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狂野小野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狂野小野狼目录  下一页

狂野小野狼 第1章(2) 作者:沈韦

  土耳其,伊斯坦堡。

  医院的急诊室送进一堆伤患,伤势严重者被推进手术室,紧急动刀,伤势较轻的则在病床上痛苦呻吟。

  发生在伊斯坦堡的人肉炸弹攻击引起国际关注,目前已有几个恐怖组织抢着声明是他们所为,各国领袖同声谴责恐怖分子的暴行。

  刺鼻的药水味,痛苦的哀号,再加上救护车来回发出的鸣笛声,皆令人头皮发麻。

  左千鹤被卷入黑色漩涡,她奋力挣扎,却愈陷愈深,惊魂未定的她抬高双臂呼救。

  黑暗中,猛地出现一双亮黄兽眸,直勾勾盯着她,看得她毛骨悚然,尖锐的兽爪穿透黑雾朝她伸来。

  它要吃她?救她?

  巨大的兽身逐渐显现,她惊愕得瞠目结舌,当它张嘴时,足以将她撕碎的獠牙立现,她放声尖叫,「走开,不要靠近我!」

  「嘘,你在作恶梦,没事了,你已经安全了。」护理师听见她的尖叫,冲到床边安抚。

  左千鹤惊恐的在床上翻来覆去,扯动到点滴,左手背针头插入的地方开始渗血。

  仍困在恶梦中的她发现不知名的兽碰触她的左手,受到更大惊吓,叫得更加惊恐无助。

  「可怜的女孩吓坏了。」护理师没办法,急呼医生。

  她在病床上拼命挣扎,想要逃离即将吃掉她的兽。

  和她一起被送进医院的Mike躺在隔壁床,手脚都包着纱布并高高吊起,他困难的转动头部,心疼的喊道:「Chizuru,我们已经在医院,再也没有人会伤害你,你不用害怕。」

  爆炸发生时,背对着蓝色清真寺的Mike首当其冲,被飞来的摊子砸个正着,他压着Chizuru倒下,使她头部受到撞击而昏迷,幸运的是,他们与摄影小组离爆炸地点有一段距离,否则他们肯定会小命不保。

  许是他身强体壮,所以很快清醒,但Chizuru已昏迷一天仍未清醒,这让他很担心。

  谁来救她?谁快点来救她逃离可怕的兽?

  她怕得全身发抖,痛苦呜咽。

  当独浚烺飞越隔离他们的海洋,风尘仆仆的赶到医院急诊室,准备在众多气味里,寻找专属她最独一无二的气息时,教他心神俱裂的尖叫声传进耳朵里,他行色匆匆,准确无误的在最里面的角落找到她。

  他看见护理师和医生压着她,她紧闭的眼瞳挂着泪珠,头上缠着纱布,像破碎的娃娃发出呜咽,他的心疯狂剧痛。

  「千千。」他犹如一道闪电冲到床边,仗着结实的身躯,隔开医护人员,像疯狂的兽,危险低咆,「别碰她!」

  他突如其来的出现,吓了医护人员及Mike好大一跳,他们面面相觑,不知这名眼神狂乱的男子是谁。

  「我们不是要伤害她,而是想制止她伤害自己,你看,她陷在恶梦里,惊慌乱动扯开点滴。」医生敏锐察觉危险,举起双手做和平状。

  独浚烺嗅闻得到血的味道,她的血他一点都不陌生,每个月他都会闻到,今天,他细心呵护到大的她竟然受伤流血,这让他抓狂。

  「我们要帮助她。」护理师帮腔。

  医院警卫与警察发现不对劲,担心他是恐怖分子,小心翼翼围过来。

  独浚烺敏锐察觉他们的动作,试着深呼吸,平息体内狂乱的兽。他来是要守护千千,而不是使事情更糟,假如他被警方带走,谁来照顾他最心爱的小女人?

  慢慢的,体内张牙舞爪,亟欲暴冲的兽平静下来,纵然仍渴望张大口撕咬胆敢伤害她的恶徒,但已在控制中,他试着挤出微笑,「对不起,我是她的未婚夫,接到她受伤的消息,让我太过震惊,我很担心她会再次受到伤害。」

  大家听他这么一说,心想许多家属接获通知后,都有类似反应,便不再紧张兮兮。

  Mike听见他是Chizuru的未婚夫,错愕的瞪大双眼,他知道美女都会有男朋友,却没想到她竟然订婚了。

  「请问她现在情况如何?」独浚烺特意展现风度翩翩的一面。

  自从得知千千卷入恐怖攻击,他打电话又一直找不到人,便透过各种管道紧急寻找她的下落,在登机前得知她受伤被送进医院,详细的情况则不清楚。在飞机上,他极力保持镇定,透过卫星电话打给土耳其的台湾办事处请求协助,可他们一团混乱,毕竟有不少台湾观光客在土耳其,他们必须确认大家的情况。

  他再透过关系请在土耳其的友人帮忙,可没多久又听说车站发生爆炸,所有人如惊弓之鸟,电话占线无法打通,在飞机上备受煎熬的他,只求能以最快速度赶到她身边,让她不再惊恐害怕。

  这段时光,是他有生以来所经历最漫长,最可怕的,无法马上亲眼确定她的安危,他才赫然发现,他没自以为的无所不能。

  是狼人又如何?力大如牛又如何?到了紧要关头,他还不是无法生出一对翅膀,马上飞到她身边。

  他恨极自己的无能为力,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让她远离视线。

  头发花白的医生翻阅病历,对他说明情况,「她的头部受伤,伤势并不严重,只是目前仍未清醒,她受到严重惊吓,恐怕会有创伤症候群,需要多加留意,配合心理医师治疗。」

  「救我……呜……」她的头无助摆动,痛苦求助。

  独浚烺见她娇弱无助的躺在病床上,他的心更加破碎,紧握住她冰凉的小手,于指关节印上轻吻,低哑着声,「千千,别怕,我来了,我就在你身边,你睁开眼看看我。」

  深情的低哑,穿透黑暗迷雾,神奇安抚了她的惊惶不安,她轻轻呼出一口气,慢慢平静下来。

  护理师见状,喜出望外,「她听见你的声音,知道你来了。」

  独浚烺很想爬上床,将她拥在怀中,无奈急诊室病床太小,容纳不下他们两个,他只能紧握住她的手,「千千,你真的听见了,对吧?你知道我就在你身边,再也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我的爱……」他柔情万千啄吻她的手指,不舍的指尖抚过她苍白的脸庞。

  一旁的护理师见到他深情的模样,发出羡慕叹息。

  不死心的Mike扬声,「你说你是Chizuru的未婚夫,有何证据?」

  独浚烺高傲睨着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的Mike,敏锐的从Mike身上嗅闻到忌妒的气味,这家伙胆敢喜欢他的千千,他那高傲的浓眉向上一挑,「你是?」

  「我是和Chizuru合作的模特儿,我叫Mike。」

  他状似有礼的伸手要和Mike交握,随即摆出恍然大悟,似笑非笑的道:「我姓独,叫独浚烺。抱歉,我忘了你双手受伤。」

  受伤而动弹不得的Mike可笑不出来,不过身为男性的竞争心理,让他不甘示弱,「没关系,这只是一点小伤,更何况我是替Chizuru挡下绝大多数的伤害,她没事,我就放心了。」

  Mike摆明了在跟他炫耀,他很想打掉Mike脸上的沾沾自喜,可也很清楚若非是Mike,恐怕千千会伤得更重。「谢了,你的医疗费我会全权负责。」

  Mike不爽的撇嘴,「我没听说Chizuru有未婚夫,也没见她戴戒指,加上她现在又陷入昏迷,我不是对你有意见,但是身为Chizuru的朋友,我必须帮她过滤不良分子才行。」

  哼,他看这个姓独的就是不顺眼。他自认身为模特儿,长相当然是万中选一,身材也好得让人大流口水,结果遇上姓独的,他竟然输了,这让他很不是滋味。

  朋友?嗤,千千有哪些朋友,他太清楚了,不过他也没纠正Mike,迳自拿出手机,秀出桌面。

  Mike张大眼仔细看,双眼瞬间瞪凸,姓独的手机桌面是一张Chizuru与他互相凝视,亲密接吻,两人十指交扣的双手特别清晰,秀出显然成对,以狼头为主的白金订婚戒指。

  「你还有疑问?」

  「合成照?」Mike抱着期待。

  独浚烺没好气瞪他,决定充耳不闻,目前最重要的是千千,其他人就随便吧。急诊室太吵杂了,进进出出的人太多了,他可舍不得再让千千继续待在这里,打电话透过关系要病房,如果可以,他更想带她回台湾,让她住进昶哥家的医院,接受最好的治疗。

  「嘿,你怎么自顾自打电话不理我?是合成照对吧?」

  有要事待办的独浚烺不理会Mike的叫嚣,迳自讲着电话,左手死死扣着左千鹤的手,不敢松开。

  「你不可以这么目中无人。」愈是得不到回应,Mike愈是不爽。

  独浚烺拨出空档说:「我正在帮你和摄影小组要病房。」

  「呃……谢谢。」发飙到一半还得道谢,让Mike觉得很窝囊。

  独浚烺朝他比了个把嘴巴拉上拉链的手势,继续讲电话。

  独特带有磁性的男性低嗓如同温暖的潮水拍击她的心房,温柔的抚慰,让她有说不出的舒服,因痛楚而紧蹙的眉心舒展开来,困住她的重重黑色迷雾逐渐散开,一道灿烂金阳引领她向前。

  左千鹤抬起沉重的双腿,在幽暗中追逐光明,她一步又一步,艰困踩踏,一步接一步,朝那吸引她的嗓音走去。

  她好喜欢这道带给她安全感的声音,她想要一直沉醉其中。

  拥有这道嗓音的究竟是怎样的人?她想要看看他。「是谁……」

  电话讲到一半的独浚烺听见她的呓语,停下来,留意她的状况,她的眉心不再紧皱,不再痛了?他拉起她冰凉的小手贴在颊边,企图用他比一般人还高的体温温暖她。

  「昶哥,我找到千千了,她头部受到撞击,目前还在昏迷,如果情况允许,我想安排她坐医疗专机回台湾。」独浚烺简单交代她的情况。他很清楚,唯有冷静下来,才会对千千有所帮助。

  同样提着一颗心的昶哥立刻交代,「跟土耳其的医院要她的病历先传回台湾,我让院里的医生评估她的状况。」

  「好。」

  「是谁……」左千鹤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

  「是我,千千。」独浚烺移开手机,「你要不要听昶哥说话?」

  远在台湾的昶哥加入呼唤行列,「千千,我是昶哥,你有没有听见?」

  又多了一道男性嗓音,她追得更急了,再跟她多说一点,她追得辛苦疲累,但光亮愈来愈强,愈来愈强,眼看她就要追到了。

  独浚烺拿回手机,对着另一头的昶哥沮丧道:「她还是陷于昏迷。」

  悄悄的,与他交握的小手,反握住他的。

  独浚烺的心房狠狠震荡,屏气凝神,紧盯着她。

  她那紧闭的眼皮微微颤动,他握紧与她交握的手,期待的呼唤,「千千……」

  沉重的眼皮又困难动了下,她的眉心再次紧皱。

  此刻,独浚烺连动都不敢,甚至忘了昶哥还在电话另一头。

  她努力撑开沉重的眼皮,迎向刺眼的光亮,疲惫的睁开眼后,又难受的合上。

  「千千,你醒了?」独浚烺激动不已。

  这是她一直追逐渴求的声音,她强迫自己再撑开眼皮,眼皮一撑开,即见一张俊朗的年轻男人脸孔,他神色焦急的对她微笑,「千千,你真的醒了。」

  她茫然对上他的眼,怔怔看了好半晌。

  独浚烺喜出望外的将她用力拥进怀里,帅脸埋在她的发心,「我会被你吓死,以后不许你再离开我视线一步。」

  左千鹤落入体温高热的男人怀里,惊惶不安的以双手抵着那堵结实的胸膛,「放开我。」

  哦,她的头,痛到像快要爆炸,她发生什么事了?

  医生和护理师见她转醒,全都松了口气,「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

  「我抱得太用力吗?」他只愿意稍微放轻力道,仍不舍让她离开怀里。

  她神情淡漠,试着将他推开,「你是谁?为什么对我动手动脚?」

  她的疑问,如同原子弹炸得独浚烺头昏眼花,喜悦没了,剩下的是难以置信的愤怒,「你……现在是在跟我开玩笑?」

  一旁的Mike听见她的问题,得意的哈了一声,「你还敢说是Chizuru的未婚夫,她根本就不认识你,我就知道照片是合成的,你快点放开她,不然我告你性骚扰!」

  六神无主的独浚烺想要一拳将Mike揍扁,他不许她将他推开,双手紧握住她的肩,低吼:「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他的怒目,他的低咆,让左千鹤惊喘了声,更加抗拒,「我不认识你,快点放开我,不然我要叫了。」

  独浚烺不晓得她遭受恐怖攻击,抑或是她不认得他,哪个对他的打击比较大,他只知道这是场祸不单行,不断延续的可怕恶梦。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