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舒浅 > 山寨主的笨娘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山寨主的笨娘子目录  下一页

山寨主的笨娘子 第1章(2) 作者:舒浅

  之后凌府的大宅在喜轿后慢慢的变成黑点,直至看不见,昏昏欲睡的她被身边的小丫头扶着,忍着一路的颠簸,直至太阳下山。

  「小姐,我们的路为什么越走越偏呢?」贴身丫鬟灵儿毛骨悚然的放下花轿的帘子,她刚才似乎看到好多新坟,听着风声呼呼而过,连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凌佩竹根本没把灵儿的话听进去,只是觉得一直坐在轿子里快闷死了,腰酸腿疼。

  灵儿见小姐心不在焉,便挺直了身子告诉自己不要怕,把手紧握在胸前默默的念叨,各路神佛请保佑她家小姐出嫁不要有波折,遇到什么妖魔鬼怪都好,可就是别遇上抢亲……

  就在这时,轿子猛地落地,震得轿里的主仆两人头昏脑胀,凌佩竹奇怪的想,莫不是遇到什么强盗贼人?

  「轿子留下,你们可以走了。」轿外有人放话,那声音真是犹如雷震,震得人两耳发麻。

  「小姐……」灵儿一撇嘴,似乎有放声大哭的趋势,怎么越怕什么越来什么?神仙们是不是把她的话听错了?

  危险来了,凌佩竹不慌不忙的拿出二姐临行时所赠的纸包,心想原来二姐何时也成了能掐会算之人了?

  灵儿看着凌佩竹打开那个纸包,吞了吞口水,这种时候,小姐为什么还有心情准备大啖红烧猪手呢?真是让她佩服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看着手里的东西,凌佩竹嘴角有些抑或不住的抽搐!

  「外面何人?为何劫我凌府的花轿?」凌佩竹倒是讶异外面没有什么动静,奇怪,她觉得这并不是什么灾祸临头。

  一阵大笑声掠过树梢,响在半空,惹得惊鸟四散逃命。

  「大嫂,大哥要我们先行来接你回去,不然送亲队伍怕是进不了咱们的锦王寨。」来人停了笑声,如是这般的说着。

  大嫂一词听进耳,凌佩竹亦明白这人想必是那个闻人舜的手足,而先行来接的意思,也就是说不想让轿夫得知将去何处,至于那锦王寨嘛,凌佩竹轻掀轿帘向外一望,贼窝二字霎时浮于脑中。

  「有劳了!」凌佩竹收回手,闷不作声,眼波流转间倒是嘴角扬起笑意。

  灵儿以为小姐吓傻了,看到轿外那多的山贼,她的腿儿都软了,小姐为什么还笑得出来,双手赶紧摇捉着小姐,这下怎么办?

  「我哪都去玩过,这山贼窝还真没去过。」凌佩竹讶异更多的是,为何她居然没算到闻人舜的身份,而且还是什么都算不到,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遭。

  玩?到贼窝去玩?灵儿一翻白眼,晕了!

  「我还想请你吃这红烧猪手呢。」凌佩竹看着晕倒的小丫鬟,可惜的看了看那纸包中的红猪手,看来要自己独享了。

  轿子一颠,又被抬起继续前行,这次的轿夫果然不同,轿子都没有那么颠簸了,凌佩竹满意的点点头。

  「小姐……」不久,灵儿慢慢苏醒过来,赶紧看小姐如何,却发现小姐正用那块红盖头在擦沾满油的纤纤玉指,嘴角还沾着斑驳的酱汁。

  一翻白眼,又咚的一声昏过去了。


  寨门大开,灯火通明,那两排火把被人举着列成长长的队伍,若不是山寨到处都结着大红彩布,鞭炮震耳欲聋,还以为是山贼要大举进城呢!

  灵儿颤巍巍的扶着小姐的手臂,努力让自己别趴在地上,憋着眼泪的她真的想掉头就跑,可是她不可以丢下小姐。

  「灵儿,你看那房子,都是竹子做的,我还没住过用竹子搭建而成的房子呢。」凌佩竹很喜欢竹子,不晓得是否因自己的名字有关,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成片的竹房,她自然欣喜的很。

  「会漏雨……」灵儿努力不让那块沾着酱汁的盖头从小姐的头上掉下来,省的被人看去小姐的容貌,便宜了那些个粗人。

  「灵儿,你看这些人的衣服,是不是都很奇特?」凌佩竹小声的问灵儿,总之这种气氛跟在家里的感觉完全不同。

  庙会上的乞丐都穿……灵儿没敢回答,身边那一个个不善的眼光让她心惊,完了,她得赶紧通知老爷,小姐被嫁到一个荒蛮的山贼窝了,要早日来救。

  「小姐,你真的要嫁?」灵儿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冷汗直流。这个可是一失足会成千古恨的事。

  凌佩竹纤手一抬,掐住灵儿悲愤的面容,一字一句的说:「不、然、你、替、我、嫁?」

  自那刻开始,灵儿把嘴巴闭得死紧,再没有发出声音来,直到迈过了火盆,她们进了一间满是喜气的竹屋中,这里应该就是新房了。

  「这个毯子好好摸,灵儿,你说会不会是虎皮做的?」凌佩竹欢喜的抓着躺椅上的白色皮毛,惊奇的喊道。

  灵儿在一旁收拾小姐的衣裳,小脸平静的出奇,因为她经过一连串的打击后,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再值得担心的了。

  「反正不是蛇皮。」灵儿叹了一口气。

  凌佩竹好笑的看着垂头丧气的小丫头,盖头早就丢到一边去了,轻声开了口:「我能出嫁本来就是件天大的好事,总比一直被人家退婚来的好听吧?况且,我觉得你担心未来的姑爷应该多一些,说不定我还克夫……」凌佩竹语调轻快,却让灵儿听白了脸色。

  「呸呸呸……」灵儿跳起来就吐口水,这要是被人家听去了还得了?

  克夫?刚要推门而入的男人浓眉一挑,难不成自己刚娶了妻,就要一命呜呼,那不是太没有乐趣了。

  「那你打算怎么个克法?」男人推开门,低沉的嗓音回荡在屋子内。

  凌佩竹闻言回头,对上那双毫无温度的眸子,还不待开口,灵儿一个跃起便将盖头又盖在了她家小姐的头上。

  好险!她家姑爷还没亲手来掀开小姐的盖头,怎能让别的男人先瞧小姐的模样?幸好她灵儿心明眼快先盖回去,一会记得要跟小姐讨赏!

  「大胆,新房也敢闯?」灵儿挡在小姐面前看着擅闯进来的男人,护主的气焰却越来越低,这……这人不是那天亲自登门提亲的姑爷吗?

  闻人舜靠在门口,指了指门外,然后冷冷一挑嘴角。

  嗖地一声!刚刚还一副谁敢伤害自家小姐就跟谁拼命的灵儿,早就飞奔出门外,还体贴的将门关紧,最后投来水汪汪的眼神。

  「你有什么事?」

  「不然你以为是谁?」闻人舜摘下手中的那串玛瑙珠子,走近凌佩竹,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并不言语。

  凌佩竹倒也不客气的看回去,反正她的头上盖着红纱,怎么算来,自己也是不算吃亏,不过这男人说出来的话明显是嘲笑她没人娶,只有他好心才娶她回来的态度。

  「这个我放下了。」他的话语还是哪么冷冷冰冰,听不出是喜是怒。

  纤指轻轻掀起盖头一角,她将目光投向那串珠子,暗自琢磨着他的用意。

  「你的有缘人已故,只是他临去前将这串珠子戴于我的腕上,要我承诺一定会娶你进门,所以我信守承诺。」

  闻人舜的目光不再看向她,只是看了看这间竹屋,义兄住了二十年的地方,现在却由一个女人继续住下去。

  连拜堂都没有,就算娶了?而且一身白袍,当这里是喜堂还是灵堂?凌佩竹不免得气极想笑,却又作罢。

  「佩竹谢过公子的承诺。」凌佩竹欠了欠身,说话带着刺,缓步走到门口前推开门,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她在赶自己出门?闻人舜突然发现了这个的事实,有意思!闻人舜缓步走到门口,脚步一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伸手去掀她头上的盖头,却是抓了一个空,转头看着突然闪身的凌佩竹。

  「这盖头自然也不用公子来掀!」凌佩竹手一扬,红纱盖头被甩到身后缓缓落在地上,一双秋水般的大眼便与闻人舜直直的对上,带着一股子倔强的傲气。

  闻人舜早已听说凌家四小姐凌佩竹,美就美在一双傲气十足的眼上,与昨日那低垂的眸子不同,这次她是真正的看进他的眼底了,果然是个呛味儿十足的美人,那含笑的脸蛋,居然有着两个可爱的梨窝,只是和那眼底那抹嗤笑完全不搭而已。

  「你安心睡吧。」终究是没说什么,闻人舜挑眉薄唇轻抿一下,掩门离去。

  凌佩竹收回目光,回头看向那还沾有酱汁的红盖头,心中不免得也觉称心如意,这样才更好玩……

  「敢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凌佩竹的人,绝对会流年不利!」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