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目录  下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8章(2) 作者:田芝蔓

  隔天,沐雁阳果然接到了沐云锋的电话,要他立刻回台北处理永欣已经跟庆耀签下合作案的事情。

  蓝晓甄没把剩下的行程走完,坚持要陪着沐雁阳回台北。

  虽然后来沐雁阳看似相信她,又恢复了以往那温柔体贴的样子,但这段插曲还是在她的心里埋下了一根刺,不时的刺痛着她的心,担心哪一天沐雁阳又会不相信她。

  她急着想在沐雁阳面前拒绝连屿熙,证明她的心意,但一回到台北,沐雁阳就开始忙于公事,连着好几天都是深夜才回来,而且一定带着一身酒气,他虽不再跟她分房,但进到房间立马倒头就睡,问他为什么这么辛苦,他说他得藉此稳定鼎亨跟客户的关系,现在的鼎亨禁不起再一次的变故。

  蓝晓甄很心疼,只能每夜每夜默默地照顾着他,至少让他隔天一早能精神抖擞的出门,有力气面对新一轮的挑战。

  没多久,前一阵子才大涨的鼎亨股价开始大跌,鼎亨失去了永欣,被业界视为一大挫败,加上之前沐雁阳营造出公司倾尽全力争取永欣的样子,让所有人都产生了鼎亨遇到危机的错觉。

  不过,永欣有问题的内幕并不是没有人知道,渐渐的便会有传闻出现,所以计划得加快进行。

  沐雁阳秘密地拨出一通电话——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差不多了,但为了万无一失,最好再多一些。”电话那头的人有着沉稳内敛的嗓音。

  “永欣的事很快就会传出来。”

  “我明白,我会在鼎亨的股价大涨之前快点完成,股价一直跌也不行,这样沐云锋很容易就可以扳倒你,我知道分寸。”

  “谢谢你,上辈子我居然没有发现你回来了,错过了你。”

  “他”是唯一知道沐雁阳重生的人,也是沐雁阳除了徐晏之以外最为信任的人。

  “对不起,你的上辈子我放弃了你,这一回,我不会让你发生那种事情。”

  沐雁阳本来还因为忙着公事有些沉重的脸色,听到这句话之后忍俊不禁地笑了出声,惹得对方抗议。

  “喂!沐雁阳,我难得这么感性耶!”

  “我知道啊,可你不觉得我们感性到有点肉麻,别人听了搞不好要大喊着把我们送进洞房吗?”

  “这可不行,我有我爱的,你也有。”

  “可惜晓甄不在了,要不然我真想介绍你们认识。”

  “我说啊,你那个老婆既然被你改变了,你就将就吧,你不是说她身上有蓝晓甄的影子吗?”

  “但终究不是她。”

  “是是是,就你深情!这件事我就不劝你了,我知道男人执着起来跟女人不相上下。”

  “做好你的事吧,你知道今天鼎亨要发布记者会吗?”

  “放心,我已经加快速度了,你很快就能让你的母亲脱离苦海。”

  这时,敲门声让沐雁阳一惊,草草说了两句就迅速切断与“他”的连系。

  徐晏之走了进来,递上关于今天这场记者会的流程表。

  因为鼎亨股价大跌,为了挽回鼎亨的形象,让投资人相信鼎亨依旧屹立不摇,先前沐雁阳提出要认养育幼院一事得到了沐云锋及董事会的同意,并立刻被安排成了重点宣传活动。

  沐雁阳及徐晏之来到育幼院时,已经有不少媒体在现场等候了,记者会办在育幼院的大礼堂里,穿梭其中布置整个会场的,是沐雁阳特意派来的工作人员。

  育幼院将比较大的孩子安排在大礼堂参加记者会,小的就被留在小教室里,由于蓝晓甄刚好前来,便自告奋勇要陪那些孩子。

  蓝晓甄没有接触鼎亨的事,所以并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反正她也不爱凑热闹,而院长则以为蓝晓甄知道这件事,认为今天院里会很忙才来帮忙,自然也没特别提起。

  记者会的主持人是徐晏之,先前公关部门已经准备了一份对鼎亨歌功颂德的讲稿给他,但记者会开始后徐晏之不只脱稿演出,根本是换了份讲稿,对于公关部门写的那份讲稿,徐晏之看了只觉反胃,他自己准备的讲稿较为低调,其中不忘提到促成这次认养的幕后推手是沐雁阳。

  认养仪式完成后,院长及沐雁阳准备带记者参观育幼院,此时院长感谢他让张丽媛过来帮忙。

  “我并没让我的妻子过来,她在这里吗?”沐雁阳皱眉。

  “是啊,她正在小教室里陪孩子。”

  这个活动沐雁阳并没有告诉张丽媛,他不明白她怎么会出现,不过,有镁光灯的地方,张丽媛从来不会吝于展现她的魅力,他猜测或许是她听到了什么风声,才特意赶来的吧。

  哼,既然她想在媒体记者面前作秀,他何不顺势来演个鹣鲽情深?

  于是沐雁阳让院长带着记者们前往小教室,一来到小教室,沐雁阳却看到妻子不计形象的在跟孩子们说“白雪公主”的故事。

  蓝晓甄一向喜欢说故事,她喜欢孩子们专注聆听的可爱表情,成为张丽媛之后,她主动要念故事书时,本来孩子们还兴趣缺缺,因为在他们心中,只有晓甄姊姊可以把故事隐得很生动,但等她一开口,情况瞬间逆转——

  她模仿气质雍容华贵的皇后,优雅地问着魔镜,“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接着,她用低沉的嗓音学起魔镜那阴森的声音,“美丽的皇后啊!虽然您很美丽,但那个逃过一劫,躲藏在七个小矮人家里的白雪公主,才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明明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但孩子们还是听得很开心,蓝晓甄不只是用不同的声音、语调,还会用夸张的脸部表情并适时加入一些动作,以此增加生动感。

  这一幕别说记者拍个不停,连沐雁阳都看得傻眼了。

  突如其来的镁光灯吸引了小教室里的人的注意,蓝晓甄立刻拿起大大的故事书,一把将脸给遮了起来。

  有几个孩子看见沐雁阳,认出他就是上回来过的帅叔叔,他走了之后,院长帮他们添购了不少故事书及玩具,说是这个帅叔叔送的,院童们都很懂得感恩,一见到他来便开心的奔上前拉住了他的手。

  “我们刚刚还问丽媛姊姊帅叔叔怎么没来,她说帅叔叔很忙,没空来的呀?”

  其中一个孩子歪着头问道。

  他们明明是夫妻,但一个是姊姊一个是叔叔是怎么回事?他有那么老吗?

  沐雁阳有些不服气,但还是蹲下身子,拍了拍孩子们的头,“再忙也要来看看你们啊!喜欢叔叔送的礼物吗?”

  “很喜欢!丽媛姊姊正念书给我们听呢!”

  有一些孩子脑筋动得快,立刻把沐雁阳拉到了蓝晓甄的身边坐下,“帅叔叔可不可以演王子?”

  沐雁阳在蓝晓甄身边坐定后,便顺势揽住了她的腰,这个举动让她羞红了脸。

  “当然可以,我本来就是你们丽媛姊姊的王子。”

  “不能只是念书,要像丽媛姊姊这样演喔!”

  “没问题。”沐雁阳一口答应下来。

  “那快点开始吧!丽媛姊姊快点继续说!”

  蓝晓甄哪会不知道这些人小鬼大的小萝卜头在打什么主意,她刚刚演到巫婆拿着毒苹果要给白雪公主吃,于是她接着做了一个咬苹果的动作,然后就侧倒在沐雁阳的大腿上。

  见状,孩子们竟不是担心白雪公主的性命安危,而是一个个贼笑起来。

  不过蓝晓甄倒在沐雁阳的大腿上没超过三秒就坐起身,惹得所有孩子们抗议,“白雪公主睡着了,不能醒来!”

  “可我要继续演七个小矮人啊!”她故作无辜地说。

  “小矮人不重要,我们有王子啊!王子可以让公主醒来。”

  小矮人听到他们这么不被重视,应该会很伤心吧。沐雁阳无奈地摇摇头,却瞧见妻子怨慰的看着他。

  “你是不是故意答应他们的。”她鼓起双颊。

  “天地良心啊法官大人,我是无辜的。”

  “你带了那么多媒体来,难道要让我们在媒体前……那个吗?”

  沐雁阳的确是小看这些孩子了,可怜他堂堂鼎亨总经理竟会被一群孩子阴,要在大批媒体记者面前亲吻白雪公主。

  而希望有好画面可以写新闻稿的媒体记者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纷纷要求他们演出这个白雪公主里最经典的桥段。

  没办法,沐雁阳只得起身半跪在椅子旁,扶着妻子躺在椅子上,轻声说道:“我的好学妹,如果不亲,我们大概出不了这间教室了。”

  蓝晓甄十分害羞,可只要听见他喊她学妹,就会下意识地顺从他,所以她乖顺地躺在椅子上,闭起眼睛。

  徐晏之双手交叉迭放在胸前,一脸玩味地看着这一幕。

  “我要说什么台词?”他转头问道。

  有一个孩子立刻把故事书递上前,看见得知了坏皇后的恶毒计划,让猎人领着快马赶来的王子,只来得及见到躺在水晶棺里的白雪公主。

  反正在场的人只想看那一吻,他也不用演什么快马加鞭的戏了。沐雁阳接着往下看,一瞧见对话脸色就变得沉重。

  孩子们及记者都没有发现异状,只有沐雁阳自己知道接下来这句话带给他何等的震撼。

  “我的公主,你为什么不多给我一点时间拯救你,如今,我只能在回忆里想象你灿烂的笑容……”

  他想到了来不及救下蓝晓甄的无奈,如果蓝晓甄真的能因为他的吻而清醒过来,那该有多好?

  他倾身在妻子的唇上印下一吻,双眼因为沉重的心情闭了起来,我的晓甄、我的公主……

  感觉到了沐雁阳的颤抖,她睁开眼,看见他眼中满是哀伤的情绪,她被那个眸光震慑了心神,久久无法自已。

  孩子们的拍手声将两人拉回了现实,还自顾自地结束了这个故事,“从此以后,王子及公主就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了。”

  “喂!这个故事的后半段都被你们删了!”蓝晓甄不满地抗议,想忘却刚才心里的感觉。

  “我倒觉得这些孩子们很会抓重点。”

  蓝晓甄在沐雁阳开口后回望他,发现他神色如常,仿佛刚才那深浓的哀伤只是她的错觉。

  他又揽住了她,“各位观众,我们演得你们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孩子们一个个咯咯笑了起来,开心地拍着手。

  而媒体记者当然不会漏拍这一幕,话题性足够的新闻,总是值得他们多花一点篇幅。

  从育幼院回来的当晚,躺在床上睡得很沉的蓝晓甄作梦了。

  她原以为她的至亲全都逝世,从此再也不会作预知梦,可她居然又梦见了。

  依然是预告日期的月历,接着,她看见沐雁阳开着车子,不停地看着后视镜和照后镜,像是有人在追赶他一样。

  蓝晓甄知道这个梦境会让她伤心欲绝,但她逼自己看完,因为她必须要寻找出可以改变这个命运的蛛丝马迹。

  过去她年纪还小,无法改变什么,但这一回不同,她已经长大了,她可以帮上忙。

  就在此时,她听见沐雁阳说出了一句话,“该死,我还以为我已经改变了命运……”

  这是什么意思?学长早知道自己会出事……莫非是她告诉了他,而他想改变,却终究改变不了?

  还没来得及多想,下一瞬,痛彻心扉的变故就在她眼前上演——

  沐雁阳的车子失控翻覆,车子撞击地面发出巨响,接连的几个翻滚后,她看见沐雁阳被摔出车外,圆睁着双眼死不暝目的画面……

  “不!”蓝晓甄惊醒,一醒来就急忙想找沐雁阳,却没看到人,她看了看时间,她睡迟了,沐雁阳这时间已经在公司了。

  蓝晓甄额头沁着冷汗,近乎崩溃的低语,“为什么?为什么我好不容易得到的爱情老天爷称要夺走?既然如此,为什么让我重生?我不要一个人,再也不要一个人了!”

  发泄完后,她努力平复心绪,思索着救沐雁阳的办法,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

  她一直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重生,但现在,她似乎明白了。这个梦告诉了她沐雁阳即将面临什么命运,莫非她在人间还有使命所以才会重生?而沐雁阳就是她的使命,助他脱离危险?

  她的预知梦都只发生在至亲身上,所以她重生成张丽媛,变成了他的妻子,因为唯有这样,她才能感应到他即将遭遇的劫难吗?

  如果……如果老天真的是这么安排,那么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要阻止这件事情发生!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