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舒浅 > 山寨主的笨娘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山寨主的笨娘子目录  下一页

山寨主的笨娘子 第8章(2) 作者:舒浅

  隽王府来了一位贵客,让凌佩竹高兴地又是笑又是落泪。

  「爹,你怎么来了?」她直接扑进凌老爹的怀里,因为不管走到哪里,嫁不嫁做人妇,她都是爹的女儿。

  「女婿亲自派人来接,我怎么能不来。」凌老爷大笑几声,看著脸色红润的小女儿,真是倍感宽慰。

  凌佩竹没想到,闻人舜居然将爹从凤凉城给接来了,难道是有什么事不成?

  「凌兄。」隽王收到下人禀报,也迎出门来。

  「隽王,我们可是有多少年未曾见过了。」凌老爷一看到隽王,竟然如多年友人般的说起话来。

  「二十年有了,你举家到凤凉城,我们就再没有机会碰面了。」隽王回想一下,这二十年真如流水一般,匆匆流逝啊。

  凌佩竹傻在原地,看了看隽王又看了看老爹。

  「怎么,爹与王爷是旧交?」

  老爹但笑不语,这些二十年前的往事不提也罢,倒是如今再见,也有许多往事想要叙旧。

  「若不是女婿提到隽王要收你为义女,还要重新再迎娶你一次,我也不会急著赶来,别忘记你们还没拜过高堂呢。」此话一出,凌老爹看到凌佩竹的眼睛顿时瞪得圆圆。

  「爹!」凌佩竹红了脸,她与闻人舜都圆了房,若是让别人听到他们还没真的拜过天地,才是羞死人了。

  「哎呀,我的小女儿居然学会害羞了。」凌老爹爽朗大笑。

  「来,我们先进去再细谈。」隽王赶紧给凌佩竹解了围,看著丫头都恨不得找个地洞向下钻了。

  凌佩竹向后看了看,然后有些迟疑。

  「爹,他人呢?」闻人舜怎么不见人?他怎么没有出现。

  「真是女大不中留,与爹这么久没见,却还是惦记著自己的夫君。」凌老爹故意吹起胡子。

  「爹,你要是再说,我可就真的不理你了。」跺了跺脚,看到隽王都在笑自己了,怎么爹说话也不顾忌一些。

  「好,不说了。」凌老爷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袖口拿出一封信,「这是你大姐一定要我见面就交给你的信,说是什么找到了。」

  凌佩竹赶紧抓过信,大姐说找到了,一定是找到青莲的尸骨。

  「这孩子。还是这么毛躁。」凌老爷看著她紧张的样子,倒是不知道信里是写了些什么。

  「王爷,我爹就先麻烦你了,我还有事要去办。」凌佩竹抓著信转身就跑开了,与爹爹的叙旧可以晚一些,但是她如果可以早点解开闻人舜心头的结,说不定事情不会更糟下去。

  「哈哈,凌兄,我还真是特别喜欢佩竹的性情。」隽王看著走远的凌佩竹,眼中多了一份宠爱,将思女的心都付诸在她的身上。

  「我还有三个女儿,若是隽王都看的上,全收为义女,倒是我们凌家的荣耀了。」凌老爹知道了青莲的事情,是闻人舜用一封信全全对自己说交代清楚,但在信尾却说,如今他要疼爱一世的人却是佩竹。

  「那便是好了。」隽王笑著让下人去准备酒席,今夜他和老友是真的要喝个痛快。

  匆忙的向外走著,拆开了信,十皇子的事一定要马上解决,不可能一辈子都要将他关在隽王府的那个院子里,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啊。大姐凌傲雪娟秀的字迹映入眼来,信上的字并不多,只有几句简单的问候,然后信便从凌佩竹的手上飘落在地上,她的吃惊已经无法用话语来形容。

  怎么会?别说是隽王和闻人舜想不到,就算是让任何人去猜,也不会想到十皇子居然将青莲用寒冰存在一座空置别宅中,也就是说青莲也许还保存著原来的相貌,并不是一副枯骨。

  「竹儿,你在这做什么?」闻人舜慢慢的走过来,他一回府就看到凌佩竹愣站在那里,全身似乎都在发抖,莫非是受了什么欺负?

  「舜!」凌佩竹赶紧蹲下身子抓起信,紧紧的攥在手中。

  「这是?」闻人舜看著她这么激动的神情,不知道到底是除了什么事,心中不免焦急,「怎么了?是身子不舒服?」

  「舜,我找到了,我找到青莲了!你放过十皇子,他也是个可怜的人,虽然他做了错事,可是他也是爱著青莲的可怜人。现在他疯了,就是因为太痛苦。」凌佩竹抓著闻人舜的手臂,压低了声音却清楚的吐著一字一句,如果大姐信上说的是真的,那么十皇子对青莲的爱,一点也不亚于闻人舜,只是他的手段太过残忍了一些。

  闻人舜的身子僵住了,没有开口,也没有任何回应。

  「我真的帮你找到了,我没有骗你。」凌佩竹摇晃著他的手臂,她知道这样的事会让闻人舜一时间难以接受。

  「你说,你找到了谁。」闻人舜半晌才能开口,紧盯著她的眸子,不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

  「带我出门,我们去找青莲。」凌佩竹急了,免不得大声了起来,为什么他还站在这里不动。

  闻人舜抬起大手,抚上她的头,眼中带著一种心疼,「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凌佩竹看著他的举动,吞了吞口水:「舜,你知道吗?其实你的尉迟师兄并没有死。」

  他会不会因为最近的隐瞒而生气,然后大发雷霆?

  「我猜到了,只是我不确定你已经知道了青莲的事。」闻人舜想到那次从凌佩竹发丝上拿下的花瓣时,已经隐约猜到了,却是下意识的在否认罢了,「我之后会找到师兄与他好好的谈谈。」

  想到自己被师兄骗的如此惨,闻人舜顿时觉得有些气闷。

  「那你是不是后悔娶我了?」凌佩竹低下头,就算是他现在觉得受骗了,不要她了,她也不会怪他的。

  「就知道你的脑子里,没有一点叫做聪明的东西。」闻人舜真是想捉起她打上一顿,怎么会有这么蠢的想法,她以为他的感情都是儿戏?今日说是喜欢,明日又不喜欢了。

  「你怎么变相的骂我笨?」凌佩竹捶了他一拳,刚刚的那些伤心都不见了,一听到他这么说话,她就觉得好气。

  「这是老实话。」他继续揶揄她,难得看到她又开始有些笑容,他握起她的手,放在掌心开始给她取暖,也不记得抱著一个暖炉,手冰太久会腹痛了。

  「我喜欢你说谎话。」她撅起嘴巴,自然是不想认输。

  「我不喜欢我的小竹儿,这是谎话。」他说。

  凌佩竹盯著被他握紧的手,那不断传进心口的暖意,是他的给予的,「你的手很暖。」

  「以后,你会一直被我暖下去。」闻人舜将自己的外套解下围在她的肩头,让她更暖和一些。

  「不对,我们现在说的不是这事,我们现在是要出去找到青莲。」凌佩竹吸了一口气,她一定要做到这件事。

  「昨日,隽王已经将青莲下葬了,而十皇子我也并没有杀了他,而且命人将他送去塞外。」闻人舜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得这么心慈手软,那十皇子做了这么多罪不可恕的事情,他却还是迟疑了。

  原来,他已经找到了青莲,她还是迟了一步。

  「你看到了青莲,她是不是还是很美?」凌佩竹知道自己来不及看到青莲到底是什么模样,只有永远的靠自己去猜想。

  「她只是睡了,睡的安详。」他这么回答道。

  隽王说,就算是青莲惨死在十皇子的箭下,毕竟也是因为众多人种下的因,才会结了恶果,毕竟是皇家血脉,不可轻易杀之。

  而佩竹刚刚也在说,十皇子是个可怜的人,是个得不到却毁了心爱人的男人,他活下去,会比死去更痛苦。

  「如果我成了杀手,你会一辈子都觉得我冷血无情对不对?」闻人舜捧起凌佩竹的小脸,抹去了那滑落的泪珠。

  凌佩竹看著他的手指在自己的脸上揩去泪水,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落泪了,是为了他那宽容的心,还是为了他考虑了她的心。

  她没有再开口,只是伸开双臂扑进他的怀里,她嫁了这样的人,该是老天爷赐给她最大的福气。

  「让你难过了太久是不是?」想到她早就得知了一切,闻人舜不免心疼起她的隐忍。

  「真的没有难过,因为我是你的夫人,还是堂堂的压寨夫人。」凌佩竹摇著头,嘴角噙著笑意,两个小梨窝露出来,只觉得头顶的那片天愈加湛蓝,如今一切乌云渐开,真是太好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