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目录  下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1章(2) 作者:田芝蔓

  回到了沐家,一切对蓝晓甄而言都是陌生的,苏嫣容要沐雁阳带着媳妇回房梳洗一下,然后就可以准备下楼吃午餐。

  一直到进了房间,看见了房里的那张大床时,蓝晓甄才真正的认知到“夫妻”这个词代表了什么。

  她看着沐雁阳,虽然他们的确有过肌肤之亲,但突然要她像妻子一般每日与他同床共枕,她还是有些手足无措。

  沐雁阳没有发现她的局促,只是问着,“丽媛,你还记得你过敏送医之前,我们说了什么吗?还有,你到底吃了什么才过敏的,你也不记得了吗?”

  沐雁阳这么问,给蓝晓甄怪异的感觉,“我妈不是说了,我是吃了榛果巧克力吗?”她唯一喜欢吃的甜食,就是榛果巧克力,看来这是她重活一回所必须牺牲的事情之一了,“还是,我应该记得什么?”

  沐雁阳神情有些诡谲难辨,但最后,他还是没有多说,“没什么,忘了也没关系,反正本来一切就是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是的,对她来说是重新开始,但对沐雁阳来说,他并不知道她夺舍还魂开始了新人生,那么沐雁阳所说的重新开始又是什么意思?

  蓝晓甄走进了偌大的衣物间,这里也充作更衣室,但吊挂着的衣物只有属于女人的,她不解,如果这对夫妻的关系真如沐雁阳表现出来的那样好,为什么衣物间只有张丽媛的衣物?

  “我们各有自己的房间。”似是看出了她的疑问,沐雁阳为她解答。

  “我们没有同房吗?”

  “你希望我们同房吗?”沐雁阳笑得坏心,连眼神都带着邪佞,蓝晓甄霎时红了双颊,对于他的魅力,她真的抵挡不住。

  “不、不是的……”

  “放心,我亲爱的老婆,从今天开始,我会跟你同房,就当为失去记忆的你培养感情。”

  “不!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看着沐雁阳步步进逼,蓝晓甄慌了,她不断地向后退着,想远离沐雁阳的势力范围,他给她的压迫感太大,让她几乎要喘不过气。

  感觉到背抵上了墙,蓝晓甄转身要走,却被沐雁阳的手臂阻挡了去路,她一回头,就发现自己被他困在双臂之中。

  蓝晓甄记得那一夜,沐雁阳温柔的开启激情的前奏,对她是那么温柔,好像他们真是一对恋人,怎么他对自己的妻子反而像是在挑逗一个一夜情的对象?

  她抬起双臂抵住了他的胸膛,抗拒他的靠近,才发现他放开了一只手,但不是为了给她自由。

  沐雁阳轻拧了拧妻子小巧但尖挺的鼻尖,说真的,他的妻子真的长得十分标致,虽然脾气差了些,不过,失去记忆的她,似乎不再有过去盛气凌人的模样了。“夫妻本就该同床共枕的不是吗?”他倾身,在她耳边以气音说着。

  这动作惹得蓝晓甄呼吸急促,她可以感觉得到他的脸埋入她的肩窝,她可以想见他接下来的亲密行为,但他却在接触到她的肌肤之前停住,然后拉开身子,满足地看着她被挑逗得心跳加速、脸泛潮红。

  “你身上都是医院的消毒水味,你先梳洗梳洗准备吃午餐,我们今晚再继续吧!”

  沐雁阳离开后,蓝晓甄还像被点了穴一般,完全无法动弹。

  今晚?今晚她要以张丽媛的身分让他拥抱吗?

  说真的,蓝晓甄对沐雁阳是有着期待的,但她仍不免心头酸涩的想起,在他的认知中,他抱着的人,是他的妻子张丽媛。

  重新开始?是啊!蓝晓甄看着全新的自己,对她来说的确是重新开始,但她能当自己是张丽媛吗?当自己是那个曾经痛恨着的人……

  沐家人对张丽媛很好,是蓝晓甄从没感受过的和乐家庭气氛,但她看得出来,奶奶对婆婆似乎很不满,常常无视她的存在。

  对于沐家的状况,蓝晓甄只觉得诡异。

  她的新婆婆苏嫣容,是个看来温婉贤淑的女人,不但说话声音温柔又轻声细语,对待她更是和蔼可亲,而她的新老公沐雁阳,在她的认知里,是个十分有名气的企业人。

  鼎亨这间建设公司,是全台列名前二十大的企业之一,沐雁阳除了投资眼光精准,在一些原是不起眼的地段投资了新建案,最后都为鼎亨赚进了不少利润外,由他主导企划的建案,都比其他同地段的建案提早完售,而且售价还比同地段的建案高了一成。

  虽然沐雁阳不是鼎亨董事长沐云锋的亲生儿子,但沐雁阳如此的优秀,进了沐家,对沐云锋来说,应该是一个让他觉得骄傲的儿子才是。

  可是苏嫣容及沐雁阳在家里,似乎没有应该有的地位,整个午餐时间,沐老夫人都亲切的跟她说话,却没给过苏嫣容及沐雁阳一点好脸色。

  而沐云锋当然不可能在家里吃午餐,事实上若不是她过敏住了院,沐雁阳此时也应该在公司的,所以蓝晓甄至今还没见过她的公公。

  午餐过后,沐老夫人让人为她送杯清茶上楼后,就迳自回她的房间去了,沐家人各自有各自的生活,除了用餐时间,几乎很少聚在一起,沐老夫人自己的房间就有一个很大的阳台,一楼更有一座专属的小花房,沐老夫人平时不是在花房里,就是在自己的房里。

  在沐家,主子对蓝晓甄好,佣人们自然也不敢怠慢她这个少奶奶,但唯有一个老厨娘,管妈,她是例外。

  午餐过后,沐雁阳就回公司去了,看见婆婆亲自收着餐桌,蓝晓甄自然上前帮忙,没想到管妈看见她在收拾,竟然上前抢过她手上的空碗盘,冷淡的说:“少夫人刚出院,不劳烦少夫人了,我跟夫人来收就好。”

  有媳妇看着婆婆收拾的道理吗?但蓝晓甄看着管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实在不敢靠近。

  管妈俐落的收好剩菜,然后就拿着一个塑胶篮来把空碗盘全放进去,虽然她口中说的是她与苏嫣容来收就好,但她也没让苏嫣容动手,就迳自处理好了一切。

  苏嫣容只是对蓝晓甄笑了笑,要她不要在意管妈,接着拍了拍她的手,就跟着管妈进厨房去了。

  蓝晓甄看着这怪异的一切,心里想着,大概管妈是老仆了,在沐家敢不看主子脸色吧!不过看她对苏嫣容恭敬的样子,蓝晓甄想,张丽媛肯定是做过什么事情得罪了管妈,才会受到管妈这样的对待。

  不过这事蓝晓甄没放在心上,只想着等过段时间管妈发现她跟张丽媛不一样,态度或许就会改善了。

  那一夜,蓝晓甄没等到沐雁阳进她的房,事实上,直到隔天吃早餐时,沐云锋问了沐雁阳前夜是不是晚归了,沐雁阳才回答跟客户去应酬,回来时很晚了,接着回头对她解释,怕吵到她,所以睡在自己的房间。

  沐云锋只是看了沐雁阳好一会儿,丢下一句话,“你该收敛了,丈夫该尽的责任,你也该完成了。”

  蓝晓甄不解,只是看着沐雁阳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神色一僵,点头说“是”。

  这是父亲与儿子的对话吗?倒像上司在交代下属工作一般。

  而且什么叫丈夫该尽的责任?蓝晓甄自认为沐雁阳对她很好,难道在公公的眼中这样还不够?她又望向苏嫣容,发现她的脸上尽是担忧,看着儿子也吃不下饭,最后,她看不过去,放下碗筷,挽住了沐雁阳的手。

  “爸,别这样骂雁阳,我会心疼的,他哪儿没尽到做丈夫的责任了,虽然之前的事我不记得了,但我住院的那一晚,他都在病床旁边陪我、安慰我,还买早餐给我,亲自喂我喔!做老公的这样就很难得了不是吗?”她这位新公公可没对婆婆这么温柔。

  沐云锋严肃的表情因为媳妇的话缓了下来,说了句“那很好”之后,就沉默的继续吃起他的早餐。

  沐雁阳对于妻子释出的善意十分不习惯,只是向来很排斥她的自己,今天不知道为了什么,见她挽着他,竟也没有想收回手臂的念头,反而还因为她目的完成放开了他的手,而觉得有些怅然若失……

  蓝晓甄来到沐家没几天,就是沐老夫人的八十大寿,蓝晓甄当然是不知道的,直到一个自称是沐雁阳特助的男人捧着一大一小两个纸盒出现在沐家。

  “送我?”蓝晓甄看着那两个打上缎带的礼物盒,沐雁阳为了什么送她礼物?

  “是的!总经理说夫人应该不记得今天晚上是沐老夫人的八十大寿寿宴,肯定忘了治装,所以他亲自为夫人挑选了一套小礼服及一双鞋子,让夫人可以穿着出席。”徐晏之说道。

  “就算我忘了也不需要治装吧?张丽媛她……我是说,我的衣物间里满满的都是衣服,随便挑也有得穿。”

  在沐雁阳身边待久了,堪称泰山崩于前都能面不改色的徐晏之,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一瞬间失守,但随即恢复如常。总经理说过了,夫人现在失忆,跟过去很不一样,叫他要维持他的专业。

  “总经理当然知道夫人的衣服很多,但这是他第一次送夫人衣服,是他的心意。”

  第一次吗?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张丽媛没收过沐雁阳送的衣服,她就坏心地觉得得意,于是收下了两个纸盒,“帮我谢谢雁阳,那今晚的晚宴在哪里举办?”

  “总经理公司还有事要忙,不能回家来接夫人,所以他派我过来,下午五点半,我会准时来接夫人及董事长夫人到宴会会场去。”

  “那奶奶呢?”

  徐晏之的脸上不着痕迹的轻轻抽搐了一下,幸好,他还不用去服侍那个讨人厌的老古板,“沐老夫人有她专属的司机,我只要负责好两位夫人的安全就好。”

  “我知道了,你赶快回雁阳身边帮他吧!雁阳既然这么忙,我就不担误你太久了。”

  徐晏之的脸色再波澜不兴,还是因为这句话挑起了眉,这还是那个曾经到公司大吵大闹,说总经理都没关心过她的总经理夫人吗?  看来失忆也不是没有好处嘛!

  稍晚,在冠盖云集的沐老夫人寿宴宴席上,沐雁阳一直体贴的陪在蓝晓甄身旁,提醒她该主动向谁打招呼,也在有人上前寒暄时,先一步悄悄在耳边告诉她来的人是谁。

  蓝晓甄很感谢沐雁阳没有丢下她一个人,否则在这全然陌生的环境里,她一定会吓得不知所措。

  但终究沐雁阳也有自己相识的人需要招呼,当徐晏之上前来告诉他有许多和鼎亨生意上有往来的公司代表正在找他时,沐雁阳不得不放下蓝晓甄自己前去应酬,本也可带着蓝晓甄一同前往,但蓝晓甄今晚实在记不住更多名字了,于是她只要沐雁阳陪她到会馆的阳台外后,就让他独自离开。

  因为已经夏末,所以即使离开了吹送着空调的会馆宴会厅来到户外,仍然不觉得燠热,蓝晓甄深呼吸了一口气,会馆里的场面实在搞得她又累又乏。

  “丽媛……”

  这个声音,蓝晓甄怎么样也不会错认,是那个不顾她的意愿,狠狠的伤害了她身体的男人,她转过身,果然看见了他。

  这个世上她痛恨的人,一是张丽媛,另一个,就是眼前她只嫁了一天的男人,连屿熙。

  就是他,夺走了她最后活下去的动力,他夺走了她的一切,包括她的尊严。

  “丽媛,你一来我就看见你了,你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是在等我吗?”

  蓝晓甄本可以不理他甩头便走的,但她还是留了下来,因为她想知道一件事,她如今在张丽媛的躯壳里,那张丽媛呢?会不会与她交换了?

  “丽媛,怎么不说话,我听说前几天你因为花生过敏紧急送医,你还好吧?”

  “你离我远一点就很好。”蓝晓甄退着身子,跟他保持着最远的距离,“我失忆了,现在什么人都不认得,我不知道你是谁。”

  “丽媛,我知道你在气我跟晓甄结婚,但她已经死了,我又是自由身了。”

  死了?所以,她虽然借了张丽媛的躯体重生,但张丽媛却没有同样的境遇是吗?

  “你的老婆才刚死,你就来勾搭我这个人妻?”

  “丽媛?”

  “她应该还尸骨未寒吧?”

  “她死后第二天我就把她火化了,像她这样刚进门就轻生的女人,不吉利。”

  她竟然如此草率的被火化了?蓝晓甄冷笑着,原来她在连屿熙的心中,真的如此不值。

  看着张丽媛露出冷笑,以为她还余怒未消,连屿熙接着解释,“丽媛,我娶她只是为了跟你呕气啊!没想到你居然完全不阻止我,这能怪我吗?”

  “既然娶了,你就该对她负责,她在法律上是你的妻子。”

  “她本来就是孤儿,娘家的亲戚不在乎她,我更不在意她是死是活,她只是我用钱买下的,她的家人得到报酬了,她也不吃亏。”

  不吃亏?得到报酬的是她的家人没错,但她从不认为自己住了十八年的地方,可以称为家。

  蓝晓甄听不下去,只想远离连屿熙,她才刚转身,他却扣住了她的手不让她走,“丽媛,我以为我们说好了不是吗?你为什么又对我这么冷淡?”

  蓝晓甄甩开了他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回宴会厅,现在的她不再是连屿熙的所有物了。

  蓝晓甄克制着自己还在发抖的双臂及双足,告诉自己,连屿熙再也伤害不了她了,她现在是沐雁阳的妻子,是张家的千金,再也没有人敢瞧不起她。

  虽然蓝晓甄一得知自己躯壳的下落便甩开了连屿熙,但这一切还是被暗处的一个男人目睹了。

  沐雁阳握紧拳头,愤怒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原来,都是从这一夜开始的啊……

  “总经理。”他身边的徐晏之看着沐雁阳,不相信总经理眼见自己的妻子“疑似”出轨,会没有进一步的举动,他在等待沐雁阳的命令。

  “晏之,帮我调查一件事。”

  “是的,总经理。”

  “帮我查一个人,蓝晓甄,她是连屿熙刚过世的妻子,我要知道关于她的生平,以及什么时候举办丧礼?”

  总经理想调查的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另一个女人?这下徐晏之真的糊涂了,“是的。那夫人……不查吗?”

  “她?”沐雁阳淡淡的笑了,“她的事我另有安排,现在蓝晓甄的事要紧。”

  “好,我明白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