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目录  下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7章(1) 作者:田芝蔓

  午后,蓝晓甄来到百货公司,她不是来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是要帮育幼院的孩子们添购耶诞礼物。

  这是去年她和孩子们约定好的,如今“蓝晓甄”完成不了,只能让“张丽媛”来完成。

  于此同时,连屿熙刚好在这间百货公司里的知名餐厅招待客户,用完餐送客户离开时,就看见了正搭着手扶梯上楼的张丽媛,他立刻闪身到一旁等着。

  蓝晓甄一上楼,就看见连屿熙由一旁走了出来,变故之快让她连转身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抱进了怀里。

  “放开我!”蓝晓甄语气满是怒意。

  连屿熙故意说道:“你可以大吵大闹没关系,但别人看到这种情况会怎么想?我现在没老婆,但你可是有老公的人。”

  蓝晓甄恨他恨得牙痒痒的,但仍听话的不再挣扎,毕竟万一事情闹开,对她的伤害的确更大,她好不容易能待在沐雁阳的身边,不想被误会。

  “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吃饭了吗?”

  “吃了。”她冷冷回应,不想给他机会。

  连屿熙松开了怀抱,脸上堆着俊朗的笑容,“那正好,我也才刚吃饱,我们去喝个咖啡。”

  自顾自与她十指紧扣,拉着她要走,可她的双腿像生了根一般不肯移动,逼得连屿熙只得再次出声威胁,“你真的想引人侧目吗?”

  “你……”蓝晓甄无奈地迈开了步伐,“去哪里?”

  “这里有一间不错的下午茶餐厅,有茶有咖啡,还有你最爱的蛋糕和甜点。”

  连屿熙恢复了笑容。

  “我不爱吃甜食。”她面无表情地说。

  连屿熙摇头轻笑,张丽媛可是超爱吃甜食的,再说了,他交往过那么多女人,还没遇过谁听见蛋糕甜点不心动的……思绪在这里顿了顿,忽地想起只当了他一天老婆的蓝晓甄,正好是一个不爱甜食的女人。

  而在不远处,一直跟着蓝晓甄的征信社人员悄悄的跟了上去,并拿出手机联络沐雁阳。

  “跟着她,如果不能录下他们的对话,就把他们的互动录影下来,我要知道他们都做了什么事。”

  “明白。”征信社人员挂了电话,看了看自己胸前的胸针,开始执行任务。

  蓝晓甄望着这间以蒂芬妮蓝为主色调的下午茶餐厅,高档的装潢一看就知道在这里用餐所费不赀,她根本不想久待,只随意点了一杯价格最高的花茶,连屿熙想勾引人妻,总得付出一点代价吧?

  没想到连屿熙竟嫌她只点花茶太少,还帮她加点了好几盘小点心,并说这些都是她爱吃的。

  “我不爱吃这些。”蓝晓甄再次重申,她讨厌甜腻的东西。

  “丽媛,不要跟我呕气,你爱吃什么我会不记得吗?”

  “你是不是忘记我失忆了?现在的我不喜欢吃这些。”蓝晓甄皱着眉把甜点全推给连屿熙,“自己点的自己解决,我不吃。”

  “丽媛,我们把话说开吧,我根本不相信你失忆了,要是真失忆了,你就不会记得我,也不会在沐老夫人的寿宴上提起蓝晓甄。”

  蓝晓甄才不管他信不信,反正她没有张丽媛的记忆是事实,“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不说我要离开了。”

  连屿熙的手跨过桌面握住了她的手,发现她的手上没有戴着婚戒,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你的婚戒呢?”

  “都说我失忆了,戴着别的女人的婚戒,我不习惯。”

  “丽媛,我不知道你假装失忆是不是为了报复沐雁阳,但你想报复他我可以帮你,不需要一直待在他的身边。”

  蓝晓甄收回了手,“什么报复我听不懂,我们夫妻俩感情很好,我要报复他什么?”

  “如果很好的话,沐雁阳会在我跟蓝晓甄结婚的前一天和她上床吗?”连屿熙又把这个事情重提,蓝晓甄是她最讨厌的女人,而她的老公竟然跟蓝晓甄有染,张丽媛能漠视才怪!

  只是他算盘打得精,却怎么也没料到眼前这个人早就不是张丽媛。

  “对我来说,只要学长现在没有出轨就足够了。”

  “学长?”以前张丽媛可没这么称呼过沐雁阳,倒是听蓝晓甄这么称呼过,连屿熙忍不住嘲讽道:“丽媛,你还真想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啊?”

  “你会不会管太多了?总之,学长是个好男人,跟你不一样。”

  闻言,自视甚高的连屿熙动了怒,“丽媛,在批评我出轨之前,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一下,你自己做过的事?”

  “什么意思?”

  “我结婚的前一夜,你来找过我,指着我的鼻子骂,说我怎么可以娶蓝晓甄那个讨人厌的女人,那表情分明是在吃醋。当时我对你说,只要你肯回到我身边,我就不娶蓝晓甄,你可知你听到这话之后做了什么事?”

  “什么?”蓝晓甄睨了他一眼,不觉得还有事能动摇她。

  “你被我所感动,然后我们天雷勾动地火……”

  “够了!别再说了!”她不想听见张丽媛所做的丑事,更讨厌连屿熙那恶心的眼神,“但我终究还是回到了学长身边,那表示你根本比不上他。”

  “你回到沐雁阳的身边自然是有原因的,你说你不能容许沐雁阳对你那么冷漠,所以你绝不会给沐雁阳自由,我虽然气愤你还不肯对沐雁阳放手,但也只能依你,等你教训完沐雁阳后再回到我身边,哪里知道你居然说你忘了。”

  所以结婚前夜连屿熙才会那么气愤,跑到她的房里打算跟她求欢?蓝晓甄默然地想。

  “夫妻感情不好是你亲口说的,如今你还要撒谎你们夫妻感情好?”

  蓝晓甄想,原来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真的不好,后来沐雁阳之所以对她体贴有加,有可能是过敏那次差点没命吓着了他,才会试着改变态度,还说了那句重新开始。

  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好了,那她是不是可以抱着一个希望,沐雁阳喜欢的其实是她?

  “不管你怎么说,总之我决定留在学长的身边。”

  蓝晓甄起身要走,连屿熙仍不放弃,一把扣住她的手腕,阴沉地说:“你忘了我刚刚的威胁吗?”

  蓝晓甄发现一直顺从连屿熙,这家伙只会得寸进尺,于是她决定转换策略,撂了狠话,“你若逼急了我,我就跟你同归于尽!勾搭有夫之妇这种丑闻想必对连家、对庆耀都会是很大的打击,你真的想试试?”

  其实连屿熙也只是在虚张声势罢了,他现在正跟鼎亨进行角力,争取同一间公司的合作案,若是他想染指沐雁阳妻子的消息传了出去,很有可能会失去合作案,不行,他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连屿熙恨恨地松开了手,“张丽媛,我一定会得到你。”

  看着连屿熙露出志在必得的表情,蓝晓甄心中有股不祥的预感,她强压下这份不安,逼自己露出轻蔑的笑容,“这辈子休想。”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沐雁阳很快收到了征信社寄来的影片,跟踪的人已经尽量接近他们了,也录到了断断续续的对话,之所以断断续续,是因为隔壁桌的三姑六婆在高谈阔论,好几次把连屿熙那桌的声音盖掉。

  从那些能听清的对话中,得知张丽媛在连屿熙结婚前夜曾去找过他,沐雁阳冷笑,张丽媛少有的说了实话,那天她真的是去见外遇对象。

  而他没有挽回,还跟蓝晓甄共渡一夜,种下了张丽媛想谋杀他的契机。

  但沐雁阳从不后悔那晚所做的事,因为若没有那一晚的争吵,他不会再碰上蓝晓甄。

  最后看得出来张丽媛和连屿熙不欢而散,对话之间隐约也可以听见张丽媛似乎是在拒绝连屿熙,但有一幕却引起了沐雁阳的注意。

  他看见连屿熙抓着张丽媛的手,说话声被隔壁桌的声音盖过了,他们两人的视线落在了张丽媛的手上,这也才让沐雁阳发现,张丽媛拿掉了婚戒。

  她为什么拿掉?莫非是心里还抗拒着这个婚姻?若真是这样,他可得想个方法来因应。

  桌上的分机响了起来,沐雁阳接起,是徐晏之有事要报告,沐雁阳让他进来,顺手关闭了笔电,不让徐晏之知道他另外派人调查张丽媛。

  最近,业界风闻鼎亨即将签下一笔非常大的合作案,不但股价连连上涨,沐雁阳也上了知名财经杂志的封面。

  但让徐晏之不解的不是这个消息走漏,而是为什么传闻里的合作对象是永欣,而不是沐雁阳真正在争取的皇优?

  “总经理,你想争取合作的到底是皇优还是永欣?”

  沐雁阳神秘地说,“传闻不是说鼎亨想跟永欣合作吗?公司同仁也在朝这方向努力。”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徐晏之很清楚,总经理曾秘密见过一些人,全都是企划部的精英,但是他们并不在争取跟永欣合作的工作小组里,总经理若真想争取永欣的合作案,不会不派这些人加入工作小组。

  “上回总经理你还对永欣有疑虑,怎么现在的传闻却是我们鼎亨及庆耀都在争取永欣?总经理放弃皇优了?

  如果还想跟皇优合作,这样的传闻不会让皇优觉得我们不够尊重他们吗?”

  “虽然合作案是客户在挑选配合的对象,但不代表我们不能也做对自己最好的选择,皇优这样的大企业不会这么小心眼,相反的,如果我们一味配合,皇优才该担心我们是不是有问题。”

  这话合情合理,但徐晏之总觉得总经理隐瞒了什么没说,对于总经理没有完全信任,他感到有些失望。

  见到他这副模样,沐雁阳忍俊不禁,“你的表情很像讨不到糖吃的小孩,晏之,别想太多,我只是不想加诸太多工作在你身上,你别以为你很清闲,其实我之后要你做的事情更重大。”

  听到将被交付重任,徐晏之打起精神,“总经理要我做什么?”

  “未来会发生一些事,到时我会需要争取同情,所以我希望你帮我提升形象。”

  沐雁阳这么一说,徐晏之便想起他原先是有事向沐雁阳报告的,“是的!我正要向总经理报告这件事。”

  终于想起正事了是吗?沐雁阳挑眉望向徐晏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最近因为鼎亨成了新闻焦点,公关部门建议董事长可以趁着新闻热度做公益,一来提升鼎亨的知名度,二来建立鼎亨的好形象,对于争取合作案也有很大的帮助。”

  公关部门的提议很快就获得了沐云锋的同意,他知道虽然鼎亨是他在掌权,但若要论吸睛度,还是得由年轻又英俊的沐雁阳出马,便要公关去找沐雁阳安排。

  “董事长把工作交给我了?”沐雁阳不难猜出沐云锋的想法。

  “是的。”徐晏之慧黠一笑,“总经理想想那画面,你站在镁光灯前,绝对比董事长站在那里能吸引更多记者、制造更多话题。”

  “敢情我是卖脸的?”沐雁阳挑眉。

  “这年头啊,长得英俊也是一种优势。”徐晏之还真的接口,一点也不怕得罪老板。

  沐雁阳这回连眼刀都懒得射了,“告诉公关部门,对于公益活动我有一个想法,但在确认之前,我得先去看看情况,至于晏之你……我要你负责让公关部门写出去关于公益活动的新闻稿,明着是在帮公司做广告,但字里行间要有是我授意了这些活动的意思,这你办得到吗?”

  “总经理交代,绝对使命必达!顶多跟公关部门里那些董事长的鹰犬来场厮杀。”徐晏之表面上说得无奈,神情可是充满了自信。

  “晏之,这对我的未来很重要,我交付予你了。”

  见沐雁阳突然慎重交代,徐晏之也正经起来,他皴起眉头,嗅到了一点不寻常的味道,“总经理,我在你身边待了多少年,你还记得吧?”

  “从我一进入公司就跟在我身边了。”

  “说来我还虚长总经理两岁,我一路看着总经理努力工作,但我心里明白,总经理并不想在这个位置久待,总经理,你可否先给我一些心理准备?”

  “什么意思?什么心理准备?”沐雁阳不解。

  “如果总经理你会背叛鼎亨,要给我做叛徒的心理准备啊!”

  一听,沐雁阳哈哈大笑,背倚进真皮办公座椅里,“背叛鼎亨?不怕跟着我前途茫茫?我是鼎亨的假太子这件事并不是秘密。”

  “很多企业的真太子都没有总经理的能力,身分不是问题,能力才是成就事业的重点。”徐晏之认真地说。

  “我上辈子应该更倚重你一些才是……”沐雁阳有感而发。

  上辈子他无视徐晏之一再提醒他原先想合作的公司是皇优,反而花费所有的精力去争取永欣,却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

  虽然不懂上辈子是什么意思,但徐晏之有些不满,总经理的意思是,自己上辈子也是他的属下吗?

  “总经理,连着两辈子都只能做你的属下,我也太不长进了。”

  “我的两辈子不代表你也是两辈子啊。”沐雁阳笑笑地道。

  “总经理这话让我糊涂了。”

  “总之,经历过上辈子的打击,我这辈子知道要多倚重你一些了。”

  “那么总经理就不该神秘兮兮的,要多告诉我一点。”

  沐雁阳犹豫着,有些事他已经跟那个人说好要保密,所以不能说,而有些事,并不是信不信任徐晏之的问题,而是提前让他知道也于事无补,更不能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所以也不能说,除却这些之外……他需要一个倾听者来分享那些藏在心里的秘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