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目录  下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8章(1) 作者:田芝蔓

  夜里,蓝晓甄徘徊在沐雁阳的房门前,却不知该不该鼓起勇气敲门。

  先前沐雁阳买了书,希望她每晚读给他听,可自从那夜之后,沐雁阳就没再进过她的房间。

  他依然还是那个好老公,但蓝晓甄能感觉得出来,有哪里不一样了。

  此时的沐雁阳正坐在自己房里的小沙发上,之所以这么久不去找张丽媛,等着她忍耐不住自己主动前来,玩的就是欲擒故纵这一招。

  沐雁阳不明白,他明明已经对她大献殷勤,做到了一切好老公必须要做的,为什么她还是拿下了婚戒?

  无论如何,她拿下婚戒这点是个隐忧,所以尽管她在征信社拍下的影片中拒绝了连屿熙,他还是没放松戒心,想出了这个办法,目的就是要让张丽媛更爱他,只有张丽媛彻底爱上他,他才能躲过上辈子注定好的命运,而且,到时他甩开她的时候,也才会让她更痛苦……

  至于连屿熙,沐雁阳也已经想好办法斗垮他。

  上辈子的这段时间,可说是他进入鼎亨以来最低潮的时候,鼎亨的生意不断被破坏,加上张丽媛整天不是找他吵架,就是拿已逝的蓝晓甄来刺激他,搞得他心力交瘁,以至于无暇去调查其中的异状,没发现连屿熙的阴谋。

  鼎亨原想与皇优合作,但由于永欣的让利较多,急于表现的沐雁阳只做了初步的调查,查不出问题后就贸然决定将争取合作的重点放在永欣身上,忽略了皇优,相反的,这段时间庆耀一直暗中争取,皇优于是主动宣布不与鼎亨合作,选了庆耀。

  这时的沐雁阳已无退路,他只能更积极地争取与永欣合作,最后鼎亨的确与永欣签下了合作案,沐雁阳却因此跌了他人生中最大的一跤,水欣其实是一间资金周转已经陷入困难的公司,这整个合作案压根就是一场骗局。

  这辈子他明白了,也有机会挽回,于是他放出打算与永欣合作的风声,连屿熙既然想要破坏鼎亨的生意,那么他就引诱连屿熙找上永欣,如此鼎亨与皇优的合作案才不会遭到破坏,甚至还可以将永欣这个危险企业的火延烧到庆耀身上。

  此时,门上终于传来敲门声,沐雁阳没有马上起身,敲门声又响了几次,确定妻子下定了决心,今晚一定要见到他后,才起身去开门。

  “抱歉,我睡了,没听到你的敲门声,你敲很久了吗?”他露出抱歉的神情,歉意却未达眼底。

  “不会,我才敲了一次而已。”

  “那就好,有事吗?”

  他没打算让她进门吗?现在是冬天,走廊上有些寒意,刚刚蓝晓甄又在外头徘徊许久,身子越来越冰冷。

  “学长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她鼓起勇气问道。

  “你不用这样戒慎恐惧的老是问我有没有生你的气。”

  “因为我担心失去学长,所以才一次次的问,只要你不推开我,我甚至愿意一次次的改变自己。”

  “我没推开你。”

  “那你为什么晚上要睡这里?”

  “我们结婚之前说好了要拥有隐私,所以本来就有各自的房间,会同房都是因为那件事,你来要求我跟你同房,是在要求那件事吗?”

  蓝晓甄红了双颊,低垂着头,声音低不可闻,“不是,我不是想着那件事,我只是觉得……两个人一起睡比较暖。”

  “你房里的空调不够暖吗?我明天让技工来维修。”沐雁阳听清了。

  “不是的……不是的……”蓝晓甄不知道沐雁阳是故意装傻,还是真不知道她的意思,她只能抓着沐雁阳的手,不断摇头。

  她明明就感觉到沐雁阳的疏离,为什么他不明说?

  “丽媛,很晚了,你快回房去,别着凉了。”

  “如果……如果我是来求欢的,你还会推开我吗?”

  沐雁阳顿了下,眼眸像星子一般明亮的看着她,却仍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蓝晓甄主动偎进他怀中,“学长,你爱我吗?”

  “我当然爱你。”

  “比较爱现在的我,还是失忆前的我?”

  沐雁阳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比较爱失忆后的你。”

  蓝晓甄露出了笑容,“那么,如果我一辈子都无法恢复记忆,学长会失望吗?”

  “我不会。”沐雁阳说得很老实。

  这句话让蓝晓甄抹去了心头的酸楚,她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她的,谁也抢不走,沐雁阳会分房不是因为不爱她,只是想给彼此留个空间。

  蓝晓甄过去暗恋过沐雁阳,重逢后这感情也依然未变,如今经过相处,更因为他对她的好而深陷其中,她想争取,如果沐雁阳不主动,就由她来吧!

  “学长,我也很爱你。”蓝晓甄踮起脚尖,放下了女孩子的矜持,主动求欢。

  沐雁阳也应和了她,她的那句爱萦绕在他心头,久久不散。

  “学长,我喜欢你,一直都没有忘记过你……”她轻声呢喃。

  类似的话蓝晓甄也说过……想到她,沐雁阳蓦地醒神,推开了她,刚刚因为她的告白而软下的心又坚硬了起来。

  蓝晓甄看出她的话让沐雁阳改变态度,深怕被他赶出房门,所以急忙闪身进入房里,还一副不肯离去的表情。

  沐雁阳只得关上房门,背倚在门上看着她。

  “这句话让学长这么讨厌吗?学长觉得我的爱太沉重了?”

  何止是沉重,这会让他想到蓝晓甄,因而心痛莫名,他好想大吼,问她在玩什么把戏?跟上辈子一样,不断地提起蓝晓甄来凌迟他的心吗?

  只是上辈子她用的是吵、是闹,这辈子却学会了楚楚可怜。

  “丽媛,回房去吧。”

  “不要!我要学长喊我学妹,我要学长今晚跟我在一起,这样我才能确定我担心的事是假的,学长没有心事,学长是爱我的。”

  沐雁阳握紧拳头,指甲陷入掌心。她永远不会明白他喊着她学妹的时候,心里想着的女人不是她,可每每看见她的脸,就会提醒他自己抱的人是张丽媛而不是蓝晓甄,他知道他这么做对不起蓝晓甄,所以总是在夜里离开她的床,也尽量避免与妻子同床,“如果我不抱你,难道你就会不爱我?就会找上其他男人?”

  她不会,但她若说不会,他就会更放心的推开她吧?于是她心一横,说出了违心之论,“会!我会立刻出门去找别的男人。”

  “看你的样子,好像已经有了人选。”

  “学长认为呢?”

  这一刻,让沐雁阳想到蓝晓甄婚前的那一夜,那个转捩点终于到了?今晚他若推开她,她便会找上连屿熙是吗?想到这里,沐雁阳转动了门边的室内灯开关,将光线调暗。

  眼前一片黑暗让蓝晓甄呼吸急促,她感觉到沐雁阳一步步向她走来,最后打横抱起她,将她抛在了床上。

  “学妹,今天学长就让你知道,挑逗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昏暗的光线让他看不清楚身下女人的脸,而且不知为何,她略显生涩的反应不断让他联想到蓝晓甄,让他做得有些忘我,甚至无意识地喊出了“晓甄”。

  只不过沉浸在欢愉中的两人,都没有发现他们之间不该出现的名字……

  今年鼎亨的员工旅游是到南部渡假三天两夜,这样的行程沐雁阳向来是不参与的,但沐云锋看小俩口感情升温,而且他们婚后一直没有个象样的蜜月旅行,便趁着这个机会要沐雁阳带着张丽媛参加。

  行程规划这种小事当然无须沐雁阳这个总经理处理,所以当他发现地点竟是连屿熙与蓝晓甄办婚宴的那间渡假村时,他不能说不震撼。

  所幸留守的徐晏之传来好消息,让沐雁阳的心情不至于太差。

  连屿熙的确破坏了鼎亨的合作案,抢了鼎亨的客户,不过与上回不同的是,连屿熙这回抢的,是沐雁阳故意让他抢的永欣。

  连屿熙与永欣签了合作案之后一直隐瞒这个消息,本来是打算让鼎亨投注更多成本,在得知沐雁阳及张丽媛要一同去旅游后,他醋劲大发,特意选在鼎亨出发南下的这一天,将庆耀已经跟永欣签约的消息放了出去。

  只是消息才刚放出不久,连屿熙就接到商场上的好友打来的电话,表示永欣这家公司并不可靠,由于告诉他这个消息的人是他极为信任的好友,连屿熙立刻派人仔细调查永欣。

  “晏之,你想连屿熙最后会调查出什么内幕?”沐雁阳冷笑。

  电话那头的徐晏之早就做好全盘考量,“连屿熙应该会发现,永欣根本是一个资金周转已经出现问题的危险公司,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发现得太迟,尽管及时阻止了永欣从庆耀得到更多的利益,但投注的成本已经造成了庆耀相当大的周转问题。”

  “不错嘛!有做功课喔。”

  “要不是我发现总经理不把公司企划部精英派去处理与永欣的合作案的原因,我还真不会再继续调查永欣。”

  “喔?什么原因。”

  “总经理别装傻了,你把那支精英团队调派去处理与皇优的合作案,而且是私下进行,你的目标从来都是皇优,大动作跟永欣谈合作,只是要给连屿熙看的假象。”

  “很好,晏之你果然是我的心腹,很了解我。”

  “我若是总经理的心腹,这一切我就不用自己去猜了,总经理应该会告诉我的不是吗?”

  “那是因为我知道你聪明的脑袋很快就会发现。”

  最好是这样!徐晏之腹诽了沐雁阳一句才继续说:“不过庆耀周转出问题一事还是机密,他们正在努力排解免得造成股东不安,总经理,庆耀既然想瞒,不如我们私下放出风声如何?”

  “不行。”

  “总经理应该知道,庆耀与永欣签约的消息已经放出来了,业界很快就会知道我们失去了一个客户,这样我们前阵子大涨的股价从明天开始会大跌吧?”

  “我知道,就让它跌。”

  “总经理你还好吧,你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吗?!”徐晏之失声惊呼。

  “我说,就让它跌!而且我希望明天董事长就立刻叫你联络我回台北。”

  “就算总经理你不想跟夫人出游,也不需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吧。”

  “晏之,你很快就会明白的。”

  又是这句话,徐晏之对于沐雁阳最近的神秘,实在越来越摸不着头绪了。

  结束了与徐晏之的电话,沐雁阳便离开了渡假村,独自前往当时蓝晓甄一跃而下的那座桥。

  重游自己丧命的地方,蓝晓甄当然难以玩得开心,她与公司一些女职员一同去SPA池享受完回房后,就没看见沐雁阳了,于是在房里待得无聊的她,便想着出渡假村走走,她漫无目的的走着,想起了她还是蓝晓甄时在这里所发生的事,等到回过神,竟发现自己走到了上辈子魂断的地方。

  令她觉得意外的是,她看见沐雁阳也在,而且似乎是在对已逝的蓝晓甄说话。

  “晓甄,想不到过了几个月,我又回到我们重逢的地方,对不起,一开始我没有认出你,但隔天一醒来我就想起你了,你为什么不等我?”

  蓝晓甄无比吃惊,没想到自己在沐雁阳心中是占有一个位置的。

  “你总是这样,突然就从我的身边消失,我们初识的那天,其实我是担心你的处境更为难,所以才不想让那些女生看见你跟我一起走,你却误以为我是怕丢脸,你说你傻不傻?”

  傻!她真的好傻!蓝晓甄震惊地捂住了嘴,深怕自己哭出声音,会听不完沐雁阳对她说的话。

  “之后,我发现你常常会在乐团表演的时候站在偏远的安全门旁偷偷看我,你知不知道如果你鼓起勇气向我走来,我不会推开你?你可能会怨我,你不向我走来,难道我不能靠近你吗?其实你结婚那天,我打算去新娘休息室见你,可是你被你娘家的亲戚守住了,我根本不得其门而入。”

  他竟然有来找过她?蓝晓甄直到这时才发现,自己迟迟不肯走出那一步,让她错过了多少,或许早在高中时,他们的关系就不同了,如果她早点接受沐梓青的撮合,他们可能已经是男女朋友,又或者那夜过后,她开口问沐雁阳是不是能帮她,她便能得到救赎。

  听见沐雁阳对她心怀愧疚,蓝晓甄很感动,见他已经说完了才走上前,她的身躯有些颤抖,不知道是来自寒意,还是她激动的情绪。

  “学长……为什么会对蓝晓甄有这样的情感?”

  没想到妻子会突然出现,知道自己刚刚对蓝晓甄说的话近乎是告白,妻子听了心里肯定不舒服,这时他想到连屿熙越来越激烈的手段,突然有了借口。

  “你希望我怎么回答?告诉你我对这个学妹心里有多不舍,这样你听了不会不开心吗?”

  不开心吗?蓝晓甄当然不会,她只是想知道沐雁阳对她的真实情感,“学长是不是很喜欢用问句来代替该给我的回答?”

  “该给你?”沐雁阳冷笑,“你没资格生晓甄的气,你能怪我惦记着她吗?她从高中就爱着我,即使我不记得她也无妨,但你呢?你根本比不上她。”

  “为什么这么说?”

  “你明明得到我全部的爱了,却还和前男友藕断丝连……”

  “我没有!”这误会大了。

  “丽媛,你知不知道连屿熙对鼎亨做了什么?他抢了公司的生意,让公司损失惨重,你知不知道明天早上股市开盘之后,鼎亨的股价会跌得多惨?这一切连屿熙都向我炫耀过了,他说你们还有见面,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得到你!”

  “我没有给他任何希望,我要去问他为什么说这些话!”

  “别傻了,他不会承认对我说过这些,他想要在你面前维持好形象,他会说我说谎,还是你能反驳,说你真的没见过他?”沐雁阳挑眉。

  “我承认我们见过面,但学长你相信我,我跟他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我已经明明白白拒绝他了!”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把戒指拿下来?”

  “我……”蓝晓甄看着自己的手,对于拿下戒指的真实原因,她能告诉他吗?

  既然他还记得蓝晓甄,她能对他说出自己的身分吗?

  “说不出话来了吗?”沐雁阳撇撇唇。

  “学长,你愿不愿意相信,蓝晓甄可能以另一个方式活了下来,没有死在这里?”

  沐雁阳有着亲身经历,照理说他应该相信,但他不信奇迹会发生两次。

  他冷下脸,“如果是你说的,我不信。”

  蓝晓甄觉得好挫败,想起这段时间沐雁阳对她的冷淡,这下全都有了解释,“学长是相信了连屿熙的话,这段时间才故意不理我?”

  沐雁阳转过身去,不再回应。

  蓝晓甄着急了,她上前从后面抱住他,“学长,我之所以不戴那枚戒指,是因为对我来说,那只戒指不属于我……至少学长送出这只戒指的时候,接受的人不是我;还有,跟连屿熙见面也只是巧合,他威胁我要在公共场合把事情闹大,我怕你生气,所以跟他走的,学长,我真的对连屿熙没有感情了,要不然……我当着你的面跟他说清楚吧!这样好不好?这样你就会相信我了吧?”

  沐雁阳任由身后的妻子抱着他,一句话也没回答,脸上露出了计谋得逞的笑意。

  这下妻子就不会再执着地问他对蓝晓甄是抱着何种感情了,她现在更担心的是自己的清白。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