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狂野小野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狂野小野狼目录  下一页

狂野小野狼 第3章(2) 作者:沈韦

  公园里盎然绿意,吸引不少人前来运动散步。

  千千和Mike坐在公园一角,享受阳光,享受绿意。

  「那一次的秀很疯狂,竟然是在喷水池前,水喷得T台到处都是,女模特儿的鞋又特别高,惨剧接二连三,她们几乎像保龄球全倒,只要她们一跌,记者就拼命拍,他们最爱捕捉这种镜头,真的很惨。」Mike说得活灵活现。

  拿着Mike买来的矿泉水的千千淡淡一笑。

  Mike盯着她轻浅的笑容,以前不管他跟哪个女人说到这一段,她们全都笑得花枝乱颤,唯独她例外,她总是淡雅的仿佛会在下一瞬间消失,这令他更加着迷。

  「Chizuru,我一直认为依你的条件,应该会有更好的发展,我认识不少国外的秀导,可以介绍给你。」Mike兴致勃勃,身为模特儿,最需要的就是机会,他相信她不会拒绝。

  千千下意识排斥他的提议,「我没有兴趣。」

  Mike傻眼,一时间无法确定他有没听错,「啊?你刚刚是说?」

  「我没兴趣。」她再次坚定重复。

  他干笑两声,反倒是替她心急,「我想你因为失去记忆,太过心慌意乱,所以没办法仔细思考,不过没关系,我的提议永远都有效。」

  她偏头看急切的Mike,他对她扬起魅力四射的笑容,接过她手中的宝特瓶,替她扭开瓶盖后,又潇洒微笑,她知道他正对她施展魅力,但是她没有任何感觉,反而不断想起小狼。

  Mike很帅,举手投足皆散发男性魅力,女人很容易受到吸引,可她的心不会为他狂乱失序,不会为他脸红心跳,在她眼中,他就是他,一个很平常的朋友。

  小狼就不一样,他的每句话,每个动作,无一不牵动她的神经,她的心会因他的存在而翩翩起舞,对他存有太多渴望,难以控制的感觉令她退却想逃。

  小狼发现她溜出医院了吗?

  照顾她的护理师是不是已经发现她不在病房?

  大家会不会已经乱成一团?

  她好像做错了……

  愈想愈觉不安,她不该造成大家的困扰。

  她霍然起身,「我出来太久,该回去了。」

  「我们聊不到一个小时,怎么会久?今天天气这么好,又有自然凉风,不待在外面多可惜。」

  「不了,再不走不行。」她知道小狼若发现她不在,一定会生气,虽然她也生他的气,可她不想有人因她而被责怪。

  「你在急什么?」Mike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她独处,不想这么轻易放人。

  千千还来不及回话,带有独占意味的手臂已不容拒绝的搁在她腰上,低沉带着警告的男性嗓音响起,「当然是急着回到我身边。」

  千千浑身一震,她和Mike在公园一角,除了他们俩以外,没有人晓得他们在这里,小狼是如何找到她?

  Mike拄着拐杖站起来,挤出虚假的笑容,「嗨,很高兴又见面了。」

  小狼得知千千不见的消息时,第一个反应是,是谁胆敢在他眼皮下将她带走,但一听说医院调出监视器画面,发现她是独自离开后,一把心火就熊熊烧上脑门,他暴怒的离开公司赶回医院,于难闻刺鼻的药水味及乌烟瘴气的马路上,成千上万种气味里追寻专属于她的淡雅白玫瑰香。

  他一路追追追,终于在踏进公园时,发现她的气味愈来愈清晰,但敏锐的听觉也让他抓到Mike的声音,当他嗅闻到Mike对她的欲念时,整个人几乎要炸开来。

  体内的狼性已竖起耳朵,獠牙暴起,磨利爪子蠢蠢欲动。

  他的女人,可不容许别的男人垂涎。

  胆大包天的Mike该庆幸,他的讨好对千千没有任何效果,否则他会让Mike尝尝狼人的怒火。

  小狼慢条斯理道:「我没想到会这么快又见到你。」

  明明是大热天,Mike却莫名遍体生寒,他对上独浚烺不带一丝暖意的双眼,突然荒谬得感觉会被猎杀。

  千千明显感受到小狼的占有以及不悦,他有力的手臂将她紧紧搂在身侧,她稍一想挣开,反而被他搂得更紧,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眉心微蹙,并未当Mike的面对小狼发难。

  感受到她的不开心,同样很不开心的小狼脸色并未拉沉,反而当着Mike的面,深情款款亲吻了下她的发心,「宝贝,我们该回去了。」

  纵然他每个字都似浓情密意,可她能感受到他的漫天怒焰,她深深觉得他需要再教育。她凝视他的眼,「我们是该回去了。」

  Mike见他们旁若无人亲密的姿势,心头很不是滋味,刚刚他和Chizuru明明聊得好好,结果这男人一来便全都变了调,Chizuru愈是难上手,他愈视为对他男性魅力的挑战,非要得到她不可。

  小狼极力保持绅士风度,不让体内的兽狠扑向不知死活的Mike,他朝Mike颔首后,半强迫的带走千千。

  恼火的千千只来得及对Mike挥手,连再见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带走了。

  「Chizuru,再……见……」Mike错愕眨眼看着他们的背影,那个男人竟然用单臂就轻松抱起Chizuru,那惊人的臂力让他印象深刻。

  「你在做什么?快点放开我。」大家都对他们投以吃惊的眼神,几乎是半挂在他身上的千千恨不得能够隐形。

  「我才想问你在做什么?」气疯了的小狼才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们,他很想把她抓起来用力摇,偏又舍不得,气死他了。

  她就像叛逆期的少女,扬高下巴,死不认错,「我什么都没做。」

  「哈。」他嗤笑一声。

  她啪啪啪拍打他的手臂,要他放人。「你哈什么?有什么好笑?」

  她的拍打挣扎,对他不痛不痒。「是谁溜出医院,害得医护人员人仰马翻?」

  千千理亏脸红,仍做垂死挣扎,「若不是你把我困在医院,我又何必偷溜?」

  「你失去记忆,为了你的安全,也为免有其他后遗症,我让你留在医院多做观察,哪里不对?你这样简直比顽劣少女还不懂事。」

  明明该重新再教育的人是他,为何被训话的人换成她?「医生明明说我没其他问题,是你不让我出院,况且我又没闯祸,你怎能将我比做顽劣少女?」

  小狼重重嗤了声,「好个没闯祸,你知道有多少医护人员因为你而挨骂?」

  「我不是故意的……」

  「哼!更别提我得知你溜出医院,都快急疯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

  「你的行为却像小孩子。」

  他发火一路教训,路人见他们两个夹缠不休,有人认出千千来,开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千千发现他们太过醒目,难堪的涨红脸,粉唇微撅。

  小狼察觉众人猜测的目光以及她的难堪,长叹了口气,松开她,不再凶巴巴骂人。

  千千双腿一落地,便别过脸不理他,快步走。

  一名中年妇人从他们两个开始争吵时,便密切注意,见男人松手,似乎不具威胁性,便上前关心,「请问……你们有什么问题吗?」

  千千脚步一顿,发现中年妇人不断打量她,她感到不安,想要寻求保护,下意识转身躲进小狼怀里,将脸藏起来。

  他的胸膛好烫,就像一座热烘烘的大火炉,是天气太热吗?

  她的直觉反应,使得怒火高涨的小狼瞬间熄火,拥着她,朝中年妇人漾起迷人的笑容,「不好意思,我和我未婚妻有点意见不合,现在没事了。」

  中年妇人亲眼见到她转身投入男人怀中,心想是情人间在闹小脾气,便点点头说:「没事就好。不过你未婚妻看起来好面熟,她是不是名人?」

  「她是大众脸,大家常会认错人。」他不着痕迹的用手挡住她的脸,不让中年妇人再看她。

  「长得这么漂亮,怎会是大众脸……」

  小狼也不多做解释,带着她走人,以免节外生枝。

  千千将脸牢牢埋在他的胸膛里,不开心的咕哝,「我不喜欢大家一直盯着我,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为何突然这么说?」

  「Mike说我是模特儿,但是我明明不喜欢别人盯着我,难道失忆前的我,其实很享受万众瞩目的感觉?」她满腹疑惑的抬头。

  尽管气他的霸道不讲理,可她信任他,毫无条件。

  小狼以指关节蹭着她粉嫩的脸颊,爱不释手,「不,失忆前的你并不喜欢。」

  「那为什么我会当模特儿?」

  「你会当模特儿是因缘际会,你爸是玩具制造商,会与童装配合拍摄广告型录,有一回你去探班,正好那个女孩闹脾气,说什么都不肯拍,便由你代打上阵,结果反应非常好,于是你成了那家童装的模特儿。」

  「既然没有特别喜欢,为何我还会继续?」

  小狼自嘲一笑,「你想气我。」

  「为什么?」

  「因为你觉得我管太多,你若当模特儿,我就鞭长莫及管不到了。」可惜独家家族事业并未囊括时尚,为了她,他差点就成立模特儿经纪公司。

  她不晓得从小到大,即使他紧守在她身边,仍会不时担心他一个不注意,她就会被别的男人拐走,毕竟她是他死皮赖脸,好不容易才追上的,她所在的时尚圈子,厚脸皮的男人多得是,倘若哪天她遇到和他同样死皮赖脸的男人,她会不会改变心意?

  千千粉嫩嫩的唇角勾起迷人的弧度,揶揄,「原来你早有前科,你还好意思怪我溜出医院。」

  想来这男人的控制欲从以前就强到不行。

  小狼爽朗咧嘴一笑,大方接受她的嘲弄。

  「你知不知道这就像拍皮球,当你拍得愈用力,反弹就会愈大?」

  「你的意思是我若由着你,一切问题就没了?」

  「没错。」孺子可教也。

  「办不到。」他爽快拒绝。

  千千倒抽了口凉气,难以置信的扬高声,「所以我说的全都是浪费口舌?」

  「答对了。」

  「你到底是从哪来食古不化的野人,你难道不晓得现代女性拥有自我意识?」

  「我的想法确实比较传统,我会竭尽所能照顾我的女人,只要她快乐,我就会感到满足。」

  他的坦白,他的真诚,撩动她。

  「我的家族很传统,当我们认定命中注定的那个女人时,就不会再改变心意。」

  「我可以感觉得到你们家族感情很亲密。」每个到医院探望她的人,都将她当成亲妹妹一样关怀,他们比她更了解她的喜好,为她带来许多礼物,打从心里疼爱她,她不能说不感动。

  「我们只要谁有难,其他人一定会出手协助,不过我们也是爱打爱闹的一群,等你恢复记忆,就会明白你早就是我们的一分子。」

  千千叹了口气,「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再谈我的记忆?」

  他的指尖抚向她蹙紧的眉心,跟着叹了口气,他不能将她逼得太紧,不然她很可能又会像今天一样,自他的眼皮底下开溜。

  她蹙眉伸手摸他的额,「你是不是发烧了?」

  「我?没有呀。」

  她一手摸他的额,一手摸自己的,再次确认温度,「你的反应太迟钝了,你的额头烫得可以煎蛋,该去医院接受照顾的人是你才对。」

  担心他会烧坏脑袋,她拉着他,急着赶回医院。

  她的关心,她的焦急,他全感受到了,他噙着好温柔,好缠绵的笑容,「我的体温向来比平常人高。」

  这是狼人的特性之一,只是她忘了。

  他由着她牵他走,这感觉很不赖。

  千千拖着他,行色匆匆,「但未免高得离谱,我认为你真的在发烧,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万一他突然倒下,她可没办法扛着他就医。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不会不舒服。」他的话里带着浓浓爱意。

  她的唇角先是浮现微笑,随即又敛住,佯装不欣赏他的爱语,「你果然病得厉害。」

  闻言,小狼朗声大笑,「你说的没错,小时候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时,我就深深为你疯狂,我的饥饿,唯有你能填满。」

  他的话带有暧昧暗示,他的荤素不忌使她羞红小脸,「你……真的是……」

  「超诚实。」她羞怯的模样,逗得他心痒痒。

  他那得意的坏笑,使她松开他的手,不想理睬他,偏偏向前走了三步,对发烧的他放不下心,又转回来。

  小狼双手盘胸,偏头瞅看酡红小脸的小女人,由衷赞叹,「不论我怎么看你,都觉得你美得不可思议。」

  他很清楚自己有多幸运,才会在她念幼儿园时认识她,然后趁她什么都不懂时,将她手到擒来。

  「你究竟是要赞美我,还是要去医院?」她忍着,不孩子气的跺脚。

  「去医院。」这回改换他牵起她的手,与她十指紧紧交扣。

  之前和他几次接触,她只是觉得他特别火热,现下才发现他的体温不太正常,他不会是成天盯着她,盯到发烧吧?

  千千凝望他的侧脸,脑海赫然浮现他全身覆满灰黑色毛发,悠然畅快于山林中奔驰,树林,草丛,岩石飞快掠过,她仿佛还可以听见他爽朗大笑,有着长长耳朵与尖锐獠牙的他,回头笑望着她。

  她,由他背负,笑颜灿灿。

  画面一闪而逝,她脸色苍白,惊愕的猛眨眼。

  「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她突然停下脚步,脸色苍白,小狼担心的将她沁着冷汗的小手贴向脸颊。

  她用力甩头,苦恼道:「我好像产生幻觉。」

  「幻觉?什么样的幻觉?」

  「我……」千千本想告诉他,又觉得太过荒诞,毕竟他怎么可能会是兽。

  「一定是我在医院躺久了,才会出现莫名其妙的幻觉,我跟你说真的,我不想再整天无所事事躺在病床上,再多的鲜花都满足不了我对新鲜空气的渴求。」一想到要再躺回病床,她就呼吸困难。

  小狼定定看着她,感受到她对医院有多抗拒,他不懂她为何要隐瞒幻觉的内容,但他若是硬逼她,只会惹来更多不满,他要做的是将她拉近,而非推开她。

  他也清楚,她的记忆若要恢复,不是非得待在医院,只是事情只要关于她,他就很容易紧张兮兮。

  「你怎么说?」

  如果他硬押她回医院,她恐怕会再次偷溜,今天公司接下好莱坞明星来台宣传电影的工作,另外之前也接下国内已卸任重要政治人物的保全工作,再加上一名国际巨星来台的演唱会保全工作,目前全公司上下,每个人都恨不得有三头六臂,大家极需他坐镇指挥,他不能将所有工作丢给罗杰他们处理。

  结论就是,他该死的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守着她,不过他已开始思考带她上班这个主意,或许可行……

  当然他得说服她心甘情愿陪他上班,否则又会发生他到处逮人的事件。

  「好,我们回家。」他退一步,选择妥协。

  他的让步,让她扬起美丽笑靥,「我们该先去看医生,再回家。」

  绝美的笑靥,夺走他的呼吸,体内的兽被她驯服,想要傻乎乎对她露出肚皮,让她搔痒。

  她不晓得,他和体内的兽,为她有多疯狂痴迷。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