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目录  下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4章(1) 作者:田芝蔓

  昨天沐梓青回家后,沐老夫人本来想要一家人一起坐下来吃个团圆饭的,没想到沐雁阳居然偷偷把张丽媛带出门,她一直到晚餐时才发现餐桌上少了人。

  这让沐老夫人多有抱怨,当下就数落了苏嫣容一顿,要她好好告诫沐雁阳,说不管隔天晚上有应酬还是什么的通通取消,一定要乖乖的回家吃顿饭,算是欢迎沐梓青回家。

  其实沐梓青才出外住了半年不到,根本无须这样仿佛久别重逢一般的庆祝,她更心疼母亲及哥哥被奶奶数落,但看父亲不说话,母亲又逆来顺受,如果她说了什么来为母亲出头,奶奶肯定生气,那么别说这顿饭大家吃得心情不好,未来妈妈及哥哥的日子也会更不好受,都已经被迫娶了不爱的张丽媛了,她实在不想再看哥哥受到伤害。

  沉默,才是安抚奶奶最好的方法。

  隔天,沐梓青睡到接近中午才醒,听说母亲已经带着管妈出门买菜,她们买菜回来后得立刻煮午餐,吃完午餐后母亲继续陪着管妈忙家事,现在,接近晚餐时间,母亲又与管妈在厨房里忙碌着。

  沐老夫人还下了令,说晚上一定要煮沐梓青最爱吃的黄金虾球及竹笙蟹肉羹,毕竟是为了沐梓青接风,一定要有她爱吃的菜才行。

  沐梓青过意不去,本来想进厨房帮忙的,但一拉开厨房的门,她就看见了大嫂也在里头。

  其实沐家有佣人,根本不需要苏嫣容亲自下厨,但沐老夫人一直没当苏嫣容是媳妇,反而把她当作佣人一般使唤,一旁的蓝晓甄将一切看在眼底,她也曾经在表舅家是这种格格不入的存在,很能了解苏嫣容的处境。

  她在表舅家没少做过家事,下厨这种小事还难不倒她,所以她主动来厨房要帮忙,却正好遇上苏嫣容被虾壳刺伤了手指。

  被虾壳刺伤手指没事便罢,若有事则非同小可,所以她要管妈帮苏嫣容消毒上药,处理虾壳的活儿就交给她。

  “连夫人都会被虾壳刺伤手了,你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行吗?还是放着吧,不需要少夫人你动手。”

  又是这种冷漠的拒绝,蓝晓甄在心里咋舌,这个张丽媛的人缘真的有够差,管妈对她像对仇人一样。

  她仍是堆出了笑意,“管妈,你要相信我,做菜我很拿手喔!”

  见她坚持,管妈也不再劝,基本上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结果那个大小姐哪里有大小姐的样子,做菜功夫比起她来毫不逊色,看着蓝晓甄俐落的剥壳、挑去肠泥、在虾背划下一刀,然后清洗虾子、加入腌料静置,管妈终于认可了她,觉得她应该帮得上忙。

  看媳妇似乎游刃有余,苏嫣容也放心把这道菜交给她,接着苏嫣容就依着婆婆的命令,开始做起了竹笙蟹肉羹。

  蓝晓甄在空档里帮忙洗菜、切菜,结束后又接着开始做美乃滋,将虾子圈住凤梨,裹上加了蛋液的地瓜粉,放进油锅炸成了一颗颗漂亮的虾球,最后将刚刚做好先存放冰箱的美乃滋拿出来,在虾球上挤上线条就完成了。

  沐梓青看着这一切,十分讶异的张大了嘴。

  很快的,她就发现讶异的不只她一个人,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哥哥沐雁阳已经回家站在她身后,也看着厨房的这一幕。

  由于昨晚沐雁阳夫妻回家时已经太晚,众人都睡了,今天早餐她又错过了,沐梓青直到此时才见到哥哥,立刻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扑抱,“哥,好久不见!”

  沐雁阳笑着,但也没让她造次,把她拎出了自己的怀抱,“你之前明明一个月会回来一、两次,哪有什么好久不见,而且你才搬出去多久?”

  沐梓青撒娇地抱住了哥哥的手臂,这一招她用得炉火纯青,还可以授业呢!像晓甄学姊的撒娇功力就是跟她学的……

  想到了蓝晓甄,沐梓青心头又是一紧,只能要自己暂时别去想她,才不会心痛,“人家我从小到大都住家里,这回是第一次离家这么久,当然很想家啊!”

  沐雁阳锐利的眼神看着她。

  最后,沐梓青被看得受不了,自动招供了,“好嘛好嘛!反正我就是看不惯张丽媛,我是回家来跟她对抗的,免得她勾走了你的心。”

  “不会有那种事。”爱上张丽媛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以前不可能,以后也不可能,“我本来舍不得你搬出去,你却因为跟你大嫂吵架说搬就搬,现在又任性的住没多久就跑回来,我千辛万苦帮你找的好房子都浪费了。”

  “我不管,总之我不想看你被骗。”

  骗?当她哥这么弱啊,张丽媛玩什么把戏他都能应变好吗。他伸出手指弹了下沐梓青的额头,就回房换衣服去了。

  一回到房里,那伪装成好丈夫的笑容立刻就收了起来。

  他记得张丽媛应该是不会下厨的才是,怎么失忆之后反而记得怎么做菜了?莫非……张丽媛其实会下厨,但是来到沐家后因为不想做家事,所以推说不会?如果是这样,那他对张丽媛就更加不满了。

  他厌恶着张丽媛,之所以会对她这么好,做出这些讨好的行为,都是有原因的,只是这个原因太过光怪陆离,现阶段他并不打算告诉任何一个人。

  这个夏末在他生命中曾经发生过一次奇迹,而在今年冬天,耶诞节过后的第四天,他会发生车祸,身体被弹出车外重伤而死。

  他会出车祸,是因为深夜回家时,路上遇到歹人逼车冲撞,他加速想避开,却在需要减速时发现刹车故障,于是车子就这么撞上路边护栏翻覆,他也在过程中被弹出车外,在死之前,他亲眼看见那台冲撞他的车子上走下来两个人——连屿熙及张丽媛。

  沐雁阳从未喜欢过张丽媛,不管是高中她对他告白的时候,还是大学毕业后进入鼎亨工作,在客户浩晶公司的晚宴上重逢,她对他显露出旧情难忘的表情时,他都没在心中多挪些位置给她。

  但因为利益联姻,继父逼他娶身为浩晶千金的张丽媛,由于是他被迫接受的婚姻,而且婚后张丽媛对母亲根本不孝顺,所有的心思都在巴结父亲及奶奶,对于在沐家失势的母亲只维持着基本的礼仪,让沐雁阳更讨厌她。

  所以一结婚,沐雁阳就找了个因为生活作息的关系,他得早起上班,而张丽媛则是不到日上三竿不会起床的借口分房睡。

  从此,他没再踏进张丽媛的房间,更没碰过张丽媛,张丽媛不是傻的,当然知道丈夫的心不在她身上,渐渐的,两人就成了一对怨偶。

  一开始张丽媛还等待着他的心能改变,直到她发现,这强求来的婚姻大概真的没有幸福可言了才放弃,但她不容许人家笑她失败,所以任何需要携伴参加的场合,她都逼沐雁阳与她一同出席,扮演一对鹣鲽情深的夫妻。

  沐雁阳虽然打心里不愿意配合,但张丽媛要逼迫他并不难,她十分得奶奶及父亲的宠爱,有他们施加压力,他不得不配合。

  她甚至逼着他去参加连屿熙的婚礼。

  沐雁阳一开始并不知道要参加的是谁的婚礼,但他知道的是,张丽媛只是不想独自参加朋友的喜宴,想要他这个体面的老公同行。

  婚礼办在垦丁路途较远,时间又是在中午,所以两人提早一天入住了饭店,他们选择了中间有扇门相隔的两间套房入住,而那扇门控制门锁的部分是在沐雁阳这头。

  沐雁阳冷眼看着张丽媛在梳妆镜前打扮,说她要去见朋友,他并不在意她要去哪里,她不在最好,省得自己还得去顾及她。

  张丽媛看沐雁阳对她这个妻子不闻不问,忍不住挑费的说:“雁阳,你不问问我要见什么样的朋友,不担心我外头有小王?”

  “为了你无理的要求,我已经陪你来这一趟了,难道我还得伪装自己是个妒夫吗?就算表演了要给谁看?婚礼上才会有你认识的人,到时再说吧。”

  “我不是要你在婚礼上演戏,我只是要让那个女人知道,她得到的永远不会比我的好!”

  原来是出于对新娘的妒意吗?新娘到底是谁,能让张丽媛这么讨厌?

  不过真可惜,他倒真希望她去找男人,然后为了外遇的对象离开他,如此他才能得到自由,“我对你今晚的去处没兴趣,你去吧。”

  见沐雁阳这么不在乎,张丽媛咬着牙、紧握着手,眸中尽是恨意,她不知道沐雁阳到底还要如何伤害她才甘休,他为什么要给她这样不堪的婚姻?

  “你到底为什么娶我?”她恨恨地问。

  “这你最清楚不是吗?你清楚你父亲舍不得不依你,你清楚我父亲会答应这桩利益联姻。”沐雁阳的话语满是无情。

  “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可以不娶!”

  “我若不娶,你真的会善罢甘休?”沐雁阳冷笑,转身由两间套房中间相隔的门离去,临关上门前,他又说了一句,“张丽媛,既然是你自己种的因,就得自己承受这个果。”

  他把张丽媛挡在那扇门后,不想知道也不在乎她做了什么事。

  夜里,沐雁阳到酒吧喝酒,心情不佳的他脸色阴沉难看,所以即便是这样等级的天菜,也没有一人敢上前攀谈。

  直到夜都过半了,沐雁阳有了些许的酒意,才遇上第一个主动来跟他说话的人,直白的问他,想不想要一个没有负担的一夜情?

  他望向她,一张堪称精致的脸蛋,并不冶艳,但要勾引一个男人未免也打扮得太朴素,再说了,他并没有随便跟女人上床的兴趣,所以直接拒绝了。

  但那女人仍不放弃,继续挑逗,他发现她的动作不像习惯寻找一夜情的女人,她的双眸清澈得过分,尤其在他拒绝之后还露出了受创的眼神,仿佛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本以为她只是在装清纯,直到她说起自己的故事,其中包含她明天就要结婚这个讯息。

  他知道明天在这个渡假村只有一场婚宴,也就是说,这人便是张丽媛讨厌的那个准新娘。想到这里,沐雁阳的脸上显露出了玩味,如果……张丽媛发现他跟她最讨厌的女人共渡了一夜,却从结婚之后都不肯碰她,应该会气疯吧?

  因为这个原因,他答应了那个女人的邀约,但他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还是处子之身。

  她叫他学长,还说她曾经在高中暗恋他整整一年之久,这话让沐雁阳开始仔细看着她的脸,发现有股说不出的熟悉感。

  激情过后,他沉沉睡去,作了一个梦,梦见了高中的时候,看见了无助的蓝晓甄,主动上前去帮了她的往事。

  而梦里的蓝晓甄,跟和他共渡一夜的那个女人的脸重合了……

  沐雁阳早上醒来,发现她已不在,只余床头柜上几块她留下来的巧克力,提醒着前一夜,他们用这巧克力开启了激烈的性爱。

  因为那个梦,他立刻打电话给徐晏之,要他查出今天跟连屿熙结婚的人是谁,很快的,沐雁阳就得到了答案——她真的是蓝晓甄!

  这回她一如高中时期来看他表演时一样,先是静悄悄地出现,然后在他一个不经意的转身后,消失了踪影。

  他曾经想过,她是不是喜欢自己才常常来看他?也幻想过如果蓝晓甄向他告白,他会有什么反应,得到的结论是——他可能会答应和她交往。

  只可惜一直到他毕业,他都没有等到她的告白。

  既然他们有缘重逢,也知道她并不想结婚,他就不能坐视不管,所以沐雁阳想帮助她脱离这段婚姻,他决定到新娘休息室去见她,想办法带她走,资助一个女孩隐居一阵子的能力他还是有的。

  可惜的是,她被她的娘家亲戚守住了,别说要带她走,他根本连她的面都见不着。

  最后他失望的离开,还丢下张丽媛直接回台北,张丽媛最后也没参加婚宴,气息败坏的赶了回来,一回家就和沐雁阳大吵了一架。

  看着张丽媛的无理取闹,沐雁阳忍不住想起蓝晓甄在床上那先是羞怯,后又因为完全沉沦在激情之中而迎合的可人模样。

  本来他该依原定计划,用与蓝晓甄共渡一夜之事来气张丽媛的,但沐雁阳不忍破坏她的名誉,所以没说出来,也不理会张丽媛,只是随手把西装口袋里蓝晓甄留下的巧克力掏出来放在床头柜上,脱下西装外套下了逐客令,准备去洗澡。

  鼻子很灵的张丽媛闻到了沐雁阳身上的香水味,立刻发狠地扯住他,沐雁阳身上的衬衫被她这么一扯,扣子蹦开,只见袒露的胸膛上还留着齿印。

  “沐雁阳,你身上那个咬痕是怎么回事?”张丽媛更是愤怒,将他整件衬衫脱了下来,发现了他背上的抓痕,张丽媛不傻,知道那是女人留下的,“你昨天跟女人在一起?”

  “放开!我说了我不在乎你去找男人,自然,我也不会去遵守什么婚姻的约束。”

  “我跟你结婚之后,就没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了!”

  “那么,你从现在开始去寻找你的春天还来得及。”

  “你这混蛋!快告诉我那个贱女人是谁,我要去教训她!”

  听到张丽媛诋毁蓝晓甄,沐雁阳脸色一沉,用力推开了她,因愤怒握拳而隆起的手臂肌肉忠实地传达着他的愤怒,“不准这么说她!”

  张丽媛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沐雁阳冷笑着继续刺激她,“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儿,那些巧克力就是她留下来的,是我们增添情趣时共同品尝的。”他刻意在张丽媛面前拆开一块,送进了口中,“嗯……我好似还能回忆起她的味道。”

  这一幕让张丽媛抓狂,直接冲上前吻住了他,婚后他们别说同房了,连吻都不曾有过,这是张丽媛与沐雁阳之间的第一个吻,但她想要的不是柔情对待,而是破坏,她抢走了他口中的巧克力,得意的说:“如何?如今这个味道不纯粹了,除了那个贱女人的,现在还有我的味道。”

  “你……”沐雁阳气得推开了她,还一路把她推出房间,在她面前关上了房门,不去理会张丽媛在门外叫嚣,“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你要吵醒大家,让他们看看你这泼妇骂街的丑态,随便你。”

  说完,沐雁阳直接进了房里的浴室洗澡,洗完就上床睡觉,完全不去理会张丽媛,只是才刚有了睡意,他就被一连串的敲门声叫醒,是他的母亲。

  苏嫣容担忧的说张丽媛过敏了,他这才想起张丽媛对花生过敏,而刚才的巧克力里有花生酱及榛果内馅。

  张丽媛到院的时候呈现休克,好在经过抢救以后,命算是捡回来了,清醒后的张丽媛只住了一晚就出院,之后整整消失三天,再回来时,她说她对他已没有任何奢望了。

  沐雁阳一直以为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也快活地过了几天没有张丽媛来吵他、烦他的日子,直到那一天,张丽媛有事到鼎亨,看见了他的办公桌上还放着几片险些害死她的巧克力时,她不但不生气,脸上还露出了阴狠的笑意。

  “我已经知道给了你那些巧克力的人是谁了。”

  沐雁阳头也不抬,继续看着手上的卷宗,“你知道或不知道对我来说不具任何意义,我很忙,你请回吧。”

  “如果我说……你再也见不到她了呢?”

  “什么意思?”沐雁阳看向她,不由得皱起眉头。

  “蓝晓甄死了,结婚第二天就跳河自杀了。”她开心地公布了答案。

  他猛地站起身,“不可能!”

  张丽媛耸耸肩,“她的骨灰已经进塔,要不是我嫌晦气,一定会特地去灵骨塔笑话她一番,哈哈哈。”

  “你这个歹毒的女人……”

  看见沐雁阳那融合着震惊与心痛的神情,张丽媛只觉得快意,“我歹毒?那是她活该,这就是抢人老公的下场!”

  “住口!不许你这么说她!”他怒吼。

  沐雁阳越愤怒,张丽媛便觉得越痛快,她得意地又嘲讽了几句,便离开了沐雁阳的办公室。

  沐雁阳有满腹的怒气,不是因为张丽媛的挑衅,而是因为蓝晓甄,既然她有寻死的勇气,为什么不来找他?

  后来他让徐晏之查出蓝晓甄安眠的地方,去了灵骨塔看她,却被张丽媛跟踪,原以为她又要大吵大闹,没想到她却找到了另一个折磨他的方法。

  “你知道吗?蓝晓甄高中时日子过得有如炼狱。”张丽媛冷笑着看了塔位上的照片一眼,“因为你拒绝我的告白,用的借口是蓝晓甄,所以余下的高中生涯,我联合我的人霸凌了蓝晓甄整整两年。”

  类似这样的言语凌迟,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张丽媛天天说,把欺负蓝晓甄的每一件事都巨细靡遗的说出来,就是要让沐雁阳痛苦。

  沐雁阳好恨,恨自己每每看见蓝晓甄偷偷看着他时,为什么不主动走向她,才会让她既没有尝到爱情的甜蜜,还得因为这份感情而过了两年痛苦的日子。

  他没有发现自己的人生正逐渐走向终点,一直到发生车祸,他躺在柏油路上,看着连屿熙揽着张丽媛,笑得那么得意的模样,他才知道自己不是发生意外,而是遭到蓄意谋杀。

  “很奇怪车子为什么突然没了刹车吧?”连屿熙笑着说。

  “是你……”

  “是啊,只要动点手脚,让你的刹车油慢慢漏、慢慢漏,接着只要让你的车速过快,很快的,我们的目的就能达成了。”

  “达成送你去见蓝晓甄的目的。”一旁的张丽媛无情的接口。

  沐雁阳虚弱地想,张丽媛会知道那夜他是与蓝晓甄共渡,肯定是被连屿熙告知,她就是在那时投入了连屿熙的怀抱,计划这一切的。

  若是他们连他都敢设计陷害,那蓝晓甄呢?她会轻生是不是也跟他们有关?

  “你……你把晓甄怎么了?”

  “能怎么了,她是我的妻子,有亲密关系是很正常的,就算她不愿意,我也可以强硬地得到她的身体,至于她承不承受得住,那就不是我该担心的了。”

  原来是因为这样……这才是蓝晓甄轻生的原因吗?沐雁阳的心好痛,他没想到她会受到这般残忍的对待,这两个家伙简直不是人!

  感觉到生命一点一滴的逝去,沐雁阳不甘心,但是他毫无办法,最终只能带着满腔的怨恨离开人世,他临死前看见的,还是那对狗男女得意的笑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