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目录  下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3章(2) 作者:田芝蔓

  蓝晓甄带着一脸的落寞忧郁回家,入家门前,她强打起精神,要自己露出笑容,沐家人无须承担蓝晓甄的悲伤,她不能影响了他们的心情。

  只是她没想到一进家门,第一个跟她打招呼的竟是她十分熟悉的人。

  “好久不见了。”

  居然是沐梓青!蓝晓甄激动不已,看到好友的这一刻,她欢喜的什么都忘了,几乎要冲上前拥抱她,但也只是几乎,因为沐梓青接下来的称呼让她楞住了——

  “大嫂,想不到你还没被我哥休掉啊。”

  蓝晓甄的感动被惊疑给逼了回去,大嫂?她最好的朋友小沐难道认识张丽媛吗?而且还不只这样,她们之间的关系看来还很不好,她听出了沐梓青言语里的嘲讽。

  小她三岁的沐梓青是她在大学里认识的学妹,而后成了好朋友,沐梓青不爱说家里的事,蓝晓甄也因为自己的家庭背景不单纯,从不勉强沐梓青谈论,可现在想想,小沐姓沐,这种不常见的姓氏,她怎么就没想到和沐雁阳可能有关系呢?

  唉,她真的是太笨了。蓝晓甄在心里敲了自己额头一下。

  看小沐喊张丽媛大嫂,她应该是沐雁阳的妹妹吧。

  沐梓青看着这个没什么感情的大嫂情绪激动地看着自己,好像能见到她有多开心一般,内心是既猜忌又狐疑。听说这个女人失忆了,可刚刚看见她,张丽媛的眼神分明是认得她的。

  “你啊,口没遮拦的胡说什么,丽媛跟你大哥感情如胶似漆呢。”沐老夫人轻斥了孙女一声,但由于太疼爱沐梓青,从小把她宠得无法无天,这话也就是说说而已,听不出怒意。

  “那可真稀奇了,我得好好的观察观察,看哥在玩什么把戏。”沐梓青话语中的嘲讽未褪,看着蓝晓甄的眼神也少不了敌意。

  蓝晓甄何时见过沐梓青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她的心很痛,却有口难言。

  沐梓青突然回来当然是有目的的,她听奶奶及妈妈说了张丽媛失忆的事,也听说大哥对她的态度变得很好,沐梓青一向厌恶虚情假意的张丽媛,直觉张丽媛肯定是用失忆这件事骗大哥心软、骗他的感情,所以她当然要回来拆穿张丽媛那可恶的计谋。

  苏嫣容见气氛有些尴尬,连忙出面打圆场,“丽媛,你听称呼应该就知道,这是雁阳的妹妹梓青。”

  蓝晓甄一句“小沐”就要出口,蓦然想起沐梓青曾经不止一次纠正过其他人,“小沐”是蓝晓甄才能用的称呼,别人不许,所以现如今顶着张丽媛驱壳的她当然也不能这么叫。

  “梓青你好。”

  蓝晓甄不得不感叹自己与沐雁阳的缘分,沐梓青虽然不爱提家里的事,但她们交情越来越深之后,沐梓青曾经有几度想带她回家,可她都拒绝了,因为沐梓青一副就是她有一个很英俊的哥哥,想介绍给她的红娘模样,心里除了曾为沐雁阳动过心,就一直没有交男朋友念头的蓝晓甄,当然不会去这么明显的相亲宴。

  那时如果她应了沐梓青的邀约,或许她与沐雁阳就能更快相逢了,只是即使更早相逢,她难道就能争得过张丽媛吗?蓝晓甄不敢肯定。

  沐老夫人的鼻子一向很灵,闻出了蓝晓甄身上的香火味及檀香味,凝眉问道:“丽媛,你刚刚去哪里了?”

  蓝晓甄含糊地说:“去看了一个朋友,看看能不能恢复记忆。”

  “什么样的朋友?你说说,看什么样的朋友会带着一身这样的味道回来!”沐老夫人脸色阴沉,语气稍重的喝斥了她蓝晓甄一时怔住,从她以张丽媛的身分醒过来后,沐老夫人对她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孙女一样,怎么会突然这么生气?

  她有些胆怯地说:“我得知了一个朋友的死讯,就去灵骨塔看看她,也看看能不能让自己恢复些许记忆。”

  沐老夫人是个很迷信的人,做什么事情之前都有一定规矩,像孙媳妇这样没先看日子就去灵骨塔那样阴气极重的地方,回来又没做好去煞的仪式,根本是犯了她的大忌,“什么样的朋友重要到你非得去灵骨塔看她?”

  “是我高中时期的一个同学,叫做蓝晓甄,我其实不记得自己与她的关系好不好,只是想回忆一下。”

  蓝晓甄?张丽媛竟然认识她最好的朋友?沐梓青凝眉望向大嫂。

  沐老夫人当然知道蓝晓甄这大名鼎鼎的人物,毕竟是个豪门少奶奶,就算连家极力压下新闻,但发生这样的大事,而且还是在结婚第二天,怎么不让人传说臆测?

  先前沐老夫人明明是办寿宴,却不得已还是邀请了刚刚丧妻不久的连屿熙来参加,正是因为沐家及连家有些合作,不好得罪的缘故。

  本来连家应该要有自知之明不来参加的,也不知道那个连屿熙在想什么,居然真的决定要来,为此沐老夫人身上又是带艾草又是带盐米的,做足了挡煞的准备才放心的去了寿宴。

  “你们年轻人怎么这么不懂事,蓝晓甄是自杀死的,煞气重!反正她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你何必去看她?回来还不晓得要先去煞,真是的。”沐老夫人劈里啪啦把蓝晓甄训了一顿。

  听见奶奶对好友的评语,沐梓青很不开心,刚想顶嘴,就被母亲拉住了手制止,她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嘴。

  蓝晓甄见沐老夫人似乎真的动怒,连忙道歉,“奶奶对不起,是我没有注意,下次不敢了。”

  见孙媳妇犯后态度良好,沐老夫人的气也消了些,“嗯,下次要注意。好了,上去洗洗手吧,待会准备吃饭了。”

  “知道了,奶奶。那我先上去换个衣服。”蓝晓甄乖巧地点头。

  “好,快去吧。”沐老夫人慈爱地拍拍她的手。

  刚上楼没多久,蓝晓甄就接到了徐晏之的简讯,要她悄悄出来,于是她避开众人的耳目走到门外,成功让徐晏之偷偷从沐家把她接了出来。

  上了车,车子刚拐了个弯,她就发现沐雁阳的车停在路边,他背靠着车子,单手插口袋,一手拿着手机。

  蓝晓甄看得有些入迷,这个帅到能迷死人的男人现在是她的老公……

  徐晏之由后视镜里看见了一切,说来他与这位总经理夫人一直没什么交集,先别说总经理夫人看不上他这台车,不可能纡尊降贵的让他接送,总经理也知道夫人的脾气,从不会派他接送夫人。

  但夫人失忆后,总经理有许多作法都不一样了……或许是因为夫人也有所改变了吧,毕竟过去的夫人绝对不会眼冒爱心,用这么可爱的表情看着总经理。

  他并不是说夫人不爱总经理,而是夫人觉得以她的条件,她爱的人理所当然也该爱她,她不可能单方面付出爱情。

  蓝晓甄一回神,就看见徐晏之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羞得红了脸。徐特助肯定在心里笑话她,自己刚才是不是露出了很花痴的表情啊?

  “笑什么?再笑我戳瞎你!”蓝晓甄想学张丽媛的气势,恶狠狠的撂下这句话,没想到,并没有达到效果。

  “造孽的是我的嘴,我的眼睛是无辜的啊!”徐晏之噗哧笑出声。

  车子早已停定,沐雁阳看妻子一直不下车,不知和徐晏之说着什么,他主动为她拉开车门,而她一下车,竟是揽着他的手臂撒娇,“学长,不管你的特助跟你说了什么,你都不要相信他。”

  沐雁阳从来都不知道张丽媛可以露出这么可爱的表情,他莫名的看着她与徐晏之两个人的互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叫这家伙去接个人,他居然让他的妻子露出这么娇羞的表情?

  “徐晏之,你在跟我老婆调情吗?”沐雁阳恶狠狠地瞪他一眼。

  闻言,徐晏之取笑的神情立刻收起来。

  不会吧,总经理居然发火了?总经理脸上的表情虽然仍旧波澜不兴,语调声线也没什么起伏,但跟了总经理许久,他太了解总经理生气是什么模样。

  失忆的明明是夫人,怎么总经理也失忆了?他难道忘了他对这桩利益联姻一直很不以为然吗?不过形势比人强,他还是赶紧认错为好。

  “总经理误会了,夫人是因为被我逮到用那娇羞的表情看着你傻笑,所以在害羞,我是无辜的,夫人刚才还威胁说要戳瞎我的眼睛。”

  “你还说你还说!我真的戳瞎你喔!”蓝晓甄急得直跳脚。

  “明明是该毒哑我,怎么是戳瞎我?”徐晏之忍不住又跟她抬杠。

  听到这个表情是因为看着他,沐雁阳觉得很受用,他一把揽住妻子的腰,对徐晏之挥了挥手,“好了,快滚吧,你碍眼了。”

  “是,反正我就是卫生纸,用完就丢。”

  “想变成再生纸就拿出你的本事来,我叫你调查的事快调查出来。”

  “知道了。”徐晏之没多留,总经理今晚这场完美情人的大戏可不能延迟上映。

  沐雁阳则有些糊涂了,今天在灵骨塔见到她,他怀疑妻子是假失忆,可这丕变的个性是怎么回事?

  如果他们初识时张丽媛便是现在这模样,虽然他们的婚姻依然不会有爱,但会和谐许多,不过在他知道了“那件事”之后,就不可能真心对待这个女人了,他现在做的,只是要早一步扼杀她的念头……

  “走吧,我已经安排好了餐厅。”

  沐雁阳拉开副驾驶座车门,将她送上车后才绕过车头上了驾驶座,蓝晓甄脸上的红潮这时才退了些许。

  “学长人都到这里了,为什么不回家?”

  听到她又不经意的用“学长”称呼他,沐雁阳已经习惯了,“我听说那个牛皮糖回家了,如果我回家,一进门我就出不来了。”

  “牛皮糖?小沐吗?”

  沐雁阳挑眉,听说妹妹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只有她能称呼她小沐,所以他提醒了下,“丽媛,别喊梓青小沐,她会生气的。”

  蓝晓甄闭了闭眼,她这毛病得改,要不然早晚被看出破绽,“我知道了,只是你为什么那么说梓青,她很粘你吗?”

  “嗯。”沐雁阳随意应了声。

  其实沐梓青不是粘他,而是看不惯张丽媛,每次知道他们两人要外出,肯定会拖着他不让他出门,要不就是硬要跟,为的就是不让他跟张丽媛独处。

  不过,他的安排既然有目的,就不能让沐梓青来破坏。

  不管张丽媛是真失忆或假失忆,他都无须对她说太多,假失忆的话,不用他点明,她自然知道自己跟沐梓青的关系,真失忆的话,也不用让她对沐梓青有不好的印象。

  夜里的沙滩上以数支点着火炬的柱子照明,这是南洋风餐厅Bossa的特色,Bossa会让人包下沙滩举行宴会,但包下整个沙滩只为了一顿双人晚餐的,沐雁阳这是头一个。

  服务生站在不远处,维持着适当的距离,既不会打扰用餐中的顾客,又不至于忽略了顾客的需要。

  双腿交迭适意的坐在餐垫上,沐雁阳饶富兴味的看着妻子兴奋的拿着手机狂拍,本以为张丽媛不会这么容易满足,没想到她从走进餐厅开始就是一声接着一声的惊呼,她那兴奋的情绪感染了他,露出了原不该有的笑容。

  “想不到一个简单的小心思,可以让你这么开心。”沐雁阳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简单的物质生活无法满足张丽媛,他记得他被迫向张丽媛求婚成功的隔天,张丽媛拉着他去了珠宝店,因为她嫌手上那只钻石戒指太小,换了现在戴着的这一个,价格足足贵了两倍不止。

  “安排这一切哪里简单了,我又不是那么难以满足的人。”蓝晓甄嘟着嘴抱怨,瞧他把她说得多拜金。

  “喔?你不是失忆了,又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了?”

  蓝晓甄由餐垫上拿起还没吃完的甜点碟子,别开了视线,咕哝着,“我就是知道。”

  看她顾左右而言他,想以吃甜点暂停这个话题,他可不打算放过她,“你呀……”他指了指她手上的戒指,“可是把我送的求婚戒指拿去精品店,换成更大钻石的人啊!”

  “真的假的?”蓝晓甄瞪大了双眼,“也太没品了。”

  没品?她是在说自己吗?沐雁阳忍俊不禁,捣着嘴笑了起来。

  蓝晓甄这才意识到她骂的人是“自己”,放下碟子不依的抗议,“都知道人家忘了,干么一直拿这一点笑我。”

  “可你的反应不像忘了,反而像是我说的人根本不是你一样。”

  的确不是她,虽然她接受了属于张丽媛的一切,但她只想要保留好的部分,张丽媛那不讨喜的个性,她决定彻底否认是她,反正她都“失忆”了,可以耍赖不承认。

  “学长,其实我在医院醒来之前作了一个梦,非常真实,好像是我亲身经历一样,甚至觉得梦中的那个才是我。”

  看她说得十分认真,沐雁阳也收起玩笑的表情,“喔?什么样的梦?”

  “梦中的我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女,从小没了父母,收养了我的人对我并不好,最后甚至还把我卖给另一个很有钱的男人当老婆,而那个男人不是因为爱我而娶我,只是因为被心爱的女人抛弃,一方面气那个嫁给别人的爱人,一方面也是能给他优越感,觉得赢过了他爱人的丈夫。”

  至于轻生的事她没说,虽然她不确定沐雁阳能记得多少蓝晓甄的事,但说了之后,这个故事会变得与蓝晓甄的故事十分相像,所以她选择不说出结局。

  “那你醒来之后不该这么害怕,反而该松一口气才是,因为你的父母很疼你,你的老公也不是为了报复别的女人娶你。”

  “是啊。”蓝晓甄勾着沐雁阳的手臂,倚在他的身上。

  因为涨退潮及大潮小潮的关系,这沙滩夜宴是有时间限定的,而冬天的海风太冷,夏天的海风又太湿热且容易遇到台风,沙滩夜宴就又有了季节限定,沐雁阳选了个好时间,可以没有危险又舒适地听着海浪声,又有月亮相伴。

  蓝晓甄完全因为现下的气氛而感到迷醉,沐雁阳用心地安排了这一切,给了她十分幸福的感觉。

  或许“绝处逢生”四个字不太符合她的情况,但因为轻生而得来的人生,让她慢慢遗忘上辈子的不幸。

  看着她好似真的被满足了的模样,沐雁阳可没松懈防心。

  沐雁阳低头看着倚在他身边的妻子,见她凝视着天上的明月,然后适然的闭上眼,享受着海风的吹拂,好像真的十分满意这样的生活,但他知道,她终究会变,最后背叛了他……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