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目录  下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7章(2) 作者:田芝蔓

  “晏之,我神秘的原因,是因为我有一个仇人,这辈子,我要他对于他想做的事付出代价。”

  “想做的事?”徐晏之越来越糊涂了,既然是想做的事,表示那只是一个想法,总经理是如何知道的?

  “连屿熙想要谋害我,第一步,抢鼎亨的合作案,第二步,夺我的性命,第三步,占我的妻子。”

  徐晏之一听,瞪大了双眼,“这么歹毒?”

  “嗯,虽然鼎亨对我来说是别人的公司,合作案被抢造成严重损失,甚至经营危机我也不会在意,但我不能容许我的母亲及妹妹一无所有,也不希望她们因为我的死伤心欲绝,所以,我必须改变一切。”

  徐晏之想起了在老夫人的寿宴上,连屿熙与夫人的互动,可夫人她真的会联合外人,夺走自己丈夫的一切吗?他虽然说不上阅人无数,但由夫人那双清澈的双眼里,实在看不出来她会背叛。

  “夫人她……是同谋吗?”

  “你觉得呢?”沐雁阳挑眉。

  “我觉得夫人不会被外头的野男人勾了魂,她反而比较需要担心她的枕边人想的是其他的女人。”

  对于总经理与夫人的关系,徐晏之不是没有疑虑,上回与总经理谈话,他发现总经理多次把夫人的名字错喊成“晓甄”,而且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担心,总经理是把夫人当成了蓝晓甄的替身。

  他的视线挪向了办公桌右上的抽屉,那个抽屉配有指纹锁,除了总经理,谁也无法拉开,而上回总经理拉开了那个抽屉拿取印鉴时,他无意间看见里头摆着一个造型很可爱的相框,相框里则是一个芳魂已逝的佳人……

  这回,徐晏之得到一记眼刀了,“你看哪里?”

  “总经理,需不需要我再提醒你一次,蓝小姐已经死了……”

  “你是古装片看多了吧,我像在跟鬼谈恋爱吗?”

  “比人鬼恋还不如,人鬼恋至少还有个鬼,总经理,你是在跟自己的回忆谈恋爱,你发现了吗?”

  沐雁阳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说了一句话,“你不明白,我心中的悔恨,是即使重活一次都抹不去的。”

  育幼院的办公室里,沐雁阳正与院长交谈着,内容全都是蓝晓甄。

  他说,他想代替蓝晓甄尽点心意,但因为某些理由,希望院长别透露出去,院长自然不会勉强,同时在心中欣慰还有这么多人惦记着蓝晓甄,刚刚那位张小姐也说了同样的话。

  院长主动提起蓝晓甄过去在院里参加活动有留下一些照片,问他想不想看,沐雁阳立刻点了点头。

  拿出相簿递给沐雁阳,院长在一旁看着他专心翻看、一脸留恋的样子,明白了沐雁阳的心意,在心中叹了口气,真是一对无缘的恋人啊……

  “梓青她没拿晓甄的照片给沐先生看吗?”

  “先前梓青没告诉我们她在这里当义工。”

  “这样啊,这对好朋友就像一对姊妹花,给院童带来很多幸福,她们是天使。”

  “我相信晓甄如今也真的成了天使。”

  “沐先生想去看看院童吗?我想让孩子们亲自跟沐先生道谢。”

  “道谢就不用了,不过我希望院长能带我四处看看,了解院里的需求,因为我想向我任职的公司提出企划,最终让公司认养这间育幼院,虽然不一定能成案,但总得先了解一下。”

  院长当然十分感激,立刻答应带沐雁阳四处看看,“不管这个企划能不能成案,我们都感谢沐先生的心意。”

  此时原本约好要一同前来的沐梓青终于赶了过来,整个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沐雁阳以食指推了妹妹的额头一下,语带指责,“居然迟到!”

  “唉唷,干么这样!女孩子迟到是王道耶,就像是灰姑娘,虽然有神仙教母送的漂亮衣服,但如果她没有迟到,大家的视线怎么会转向她?”

  “你迟到还敢大言不惭,不怕让院长看笑话?”

  “才不会!院长很了解我的。”她亲昵地勾住院长的手,院长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

  从沐梓青跟院长的互动,看得出来她时常来这间育幼院,沐雁阳一直以为这个妹妹只是一个爱逛百货公司、爱买名牌、被宠坏的富家千金,没想到她私底下竟然这么有爱心,还会来当义工。

  他刚刚不是只看着蓝晓甄,相簿中也有不少沐梓青的照片,这让沐雁阳感到骄傲,觉得沐梓青长大了不少。

  沐梓青听院长说要带沐雁阳参观,她自告奋勇要负责介绍,接着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主人般,挽着院长就往里头走。

  三人来到一间大游乐室,这是院里的孩子们做完功课之后小憩片刻的地方,但首先吸引沐雁阳和沐梓青注意的,是被孩子们围在中间的张丽媛。

  院长本要出声喊她,被沐雁阳阻止了,他就在一旁看着张丽媛,不明白为什么又在与蓝晓甄相关的地方看见她。

  而且他明明记得张丽媛并不喜欢小孩子,婚前他们曾经一起吃过几次饭,只要邻桌有小孩,她总是会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哪可能像现在这般温柔。

  一旁的沐梓青也很意外,大嫂的笑容非常温柔、纯真,跟她记忆中的完全不像,当初她会讨厌张丽媛,原因之一就是她的笑很虚假。

  院长见沐氏兄妹神色有些怪异,好奇地问:“怎么了吗?”

  “那是我大嫂。”沐梓青说。

  原来沐先生结婚了?院长看着沐雁阳的背影,他刚刚翻阅蓝晓甄照片时那深情的模样,还以为他们是一对,没想到竟然是有妻子的人……

  此时的大游乐室里,看着孩子们收到礼物时开心的表情,蓝晓甄也很高兴。

  距离耶诞节只剩不到一个月了,她还记得去年和孩子们约定好,如果他们好好念书、乖乖听话,做乖巧的孩子,她就会带着耶诞礼物来看他们。

  过去蓝晓甄本身并没有能力给这些孩子们太好的礼物,所以去年也只是问了孩子们的要求,想着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尽量完成他们的愿望,她还曾经找上当时在追求她的连屿熙寻求帮忙,但连屿熙拒绝了,说他不做这种沽名钓誉的事。

  如今,她有了能满足这些孩子们的财力,虽然不能再以蓝晓甄的身分前来,但至少能带来礼物,让孩子们开心一下。

  院里的每个孩子都很高兴,虽然这个姊姊很陌生,但她很亲切,而且好像和每个人都很熟识,竟然知道每个人想要什么礼物,真的好厉害!

  “姊姊,为什么你会知道我们想要什么礼物啊?”有孩子好奇地问。

  蓝晓甄自然不能说出事实,她想了想,笑着说,“因为耶诞老公公有告诉我你们每个人想要的礼物啊。”

  “哇!谢谢耶诞老公公。”似乎因为耶诞老公公记得他们,孩子们都欢喜不已,大声欢呼。

  孩子们赖在蓝晓甄的身边撒娇,有的人还捧着糖果要请她吃,虽然不爱甜食,但她不想让他们失望,于是从里头挑出了她最爱吃的花生酱榛果巧克力,还摸了摸孩子们的头道谢。

  当她正想拆开包装时,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按住,蓝晓甄困惑地抬头,发现居然是沐雁阳,这让她很意外,“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忘了自己对花生过敏吗?怎么这么不当心?”沐雁阳脸色铁青。

  上回张丽媛会过敏是因为她不知道巧克力的成分,如今明明都看着包装挑了,怎么还会挑上同一款巧克力?

  蓝晓甄这才想起自己目前的体质,赶忙松手,心虚地说:“我……我失忆了嘛!”

  “我拜托你长点记性!”

  哥这是在担心大嫂吗?沐梓青也跟着走进来,默默地想。

  小孩们见沐梓青到来,全兴奋地围到了她身边,七嘴八舌的说,“梓青姊姊,你怎么这么久没来?我们好想你,也好想晓甄姊姊,还以为晓甄姊姊不在了,你就不来了。”

  “怎么会,我会代替晓甄姊姊来看你们的,怎么样?最近还好吗?”沐梓青一个个揉着这些孩子们的头,她是老么,从小都是她向人撒娇,能让一群孩子对她撒娇,是很开心的体验。

  “梓青姊姊,我们发现了一个跟晓甄姊姊很像的大姊姊喔!”

  “喔?谁啊?”

  孩子们指向蓝晓甄,“就是这位丽媛姊姊啊!她带了我们去年许愿要的耶诞礼物过来看我们,她跟晓甄姊姊一样会说故事,也跟晓甄姊姊一样,每次要挑糖果的时候都会皱眉看很久,才挑一样的巧克力呢!”

  “这样啊,那太好了。”沐梓青微笑应和。张丽媛跟晓甄学姊有很像吗?

  “你们要在这里陪孩子们待一会儿吗?”院长看那位张小姐似乎对于丈夫及小姑出现在这里很有疑问,她想着要不要给他们一家子一点时间。

  “梓青留下来吧,我继续看看院里的需求。”沐雁阳要离开,却被蓝晓甄抓住手,他顿了下,“丽媛,我来是有要事的。”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蓝晓甄想知道原因。

  沐雁阳当然不能老实说,可是他刚刚闪躲的行为分明已经让妻子生疑了,他飞快地运转着思绪,直到看见装着礼物的提袋,才想到该怎么回答。

  “梓青有次去百货公司,刚好看见你买了这些礼物,所以我偷偷跟着你,想知道你买这么多礼物做什么。”

  “现在呢?你已经知道了,不会是在生我的气吧?”

  “你做的是好事,我怎么会生你的气?丽媛,我还有点事要办,你继续陪孩子们吧。”

  沐雁阳回答得很敷衍,这让蓝晓甄明白他刚刚说的并非事实,可她也明白,有时夫妻之间就是得睁只眼闭只眼,感情才能长久,所以她默默地放开了手,任他离开。

  沐雁阳跟上了院长,脸色变得十分沉重,他从没想过会在这里遇上张丽媛,院长虽不明白缘由,但光看木雁阳的神色也知道其中有很大的问题。

  “沐先生,我想你希望我对张小姐保密吧?”

  “如果我的公司真的认养了这里,那么就不可能保得了秘密,至于我会找上这里的原因,我希望我的妻子永远不要知道。”

  “这我明白。”

  “院长现在在心里批判我吗?”

  “不管是一面之缘还是亲人,都是一种难得的缘分,我们不该让恶念存留在心中。”院长的话像开示,也有意在提点沐雁阳。

  “晓甄是我心中永远的遗憾,但她毕竟已经过世了,我妻子知道我的感觉也于事无补,只会造成我们夫妻的嫌隙而已。”

  提到蓝晓甄,院长的心里亦是遗憾。

  “晓甄她是好女人,我不会说我跟她之间的感情是个错误,但如果她还在世,她不会想介入我跟妻子的感情,这只是我一厢情愿想为她做的。”

  “沐先生的意思是……你们的感情是单向的?”

  “不!晓甄她是爱我的,只可惜我太晚知道,来不及救她,她的死,我难辞其咎。”

  “沐先生,那是她自己的选择。”

  “院长难道就没想过是什么原因让她选择这条不归路吗?”

  “沐先生知道?”

  “我当然知道!”想起连屿熙那丑陋的嘴脸,沐雁阳气愤不已,咬牙切齿地道。

  院长由沐雁阳愤怒的脸色看见了复仇的念头,她好心劝告,“沐先生,我们要学着放下,你若不放开手,就永远无法握住另一双手。”

  晓甄已经过世,但他的妻子还在,由这对夫妻刚刚那短暂的互动,她看得出来,他的妻子对他是有相当程度的感情的。

  沐雁阳沉默了几秒,这才回答,“会的,等完成一切,我就会放下。”

  院长在心中叹了口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她不能干涉,只希望他这个选择不会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才好。

  另一头,沐梓青远远的看着大嫂与孩子们的互动。

  她想看的不外乎是大嫂什么时候会开始不耐烦、什么时候会露出马脚,但她看见的却是大嫂陪着孩子们玩粘土,就算手艺太差捏出了四不像被孩子们笑,她也不在乎,依旧笑得开心。

  大嫂这方面和蓝晓甄很像,蓝晓甄很会将既有的东西组合起来,比如积木、拼图或是益智玩具,她都很厉害,但这种需要凭空创造的,例如粘土,就是她的罩门。

  她可以着色出一幅色彩鲜明的图画,却无法在白纸上画出一幅新画。

  沐梓青的手艺就好很多了,于是她走上前,完美的捏出一只伸着懒腰的小猫,博得了满堂彩。

  “梓青,你的手艺真棒!”蓝晓甄赞叹。

  “大嫂,如果是过去的你,连碰都不会碰这些粘土,一个人失忆后会连性格、习惯都改变吗?你不是失忆,而是被附身了吧!”

  蓝晓甄一听,险些摔了手上的粘土……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