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目录  下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5章(2) 作者:田芝蔓

  “该死!”沐雁阳气愤地阖上资料夹,用力过猛导致资料夹飞了出去,可怜的掉落地面,散了一地的资料。

  徐晏之上前一一捡起,他捧着资料,不知道该重新整理好页次放在总经理的桌上,还是干脆拿走整份资料,免得总经理看了烦心。

  “总经理,这资料……是不是我先收走?”

  沐雁阳摇摇头,伸出手,徐晏之只能把资料尽数放在他的手中。

  “晏之,我欠这女人太多、太多,而且完全没有机会弥补了。”他落寞地说。

  “结束人生是蓝小姐的选择,总经理与她之间应该不存在着所谓的情债。”徐晏之理智分析。

  “她虽是轻生,但却是存在着凶手的,我是因,那人逼死了她是果。”

  原来还有这样的内幕在?徐晏之眨了眨眼,但也知道此时的自己不宜开口。

  沐雁阳将资料夹放回桌上,看着被弄散的文件,如今被放在第一张的,是蓝晓甄当义工时的照片。

  “这些照片是怎么来的?”他好奇地问。

  “从蓝小姐的脸书下载的,蓝小姐很重隐私,不但看不见她的朋友栏,甚至找不到任何一张跟朋友的合照,只有这几张寥寥无几的照片,或许是因为忘了设定权限,才在她的脸书上公开也不一定。”

  所幸她忘了,否则他连可供凭吊的照片都没有。沐雁阳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正要把资料收好,照片里的另一个人影却让他停下动作,前景是笑着的蓝晓甄,而在背景里,另外那个和孩子玩得十分开心的人,分明是他认识的……

  沐雁阳把照片拿起来细看,他没有错看,真的是沐梓青!

  连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等发现时,他已经是与沐梓青通完电话,约了她一同吃午餐。

  沐梓青来到鼎亨附近的一间咖啡厅,这里的商业午餐算是内行人才知道的美食,当哥哥一说要请她吃午餐,她就挑了这里。

  一顿午餐下来,沐雁阳只是与她闲话家常,问她前阵子住外面时的一些事情,但沐梓青知道哥哥约她绝对有其他原因,她虽然不像哥哥那么聪明,但也不傻,她指了指哥哥带着的那个牛皮纸袋。

  “哥,那个牛皮纸袋里装着什么?跟你请我吃午餐有关吧?”

  沐雁阳瞥了牛皮纸袋一眼,刚才打电话约她只是一时冲动,对于自己如此执着问着一个女人的事,他还不知怎么向妹妹解释,但她既然猜出了这顿午餐别有用意,他倒也大方的、不再犹豫的问了,“梓青,你认识一个叫蓝晓甄的人吗?”

  一听哥哥要问的人是蓝晓甄,沐梓青表情很明显的垮了下来,她不知道哥哥怎么会突然提起学姊,但失去学姊在她心上划下一道很深的伤口,如今连结痂都还没有……

  “记得哥你结婚前,我曾说过想介绍一个学姊给你认识吗?”

  “记得,就是晓甄吗?”

  晓甄?叫得这么亲密?沐梓青挑了挑眉,莫非……他们认识?

  “嗯,就是她。可惜晓甄学姊跟我说她心中有一个人……”她说到这里顿了顿,脑袋里突然闪过一种可能,“等等,该不会晓甄学姊心中的那个人就是哥你吧?!”

  沐雁阳不是自大,但以那夜蓝晓甄的告白,他想,蓝晓甄口中的那个人应该就是自己无误。

  沐雁阳没有承认或否认沐梓青的问题,只是接着问:“你喊她学姊,是大学学姊吗?”

  “是,晓甄学姊是我大学的学姊,我们感情很好,学姊毕业之后我们还一起到育幼院去当义工,所以很常联络。”或许是想到蓝晓甄的一生,沐梓青叹息了,“学姊结婚那天我还去当了伴娘,虽然我知道这个婚姻不是学姊想要的,但我不知道她竟会这么想不开,在结婚后的第二天……”

  她心痛的住了口,沐雁阳贴心的说:“不想提那件事就不用提了,那件事我也知道。”

  这么说,哥哥不只是知道学姊这个人而已,连她的近况都知道,可沐梓青还是不懂,哥哥为什么要问学姊的事?

  “哥,你认识晓甄学姊?”

  “嗯,她是我高中时的学妹。”

  “学妹?”沐梓青收起了刚才还有些悲伤的情绪,见沐雁阳提起蓝晓甄时神色有异,打趣地问了,“哥,你不会是对晓甄学姊始乱终弃,才让晓甄学姊记了你一辈子吧?”

  沐雁阳大可摇头否认,甚至给妹妹送去一记眼刀让她别乱说话,不过由于心里对蓝晓甄的愧疚,一时之间他竟哑口无言。

  而这样的无言,在沐梓青的眼中看来好似默认一般。

  “不会吧,被我猜中了吗?”

  “我的确辜负了她,也欠了她,可如今想弥补她已经太迟了。”

  沐梓青抿着嘴看着沐雁阳,心中五味杂陈,哥哥可是有妇之夫,她不由得对无端成了小三的学姊抱不平。

  “怎么,我以为哥你跟大嫂鳒鲽情深,怎么哥的心里还藏了另一个女人吗?”

  这句话就真的让沐雁阳射出眼刀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张丽媛感情好了?”

  沐梓青先指了左眼,再指了右眼,“这一只跟这一只。”

  如果时间再提早一个月,她绝不会认为兄嫂之间感情好,但她搬回来住后,很明显的感觉到哥哥对大嫂的态度有所转变,她还以为哥哥终于接受大嫂,着急了好几天呢。

  “我对她好是有目的的。”他莫测高深地说。

  “什么目的?”身为资深好奇宝宝的沐梓青倾身向前,想听仔细哥哥口中所谓的目的是什么。

  “不行,你这个冲动的幼稚鬼,告诉你等于破坏了我的计划,等有一天大势底定之后,我再告诉你。”

  哥哥一脸神秘,搞得沐梓青抗议连连,“我还以为我们兄妹感情很好呢!结果都是假的,你有秘密居然不告诉我。”

  沐雁阳凝视了沐梓青许久,最后才语重心长的说:“我太了解你,所以不能太早让你知道。乖,听话,事情定下来后,我就会把一切都告诉你。”

  既然哥哥都这么说了,沐梓青也只能作罢,她有些气闷的转移了话题,“原来学姊是哥的高中学妹,难怪大嫂认识她。”

  “喔?你怎么知道你大嫂认识晓甄?”

  “前些日子她带着一身的线香味回来,奶奶一问之下,她说是去了灵骨塔看晓甄学姊,说什么她失忆之后听说了同学的死讯,所以想去致意,顺便看看能不能想起什么。”

  沐雁阳冷哼,“致意?晓甄可是她最讨厌的人,张丽媛怎么可能会前去致意。”

  “她讨厌晓甄学姊?为什么?晓甄学姊在大学时很受欢迎耶!”

  “高中时的晓甄和大学时不一样,因为入学前发生过一些小插曲,她成了被同学嘲笑的对象,高二开始又被张丽媛霸凌,一直到大学时彻底摆脱了过去,情况才有所改善。”

  “大嫂霸凌晓甄学姊?!”要不是这里是咖啡厅,沐梓青都要拍桌而起了,“那个坏女人!我看除了她想巴结的人之外,她根本不会对任何一个人有好脸色。”

  瞧她光听见张丽媛霸凌蓝晓甄就这么气愤,如果再让她知道张丽媛将会谋杀他,那梓青还不直接冲回家抓着张丽媛的头发把她扯去警局?这就是为什么他不肯告诉妹妹真实情况的原因。

  “你什么都别管,我会处理,连同晓甄受的委屈,我会让张丽媛一一偿还。”

  沐梓青相当气愤,但看哥哥似乎已有计划,也只能暂时压下,“然后呢?哥你找我吃饭只为了说这个?”

  沐雁阳把那份牛皮纸袋打开,抽出里头的资料,交给沐梓青,“我调查她的事,调查到这个地方。”

  沐梓青接了过来,看见了照片里学姊开心的笑容,也跟着漾出淡淡的微笑,“这里是我跟晓甄学姊做义工的育幼院,我们跟育幼院的院长十分相熟,跟里头的孩子们也处得很愉快。”

  “那……育幼院的孩子们知道晓甄的事吗?”

  沐梓青黯然地点了点头,“知道,不过我跟院长说好了,因为怕晓甄学姊轻生的事带给孩子们阴影,所以只告诉他们她是玩水遇到意外过世了。”

  “晓甄轻生的事闹得那么大,孩子们都不知道吗?”

  “孩子们没有什么智慧型手机,更不可能整天坐在电视、电脑前,不会有机会得知晓甄学姊的新闻,再说了,她虽然嫁给了有名的企业家,但毕竟不是什么名媛,新闻只播了一、两天就没再炒作了。”

  “这样就好。”

  “哥问育幼院的事做什么?”沐梓青的双眼滴溜溜的一转,突然有了点子,“哥,若想弥补晓甄学姊,有件事你可以办到。”

  果然是他的妹妹,跟他有同样的想法,“你想叫我去赞助育幼院对吧?不用你说,我早想到了。有你这样连自己哥哥都算计的妹妹吗?”

  “唉唷,干么这样,我这可是用心良苦,认真在帮你想办法填补心里对晓甄学姊的缺撼耶!晓甄学姊的至亲已逝,这世上已经没有任何牵挂了,唯一勉强称得上心心念念的就是育幼院里的孩子,哥你既然有能力,就帮忙照顾那些孩子吧。”

  “明白了,你去跟晏之安排时间,找一天我们一起去那间育幼院看看。”沐雁阳宠溺地笑了,这个妹妹,他真拿她没有办法。

  此时,沐雁阳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一看,是征信社。

  虽然上回徐晏之问他是否要调查张丽媛,沐雁阳说不用,但他并不是就此相信了张丽媛,而是他不能让自己身边的人去做调查。

  徐晏之在某方面来说跟沐梓青一样容易坏事,因为徐晏之对他忠心耿耿,如果让他查到张丽媛计划要谋害他,肯定不会什么都不做。

  他另外委托了征信社,要他们只要张丽媛独自出门,就把跟监的照片传给他看,他打开通讯软体,看见征信社传来张丽媛正在逛书局的照片,他不由得挑起了眉。

  张丽媛会看书,还真是天降红雨、日由西升啊!

  “怎么了?谁传讯息给你?”沐梓青一脸莫名,哥哥看着手机的样子,好像看到什么稀有动物似的。

  “征信社,我让他们去跟踪你大嫂,如果能捉奸在床我就自由了。”

  “这下我真的相信你们不是感情变好了。”沐梓青吐吐舌。

  居然请人跟踪,还什么捉奸在床哩,哥的意思是大嫂外头有男人吗?若是真的,她无比佩服哥居然还能忍得住,头上绿绿的不难过吗?

  沐雁阳拨了电话给征信社的人,“她真的去买书?”

  “没买成,她跟店员问了两本书都缺货。”

  “你有听到她要的书是什么吗?”

  “有。”

  知道了书名,沐雁阳接着打了电话给徐晏之,劈头就告诉他两本书的书名。

  状况外的徐晏之一头雾水,他知道总经理爱看书,但从来没跟他分享过心得,现在告诉他书名是想介绍给他看吗?

  事实证明,是他想得太轻松了。

  “今天下班之前,不管跑多少间书局,都得把这两本书给我买回来。”

  “嗄?”敢情这两本书还很难买?“不管跑多少间书局”这几个字为什么听来是一个艰难的任务?

  “怎么,怀疑啊?”

  “总经理,让我有心理准备一下,这两本书应该出版了吧?”沐雁阳不会像电影里的恶魔上司,要求他去买还未出版的哈利波特续集吧?

  “当然出版了,只是跑了一间连锁大书局没买到,剩下的就看你的运气了。”

  徐晏之还来不及抗议,就被挂了电话,他盯着手机,拿着筷子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中,整个人呈现石化状态,看运气啊……拜托,可千万别像某品牌手机一样超级难买啊!

  另一头,看着哥哥挂了电话,沐梓青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哥,你这个暴君!”

  “身为特助,就是要完美的达成老板交付的任务。”

  “那两本书不是大嫂要的吗?哥你都说跟她感情不好了,干么奴役徐特助去帮她买?”

  “我不也说了,我对她好是有目的的。”

  “送书?有够不浪漫。”

  “梓青,男人要掳获女人芳心的手段太多了,所以你不要随便相信男人。”沐雁阳语重心长的说。

  沐梓青翻了翻白眼,“知道了。不过哥,要讨好大嫂怎么说也该是珠宝、香水、名牌包,送什么书啊,她搞不好只是一时兴起。”

  “谁说我是要送的?你懂不懂什么叫心灵交流?”

  “啊?”

  “你太嫩了。”

  “呿!谁像你,情场老手。”沐梓青嗤之以鼻,心里却有些酸楚,他若不是这样的情场老手,怎么会让晓甄学姊一直记挂着,不肯去认识其他的男人?

  可如今哥哥为了想弥补晓甄学姊,决定去帮助育幼院的孩子,学姊若地下有知,会不会觉得欣慰?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