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目录  下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3章(1) 作者:田芝蔓

  在沐老夫人的寿宴上遇见连屿熙,让蓝晓甄心里很不愉快,回家后她推说身体不舒服早早回房了,只是洗好澡才出浴室,就看见沐雁阳已靠坐在床头等她。

  她与沐雁阳虽有过一夜情,但除此之外就跟陌生人没两样,对于同房这件事,她还没有心理准备。

  沐雁阳在床头柜上放下手里的书,“我把自己的一些衣服放进了你的衣物间里,可以吗?”

  “当然可以,这种事不用先问过我。”

  “我知道现在对你来说我是陌生人,所以想想还是先问过你,从今天开始我会跟你同房,之后总不好一大早穿着睡衣回我房间换衣服吧?”

  “同、同房?”蓝晓甄立刻离床铺远远的。

  看着妻子怯懦的模样,沐雁阳温柔的安抚她,“别怕,都说了我知道你现在当我是陌生人,我只是想跟你培养感情,在你不能适应我们是夫妻之前,我不会对你有进一步的亲密行为。”

  “真的吗?学长暂时不会强迫我?”蓝晓甄开心的来到他的身旁,倒不是她害怕沐雁阳,而是第一次与他在一起时,一心想着只是一夜情,如今要发展稳定的关系,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要不是沐雁阳也不曾期待,她这么高兴不用跟他发生亲密关系,还真是让他挫折,“我发现你一直叫我学长,可即使在学生时期你也不曾喊我学长,怎么会突然这么称呼我?”

  “我……我也不知道。”反正她“失忆”了嘛,“不知道”就是最好的回答,蓝晓甄已经决定,以后无法解释的都用“不知道”来回答。

  “算了,你爱怎么喊就怎么喊吧,反正我不讨厌这个称呼。”上回听到这个称呼,是蓝晓甄这么喊他的,如果是过去的张丽媛,肯定喊不出这么甜美的音调,不知道为什么,失忆之后的她,很多地方都变了。

  “我会尽量喊你雁阳的。”

  “没关系,你叫习惯就好,我都依你。”

  沐雁阳那深情给予承诺的样子,让蓝晓甄着迷了,这个男人现在是她的了啊!

  她抬起手轻抚着他的脸颊,突然……发现他的脸上少了什么?

  “你这里是不是少了一颗痣?”

  “你记得?”

  “嗯,我记得这里该有一颗泪痣的。”她困惑地歪头。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消失了,听说有了弥补我所欠下的眼泪债的机会时,泪痣就会消失。”

  “那个能让你弥补的人是谁啊?”蓝晓甄这么问时,心里隐隐的痛着,因为她知道那个女人不会是自己。

  “过去我是不信这些的,但最近发生了一些事……”

  “最近?”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吗?前几天他们重逢时,他提起脸上的泪痣,还只是当玩笑一般看待,怎么现在好像相信了些?

  “没什么,总之,这泪痣的传说如果是真的,那我注定还是要辜负那个人了。”

  “为什么?”

  沐雁阳好看的脸庞勾出了一抹邪笑,轻轻的在妻子额上落下一吻,“因为我所有的心思都在你的身上,从今天开始我得重新追求你,让你知道被追求有多甜蜜,所以没有心思管其他的女人。”

  沐雁阳用的词是“知道”而不是“想起”,如果他们真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夫妻,那样的恋爱过程张丽媛早感受过了,她却没发现这个语病,只是沉醉在他好看的笑容中,难以自拔。

  “你自己说的喔!那就只能想着我,别想其他的女人。”

  “我会只想着你,但是丽媛,在你心中又真的只有我一个男人吗?曾经拥有你的男人也只有我一个吗?”沐雁阳的脸色突然变得莫测高深。

  蓝晓甄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想起连屿熙说过,他们婚后张丽媛曾经找连屿熙质问他为何要娶她,这事沐雁阳会不会知道了?

  “雁阳,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她小心翼翼地问。

  沐雁阳的神情重新恢复成温柔深情的模样,“没什么,还是你有什么事没告诉我,而我该知道?”

  “才没有!我连自己的事都不记得了,哪里还能瞒你。”她嘟着嘴。

  闻言,沐雁阳只是点点头,说了句晚安后就搂着她熄灯躺回床上。

  黑暗中,蓝晓甄看着他的胸口,感觉到他进入梦乡后胸口规律的起伏,自己却还一直无法入睡。

  夫妻之间不该有秘密的,她能老实的告诉沐雁阳她的身分吗?他若知道了会相信她吗?就算相信了,会不会赶她离开?

  有太多的不确定让蓝晓甄犹豫,她更担心继续扮演张丽媛的话,会不会有一天,她会演到忘了自己是谁……

  徐晏之把档案夹放在沐雁阳桌上,沐雁阳不解的挑起眉,但当他一翻开资料,霎时黯了神色,想起了当时的心痛。

  他阖上资料夹,这份资料不用详读,因为他已然经历过一次了,“她的生平呢?”

  “那些资讯还需要几天时间,因为总经理曾问到丧礼,所以我先回报这件事,蓝小姐的骨灰已经入塔了。”

  “这么快就办完丧礼了?”

  “据说并没有好好办个象样的丧礼,只是火化之后,让礼仪公司的人将之送入灵骨塔就了事了。”

  徐晏之看得出来总经理虽然脸上没有显现出任何情绪,但并不代表他对这个消息无动于衷,令他意外的是总经理接下来的举动——

  沐雁阳由桌上拿起一张他早就准备好的卡片,交给徐晏之,“帮我订束花送给张丽媛,附上这张卡片。还有,今晚我要包下Bossa,让他们在沙滩上铺上餐垫,准备两人份的南洋风晚餐。”

  “邀请夫人?”徐晏之挑眉。

  沐雁阳抬起头盯着徐晏之,戏谑地说:“我虽然不爱那个女人,但不代表我就会出轨吧。”

  “既然不爱她又何必这么费心思,总经理明知道就算是这样的晚餐,她也不会看在眼里。”

  “我知道她不会看在眼里,但我讨好她是有原因的,等到有一天我够相信你了,就会告诉你。”

  一听,徐晏之故作心痛地捣着胸口,夸张地说:“总经理这么说真让我痛心,我是这么忠心耿耿——”

  沐雁阳好气又好笑地打断他,“好了,快滚!我知道这么临时,还要包下整间餐厅不是简单任务,就看你的能力了。”

  “总经理放心,只要您付得起钱,我就有办法让Bossa今晚只接待您一位客人。”

  “那就快去办。”

  徐晏之正要离开,又想起了桌上的那份资料,“这位蓝小姐和总经理是旧识吗?虽然丧礼结束了,但要去塔里致意应该不成问题……”

  沐雁阳神色一敛,轻抚着那份资料,“这事我自己会斟酌,她的生平资料你快些给我就是。”徐晏之这句话的确提醒了他。

  “是!我知道了。”

  看着徐晏之离开,沐雁阳也站起身,既然他今天“应该”出现在那里,那么他就必须走这一趟……

  而另一头,才刚过中午,一束花送到了蓝晓甄的手中,而送花的人是沐雁阳。

  蓝晓甄拿起花束里的卡片,粉蓝色的卡片上,书写着沐雁阳刚健的字迹,字虽强而有力,但语气却十分温柔,一开头就以“亲爱的老婆”来称呼她,先是希望她午后愉快,随后就对她提出了邀约,想约她今夜共进烛光晚餐。

  蓝晓甄捧着花束,却有些想哭,应该收下这束花的人是张丽媛,而不是她这个孤苦无依的可怜虫,现在在这世上,有谁还记得“蓝晓甄”这号人物?

  她茫然的想着从认识沐雁阳的那天起,就渴望能与他有更进一步的接触,老天既然给了她机会,她很想为自己圆一个梦,但是认真说起来,她这一生没过过几年幸福的日子,如今这偷来的幸福,她能拥抱得长久吗?

  她突然强烈想看看自己的骨灰究竟被安置在哪里,于是,她拿起手机拨了表舅家的电话,示意自己是蓝晓甄的朋友,想知道她长眠的地方。

  不到一个小时,蓝晓甄就来到一处庄严肃穆的灵骨塔,顺着登记的编号找到自己的塔位,是一个僻静还会西晒的地方,她把沐雁阳送的那束花放在了塔位前,看着自己的照片,她这一生很少笑得开怀,想不到居然还能找到一张她笑着的照片来放置在塔位上。

  虽然是夏末,但窗户投射进来的阳光还是让人觉得燠热,更何况这一区还是属于较为低价的塔位。

  蓝晓甄自嘲着自己的遭遇,没想到以连家的财势,连家的少奶奶竟只得到了这样的安眠处。

  “你从高中时就一直暗恋着学长,如今这束花,某种意义上也算是送给你的,我把它放在这里,算是凭着我们二十五年的缘分来为你做一些事,未来,或许只剩我会记得你了。”

  一名打扫的欧巴桑看见有人在蓝晓甄的塔位前驻足,很意外竟会有人来,这位往生者太特别,她很难不去注意。

  “小姐,你和连太太认识啊?”

  蓝晓甄看了看那位欧巴桑,想着大概是在这里工作,整天面对的都是不会开口的对象,才会这样随意找人攀谈吧。

  她没有显露出不耐,温婉地笑了,“是的,我与这位蓝小姐是朋友,她不喜欢人家称呼她连太太。”

  “这样啊……所以她跟婆家之间果然有点问题!”

  “为什么阿姨你会这样认为?”

  欧巴桑拿着手上的抹布,在蓝晓甄塔位的玻璃门上轻轻擦拭着,“小姐,这里用楼层来分等级,上面的楼层大概就像是信义区的豪宅,又大又舒适,每个塔位还有专属的纪念柜,可以让家人放陪葬的东西,下层大概就像贫民窟,塔位就刚好只够安放骨灰坛,你说明明是有钱人家的少奶奶,安放在这个楼层已经很奇怪了,还是这么不讨喜的位置,若不是跟婆家有问题,又没有娘家可依靠,哪里会落得这样的结果?”

  “她的确是个可怜的女人,从小就没了爸妈,嫁的老公又不爱她。”蓝晓甄忍不住叹了口气,曾经她也是父母手心里的宝贝,如今落得这个下场,她忍不住为自己伤感。

  看见有人为这位往生者伤心,那个打扫欧巴桑说得更起劲了,“你都不知道,这位蓝小姐不但住在这样便宜的塔位里,而且婆家也没给她办什么象样的丧礼,听说她结婚第二天就跳河轻生,婆家觉得晦气,赶在头七前就入塔了,火化进塔什么的都是派礼仪公司处理,没有人到场看过。”

  “这么凄凉?”蓝晓甄想着连屿熙的无情,心头忿恨又起,“别说之前,未来大概也不会有人来祭拜了。”

  欧巴桑一听,更觉得蓝晓甄可怜了,“如果你看不过去,可以到服务处办理手续,往后塔里便会固定时间为蓝小姐上香,也会在像清明、忌日这种固定该祭拜的日子代替家属买供品祭拜,也算不让她孤苦无依待在这里。”

  蓝晓甄摇摇头,在这里的只是她的躯壳,灵魂又不在,倒也不需要祭拜,“不用了,就让她安静的待着吧!”

  欧巴桑见蓝晓甄这么决定,自然也不再多说,只承诺会多多照顾这里,帮她做好清理的工作,蓝晓甄道了谢后,欧巴桑便又回去工作了。

  蓝晓甄也没留太久,她只是又看着自己的照片好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等蓝晓甄离开后,沐雁阳才由隐身的大柱子后头走了出来,他的手上也捧着一束花,是比送给张丽媛那束更为典雅清丽的百合花。

  他当然看见了妻子,也听见了妻子与打扫欧巴桑的对话,由她的语意里,很明显她是还记得蓝晓甄的,这令沐雁阳危险地细眯起眼,莫非张丽媛说她失忆是假的?而且以他过去的认知,张丽媛应该是十分讨厌蓝晓甄的,怎么会特地跑来看她?

  他来到了蓝晓甄的塔位前,也放下了手中的花束,他认出张丽媛带来的花束是他送给她的,只是不明白张丽媛为什么会说,这花束某些意义上也算是送给蓝晓甄的?

  但沐雁阳没把这个问题搁在心里太久,随即又被塔位上那张照片吸引了视线。

  这照片选得很好,是蓝晓甄笑着的模样。

  他还记得初见那天,蓝晓甄那抹震摄了他心神的笑容,她的笑容曾经触动了他的内心,在发现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后,他也想过是不是该为她做些什么,比如帮她摆脱不想要的婚姻……

  他陷入了与蓝晓甄两次短暂交集的回忆里,也为蓝晓甄感到欷欢。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