁阳,你在哪里?我不是叫你立刻赶来医院吗?”

  “我不去。妈,不要逼我。”

  “什么逼你,这可是你的老婆啊!快给我过来医院!亲家公、亲家母随时会到。”

  “我在南部,没办法立刻赶去。”

  “你没事去南部做什么?快赶回来,这边我先帮你想借口顶着,你到底怎么了,从知道丽媛送医后就怪怪的。”

  “妈,我失去她了……再一次失去她了……”

  “失去谁?你说清楚啊!这样没头没尾的我哪会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该怎么说?该怎么把这怪异的经历告诉母亲?他无从解释起啊!

  手机那头,苏嫣容重重叹了一口气,“雁阳,丽媛出事你不来说不过去,我先告诉亲家说你照顾丽媛一夜回去休息了,你尽快赶回来,有什么事等丽媛没事了你再告诉我,好吗?”

  “……好。”

  挂断电话,他忍不住愤怒地重槌了方向盘好几拳,他既怨天也怨自己,怨天为什么让他重生,却不让他救回他此生最亏欠的人,怨自己上辈子为什么不查清楚蓝晓甄遭遇的事,无法在第一时间给警消准确的线报。

  他好恨!真的好恨!

  沐雁阳再赶到医院时已经接近中午,张永岳和叶美华早已在病房等着张丽媛清醒,看着沐雁阳憔悴的样子,还以为他真的照顾了张丽媛一夜。

  此时沐雁阳激动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他虽然来不及救蓝晓甄,但他还来得及让某些人付出代价。

  虽然张丽媛失忆和上辈子的情况不太一样,但他仍旧按照计划开始对张丽媛好,他并不是想要与她成为真正的夫妻,相反的,他是想要报仇,向她、向连屿熙报仇。

  之后在奶奶的寿宴上撞见了连屿熙与张丽媛纠缠不清,沐雁阳想到上辈子他没机会在蓝晓甄的告别式上致意,便让徐晏之去打听丧礼举办的日期,怎知蓝晓甄却是被草率安放进塔里。

  原来上辈子他不是得知消息得太晚,根本是蓝晓甄的身后事被办得太过仓促草率。

  沐雁阳依着记忆去了灵骨塔,这回,他依然遇上了张丽媛,不过之前是他被跟踪,这回在暗处窥探的人变成了他,而他也发现了可疑之处……

  晚餐时,看到桌上丰富的菜色,听见是她们婆媳一起煮出来的,沐云锋直夸张丽媛贤慧,却没夸过自己的妻子半句,顿时让气氛有些尴尬。

  张丽媛实在不明白,公公怎么可以对婆婆无视至此,她轻轻笑着,把注意力引回婆婆身上,“才不是呢,我是趁机跟妈学厨艺。”

  沐梓青见大嫂突然对母亲释出善意,狐疑地看着她,而沐雁阳虽然表面上不露痕迹,但心里多少还是存了感谢的念头,不管张丽媛有什么目的,至少她帮妈解围了。

  沐老夫人不以为然,在她心中,苏嫣容做这些都是应该的,做得好是正常,做不好就该受责备。

  她喝了一口竹玺蟹肉羹,突然愤怒的放下筷子,让蓝晓甄一震,她放下碗筷,不明白奶奶怎么生气了。

  沐梓青及沐雁阳看起来倒是没有惊讶的神情,前者皱着眉,后者沉着脸,他们都知道,奶奶又要开始数落媳妇了。

  果然,就见沐老夫人指着苏嫣容大骂,“叫你煮饭你很不甘愿是吧?丽媛是个娇滴滴的大小姐,被你叫进厨房不说,你有丽媛及管妈帮忙还能把菜煮坏了?还是你不高兴我叫你加菜,故意把菜煮得这么咸来抗议?”

  苏嫣容低着头不说话,菜没调味好的确是她的责任。

  沐老夫人的训斥声太大,连在厨房忙的管妈都听见了,她赶紧跑出来,想也不想就把责任扛了下来,“老夫人,那菜是我煮的,没煮好真的很对不起,因为夫人的手受伤了,所以我只请夫人在旁边做些不用沾水的工作,是我厨艺不够好,把菜煮坏了。”

  闻言,沐老夫人连管妈也一起骂,“原来是你煮的,做我们沐家的工作这么不甘愿吗?连特别叫你加菜的菜色都会煮坏,你到底知不知道做厨娘的本分?”

  先是苏嫣容后是管妈挨骂,蓝晓甄实在看不下去,才正想开口,沐雁阳却扯住了她的手,倾身在她耳边说:“奶奶骂累了就会停了,你多说只是让奶奶更生气而已。”

  蓝晓甄皱起眉头,就算管妈是佣人,那也是人生父母养,不是活该被骂的。

  她没理沐雁阳的话,开口道,“奶奶,请你不要骂妈及管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其实蟹肉羹是我做的,妈和管妈担心我被责骂,才说是她们做的,奶奶你若再骂管妈,我都要无地自容了。”

  此话一出,沐老夫人顿时进退两难,继续骂苏嫣容当然不行,但又不好转骂这个她平时疼爱有加的孙媳妇,心头一口气无处发,最后只说了句没什么食欲就回房了。

  好好一个晚餐弄得这么不愉快,沐云锋也吃没几口便放下筷子,悻悻然的回房去。

  看见大嫂得罪了父亲及奶奶,沐梓青有些幸灾乐祸,凉凉地说:“我知道管妈很牺牲,但她这样的做法对大家都好,大嫂你这样一搞,大家心情都不好了。”

  蓝晓甄不能认同,就算沐老夫人是长辈,也不能如此无理,她也知道这样说会惹沐老夫人生气,好在她早想到了因应的办法,“梓青,我有办法安抚爸跟奶奶,你别担心。”

  “我看起来像在为你担心吗?”沐梓青嗤之以鼻。

  “我相信梓青你不是这么恶毒的人,所以我认为你是担心我的。”蓝晓甄了解沐梓青的个性,所以就故意曲解她的话,让沐梓青无法反驳,她总不能承认自己恶毒吧?

  有很多讽刺不挑明,还可以在暗里刀来剑去,但说明白了反而斗不起来。

  蓝晓甄的回应果然让沐梓青气鼓了双颊无话可说,苏嫣容很感谢媳妇帮助她,又看女儿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不禁笑出声。

  “妈!你在笑我对不对?”沐梓青抗议。她妈居然为了那个不肖媳妇笑她,真是太过分了。

  “你啊,活该。”苏嫣容没理会女儿正生着气,回头问着媳妇,“丽媛啊,让你委屈了。”

  “不委屈。妈,相信我,我有办法的,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处理,我有一个好老师。”蓝晓甄偷偷看了沐梓青一眼,的确是她教会她怎么在这种情况下利用女孩子的优势。

  沐梓青气极了,想向哥哥寻求协助,没想到连哥哥都在笑她,也不想想她是在帮他赶走这个没人缘的妻子耶!

  “哥,你也笑了!”

  沐雁阳伸长了手,把张丽媛给揽进怀里,毕竟她才刚帮母亲及和母亲十分亲近的老仆避开了责骂,他不能无视,“丽媛,你真能安抚我爸跟奶奶?”

  这样亲密的举动,而且是在有别人在场的情况下,蓝晓甄红了脸,抬起头看着沐雁阳,微笑着说:“可以的。”

  沐雁阳在看见那个笑容时,犹如一道电流窜过全身,他僵住了身子,不想承认张丽媛这个笑容极其美丽,少了过往的刻薄,这样腼腆的笑容竟有让他再次见到一个人的错觉……

  如今的张丽媛,为什么有着跟蓝晓甄如此相似的吸引力?

  蓝晓甄不知道沐雁阳为什么突然收起了笑容并放开她,后来她想到他曾经说过要给她时间适应,会不会是刚才她害羞的反应让他想起这件事,才连忙又拉开了距离?

  蓝晓甄觉得有些可惜,但也很感激沐雁阳这么呵护她,她的确不太习惯在别人面前做这么亲密的动作。

  她转向还站在一旁,用着复杂神色看着她的厨娘,“管妈,八点左右帮我把蟹肉羹加上白饭煮成粥,这样既解决了太咸的问题,又不会浪费食物,到时我会亲自送去给奶奶及爸。”

  由于张丽媛刚刚才帮她说话,管妈一时之间竟无法像过去一样对她抱持敌意,还乖乖点头,“是的,少夫人。”

  “你确定你不会被赶出他们的房间?”沐梓青见大家基本上都接受了她的好意,也没再跟她唱反调,不过语气还是颇酸。

  “我刚才说话的语气没带指责,也不算没给奶奶台阶下,晚上没怎么吃的他们到时应该也饿了,看见眼前的美味气消了大半,话也比较听得进去,想来会比较容易沟通。”

  过去她被骂时没有人会来帮她,如今既然有能力,她就想帮助那些被不公平对待的人。

  到了晚上,沐雁阳从书房走出,正好看见妻子由继父的房里出来,管妈在外头等着,用放着一碗粥的托盘换下了她手上的空托盘。

  “管妈,你先去忙吧,过一会儿上来收空碗盘就好。”

  “是,少夫人。”

  管妈转身走下楼,蓝晓甄再往沐老夫人的房间走去,沐雁阳想着,看来妻子已经安抚好了继父,接下来要安抚奶奶了。

  他跟在后面来到奶奶的房间,透过半掩的门,他看见了蓝晓甄正在对奶奶撒娇,先是说她不小心把菜做坏了很抱歉,要奶奶不要生气了,接着又献宝似的送上那碗粥,后又说她想出了办法,既不浪费食物又还能保有食物的美味,问奶奶她是不是很聪明。

  一句两句的撒娇后,沐老夫人终于软化,接下了蓝晓甄送来的粥。

  沐雁阳只是无声的在门外看着,为妻子又化解了一场纷争认可了她的身段。

  不过……他怎么觉得妻子撒娇起来和妹妹有些相像?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