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目录  下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2章(2) 作者:田芝蔓

  结婚的前一天,她入住南部一间高档的五星级渡假村,因为她的婚宴将在这里举办。

  入夜了,眼见明天她就要被迫成为连太太,蓝晓甄窝在房中悲泣自己的命运,此时,有人敲了房门,她打开一看,门外是微醺的连屿熙,他的脸上还带着怒容。

  “屿熙,你是不是喝醉了,快回房去睡吧。”

  “我就是打算睡觉才来的啊!”

  蓝晓甄尚未听出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就倏地被连屿熙压在门上强吻,酒气薰得蓝晓甄不适,死命的推拒着他,“你做什么?我还没嫁给你!”

  “就差一夜,有差别吗?”

  “你难道不懂得尊重我吗?”

  “尊重?你明天就要嫁给我了,现在还想守着你的贞操吗?”

  “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人来了。”蓝晓甄不是说说而已,她真的边推拒边大叫,这举动惹怒了连屿熙,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力道大得把她给摔到床上去,“你竟然打我?”

  “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还不让我碰你,你究竟当不当我是你的老公?你们女人都一样,水性杨花,手里抓着一个,心里还想着另一个。”

  “你知道我没把你当老公最好!我虽然心里没有另一个,但你自己明白这个婚不是我想结的,是你逼我表舅把我嫁给你的。”

  “你以为是你的魅力让我想娶你吗?我只是不想白白花了那么多钱买一个碰不得的女人,我才不稀罕你的身体。”

  “可笑,你既然不稀罕我的身体,那又为什么要娶我?”

  “因为娶你可以让张丽媛吃醋,可以惹怒她!”连屿熙脱口吼出。

  这个久违的名字再次出现,给了蓝晓甄不祥的预感,“你说清楚,这跟张丽媛有什么关系?”

  “因为张丽媛恨你,你知道高中时她为什么霸凌你吗?”

  蓝晓甄十分震惊,“你知道张丽媛高中时做了什么事?”

  “当然知道,还记得有回我带着张丽媛,在百货公司遇见你吗?”说到这,连屿熙的脸庞霎时变得十分痛苦,“你离开之后,我们又巧遇了另一个叫沐雁阳的男人。”

  “学长……”

  “遇上他,张丽媛的表情变得很怪异,我知道他们高中同校,所以吃味的问她是不是高中时跟他有过一段,到现在还旧情难忘?张丽媛急着解释那是她年轻不懂事,还说沐雁阳对她很坏,她才不会记着他。”

  “可张丽媛她不是……不是嫁给学长了吗?”当时沐、张两家联姻,新闻报得很大,婚礼场面更是盛大,她还伤心得哭了一整晚。

  “哼,张丽媛那时对我说,沐雁阳高中毕业那天,她把他约到了学校一个隐密的地方向他告白,可是沐雁阳拒绝了,她觉得以她的条件,他怎么可以不接受她的告白。就在这时,你刚好经过那里,沐雁阳看见了你,对张丽媛说宁可和你交往,也不愿意跟她这种自视甚高的人在一起。”

  蓝晓甄不知道原来还有过这么一段,更不知道沐雁阳是随口拿她做借口还是另有原因,但依照这些话,她终于想通了一件事,“所以,这就是我被张丽媛霸凌两年的原因?”

  “没错。知道这件事后我本来也放心了,没想到过一阵子张丽媛突然说要跟我分手,原因是她的父亲及沐雁阳的父亲是生意伙伴,而张丽媛的父亲很喜欢沐雁阳,就想撮合两家的孩子。

  “张丽媛无缘无故抛弃我,让我十分不快,我赌气的对她说,我并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我想要什么女人都可以随意挑选,包括那个曾经让孤高的沐雁阳有了兴趣的你,这招的确得到了效果,张丽媛当场像个妒妇一样指责我,哈哈哈,我成功报复她了!”

  听见自己悲惨的命运原来是因为这两个人,蓝晓甄不由得讽笑出声,她缓缓站起身,脸上的决绝让连屿熙一阵心惊,当她一步一步走上前时,他甚至不自主的往后退。

  她冷冷看着他,“现在我知道我这可悲的人生发生什么事了,但我明天才会是你的女人,你若不想明天的婚礼办不成让你连家丢脸,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你敢做什么的话,我绝对会闹上警局。”

  “你……”

  蓝晓甄推开了连屿熙,离开房间,走进了渡假村的酒吧想买醉,最好醉得明天无法结婚,让大家丢脸最好,没想到,却在酒吧里看见沐雁阳。

  沐雁阳是被迫带着张丽媛来参加她老朋友的婚礼的,尽管他根本不想来,但来自家里的压力要他不能亏待张丽媛,他只得前来。

  蓝晓甄乍见到久违的沐雁阳,鼓起了勇气接近他,她真的好想知道,当年他为什么会以她为借口拒绝了张丽媛。只是当她走过去,跟他说了句“好久不见”之后,竟换来这样一句回答——

  “小姐,你这个搭讪手法未免太过老套,我可以肯定我并不认识你。”沐雁阳表情很是冷淡。

  蓝晓甄的确改变了不少,这还得归功于连屿熙不想让人知道他追求的女人长得竟是这般朴素,所以花了一番心力改造,让她变得亮丽有型。

  不过蓝晓甄没有意识到是因为自己的改变导致沐雁阳认不出她,只是失望的想,原来当年他真的是随口说说罢了,其实她在沐雁阳的心上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可怜她在高中时爱恋了他整整一年,却因为他的一句拒绝,往后的两年都在霸凌中渡过。

  蓝晓甄本想识趣离开的,但想到明天将要面对的“洞房花烛夜”,她生平第一次想要反抗命运。

  她不能选择嫁给谁,总可以选择她的初夜要给谁吧!

  她搜索枯肠地回想着她看过的电视、电影,模仿着里头的女人怎么去挑逗一个男人,她坐在他身旁蹭着他、勾引着他,“我不美吗?我只要一个没有负担的一夜情,你无须负责。”

  “但我不想要。”尤其这女人挑逗的手法真是拙劣到可以,如果不是真的没什么经验就是装清纯,而沐雁阳认为后者的机率比较大。

  最后,蓝晓甄放弃了,她移开身子,乖乖的坐回椅子上,“对不起,我的确是在利用你,因为明天我就要嫁给不想嫁的人了,我只是想为自己活一次,挑一个我想要的男人给未来老公戴绿帽。”

  “明天结婚?在这个渡假村?”那个让他不得已得带着张丽媛来走这一趟的婚礼?

  “是的。”

  “如果是这样,你这个美人的要求我怎么舍得拒绝呢?”他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蓝晓甄瞪大眼,不明白沐雁阳怎么会突然改变心意,“你……同意了?”

  “当然,去你的房间还是我的房间?”

  “你都结婚了,去你的房间适合吗?”她指了指他手指上的婚戒。

  “可以,我没跟妻子同房。”沐雁阳说完,还捏了捏蓝晓甄的鼻尖,“坏女孩,明知道我结婚了还勾引我。”

  “我……”

  “怎么,后悔了?没进房之前后悔都还来得及,进房了我可不会放手。”

  毅然决然的,蓝晓甄点了头,“今晚放开你,我才会后悔。”

  当蓝晓甄再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时,已经是她被沐雁阳带进房里的时候,她有些发颤,沐雁阳看着她的反应,笑了。

  “怎么?怕了?”

  “才不是,是血糖太低,手在发抖。”蓝晓甄一边由她的包包里拿出巧克力,一边说:“吃点巧克力就没事了,还有,等一下可不可以关灯?”说到关灯时,她听见沐雁阳发出一声轻笑,手一抖,巧克力掉了一地。

  “关灯?你不怕黑吗?”沐雁阳弯身为她捡起,然后将她的小包包及巧克力放到了床头柜上。

  “不怕,黑暗反而给我安全感,因为没人能看得见我。”

  沐雁阳拿起了其中一块巧克力拆开,坐到了她的身边,将巧克力送入口中后吻上了她,与她分享着口中的味道。

  巧克力是甜的,他的吻是醉人的,蓝晓甄很快就跌入了情欲的深渊不能自拔,她可以感觉到沐雁阳令人动情的爱抚,并在爱抚的过程中一件件地褪去他们两人的衣服,她没有抗拒,乖顺地接受他对她做的每一件事情。

  当沐雁阳进入了她的身体,感觉到身下的女人竟是完璧,愕然地问:“你……为什么?”

  蓝晓甄强忍着痛楚及不适,露出了凄迷的笑容,“学长,我高中时暗恋了你一年呢!这几年我也没有忘记过你,我不想嫁给连屿熙,但我必须嫁,所以,当我在酒吧里巧遇了你,我就想着,我要把自己的初夜给你。”

  “你明天要结婚的人是连屿熙?”沐雁阳皱眉。而且她还叫他学长,看来那句好久不见不是搭讪用词,他们是真的见过。

  他知道连屿熙和张丽媛曾经的关系,张丽媛竟带他来参加前男友的婚礼,难怪他问说是谁要结婚时表现得神神秘秘,直说时候到了就会知道,因为不在意张丽媛的事,他也没兴趣再问。

  “你真傻,让连屿熙知道你今晚做了什么,你晓得会有什么结果吗?”

  蓝晓甄摇了摇头,“这一生,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奢望了,所以会面临什么,我根本不在乎。”

  “你想离开他吗?”如果她想,他会帮她。

  蓝晓甄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双臂,揽住沐雁阳的颈项,轻抬起身子,吻着他眼角的泪痣,“这痣有种神秘感。”

  “这是泪痣,听说我欠了一个人眼泪债,才会有这样的痣。”

  “所以这世上有一个女人,不断的为学长哭泣吗?”

  “我一直觉得,悲伤到极点的人是不会哭的,所以我并不信什么眼泪债。”

  “如果真是如此,学长肯定欠下眼泪债了。”她轻笑着说。

  “喔?怎么说?”

  “泪水是一种洗濯,你都让她悲伤得流不出眼泪了,无法洗去自己的不幸,那还不算是欠下眼泪债?”

  “这么说的话,我的确欠了一个女孩两条命……”

  不想听他提起另一个女人,蓝晓甄诱惑的曲起双腿,挑逗地蹭着他,“学长,你不继续吗?我适应了。”

  “坏女孩,你不知道用‘学长’称呼我,有下课之后在废弃仓库偷情的快感吗?”

  “我哪会知道,我又没有经验,还是你有?”蓝晓甄狐疑地看着他。

  沐雁阳但笑不语,只是缓缓开始律动,现在不该说这些煞风景的事,等明天他再问她到底有什么打算,如果她要离开,他一定帮她。

  隔天清晨,蓝晓甄趁着沐雁阳还在熟睡时离开了他的房间,临走前她留下了一张字条,告诉他,很谢谢他带给她这美妙的一夜,足够她回味一生,也给了她足够的勇气逃离命运。

  她一离开沐雁阳的房间就逃,没想到却在走出饭店准备前往车站时,被刚好出来买东西的表舅遇上,她赶紧不动声色的表示只是出来透透气,可惜表舅好像还是发现了她的意图,叫人一整天守着她,不得已,她只得完成婚礼。

  进了新房后,大概是婚礼已经结束,表舅不再派人守着她了,蓝晓甄便想趁着连屿熙没回房前偷溜,才刚刚与爱恋过的男人共渡一夜,她实在不想跟连屿熙过这个新婚夜。

  可她才刚走出房间,就看见连屿熙已等在门口。

  “你昨晚彻夜未归,现在又打算做什么?”他冷笑着一边说一边看着她手上的行李。

  蓝晓甄退回了房里,看着连屿熙走进来,关门、上锁,然后还惬意的在她面前一件件脱下身上的衣服,蓝晓甄偏过脸没好意思看。

  “害羞吗?我们都是夫妻了,你也脱吧,今天可是我们的第一夜。”

  “我不要!”

  “昨天我就说过,我花了那么多钱买下你,光是让张丽媛吃醋嫉妒可不够,你的身体我要了。”

  “我……我不想要这种买卖的婚姻。”

  “蓝晓甄,别装清高了,你知道你表舅打着什么主意,你这一生都离不开我的控制。”

  “你要的女人是张丽媛不是吗?”

  “没错,但并不表示我不需要一个代替品。”此时他已经几乎脱得一丝不挂了。

  蓝晓甄害怕地退着身子,“你可以回去找她的,她的婚姻并不幸福,我知道她没跟沐雁阳同房!”

  “你怎么知道她没跟沐雁阳同房?难不成你去过沐雁阳的房——”话没说完,他想起了什么,怒视着她,“蓝晓甄,你昨晚在哪里过夜?”

  “我……”

  连屿熙扣住了她的手,把她拉进怀里,“说!你昨晚在哪里过夜的?”

  蓝晓甄豁出去了,她用力的推开他,“昨晚我跟学长在一起,他亲口跟我承认他没和张丽媛同房,所以我们在他的房里过了一夜!”

  “你跟沐雁阳睡了?”连屿熙危险地眯起眼。

  “对,你一手打造的洋娃娃被学长捷足先登了,他才是我第一个男人!”

  连屿熙怒不可遏,扬手就是一巴掌,蓝晓甄被打偏了脸,捂着脸瞪视着他,“你又打我?!”

  “贱女人,终究你也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贱货!”

  “你心爱的女人及妻子都跟沐雁阳在一起了,怎么样?很气吧、很怨吧?你一辈子都比不上学长!”

  “够了!”

  连屿熙绝不承认自己会输给沐雁阳,他的双眸因怒意而充血变红,他把蓝晓甄丢上床,撕扯着她身上的衣裳,她说对了,她是他亲手打造的洋娃娃,就算已经是个破娃娃,也还是他的。

  尽管蓝晓甄死命抵抗,但连屿熙还是没有放过她,他近乎凌虐的伤害着她,完成了他们的新婚之夜……

  朝阳升起,代表着开始,但步伐踉跄的蓝晓甄心里却没有一丝希望,她走出渡假村,来到附近的一座桥上,看着桥下湍流的河水,突然,她有了一个念头——

  会不会她这一生就注定了是悲剧,她根本不应该来到人世?

  她徒然想起了沐雁阳说过的话,他说,悲伤到极点的人是不会哭的。

  是啊!她的确无比的悲伤,却没有想哭的欲望,应该是哀莫大于心死了吧?但所幸这一切都将离她远去了。

  她看着河水,闭上眼,下一瞬,身着白色洋装的她就像一朵盛开的纯美白百合般落入了河水之中,直到河水淹没了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