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重生限定赖上你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目录  下一页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5章(1) 作者:田芝蔓

  蓝晓甄回房时,沐雁阳已在房中等着她。

  最近他偶尔会跟她同房,可每次她一起床,就发现他不在房里了,不管她起得多早都一样。

  她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要那么早起床,他只是说不想吵到她,所以回房梳洗。

  这话听起来合情合理,但蓝晓甄还是觉得怪异,因为她起床时,有好几次都发现床的另一边是冷的,仿佛他半夜就已经不在房里了。

  不过最奇怪的要数今天,第一是因为时间尚早,才九点不到,通常他十点以后才会进来,第二是因为他没在看书,以往他都在床上看书等她,等她洗完澡后才熄灯睡觉。

  她走近前,堆着笑意问:“学长,有事吗?”

  沐雁阳抬起头,恶狠狠地瞪视着她,“你是谁?为什么占据我妻子的躯体?”

  “学、学长……”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蓝晓甄一时间不知该做何反应。

  “你不是我的妻子、不是我爱的那个人!”沐雁阳转身下了床,双手扣住她的双臂摇晃着,厉声怒吼。

  “我是,我真的是!”

  “是吗?那我什么时候生日?你呢?你自己又是什么时候生日?”

  她有些心虚地说:“我、我失忆了啊,学长忘了吗?”

  “别再用失忆这理由骗我了,我知道你不是我的妻子,你要不要看看你身后站着谁?”

  一听,蓝晓甄回过头,就看见一个浑身散发着青光的女人,湿透的衣物还滴着水,披散的长发掩去了脸孔,她怯怯地问:“你是谁?”

  “认不出我了吗?”那女人突然抬起头来,狠厉的眼神充着血,用愤怒的语气质问着她,“为什么占了我的身体?还给我!”

  “不可能……我的身体早就被火化了啊!”蓝晓甄不敢置信,站在眼前的竟然是她自己,如今她的灵魂不在那具躯体里,那么这个人是谁就很明显了。

  “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看见自己的身体朝自己扑来,蓝晓甄吓得尖叫出声,猛地惊醒,这才发现刚刚的一切都是她在作梦。

  而她的这声尖叫,让刚刚走到门边的沐雁阳楞住,有种做坏事被当场抓包的难堪。

  蓝晓甄转头,没看见应该躺在身旁的沐雁阳……她想起来了,她送完饭给奶奶及公公后,沐雁阳说有事要出去一会儿,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多才回来,那时她在客厅等门,他身上带着酒气,说是朋友突然找他去喝一杯,然后他们一并回了房,她本来在照顾着有些醉意的他,没想到却睡着了,床头的小灯还亮着,她都没来得及熄掉。

  看了看床头的钟,现在才三点不到,沐雁阳呢?蓝晓甄张望了下,就在门边看见了正要走出房门的他。

  “学长,你果然总是在半夜离开,即使还带着醉意,也不肯在我的床上休息一晚是吗?”

  沐雁阳没有解释自己的行为,只是走到床边坐下,把床头灯点亮成大灯,“你怎么了?作恶梦了?”

  “是啊,梦见学长你质问我,说我不是你的妻子。”

  沐雁阳露出微笑,安抚地把她揽进怀里,“你当然是我的妻子啊,虽然跟过去有些不一样,但你就是我的妻子。”

  “我跟过去很不一样吗?”

  “嗯,更喜欢笑、更容易害羞、更懂得……”懂得体谅别人。沐雁阳不想再说张丽媛的好,遂止住了话。

  就算真的失忆了,她还是那个尖酸刻薄的富家千金,是那个会因为自己求爱不成,反过来霸凌同学的恶女,是那个逼着父母给继父施加压力,以求成为他的妻子的女人,是那个从不知孝顺婆婆的恶媳妇,是那个会与外遇对象共谋,夺去他性命的杀人凶手……

  “但学长爱的是过去的我对不对?你想过去的我回来对不对?”她追问。

  如果能选择,他还真不想过去的张丽媛回来,但如今的这个张丽媛就能让他卸下心防接受吗?沐雁阳可不敢这么想。

  他知道妻子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他会想办法挖出来,他永远都不会信任这个女人。

  “丽媛,不管是哪一个你我都爱。”

  “真的吗?你爱我吗?”

  “当然,我觉得我重新爱上了现在的你……”沐雁阳话刚出口顿觉心惊,他抿着嘴,侧过身去,这不是他刚刚想好的台词,而是下意识说出来的,这代表什么意思?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感觉到身后一股压力靠近、感受到妻子由身后抱住了他,他低头在腰间看见了她的手,轻拍了拍想拉开她,她没放,“丽媛,很晚了,你该睡了。”

  “你为什么每天半夜都回你的房间去睡觉?因为我变了,所以你连跟我同房都不肯吗?”

  沐雁阳有些不耐烦,但他还是得耐着性子安抚,只是他一转过头,看到的竟是已逝的蓝晓甄,吓得他猛地推开她,连连退着身子,直退到了光线不及之处,才看清脸上堆满了不解的张丽媛。

  沐雁阳乏力地靠在门边,抹了把脸,他一定是酒意还未褪,再加上这阵子都只想着蓝晓甄,刚刚那一瞬间才会以为自己见鬼了。

  可下一瞬,他又不由得笑了,先别说他一个大男人怕鬼像什么样,就算蓝晓甄真成了鬼,也是会让男人心甘情愿献出阳气的那种鬼。

  “学长……很厌恶我?”蓝晓甄语调可怜兮兮地说。

  他坐回床边,看见妻子露出了冀盼的眼神,“学长……”

  沐雁阳一直没让她改口,就是因为每每听到她用甜甜的嗓音喊着学长,就能让他想到那一夜,羞怯的依偎在他怀中的蓝晓甄。

  “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不想我们之间少了隐私后,你会失去对我的那份迷恋。”

  “真的只是这样吗?”

  她这如小兔子一般的眼神,为什么和那夜的蓝晓甄如此相像?被她这楚楚可怜的眼神凝视,渐渐的,他感受到一股渴望。

  “别这样看我,除非你希望我现在就要了你。”

  “我是想要你的……”

  蓝晓饭的话未说完,就被沐雁阳给推倒在床上,不容她反对的吻住了她。

  沐雁阳知道自己明早醒来一定会后悔,但他忍耐不了,刚才她那语气,就跟蓝晓飘一模一样。

  沐雁阳的吻带给蓝晓甄不小的悸动,而当沐雁阳覆上她的身子时,她更可以感觉到两人之间燃烧的炽热欲火。

  蓝晓甄闭上眼,柔顺地任他在她身上点火,直到沐雁阳埋在她肩窝,缠绵地吻着她的耳畔,低哑地喊了张丽媛的名字时,她顿时睁大眼,霎时清醒过来,推开了沐雁阳。

  沐雁阳不解的盯着她,“丽媛?”

  蓝晓甄知道她得用这个女人的躯体过一辈子,这一切她无法改变,但至少可不可以不要让她在床上还听见那个名字?

  “学长,别喊我的名字。”

  “可你就是——”

  她伸出手捂住了沐雁阳的嘴,摇了摇头,“我失忆了,你这样喊我,好像在喊别人,我不喜欢……”

  沐雁阳倾身在妻子的额上落下一吻,阖上眼,想抛弃自己心中把别的女人当成蓝晓甄拥抱,而对蓝晓甄产生的罪恶感。

  “你既然喊我学长,那我喊你学妹如何?觉不觉得这样有在放学后的仓库里偷情的快感?”

  “你……”他为什么这么说?他还记得两人曾经有过的那一夜吗?

  “学妹,你想要我吗?”

  他没等她回复,便再次吻上她,双手像是有魔法般,每抚过一处,那里就仿佛被火烧灼一般热烫,他一边吻着、一边褪去彼此身上的衣物。

  蓝晓甄把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任他为所欲为,不久,她感觉到沐雁阳分开了她的双腿,缓缓挺进。

  “学长……”她皱着眉头,有些不适应。

  “我的好学妹,别叫我停,让我继续,好吗?”他喘着粗气,汗水滴落在她的胸脯上。

  蓝晓甄很害羞,偏过头去轻点了下。

  “学妹,从今往后你是我的了,即使你去到另一个世界,我也会把你拉回来……”

  蓝晓甄没听懂他的话,但也没心思多想,因为下一秒,他在她体内动了起来,她双颊嫣红,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把自己毫无保留地全然奉献给他。

  沐雁阳看着徐晏之送进来的资料夹,久久没有动作,那份资料夹里头是蓝晓甄的生平。

  徐晏之神情很是莫名地望着沐雁阳,不明白没调查出结果前,总经理不断的催促他,但经过好一段时间,都好几个月了,总算巨细靡遗地调查出来,为什么总经理却像直视了梅杜莎的双眼一般,整个人石化了?

  “总经理、总经理?”

  徐晏之的声音将沐雁阳拉回现实,他依然没有打开资料夹,只是背靠着办公椅,把玩着资料夹的边缘。

  “你觉得我看了会是什么心情?”

  他哪有那个能力去揣测老板的心情,不过徐晏之或多或少知道这女人跟总经理肯定有过什么。

  “那就得看总经理跟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了。”

  “我们没什么关系,见过几次面,发生过一次关系。”

  敢情还是总经理的床伴!难怪总经理这么在意这个女人,不过……是谁上回言之凿凿的说没打算外遇的?

  “总经理这么害怕打开这个资料夹,就代表这位蓝小姐在总经理的心中并不只是一夜情而已吧?”

  沐雁阳给了徐晏之一记眼刀,这家伙反应快他很满意,但就是老喜欢拂逆鳞的毛病,常常让沐雁阳把开除他的威胁挂在嘴边。

  他终于有了动静,把资料夹挪近、翻开,看见里头夹着单薄到可怜的几张纸,原来这就是蓝晓甄的人生,只用几张纸就叙述完毕了。

  沐雁阳仔细的看着她的资料,为她多舛的人生感到难过,不过命运虽待她苛刻,她却没有怨天尤人,资料里还有一些她在育幼院当义工的照片。

  照片里的她笑得很开心,就跟他记得的一样,如今,这些照片能帮他加深蓝晓甄的形象,将她深刻烙印在他的脑海。

  沐雁阳一张张的看着照片,有些后悔自己在学校时怎么就没发现自己的心情,更后悔那天发现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后,居然什么都没做,放任她离去。

  父母双亡,从小寄人篱下,沐雁阳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也知道她为什么不想接受那样的婚姻,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他身上,可他是男人,还有机会抵抗,但她不同,她柔弱得甚至无法阻止连屿熙的求欢,最后才会被绝望笼罩,以自杀了结自己……

  看着沐雁阳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徐晏之更确定这位蓝晓甄对他来说应该十分特别,“他父母的安眠处我也打听到了,也在资料里,我想总经理你或许想去致意。”

  “嗯,有时间我会去看看。”

  “他们在蓝小姐七岁时死于空难,英年早逝……”

  沐雁阳知道蓝晓甄的父母死于空难,却不知道是在她这么小的时候,他翻下一页,想看关于她父母亲的资料,却在看见那场空难的名称时怔住。

  这起空难……不正是他逃过的那一场吗?

  他神情一凛,更仔细地看着资料,发现他的父母是候补上飞机的,是这航班的最后两个机位。

  这让沐雁阳想起当年母亲把机位让给一对看起来十分着急的夫妻,也想起了那对夫妻说,要帮女儿带回一个王子娃娃。

  原来……原来他们就是蓝晓甄的父母,原来当年让他欠了两条命的那个女生,就是蓝晓甄!

  他遇见了她,却没有机会偿还欠她的债……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