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目录  下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1章(1) 作者:田芝蔓

  二〇一六年夏末——

  蓝晓甄一生坎坷,二十五岁这年,她在遭遇了重大的伤害后,失去了存活下去的勇气,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投河轻生,对于即将失去性命,她没有一丝恐惧,看着朝阳在水面上投映出来的一道白色光圈,带着微笑,直到身子开始因为缺氧而抽搐。

  父母在失去性命之前,心里想着什么,是像她这样想着他们吗?他们会不会期待见到她呢?

  “爸,妈,我跟甄甄一样,终究没等到我的王子,还胆小的选择了这一条路,你们不会生我的气吧?”

  身体的抽搐渐渐平静了下来,蓝晓甄感觉到自己好似灵魂抽离了身体,缓缓的漂离了水面,她最后再看了自己一眼,一个选择轻生的人,居然是笑着的。

  是啊!就要一家团圆了,怎么能不笑……

  蓝晓甄幽幽由梦境中醒来,发现自己已不是在水中亦不是在空中,而是躺着的。

  她左右张望,四周一片白,窗外透进明亮的阳光,由床边的点滴架,她认得出来这是医院。

  莫非……她获救了?但既然已不在水中,为什么还会觉得喉头肿胀、呼吸困难?

  一对夫妻看见她醒来,连忙来到床边,那名妇人更是倾身搂住了她,“女儿啊!你要把妈妈吓死了。”

  “我怎么了……”蓝晓甄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我的声音怎么了?喉头好肿……”

  那妇人见她醒来,终于放下了担忧的情绪,安抚着她,“你这是过敏的反应,声音听起来很陌生是因为喉头肿了,等症状舒缓后就会没事,你从小就对花生过敏,怎么还吃了有花生及榛果的巧克力?”妇人心疼的叨念着,这种过敏症状严重起来,又没有及时送医,很可能休克丢了性命的。

  蓝晓甄觉得莫名,她从来不曾对花生过敏,更何况这个陌生的妇人为什么一副跟她很熟的样子?

  蓝晓甄不爱甜食,唯一会吃的就是榛果巧克力,从小吃到大,哪里过敏过,而且,这位妇人为什么对着她喊女儿,她的父母早在她七岁那年,就发生意外过世了。

  蓝晓甄推开抱着她的妇人,脸上是疑惑的表情,“请问这位阿姨,您是谁?我不是您的女儿啊!”

  她的这句话,不但让刚刚上前探视的那对夫妻震惊,连在一旁守着的一对母子也不解的围上前来。

  蓝晓甄不知道那位气质高贵、神态优雅的妇人是谁,但她身后的男人她倒是认识的,“学长……”

  那男人皱了皱眉头,他与妻子是高中的学长学妹没错,但即便在学生时期,她都不曾喊过他学长,倒是前天,有个女人用这个称呼喊了他,让他有一种他们在学校暗处偷情般的刺激感……

  站在床尾,他双手紧扣着病床栏杆,虽然脸上看不出怒气,但全反映在那泛白的手指上,他亲眼所见的,她香消玉殒了,从此之后他再也听不见她轻柔甜美的嗓音,唤着他学长了。

  “丽媛,我们都不是高中生了。”

  丽媛?为什么沐雁阳会喊她这个名字?她抚摸着自己的脸,却感觉到手指上的异物,她睁眼一看,看见一只钻石戒指。

  蓝晓甄的婚姻不是她的老公想要的,他也只简单的给了她一只白金戒指,上头只有一颗小小的蛋白石……但她现在戴在手上的这个,完美切割的钻石让光线折射出璀璨光芒,这不是她的婚戒。

  张永岳担忧得眉头深锁,叶美华更是急出了眼泪,又抱住了她,没想到却再次被推开,心碎的哭喊,“丽媛,我是妈妈啊!你怎么会不认得我?”

  对于媳妇一醒来谁也不认得只认得自己儿子,身为婆婆的苏嫣容有些愧疚,因为说真的,她这个儿子对待媳妇并不好,昨晚得知她过敏送医,竟是直到今天接近中午才出现在医院。

  “丽媛,那你认得我吗?我是你的婆婆,是雁阳的妈。”

  在场的除了沐雁阳,每一个人她都不认得,这是什么玩笑还是整人节目吗?她是蓝晓甄,是谁这么残忍要这样整她看她的笑话?

  知道她一辈子都在自责自己害死了父母,所以找人来扮演她的父母;知道她从小就暗恋着沐雁阳,所以让他来扮演她的老公;知道她最恨的人是张丽媛,所以对着她喊丽媛!

  她不是死了吗?难道死了到地狱里还不得安息,还得像被凌迟鞭尸一般承受着这一切吗?

  “不要这样叫我,我不是张丽媛!我不是!”

  沐雁阳看着眼前奇怪的一幕,不过花生过敏怎么可能会失忆,就算失忆了,为什么还会记得他是学长?又为什么在听人只喊她“丽媛”的情况下,会知道自己姓张?

  沐雁阳真的不知道,张丽媛是在玩什么把戏。

  “丽媛啊!你怎么了?怎么自己名字都不要了?”

  她当然不要!蓝晓甄这短短的二十五年人生里,就是对这个名字的主人又羡慕又嫉妒又痛恨,她想要张丽媛拥有的一切,但并不想变成她。

  “我不要!我就是不要!不要这样喊我!”

  沐雁阳此时几乎耐不住性子,就要开口,却被苏嫣容扣住了手,他望向母亲,她眼里除了对他的不赞同还有对媳妇的担忧。

  沐雁阳先是像看一个疯子般看着张丽媛,可最后,他竟露出了一个完美无暇的关怀神情。

  他虽然还没弄清楚现在的一切,但如今的他不是过去的沐雁阳了,过去他的行止导致了一场悲剧,重新拥有了一次机会,他或许来不及拯救那个他想挽回的人,但对于未来,他还有机会,也必须改变。

  而他目前得做的事……就先从改变他与张丽媛的关系开始吧!

  明明是希望往好的方面发展,但不知为何,沐雁阳眸中露出的精光,却满是算计。

  他来到床边,请岳母先起身一下,才自己坐到床沿,牵起妻子的手安慰着,“丽媛,你是不是惊吓过度了,这是你的爸妈啊!然后这是我母亲,你记得我的不是吗?那你也会记得其他人的,不要急,慢慢想,你这样会吓着你爸妈。”

  一直抱着头呐喊着的蓝晓甄直到听见沐雁阳的声音,才倏地收了声,她一直听说沐雁阳及张丽媛的感情并不好,如果她真是张丽媛,沐雁阳怎么可能会用这样的语气对她说话?

  她想结束这场闹剧,不明白为什么沐雁阳要加入凌迟她的这场戏,“学长,不要这样对我,我没有爸妈、没有你这样的老公,我不是张丽媛……”

  见张丽媛突然柔弱的倚在他的怀中哭泣着,沐雁阳皱了皱眉头,但并没有推开她,只是伸出手,向母亲要求一面镜子,苏嫣容由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面折叠镜打开,才交给沐雁阳。

  “丽媛,你看看自己,你连自己都不认得了吗?”

  蓝晓甄轻轻的推开沐雁阳,接过他手上的折叠镜,在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的那一刻,尖声喊了一声“不”后,就晕厥了过去。

  隔日一早,苏嫣容又赶来医院,正好在电梯前遇上了帮张丽媛办好出院手续,准备到病房里去看女儿的张永岳及叶美华夫妻。

  昨天张丽媛昏过去后,他们请医生来诊断,医生看了看检查报告,确定张丽媛的身体没有大碍,过敏症状也减轻了,至于失忆的情况,可能是在休克的那段时间,以为自己即将失去性命受了惊吓而造成,这方面要藉助相关专业的医生来帮忙。

  苏嫣容及张丽媛的父母都是一脸担忧,沐雁阳却是凝望了张丽媛许久之后,才对母亲及岳父母说她再醒来看见他们也只是更激动,不如让他来劝,或许明天他们再来时,张丽媛就能接受了。

  最后,张永岳及叶美华听从沐雁阳的话,先行离开。

  对于儿子终于收起冷漠的态度,苏嫣容觉得这场意外虽然不幸,但来得适时,便把媳妇留给儿子照顾然后返家。

  当他们三人来到病房,张丽媛已经清醒了,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呆呆的靠坐在床上,不理会任何人。

  沐雁阳见有人来了,端着一碗他刚刚去楼下便利商店买的粥,温柔的安抚着张丽媛,“丽媛,你得吃点东西才能吃药,来,我喂你好不好?”

  之前听说他们夫妻感情不好,张家父母曾问过女儿,不过女儿否认了,由于女儿脾气倔强,他们一直以为女儿是爱面子不肯说,但如今看女婿细心呵护的样子,才终于相信可能是谣传。  而苏嫣容也满是欣慰,虽然儿子不得已得娶张丽媛,但她还是希望儿子能拥有幸福。

  儿子终究是心地善良的,眼见张丽媛差点丢了性命,他也心软了吧!

  苏嫣容生于书香世家,很年轻就结了第一次婚,虽然父母已逝又早年丧偶,但因为苏家及前夫留下来的遗产,就算当时带着前夫的孩子,在那保守的年代,还是风光再嫁事业刚起步的沐云锋。

  沐云锋会选择苏嫣容,是因为她是名门之后,而且人也长得清秀脱俗,对被视为暴发户的沐云锋来说,苏嫣容的背景足以让他打进一向看不起他的上流社会交际圈,所以尽管她丧夫还育有一子,但沐云锋还是娶了她。

  这几年来,他也的确利用了妻子的人脉,一步步的建立起他的王国——

  鼎亨,苏嫣容出资帮助了他,他相对的也给了她不少股份,以鼎亨现在的规模,那样的股份早已远超过她当年出的金额。

  不过,沐家老夫人,也就是苏嫣容的婆婆,却从来没喜欢过这个媳妇,更讨厌她那个两岁就“跟轿后”过来的儿子。

  所以沐雁阳在沐家的生活一直都是战战竞竞的,怕因为他的不乖顺害母亲难为,直到他成年了,依然无法摆脱这令他喘不过气的人生,在继父的命令下完成了一桩利益联姻,娶了一个他不想娶的女子。

  蓝晓甄知道她“父母”及“婆婆”来了,但她还是一句话也不想说。

  她现在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件玩笑事,只是开这个玩笑的不是人,是神。

  她一口口吃着沐雁阳喂着的粥,心痛至极。

  一直以来她以为张丽媛的婚姻失败,所以是有些小庆幸的,没想到,不幸的人从来只有她自己。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除了那只抢眼的婚戒,还有张丽媛那用高价保养品保养出来的双手,她怎么可能日子过得不好?她过得好极了。

  只可惜,现在张丽媛的躯壳是她在使用,那么代表张丽媛已逝了吧?  张丽媛是因为过敏被送进了医院,她则是因为溺水,可一样都失去了性命,为什么她会由无间地狱再返回人间?

  她还记得水漫过她的脸,她的人像被往水底拉扯的感觉,她可以看见隔着水面投射着耀眼光线的太阳,但却感觉不到温暖,虽然是夏末,但早晨略感寒冷的河水不只麻痹着她的身体四肢,也在夺去她呼吸的空气。

  可原以为即将解脱的她,却拥有了新的躯体。

  这种现象就是人家所说的夺舍吧?但这个“夺”字太过沉重了,她即使被迫害至那个境地,想的也只是结束自己的性命,并没有想从任何人那里取得什么,但是……

  她抿起嘴,不再吃沐雁阳送上来的食物,看着这个她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她不想再死一次了,既然成了他的妻子,要她抛下这个身分,抛下他这样的温柔呵护,她……舍不得。

  蓝晓甄不再沉沦在痛苦的情绪中,没错!张丽媛是她痛恨的人,而刚新婚的老公也是因为张丽媛而伤害她,她悲哀的人生因为他们两个而结束,为什么不能为自己想、为什么不能自私一点?

  张丽媛会死不是因为她的缘故,而且上天既然把张丽媛的躯体给了她,让她有了重生的机会,她何不好好把握。

  瞧瞧张丽媛的人生多么美好,出生在富裕的家庭,有疼爱她的双亲,还嫁给了沐雁阳这么完美的老公,这一切……她蓝晓甄接收了!

  她已经死过一次,也了解死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如今她可以再活一次,当然要把握!

  沐雁阳为之一震,刚刚张丽媛的脸上出现了许多复杂的表情,有痛苦、有绝望,但突然之间,她又似是生出了什么信心,振作起来。

  这样的表情,他曾在一个女孩的脸上见过,本来已是生无可恋,却因为他的几句话再生出信心,她的那份坚强曾经吸引了他,但最后,她的坚强仍不足以让她面对人生……

  “怎么了?你的表情像通了电的灯泡一样,想起什么了吗?”或许是被她感染,沐雁阳脸上的表情也软化不少。

  蓝晓甄为难了,她并不了解张丽媛,根本无法扮演这女人,但若说出她不是张丽媛而是蓝晓甄,只会被当成疯子吧,所以她不能说自己是蓝晓甄,只能装失忆了。

  “对不起!我除了‘张丽媛’这个名字,还有知道你是学长以外,其他的都不记得了。”

  张丽媛何时这么轻声细语过?沐雁阳有一霎时的失神,但他很快恢复了,“没关系,慢慢来,总有一天会记起来的,我叫沐雁阳,是你的老公,而他们……”

  “我知道。爸妈,对不起,没认出你们让你们担心了,我以后会好好回想的。”

  女儿何曾如此乖顺?张永岳及叶美华愣住,但见女儿自责的样子,双双上前搂住了她,掉着眼泪说没关系,人没事就好。

  沐雁阳退开了身子打量这一切,眼神深远看不出想法,谁也不知道他正打算着什么。

  苏嫣容看到儿子的表情,猛然一惊,再仔细一瞧,儿子却已露出笑容,莫非刚刚是她看错了?

  这时,她突然盯着儿子脸上的一个部位,“雁阳,你……那颗泪痣……”

  “怎么了吗?”沐雁阳下意识抚摸着原来生着泪痣的地方。

  “不见了。”

  “不见了?”接过母亲递给他的镜子,他果然看见自己的泪痣消失了。

  说来这颗泪痣来得莫名去得也奇妙,九岁那年,因为好心让了机位给一对赶着出差的夫妻,他们母子俩捡回一命,而从飞机失事的那一天起,他的脸上就生出了泪痣。

  他曾听说,脸上有泪痣的人,是欠了另一个人眼泪债,有了偿还的机会泪痣就会消除,以前他从来不信这种怪力乱神的事,只是在他身上发生的事,似乎让他不得不信。

  至于偿还的机会,这一生唯一为他哭过的女人,如今已经不在了,他是没有机会偿还她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