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狂野小野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狂野小野狼目录  下一页

狂野小野狼 第2章(1) 作者:沈韦

  心爱的千千头部受到重击,失去记忆,再也不记得他了。

  小狼不晓得是不是该为此痛哭流涕,因为她不仅忘了他,连同她爸妈,所有人都忘得干干净净,她宛如初生的婴儿,茫然面对世界。

  他安排她住进头等病房,对于她的抗拒,对于医护人员的劝阻皆充耳不闻,没有人可以将他赶离她身边,除非他死!

  他寸步不离守在病房,和她大眼瞪小眼,至于Mike和摄影小组则让他安排到其他病房,他不需要Mike在旁边喳呼。

  这个男人让她心烦意乱,有他在病房里盯着,她没办法好好睡。双手盘胸,对她紧盯不放的男人就像牢头,让她感觉像是落入陷阱的小动物,片刻都不敢放松。

  他一再追问是否真的不记得他,不记得任何人,让她备感压力,她茫然,她恐惧,为什么记忆会一片空白?医生说她的失忆应该只是暂时的,要她放轻松,兴许明天就会恢复记忆。

  无助的她哪有可能真的放松心情,她很担心万一永远都想不起来该怎么办?再则这名自称是她未婚夫的男人,对于她失去记忆很不高兴,他并没有对她恶声恶气,可是她能够从他盘起的双臂,烦躁的步伐判断他恶劣的情绪。

  她躺在病床上,看着他正和电话另一头的人说明她的情况。

  他是英俊好看的男人,浑身散发强烈的男性魅力,走在街上一定会吸引众多女人注意,偏偏她不知为何,总觉得他很危险,不能随意靠近,所以她跟他保持距离。

  她还记得,刚醒来见到他时,他穿着西装,领带则胡乱塞在西装裤口袋,现在他已换上黑色皮外套和合身牛仔裤,从头到尾他都寸步不离,但打了不少电话,于是便陆续有人来到医院,完成他的要求。

  「没有,她现在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小狼快疯了,她不该不记得他,不该当他是陌生人,小心防范。

  身为狼人,他的五感敏锐,可以透过嗅觉察觉她的恐惧,全世界她最不该害怕的是他。

  他很受伤,很愤怒,怒焰在体内熊熊燃烧,唇内的獠牙甚至要暴出咆狺,但他压抑着,唯恐忘了他是狼人的她,会受到更大惊吓。

  他不要她怕他,他要她,爱他。

  小狼郁闷的用手扒梳过凌乱的黑发,像只困兽在病房里踱步,「我知道我不能心急……」

  千千转头欣赏在床畔绽放,名为「白露塔斯」的白玫瑰,从她住进这间病房,一小时内,一束束绽放的白露塔斯便送进来,放眼所及皆是美丽的白玫瑰,花香冲淡了刺鼻的药水味。

  看着美丽的花朵,她紧绷的心情稍微获得妤解,她喜欢重瓣白玫瑰,这是他让她发现,一件关于她的事。

  她探起身,伸长手,想要自花瓶拿一朵白玫瑰嗅闻。

  一条结实的胳臂伸过来,替她抽出一朵白玫瑰,放进她的掌心。

  清亮冷淡的美眸对上炙烫热情的黑眸,时间仿佛就此停止,她的心不受控制,狠狠颤了下,随即眼眸低垂,刻意避开他过于火热的注视,盯着掌心已去了刺的白玫瑰,轻轻移至鼻前闻着花香。

  小狼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想要抚摸嫩颊的大掌在察觉她的僵硬时顿了下,才若无其事移开,「我知道,我会。」

  刚刚……他是不是想摸她?一想到这,她有些抗拒,但又莫名双颊发热,她不记得他,没办法接受他亲密的举动,偏又产生不该的渴望,着实矛盾。

  她躺在病床上,看着外头湛蓝的天空,眼皮沉重,想睡了。

  「好,有问题我会再跟你联络。」小狼讲电话的同时怕她冷着,替她将被子拉好。

  半垂的眼皮立刻睁开,她僵硬看着他的大掌靠近她的胸部,动也不敢动一下,深怕不小心会被他摸到。

  他帮她把被子拉到下巴,将她包得密密实实,收了电话,有力双臂架在她肩膀两侧,直勾勾盯着她,浓哑着声,「你很怕我?」

  他刻意形成的压迫,教她惊喘了声,他的过度靠近,令她软弱的想躲在棉被里,但她不容许自己表现出一丝害怕恐惧,她抿唇迎上他的眼,以最冷淡的表情说:「没有。」

  「说谎。」他听得见她失序狂乱的心跳,闻得到她的不知所措,他最不乐见的就是她怕他。

  「我没有。」她坚持否认到底。

  「你骗不了我。」他体内的怒焰蠢蠢欲动,无法接受她畏惧他,他的女人,从小到大从未怕过他,她有足够的能量和勇气与他抗衡,他疯狂的想要不顾一切狠狠占有她,让她重新回到他怀中。

  他看她的眼神太过狂热,那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她感到不安,可内心却同时异样骚动,她匆匆移开视线,「你走开。」

  「不。」她是他的,没有人能够命令他离开,包括她自己。

  「……我累了,想睡了。」她弓身缩成小虾米。

  「不可以。」他断然拒绝。

  她生气转头瞪他,「我不需要得到你的批准。」

  「你当然要。」他神情傲慢的倾身看着她,讨厌她过于苍白的脸色。

  这场爆炸使她受伤,耗损她不少体力,她明明可以好好睡一觉,偏偏她防着他,不敢睡沉,这令他非常挫败,以前她总是窝在他怀里安睡,他们就像两根汤匙亲密交迭,现下变成这样,让他很抓狂。

  他那颐指气使的口吻,使她气炸了,差点用手中的白玫瑰暴打他一顿。「我不归你管。」

  「我是你的未婚夫。」

  「我不记得了。」

  「不管你记不记得,你必须吃完饭才能睡觉。」小狼蛮横命令。

  千千将棉被拉到嘴巴,「我很饱,吃不下。」

  他浓眉向上一挑,邪恶的唇角向上一勾,不疾不徐的道:「既然如此,那我们睡觉。」

  他的笑容让她头皮发麻,她语气疑惑的上扬,「我们?」

  「对,你睡过去一点。」他准备爬上床。

  「你不可以跟我一起睡。」她吓坏了,用白玫瑰徒劳无功的挡在两人中间。

  小狼粗鲁的抽走白玫瑰,扔到桌上,一副打算霸王硬上弓的模样,「从以前到现在,我们一直都睡在同一张床上,没有我,你会睡不着。」

  千千超傻眼,很难想象她跟一个男人躺在床上的情景,太暧昧了,天晓得他会不会突然兽性大发。「你说谎,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睡得好。」

  「我们睡睡看,你就会知道我没骗你。」既然她不肯移动,他干脆帮她挪动位置。

  她压抑到口的惊呼,慌乱道:「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的未婚夫,但有何证据?戒指呢?」

  「戒指啊……」

  「对,没有订婚戒指,要我如何相信你?」她举起空无一物的手指,暗自佩服自己反应灵敏。

  「你因为工作关系,所以不方便戴戒指。」

  「也就是说,你提不出证据。」她冷冷一笑,双手抵着他的胸膛,施力推他。

  她的力道不过是螳臂挡车,小狼根本不当一回事,若无其事的伸手探向她的胸口。

  千千呆滞看着他的动作,他好大的狗胆,竟敢袭胸!她气得横眉竖目,抬手就要赏他耳光。

  她不晓得他是怎么办到的,当她发现时,他的动作快如闪电,已轻松压制她的双手,揶揄,「差点忘记你有多凶悍。」

  「放开我!」

  她的挣扎抗拒,使他体内急呼占有的兽疯狂咆哮,他极力控制亟欲伸出的爪子,獠牙已悄悄在唇间伸长,他没有抬头,而是掩饰的低头,用他的牙,粗鲁中但不失温柔扯开她的衣服。

  千千吓得吞下到口的尖叫,全身僵硬如石,紧接着感觉到他的唇吻触到她胸间的沟壑时,不禁死命挣扎,「你这个不要脸的大色狼,我命令你快点放开我,不然我要叫人了。」

  他的笑声中带着浓浓的不爽,悄悄收起会吓着她的獠牙,咬起她胸前的项链,抬头。

  看来她的疾言厉色达到吓阻。千千喘着气,怒目抬起脚,想要让他当场变成太监。

  小狼又早一步察觉她的意图,结实体魄猛地压下,制止她的意图。

  「哦。」她惊呼一声,胸腔里的空气被挤了出来,正当她要怒斥时,发现咬在他白森森牙间泛着银光的白金项链,最吸引她注意的是正在晃动的狼头坠子,她错愕哑然,竟没发现脖子上戴着项链。

  小狼眸色转为深幽,他的舌尖当着她的面,情色的穿刺戒指。

  她惊喘一声,难以置信瞪大双眼,他竟敢暗示她……她的脸害羞涨红,娇躯不由自主发热,口干舌燥。

  他那火烫的视线如影随形追逐她,他的舌尖对着戒指展现其灵活,啄吻声刺激她的感官。

  她的脸红得发烫,颤抖着伸手抢戒指,「别这样。」

  他整个人压着她,她的衣服被他撩高,露出胸部,她的下半身则明显感受到他的坚硬硕大,她不敢乱动,也不敢看他。

  「别怎样?」他的嗓音因狂燃的欲望变得低沉沙哑。

  「你不要压着我。」

  「我觉得这姿势挺舒服,我们就这样睡吧。」

  「如果医生跟护理师进来看见怎么办?」

  「看见就看见,我不介意。」

  「我很介意,我可不像你厚脸皮。」

  他似笑非笑的哼了哼,没有起来的意思。

  「我不想睡了,你快点起来。」她推着像座大山的男人。

  「你的意思是要起来吃饭?」

  「对。」

  得逞的小狼爽快翻身下床,取下她的戒指,拉起她的手,直视她的眼,把戒指缓缓套进她左手无名指,「你工作时,若是没有影响,通常会把我们的订婚戒指变成项链戴上。」

  千千屏气凝神的看着他缓慢为她戴上戒指,这一刻竟令她感到神圣,不想抗拒。她看着他的无名指也戴着相同但比较粗犷的戒指,两只白金戒指散发相同光彩,「这戒指的样式很不一般。」

  「你不是丧失记忆,怎会晓得很不一般?」

  「我丧失记忆,并不表示就变成傻瓜,一般的订婚戒指不会以狼头为主。」

  「因为我是狼,你爱我。」他双眸熠熠闪耀,说得煞有介事,观察她的反应。

  千千不当一回事,轻哼了声,「真不晓得我怎么会跟你订婚。」

  这个男人太狂妄,太……难以预测,应该不会是她的菜,偏偏她竟与他订婚,是鬼迷了心窍吗?

  饶是听他这么说,她也没有一丝回复记忆的迹象,令他感到失望。

  「因为你知道全世界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他的爱语真诚,不带戏论。

  他让她呐呐的说不出话,和他交手,她不是面红耳赤,就是节节败退,她不晓得以前的她和他是如何相处,只知眼前的他散发危险魅力,让她既想逃避,又想投入他怀里。

  是否从前她抗拒不了他邪邪坏坏的魅力,受到男色所诱,才会和他在一起?

  「你开心得脸红了。」小狼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红扑扑的脸蛋。

  她迷人得让他想要亲她,他只要一碰到她,就会因渴望而动情,完全的兽性。小时候还不懂情欲时,见到她总是会涌现可怕的饥饿感,唯有她的微笑,她的靠近,才能稍稍纡解他的空虚。

  他和体内的兽,极需她喂养。

  粗糙大掌带着强劲电流,让千千的脸颊更为嫣红,耳朵也有如灼烧般火热,她羞赧的缩了下肩,顾左右而言他,「我饿了。」

  「我也饿了,好饿……好饿……」他牢牢盯着她,烈焰般的眼神说明,他想吃了她。

  他的眼神会让人着火,熊熊火焰在她体内闷烧,折磨。

  她不知所措,咬唇。

  她那好可怜好可怜的模样,惹来他动情叹息,撩起她的发塞至耳后,「别躲我,全世界我最不可能伤害的人就是你。」

  他的话如同魔咒,令她心荡神驰,却也感受到束缚。她不晓得该如何面对眼前她毫无记忆的未婚夫,更别提要开心的投入他怀中,她选择眼眉低敛,闷不吭声。

  小狼叹了口气,怎会忘了她脾气拗,不想说话时就会变成闷葫芦。

  「再等一下,你就可以吃到热腾腾的干贝粥。」他宠爱的摸摸她的头,他没办法不碰她。

  「干贝粥?」没胃口的她,听见干贝粥三个字,突然有胃口了。

  「对,我请了一名华裔的大婶熬了干贝粥。」以往她没胃口时,他都会请朔哥餐厅的大厨熬她喜欢的干贝粥。

  千千用晶亮澄澈的眼眸盯着他,她想他了解她,远比她以为的还要来得深,「我们……交往多久了?」

  「二十年。」

  「什么?!怎么可能交往那么久?」

  他笑咧嘴,算给她听,「我和你从幼儿园就认识,然后开始交往,直到现在,我们二十五岁,所以我没算错。」

  「哪有人早熟到从幼儿园就开始交往?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我们一见钟情,打铁当然要趁热。」

  她连连摇头,「不可能,这真的太离谱了。」

  「事实的真相正是如此。」小狼说得脸不红气不喘,没说的是,他是如何死缠烂打,才让她变成女友。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事实,但二十年时间可不短,我们总会有想法改变的时候。」

  她和他有许多差异,竟然在一起二十年,光想,她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啧声摇头,「千千,你不了解我们的感情有多深厚,没有人能介入我们。」没说的是,他也不容许有人介入。

  他说得理所当然,她听来却只觉夸张,但见他黑眸闪烁耀眼光芒,教她怀疑事实不像他说的那样。

  「你怀疑我?」他感觉到由她身上散发出的怀疑气息,满脸受伤。

  「对。」

  「……我好伤心。」小狼捧心,将脸靠近她的肩窝。

  她立即往后一退,拉开距离。

  小狼一僵,这回真的受伤了,帅脸难受的扭曲,但当他一抬起来时,又是嘻皮笑脸,举起右手道:「我保证绝对没说谎,我有证据。」

  「证据?」

  他拿起手机,秀出两人十指交扣亲吻的桌面。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