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舒浅 > 山寨主的笨娘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山寨主的笨娘子目录  舒浅作品集

山寨主的笨娘子 尾声 作者:舒浅

  元宵佳节,凤凉城内是到处张灯结彩,至于凌府门前更是搭了台子舞狮,更有琴棋书画各种比赛,赢者即可得金砖一块,并且赠送佳酿十坛,新一年中也图个好兆头盼能有日金榜题名,故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城中的有才之上到是也都会聚齐于此,也算是给凌府捧场了。

  天色渐晚,所有的小商小贩都已经摆好了摊子,花灯也随处可见,但惟独是凌府门前最为热闹。

  「大姐你拿金算盘去做什么?」凌佩竹挺著已经怀孕的大肚子,叫住了准备出门的凌傲雪。

  凌傲雪回身看见凌佩竹,原本喷火的双目到是温和了下来,可是还是气鼓鼓的开了口:「我要用这算盘的金珠子,一个个的塞进姓季的嘴巴里面。」

  凌佩竹想笑又不敢笑,自从她和闻人舜回到凤凉才知晓,原来这凤凉城搬来一户姓季的人家,传言都说那季府公子精明的如同一只狐狸,而且与大姐凌傲雪结下不少梁子,虽然看到大姐每日都是气呼呼的,但是她还是只觉得好戏是在后头呢。

  「小妹,不是做大姐的说你,你要是不乖乖的待在府里安胎,小心我那妹夫急火攻心。」凌傲雪踮脚看去,怎么没有看到那个如影随形的妹夫。

  「他被我骗去厨房了。」身穿桃红色的小袄,凌佩竹说的胸有成竹。

  「是吗?」凌傲雪一挑眉。

  「当然……不是了,我家夫君那么聪明,绝不会被骗。」凌佩竹原本是豪气的拍拍胸口,话说了一半突然发现面前的地上多了一个高大的影子,赶紧舌头打转的把话又转了回来。

  凌傲雪看了看顿时脸色变沮丧的凌佩竹,摇著头笑了笑,突然又想起自己还有要办的事,算盘摇摇,撩起裙摆,走的是一路生风。

  「你是想出府?」闻人舜好笑的弹了下凌佩竹的额头,他每天只要是想到她腹中的孩子就是倒抽一口气,难为孩子了,能在她肚子里待的这么稳当。

  「孩子一定是人中龙凤,这一点点的小打小闹他根本不怕。」凌佩竹想到能为闻人舜生个孩子,觉得心口满满的都是幸福。

  「好。」他没意见的颔首。

  凌佩竹原本还噘起的嘴马上变成了笑意,今天的他怎么变得这么好商量了呢?不管那么多了,眼睛都笑的弯弯的,只是笑容倒是没在脸上维持多久,就变成了吃惊。

  「暖炉、拿著。」凌水漾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三姐,你真细心。」凌佩竹看著凌水漾,眼中就忍不住的泛红,好在三姐能开口说话了,真是天大的喜事。

  「我、我要、去、针灸了。」凌水漾的声音还有些干涩,口吃的样子居然还有几分可爱。

  「针灸为什么脸红?」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凌佩竹怎么能发现不了三姐的心思,那药师的确是要样貌有样貌,医术又高明。

  「别、别乱……说。」凌水漾捏了捏凌佩竹的鼻尖,朝闻人舜笑著点点头,然后转身就急急的走了。

  「唉,都有情郎了。」凌佩竹长叹一声。

  「你有的却是夫君。」闻人舜就知道她又在那里胡思乱想了。

  「快带我出门去,儿子等不及了。」凌佩竹摸了摸肚子,笑的娇嗔。

  「你怎知是儿子?」

  「孩子在我肚子里,自然是我说的算!」

  「这说不通……」

  本以为他是带她去游玩,可是谁想到居然在自家的门前就止住了步子,虽然有琴棋书画的比赛,可是毕竟年年看也会腻,所以凌佩竹一心想走的远一些。

  「你说好,就是带我到正门外?」凌佩竹怀著六甲,身子倒也没有显得笨重,一路上是高兴的左顾右盼。

  「是带你来看人。」闻人舜小心的走在她的后面,用手去扶著她的腰,看随时注意脚下又没有石子绊路。

  吞吞口水,她看到糖葫芦了,就赶紧回身从闻人舜身上翻出钱袋来。

  「吃太多不好。」闻人舜迟疑了一下才开口。

  「你对我不够好了,居然连糖葫芦都不准我吃?」凌佩竹嘴巴一噘,只是觉得闻人舜一定是觉得她的身形走样的厉害,开始对她有所嫌弃,不然为何连这么点小事都要管著她。

  闻人舜顿时觉得头痛不已,自从她怀了身孕,脾气是愈来愈难捉摸。

  「你吃上一串自然可以,可是没有必要将所有都买下来。」闻人舜看著欣喜收钱跑掉的小贩,长叹一声。

  两个月前她突然每日黄昏时分就会默默流泪,只因怀疑他对她没有笑容,最后差点闹到凌家要对他进行审判,如今又要变成他对她不好,直《不知接下来的几个月,她还会胡思乱想些什么。

  虽然不知闻人舜是要带她去见什么人,但今日的相公这么好说话,她就一定要给足面子,否则下次真的不准她出府了怎么办,难道还要再用泪水来解决?哭一次也是很耗费元气的,可凌佩竹的心思可没挂在这件事上,早已经被远处的要猴把戏吸引了。

  「咦!」凌佩竹突然站在原地不动了,抬手揉了揉眼睛,莫不是自己眼花了。

  「不是他,我们怎么能在凤凉城安心的住下来。」闻人舜看著对面的人慢慢走来,跟满脸惊讶的凌佩竹说道。

  来人还是那一袭白衫,长发并未束起,面色还显苍白。

  「许久不见怎么还穿这身衣裳,不冷吗?」凌佩竹抓紧了自己加厚许多的披风,看著眼前的尉迟忍不住问了一句。

  「谢弟妹关心了。」尉迟笑了笑,他一年四季皆是如此穿衣,而且所有的衣服都是一模一样,早已习惯了。

  「习武人有内力,不会很冷。」闻人舜给她又拉紧了一下披风。

  「怪不得大姐每年都穿的那比我们少,原来习武有这个好处,那你也教教我功夫,让我冬天也可以穿的少,翻个跟斗爬个墙什么的也方便许多。」凌佩竹眼前顿时一亮,好像看到了好多可能做的事。

  难道功夫是用来做这个的?

  尉迟好笑的看著一脸无奈的师弟,这凌家姑娘果然不一般,不但解决了舜心中的结,还虏获了他的心。

  「师兄,你不要取笑我,换作是你也不会比我好几分。」闻人舜一眼就看透师兄尉迟的想法,他对诈死这件事还是耿耿于怀,不过看在最终他揽的美人归的份儿上,也就不再计较。

  「为兄的倒还没有娶妻的打算。」说完这一句话,尉迟抬起的眼看向两人的身后,顿时一个闪神。

  好美的女子,发梳小髻插著一支翡翠钗,身材很是娇小,伤神穿著水蓝缎子的小锦袄,绒领衣襟绣了散落的梅花,身下是棉缎裙,圆润的小脸上红唇含笑,眉眼间尽显娇俏,眸光流转,直到与尉迟的目光相对。

  凌佩竹看到尉迟愣住的样子,像是看到什么珍奇的稀世珍宝了,也就兴致浓浓的回过头去,呃,所谓的稀世珍宝,居然是她那个以食为天的二姐?

  「惊为天人。」尉迟口中轻轻的念出这一句,恐怕仅仅用惊为天人来形容,也不足以形容他的惊讶。

  「师兄,你不是凡心未动?」闻人舜立刻揶揄回去。

  尉迟没有收回目光,依旧盯著他看到的女子,「只有神仙才不会动凡心,我只是凡人。」

  凌佩竹眨眨眼,他刚才明明不是这么说的,变脸也没有这么快的?

  「小妹,你和妹夫陪我一起尝街角的汤圆好不好?」凌妙盈看到二人连忙跑过来,刚刚目光虽然与尉迟相对,却并不以为意,她现在一心记挂著好吃的汤圆。

  闻人舜拍了拍尉迟的肩膀,状似安慰,对于凌妙盈来说,的确是吃东西为重。

  「二姐,这是舜的师兄。」凌佩竹倒是灵光一闪,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姻缘,况且二姐不能总这么只顾吃,不顾嫁人吧?

  「嗯。」凌妙盈点点头,然后心中想著那好吃的汤圆,「我们现在就去好不好?」

  被无视的非常彻底,尉迟脸色有些难看。

  闻人舜再次拍了拍尉迟的肩膀,这些事是要忍的,如果想抱得美人归,就要忍常人所不能忍。

  「凌小姐,在下姓尉迟,是开酒楼的。」尉迟挥开闻人舜的手迎上前去,此话一出,果然凌妙盈眸子都变亮许多。

  骗、骗子!凌佩竹倒退三步,这尉迟真是谎话说的脸不红气不喘,哪里来的酒楼给他开,谎话出要可以圆的起来好不好?

  「在下可有荣幸请小姐择日去尝尝菜?」尉迟脸上是淡淡的笑容,因为他已经有十足的把握,也娶到一个凌家的小姐。

  闻人舜突然侧头看著爱妻,心里冉生不好的预感。

  「溜!」凌佩竹小手一挥,做夫君的赶紧将她横抱在胸前,夫妻二人是溜之大吉。

  拜托!她凌佩竹是可以做闻人舜的压寨夫人,可是他们还未出世的孩子,可不能做个小山贼。

  「舜,你躲不掉的。」尉迟在后面的大吼一声,也该是他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做准备了,舜不回去锦王寨,他怎么脱身?

  躲一时算一时,溜走的两夫妇装作什么都听不见,一转眼就没了踪影。

  「小妹夫的师兄,你说的是真的?」凌妙盈才不管溜走的妹妹与妹夫,也不记得心中的汤圆,一心想著尉迟刚才的话。

  「当然是真的,而且你可以吃上一辈子,好不好?」酒楼现在没有,但是给他一点时间,他也能特意为她开出一家来。

  凌妙盈眨眨眼,用力的点著头,这样她就有吃不完的美食了,殊不知,却是将自己的终身许了出去。


  —全书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