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狂野小野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狂野小野狼目录  下一页

狂野小野狼 第10章(2) 作者:沈韦

  「渴了?」他扭开矿泉水瓶盖,仰头喝了一口,不待她回答,便勾住她的腰,以嘴喂她。

  千千来不及反应,就着他的唇喝下他渡来的水,被他紧接着喂进来的舌勾缠。

  她娇声轻吟,深陷令她着迷的亲吻。

  「你这可恶的女人,还要折磨我多久?」欲求不满的男人挫败的发牢骚。

  「你是伤患……」

  他低吼一声,不轻不重咬了她的唇一下,「我就早好了,你心知肚明。」

  她惊呼一声,被他的坚硬撞击到她的柔软,若非此刻他们两个都衣着整齐,她相信他已狠狠要了她,她被他吻得意乱情迷,差点举双手投降。

  强悍的男人丢下矿泉水,大掌灵活的扯下她的吊带。

  千千察觉不对劲,急忙按住他的手,气喘吁吁阻止,「不可以。」

  小狼再次挫败的把头抵着她的肩,「我早晚会因为你的拒绝,轰的一声爆炸。」

  「你太夸张了。」她失笑,试着平息体内因他而起的火焰。

  「一点都不夸张,你等着看,等一下我就会咻——砰,爆炸。」亏他以前老觉得自己很幸福,心爱的小女人就在身边,让他时时看得到,亲得到,可是这段日子,他苦尝可望不可得的折磨,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笑得意气风发,闷啊!

  「你又不是烟火,还咻砰。」

  「我会因你成为天边最灿烂的火花。」他的脸在她肩窝磨着,蹭着,热烫的唇不安分的啄吻了下美丽的颈侧。

  灼热绵密的亲吻,让敏感的颈侧发痒,千千忍不住瑟缩了肩,往他怀里钻,咯咯笑出声。

  「我都要变成火花了,你还笑得这么开心。」他磨啊磨,逗啊逗,逗出更多勾惹他灵魂的娇笑。

  她笑睨扮小可怜的男人,「别难过,就算你变成火花,也会是最灿烂耀眼的那一个。」思绪突然绕到令她担忧的事上,唇角笑容凝结,「那晚莉兹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事发当晚莉兹便搭机离开,照常举办世界巡回演唱会,像是没事发生过一样。

  感受到她的忧虑,小狼不再跟她开玩笑,牵着她的手,坐在花丛间。「莉兹她眼里向来只有自己,凡是对她有利的,她绝不会错过机会,当晚她的第一反应却是火速逃离台湾。

  「疯狂男子因她起了杀机,她置你的安危不顾,她脸皮厚,有公主病,可也不喜欢媒体不断讨论这件事,假如她真的看见我,绝不会错过这个能够转移媒体焦点的大好机会,明明那个疯狂男人说他遇到怪物,可是记者在新加坡访问她时,她的回应却是:那男人疯了,是反社会主义分子,最好让他与世隔离。」

  「所以你推测她没发现你的与众不同。」

  「没错,况且我也派人在她身边留意,探口风,发现当晚她只顾她自己,根本不在乎其他事,台湾警方请她协助调查,她却是让经纪人和茱莉出来挡,她就是这样的人。」说穿了,莉兹就是自私,但这对他算是好事,他不必想该如何让莉兹闭嘴。

  「幸好除了配合警方调查外,没人来追问我那晚的事。」当然她在警方面前没泄漏小狼的秘密,只说那疯狂男人对莉兹不断叫嚣,朝她开枪,多亏小狼及时赶到救了她。

  「你也算是名人,不是没记者想访问你,而是全被你的经纪人挡下了。」

  「我的经纪人?谁?」原来她有经纪人,她竟然都不晓得。

  「昶哥。」

  「啊?」

  「他暂时充当,他的臭脸与不耐烦天下无敌,加上高大的体格与随时都像想揍人的模样,让记者见了却步,也就不敢来烦你。」小狼笑嘻嘻的说,真觉得推出昶哥是绝妙好主意。

  「改天我得好好谢谢昶哥的帮忙。」

  小狼耸了下肩,「昶哥把你当亲妹妹疼爱。」

  「我知道大家都对我很好。」

  「我呢?你觉得我对你如何?」小狼忍不住吃起哥哥们的醋,抓握住她的手,要她给个答案。

  千千看着敞开双腿,将她纳入怀中的男人,「你啊……」

  小狼屏息等待。

  「你喜欢欺负我,我失忆以前就这样吗?」她故意逗他。

  他的表情瞬间像是吞了颗大石头,「我欺负你?」

  「你是喜欢欺负我。」

  「什么时候?」

  「多到数不清了。」

  「比如?」他觉得好冤啊。

  「你明明就异于常人,还故意骗我打赌,害我兵败如山倒。」幸好她不是赌性坚强的人,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罪证确凿!小狼摸摸鼻子,笑得好无辜,「就那么一次。」

  「我怀疑你是累犯。」她再也不会上当了。

  眼见唬不了她,他干脆耍赖,倾身用力啾她一下,「谁要你这么可爱。」

  他就是标准的喜欢她,就会狠狠欺负,把人家弄哭了之后,又会懊悔得要命的臭男生。

  千千鼓起双颊瞪他,被他的理直气壮打败。

  「你真的好可爱。」他热血沸腾再啾一下。

  他的无赖,他的赞美,使她的心暖融融,眼底漾满笑意。

  美眸漾满晶灿光彩,看得小狼心痒痒,再热情的啾一下,低浓着声,「可爱极了。」

  一再亲吻心爱的小女人,让小狼笑颜灿灿,恨不得每天每天都这样亲她,抱她,哄她,宠她。

  备受宠爱的千千看着将她宠到骨子里的男人,他是人是兽,他的感情纯粹真诚,她对他亦是心心念念,这世间有不少人明明是人,却做出比兽更可怕残酷的事,那样的人才该真正恐惧害怕。

  「如果我一辈子都没办法恢复记忆怎么办?」

  「没关系,因为你已经重新爱上我。」

  「你这么自信?」

  「当我靠近你时,我可以听得见你狂颤的心跳;当我亲吻你时,我可以闻得到你动情的芬芳;当我爱你的时候……」

  千千愈听愈羞,急忙捂住他的嘴,以免他说出更教她羞赧的话。「好了,不要再说了。」

  「为什么?」他拉开她的手,舌尖挑逗的在她掌心里画圈,又故意欺负她了。

  她轻喘,双颊绯红,心脏酥麻,电流一波接一波,直通四肢百骸。

  「啊,是了,我最心爱的小女人容易害羞。」他欺负她欺负上瘾了,故意压低声音,「所以我只能做,不能说。」

  他爱死了她的心因他失序跃动,爱死了她没有排斥他,在意他的一举一动,爱死了逗得她脸红心跳,更爱死了让她的眼里心里都充满他的身影。

  大掌微微施力一拉,整个人顺势往后倒,让她趴在他身上。

  她冷不防趴在他身上,望进他燃烧着热情的双眸,「你……」

  「你想做什么?」他坏坏抢白。

  「明明就是你……」

  「宝贝老婆想念我美好强健的体魄,尽管直说,我很乐意配合,你不必使强的。」他邪恶的朝她眨眼。

  「呃?明明……」这个男人未免太会颠倒是非了。

  他又抢白,拉住她的小手贴在他结实的胸膛,「来吧!」

  她娇嗔轻斥,「你真的很坏。」

  他邪笑喊冤,「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坏的是你,我才是那个被你压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人。」

  ……

  她那滑腻的小手解放火热昂挺的束缚,如同得到新玩具的小女孩,好奇把玩,她犹豫的伸舌舔过干燥的唇瓣。

  小狼见状,瞬间变得更加火热坚硬。

  如此生猛热辣,教她既紧张又期待。

  「我会被你逼疯。」

  「你……不喜欢?」他的表情融合欢愉与痛苦,让她不由担心是否太用力了。

  他的嗓音充满情/欲,「我爱死了。」

  千千笑了,缓缓低下头,粉嫩嫩的小嘴靠近他的火热坚硬。

  小狼在这一刻,因热切的期待而难以呼吸。

  她没有吻上他最渴望的部位,反而迅速跳起来,转身跑向屋子,快乐的宣布,「骗到你了——」

  期待落空,小狼愕然,猛地坐起身,看着恶作剧得逞的小女人急着逃离犯罪现场,欲求不满的男人低吼,翻身跃起。

  哦喔,不妙!他的反应竟比她预期得还要快。千千转头看双眼转黄的男人,跑得更急了,她若被他逮到,可想而知一定会被这样又那样,那样又这样。

  她忙着与他玩追逐战,顾后不顾前。「我才不会让你抓到!」

  哼!她要比他早一步逃进屋内,锁上门,好好捉弄他一番。

  「小心!」小狼大喝,高高跃起冲向她。

  小心什么?他?

  突地,咚一声,猛烈的剧痛传来,千千眼前一黑,虚软无力的往后倒。

  小狼冲到她身边时,已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看着她用力撞上门前的柱子,永远都等待拥抱她的双臂,竟只来得及接住她倒下的娇躯,心痛如绞。

  「千千!」男人与兽同时心痛咆哮。

  眼冒金星,头痛欲裂,她昏了多久?

  阵阵痛楚折磨千千的脑袋,她痛得蹙拧眉心,小手紧抓着男人的上衣。

  「千千,你别怕,我马上送你到医院。」小狼急坏了,一手抱着她,另一手狼狈的拉扯被她解下的裤子,「该死!」

  他一心急,锐利的爪子便探出来,别说穿裤子,根本就是在破坏裤子。

  千千尚未完全转醒,便听见小狼不快的咒骂,他的不悦还带着担心,是在担心谁?

  她勉强睁开眼,又因疼痛闭上,将脸枕在他的肩窝,低喃,「小狼,不要动,你一动,我的头就好痛。」

  听见她清醒的喃语,小狼马上不敢动,颤抖着手,抚着她有着明显肿包的额际,「忍一忍,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千千强忍着疼痛,再次睁开眼看心急如焚,总是将她捧在手掌心呵护的男人,她伸手抚摸他焦急的脸,「我想起来了。」

  「什么?」

  「全都想起来了。」

  「什么?」他像只傻鸟,只能呆呆的不断重复。

  「我记得转进幼儿园头一天遇到你,以及后来和你打架的情形。」

  「你真的想起来了?」

  「对,我还记得……」她唇角含笑。

  「记得什么?」

  「我们的第一次。」

  「……」小狼蓦地臊红脸。

  「我们两个明明都笨手笨脚,你却胡吹乱盖,羞不羞?」她故意取笑他,所有遗失的记忆,就像抽屉回到正确的位置放置。

  「你失去记忆,我当然要塑造无比神勇好形象,好让你重新爱上我。」他厚脸皮咧嘴一笑。

  她皱拧俏鼻,「你真的是……」

  「聪明伶俐。」他接得很顺。

  她受不了摇头,又引起头部一阵抽痛,痛苦的呻吟。

  小狼见了万般不舍,抱着她走向车库,「你能恢复记忆,我很高兴,但是你的头肿了个包,必须到医院做精密的检查,以免有后遗症。」

  千千把头靠在他的肩窝,蹙眉点头。

  「你会没事的。」小狼喃喃道,力求走得又快又平稳,以免又让她头疼。

  「小狼。」

  「又疼了?」他停下脚步,满脸关心。

  「你为什么把裤子撕破?」她越过他的肩膀,看见地上已成了碎片的长裤,当曝露狂不好吧?

  小狼脚步顿了顿,叹了口气,「我刚刚一时情急,想要穿上被你脱到一半的长裤,结果不小心就被爪子撕破了。」

  千千笑了,痛锁的眉心跟着舒展开来,「我们先进屋让你穿裤子,不然肯定吓坏人。」

  「不是吓坏人,是会引起别人的自卑感。」小狼轻松和她耍嘴皮。

  千千恢复记忆,知道他们是如何相遇相爱,真好。

  她再次笑出声,接着逸出幸福的叹息,「我是爱你的。」

  小狼一怔,不明白她为何会突然表白,又惊又喜全写在他俊帅的脸庞。

  「我知道你一直认为是你的死缠烂打,让我不得不选择你,但若不是真正的喜欢,我不会让你接近,碰触。」

  小狼的心脏激烈跳动,她的真心真意,随着倾诉的字句传达到他心里,他雀跃得想大声欢呼。

  「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我知道,所以我们在一起;我知道,所以就算我失去记忆,我的心,我的眼,仍旧离不开你;我知道,所以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她捧着他的脸,每说一句,便亲吻他的唇一下,笑得好幸福,好满足。

  小狼笑得意气风发,亲了亲她额际的肿包,柔声道:「这是当然,在我们相遇的那一天,我就知道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眉开眼笑的千千犹豫了下,缓缓开口,「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是什么?」要说有多爱他吗?快点说,不要害羞,不要迟疑,欢迎告诉全世界。

  「我……」

  小狼笑得双眼晶亮,盛满无限爱意。

  千千把心一横,说了,「我接了内衣广告。」

  「什么?!」爽朗的笑容瞬间冻结,沉浸在爱里的男人快要心脏病发。「你再说一次,我刚刚没有听清楚。」

  「我接了内衣广告。」她从善如流,字字清晰的再说一遍。

  他要昏了,光是想象她穿着性感内衣拍广告,让大家窥见她完美的胴体,他就想要抓狂。他的嘴角抽搐,脸色难看扭曲,「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去夜店那一晚。」她满脸无辜。

  小狼快吐血,那一晚她成了酒鬼,不仅被Mike热烈追求,还有其他不长眼的男人企图勾引,虽然后来他重新拥她入怀,但她竟在他没察觉时接下内衣广告,他果然片刻都不能掉以轻心。

  「我当时丧失记忆嘛。」

  「……」黑了脸的男人还是笑不出来。

  「而且我又在生你的气。」

  妈的!他真的是被莉兹害惨了。

  他好悲伤的将脸埋在她的肩窝,「你生我气可以打我、骂我,怎么可以接下内衣广告?我好伤心……」

  千千有些后悔那一晚太冲动,但是工作接了是事实,她不能现在反悔,带给厂商困扰。不过她没说出更重要的讯息,就是Mike会和她在广告里扮演热恋中的情侣,她想,这件事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我的打击太大,短时间内没办法复原。」

  「你真的受到很大的打击?」

  「对。」他的语气好可怜好可怜。

  「既然如此,你应该很颓丧,怎么还在亲我的脖子?」

  「我是在进行疗愈。」小狼说得理直气壮。

  「有这种疗愈方式?」

  「对,还有更棒的。」他一再啄吻她的脖子,直到心头的创伤比较平复后,他才抬头。

  「例如?」这男人的双眼太过闪耀,有问题。

  「嫁给我。」

  「啊?!」果然被她料中!

  「不管,你一定要好好补偿我,就这么说定了。」小狼霸道的拍板定案,不容拒绝热情的封住她的唇。

  至于她接下的内衣广告,除非踏过他的尸体,否则休想!

  千千被他霸道的亲吻吻得天旋地转,结婚?

  当然不,她才二十五岁,还想要多走走看看,不论是当模特儿或是画绘本,这两个注质截然不同的工作,她都不愿割舍,她想要从中获得成就感,自我肯定,何况他们两个现在也和结婚没两样,就差一张纸,至于她接的内衣广告,可想而知,他一定会从中阻挠,没关系,她会兵来将挡,就看谁技高一筹。

  重要的是,她会继续用绘画记录属于他们俩的故事。

  是人也好,是狼也罢。

  左千鹤不能没有独浚烺;独浚烺不能没有左千鹤。

  她爱他,他也爱她,这样就够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