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狂野小野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狂野小野狼目录  下一页

狂野小野狼 第10章(1) 作者:沈韦

  千千睡了一个既长且满足的好觉,她打从心里感到舒服且安全。

  她笑得好开心,蹭着热烫的抱枕,当感觉抱枕不够平整,便发出抗议,抡起小拳头捶平。

  熟悉的男性低沉嗓音响起,原来她的抱枕有性别,而且是男的,笑起来很好听的,会使她的心脏莫名震荡用力拍击,她喜欢。

  粉唇的笑意加深,又开心的以颊蹭了蹭。

  已经清醒的小狼充满爱意瞅着怀里睡得唏哩呼噜的小女人,对来巡房的医生说:「她累坏了。」

  「看起来确实如此。」医生怕吵醒睡着的美人,刻意放低音量。

  跟在医生后头的资深护理师跟小狼和千千也很熟,朝他竖起大拇指:好样的。

  小狼得意咧开嘴笑,抱着怀里的稀世珍宝。

  「你复原能力比一般人好,肩上的伤没什么问题,明天就能回去上班了。」医生检查过小狼的伤后宣布,然后眉心一皱,开始训话,「你们这几个臭小子懂不懂什么叫安分?三不五时不是这个打架受伤,就是那个被子弹击中,我虽然了解你们狂野不羁、好勇斗狠、不长大脑的本性,但是我很忙,还有其他病患需要照顾,所以别找我碴,OK?」医生毫不留情狠狠损他。

  独家这些男人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出了什么狗屁倒灶的问题,也由他一手医治抢救,每每见到他们受伤进到医院,不仅不懂得反省,还满脸桀骜不驯,就会让他很想罔顾医德,加重这群臭小子的伤,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

  小狼可怜兮兮的喊冤,「我们应该没那么蠢吧?」

  「是很蠢。」医生冷冷横了他一眼,拿病历拍了他的脑袋一记,「安分点,再受伤送进来,我就让你知道我的手术刀有多利。」

  「我已经知道了,你用手术刀将我肩上的子弹挖出来,真的好痛,我好怕啊。」小狼皮皮讨好卖乖。

  他的卖萌,让孩子已读大学的资深护理师买帐的笑略略,眨眼。

  「够了,你们两个别再眉目传情,你给我乖一点。」啪的一声,医生又用病历再打小狼一记警告,「好好照顾她,别又让她哭了。」

  「是。」

  「好男人不该让他的女人流泪。」资深护理师也警告。

  「我会努力让她每天都笑容满面。」小狼乖乖称是,誓言要让千千幸福。

  细微的谈话声,让千千悠悠转醒,赫然发现她以为的抱枕不是抱枕,而是男人的胸膛,她浑身一僵,紧接着发现现场有别人,也就是说,有第三者正盯着她窝在男人的怀里睡觉。

  天啊!她明明坐在床边,究竟是何时睡着的?睡着也就算了,为何会躺到别人的床上?

  而这别人,不用怀疑,光是感受到炙烫的胸膛与熟悉的男人味,就知道是小狼。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为何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她羞窘的想抱头呻吟,偏又怕被发现她已醒来,为免过于尴尬,她唯有装睡。

  她醒来时,小狼立刻发现了,瞧她连耳根子都红到不行,他忍笑没有说破,手臂下意识将害羞的小女人抱得更紧。

  医生眼尖发现他的小动作,挑挑眉,交代,「你好好休息。」

  「好。」

  于是心知肚明的医生和资深护理师便去巡下」间病房。

  千千悄悄睁开眼,偷瞄到医生和护理师离开,直到听见关上房门的声响,她这才松了口气,急急忙忙要自小狼的怀抱挣脱。

  「噢。」小狼皱眉喊痛。

  千千立刻停止动作,抬眼看着满脸痛苦的男人,好生歉疚道:「我弄痛你了?」

  小狼好可怜点头,又好委屈摇头,「我没关系,这点痛,我能忍。」话一说完,他的眉心又揪紧,仿佛难以承受。

  她见状,心下急了,忙着要跳下床,「伤口会不会被我弄裂了?我去叫护理师过来。」

  小狼偏是不让她走,单臂勾住她的腰,「护理师很忙,我们先这样,假如我真觉得不行,再请护理师过来。」

  开玩笑,真让千千去叫人,他就穿帮了。

  「可是……」

  「只要你在我怀里,我就会好很多。」他耍赖,硬是不让她走。

  这个男人一旦赖皮起来,就和小孩子没两样。

  千千啼笑皆非,既然他能够耍赖,就表示他的伤没有她以为的严重,她这才放心,不再急着找人。「你的伤……」

  「医生刚才说我差一点就挂了,你说是不是好可怕?」

  「有这么严重?」

  「就是这么严重。」

  「我真怕以后你若见不到我,该如何是好,只要一想到你,就会激起我的求生意志。」他说得铿锵有力,只差没大喊:爱能战胜一切!

  「可手术结束后,医生明明满脸轻松。」

  「那是他怕你担心。」

  好像哪里怪怪的,偏偏他说得煞有介事,让千千不知该不该相信。

  「真是这样?」

  「就是这样。」

  既然如此,她就信了他。

  「昨天你痛打那名疯狂男子时,看起来非常慓悍勇猛……」她修饰不提他变身时骇人的模样。

  小狼一怔,张大无辜黑眸,「其实我对打架不是很在行。」

  「这样还不在行?」他都把人打飞了。

  「那是因为那个男人太弱,我没你以为的强。」忘掉他当时的嗜血冷酷,快点忘掉,不然把他想得很弱也行,就是不要厌恶他。

  「你是保全公司的主管,怎么可能会不强,之前我也看过你两三下轻松解决莉兹的粉丝。」虽然她忘了以前的事,不过现在的事,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那也是因为那名粉丝太弱,跟你说一个秘密。」他放低声音,神秘兮兮。

  「什么秘密?」他即将跟她坦承他会变身了?

  「我的后台很硬,所以我才能成为主管。」

  千千瞪他,他扬着讨好的笑容,加强语气,「这是真的,我爸是老板,我当总经理,理所当然对吧?」

  「我看只有你能把这话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因为是事实。」小狼笑嘻嘻,一点都不害羞。

  这个男人是狡猾的狼,她不能受骗上当,被他糊弄过去。

  「你的秘密,不是这微不足道的小事。」她望进他的眼,要他诚实面对。

  小狼对上她的眼,伸手将她的长发撩开,露出漂亮的颈子,「你是指我从你进幼儿园第一天就爱上你这件事?」

  她白了他一眼,「不要顾左右而言他。」

  「那么是指……」

  她严厉瞪他。

  耍宝的男人郁闷的叹了口气,投降,正色道:「如你所见,那就是我,诡异却真实存在的另一个我。」

  「所以有时候我脑中会浮现你长出耳朵和尾巴,全都不是幻觉,而是以前的我再熟悉不过的画面。」其实经过昨晚已经全都证实了,她只是想亲耳听他说。

  她怔怔望着已和一般人无异的他,若非亲眼所见,她说什么都不会相信,他会变成另一个他。

  小狼也凝望着她,深深看着爱了好久的女人,害怕被她讨厌的痛苦,如针刺般折磨着他。

  她在他眼底看见迷惘的自己,清清楚楚,他眼里的左千鹤是个怎样的女人?他为何会喜欢她?

  「我眼里的左千鹤是天真、善良,一颦一笑都能牵动我灵魂的女人,问我为何会喜欢你?只能说打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告诉自己,你是我的,谁也不能把你抢走。我想,这是属于动物的直觉。大家都说我是独家男人最早熟的一个,我却说我是最幸运的那一个,因为我在懵懂无知的时候就遇见你。」

  千千惊讶掩唇,「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你听得见我心里的想法?」

  不会吧?!他是不是听过她赞叹他的俊美?是不是听过她渴望他的亲吻?是不是听过她吃醋时大发的牢骚?

  「别紧张,我听不到你心里的想法,是你自己说出来,却没发现。」

  她松了口气,倘若她心里在想什么,全被他知悉,那不仅很糗,也会让她没有安全感。

  幸好他听不见她内心的想法,她大大松了口气。

  小狼灼热的眼瞳锁定她,「我很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你呢?你的心里是否也有我?」

  千千一时语塞,她的心里当然有他,否则不会因为他受伤,担心的哭肿双眼,只是她心里也有变成兽的他,她不确定有没有办法将这两个他好好融合并接受。

  「你沉默了……」他感受到她的挣扎,帅脸顿时失望的失去光彩。「我果然很可怕。」

  他的沮丧显而易见,使她觉得好抱歉,双手捧住他的脸,急着安慰,「其实不是很可怕。」

  小狼可怜兮兮以如黑曜石般闪亮的眼瞳瞅着她,「不是很可怕,就是可怕。昂哥说的没错,我果然适合当没人要的流浪狗,你想弃养也是情有可原。」

  「一点都不可怕!而且谁说我要弃养?」他自艾自怜的说词,引发她无限想象,加深心里的罪恶感。

  「所以你不会让我在刮风下雨时流落街头?」小狼闪亮的双眸充满希望。

  「你有家,怎么可能会流落街头。」他是不是太夸张了?偏偏她忍不住想象他说的情景,深深觉得他这个头好壮壮的大男人不适合置身凄风苦雨的场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家是我们共同拥有的。」他纠正她,「你说了我不可怕,所以你若是反悔把我赶出去,我还是会痴痴守在门口,宝贝老婆,你不能让我变成流浪狗哦。」他装萌卖可怜,只要能让她不怕他,他会连哄带骗,以达目的。

  这个男人可以瞬间变成骇人的兽,也可以变成霸道的男人,更可以变成爱撒娇的小男孩,多样面貌,构成独一无二的独浚烺。

  「宝贝老婆,你沉默是表示永远都不会让我变成流浪狗对吗?」他想亲她,又怕她会抗拒,只好忍。

  她还怕他吗?他忐忑不安。

  「傻瓜,我无论怎么看,你都当不了流浪狗。」千千动手捏他的脸,不喜欢他没有自信。

  这表示她接纳他,不会再怕他了!

  他的心脏猛烈撞击,和体内的兽快乐跳跃,开心到想跳起来大声欢呼,不过他没忘他还在装重伤,是以安分的躺好。「所以,我的宝贝老婆,不论再怎么生我的气,都不会把我一脚踹出去,我真幸福。」

  「宝贝老婆?」

  「你是啊,别忘了我们的赌注。」

  「不是早过了期限。」

  「我因为工作的关系,没能每天和你见面,所以期限自动往后延。」

  「你……」

  「怎样?」

  「真是厚脸皮。」她摇头失笑,为他的厚颜,为他情意绵绵的呼唤,其实她并不讨厌「宝贝老婆」这四个字,听了羞怯之外,还夹杂欣喜。

  她的笑容,使小狼跟着灿笑,他讨好的以鼻尖努努她的鼻尖,她没有抗拒退缩,使他唇角的笑容大大咧开,「所以就只有你受得了我。」

  她受不了他的自豪,不秀气的翻了下白眼。

  「怎么办?」她的白眼太可爱,太娇俏,教他的心火热滚烫,嗓音带着诱人的沙哑。

  「什么怎么办?」

  「你迷人的让我想要一口把你吞下肚。」他那炙烫的眼眸充满热情。

  千千俏脸瞬间刷红,她太清楚他的眼神代表什么,更清楚抵着她腹部的坚硬是什么,「你受伤了,还这么不安分。」

  她害羞的想要自他怀中挣开,他马上皱眉唉唉叫,「你别动,你一动又加重我的伤。」

  「我又没扯到你的伤口。」话虽如此,她已不敢再乱动。

  「你一动,我也会跟着动,当然会扯痛。」

  「那我动,你不要动。」咦?她说这话,听起来是不是怪怪的?

  小狼放肆贼笑,想象力无限飞驰。

  看穿他心思的千千轻啐,「不许你胡思乱想。」

  他义正严词的纠正她,「我不是胡思乱想,是很认真的想。」

  「我真会被你的厚脸皮给打败。」她抡起拳头,很想赏不正经的男人一拳。

  小狼满脸受伤,「我受伤了,你还想对我家暴?」

  千千自觉像个恶棍,不好意思收起拳头,「我不是……」

  不是要揍他?偏偏她真的很想开打。

  「我好可怜,你这样对我,加重了我的伤……」小狼刻意抚着伤处。

  呃……他又开始夸张了,让她又好气又好笑。

  赖皮小狼提出要求,「你的声音具有疗愈效果,只要你叫我一声宝贝老公,我的伤就可以好得更快。」

  「我的声音真具有疗愈效果?」

  「当然。」

  「那么我叫你大笨蛋,也会具有相同效果。」

  失策的小狼瞬间垮下脸来,央求,「要不换成大帅哥如何?」

  「我想效果没那么好。」她甜甜一笑。

  他兴致冲冲的问:「你晓得哪一句效果最好吗?」

  「我爱你。」她想都没多想,直觉回答。

  「答对了,我的宝贝老婆好聪明,反应真快。」小狼笑意飞扬,用力啵她一下。

  当小狼吻她时,她没有任何排斥或不舒服,甚至是喜悦的,不过他真的很会抓紧时机打蛇随棍上。

  野兽的小狼,可爱的小狼,帅气的小狼,全都融合成完整的他,他的身体机能与一般人不同,但是他也和寻常男人一样,会让他的女人开心或生气。

  这个男人是她以前选择的男人,现在的她,则正和他十指交扣,唇角上扬美丽的弧度。

  她的笑容教小狼看痴了,再次用力连啵她好几下,手指勾缠着她的指,不许她松开。

  一个接一个用力的亲吻,吻出她愉悦的叹息,当她要挣开手,缠绕他的发时,便遭他紧紧抓住,这个男人就是这么霸道。

  他吮吻她的唇低喃,「片刻都不要离开我,好吗?」

  灼热的亲吻,使她的心酥麻,浑身发软,渴望更多碰触,她更加偎进他怀里。

  按捺不住情欲的小狼捧住她的臀,让她更深刻感受他勃发的情欲,热烫的唇转移阵地,含住她的耳垂挑逗。

  千千紧贴着他轻喘,小手抚向他的肩,猛地浑身一僵,惊慌道:「等、等一下。」

  「为什么要等?」美人在怀,情欲汹汹,他根本等不了。

  「你受伤了。」

  「我好了。」

  「你刚不是说医生说你伤势严重吗?」

  该死!他都忘了!

  他厚着脸皮说:「抱着你,我就好了。」

  「怎么可能?!」

  「这就是爱的力量。」

  太扯了!这个可恶的男人骗了她!什么伤势严重,差点挂了,他根本好得不得了!

  看来她不能忘了他不是一般男人。

  千千故意一脸担心的说:「不,我真心觉得你伤得很重,光靠爱的力量,无法让你马上痊愈,要让你康复的最好方法就是禁欲一个月。」

  小狼如受晴天霹雳,大喊:「什么?一个月?!」

  「太短?那么两个月好了,我希望你每天都能健健康康。」她微笑的加重刑期。

  「两个月?!」小狼捂着心脏,大受打击。

  「你可以办得到,加油!」这个男人需要好好教训,哼!

  说谎的小狼自食恶果,后悔莫及。

  一个星期后。

  种满白露塔斯的美丽花园里,穿着蓝色丹宁连身裤的千千把头发绑了个高马尾,蹲下来除草。

  尽管已是傍晚,但天气仍旧闷热,汗水一颗颗淌下。

  一只古铜色的手臂从后伸过来,将手中的大草帽戴在她头上,「虽然傍晚了,但还是要小心晒伤。」

  早就出院的小狼穿着蓝色丹宁长裤,加上陈旧的T恤,神情惬意的看着他的女人,才一个星期没碰她,他就快着火发疯。

  实在呕啊!他竟被自编的谎给困住,偏偏这个可恶的小女人,明明亲耳听见医生宣布他没事,仍持续装傻,当他伤势严重,在他毛手毛脚时,便一掌拍开,义正词严的要他好好休养。

  休养个鬼!他唯一需要的就是和她在床上滚到地老天荒,才不是独守空闺,为何出院后,他还要被赶到客房?他简直比窦娥还冤哪。

  千千让哀怨的男人帮她调整好草帽,完全不同情这个敢骗她的男人,甚至觉得他活该,他异于常人的体质使他隔天伤就好得差不多,医生是怎么说的?

  你就算翻十个跟头也没问题。

  她听到时,吃惊得下巴差点掉了,他竟然还好意思满脸无辜冲着她直笑,很好,既然他这么喜欢当楚楚可怜的伤患,她就让他可怜兮兮,是以对于他的求欢,她一律正色拒绝。

  不过不得不承认,她很贪恋他强而有力的拥抱,夜里睡觉时,总得自我克制,才不至于窝上他的床。

  最近,浮现在她脑海中的画面愈来愈多,有小时候他和她手牵手一起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奔跑,他的尾巴可爱的摇啊摇,他们跑得大汗淋漓,却是很快乐。

  也有比较大,上了国中的他,背着她在森林里奔跑,他的耳朵拉长,她还淘气拉他的耳朵,对他说悄悄话。

  在他身边的她,和一般的小女生没两样,会捉弄喜欢的男生,跟他耍脾气,由他哄着宠着。

  她猜她之所以一直能活得很我行我素,就是他惯出来的。

  晚霞照在他俊美的脸庞,汗珠凝结在他额际,使阳刚的他更加充满吸引力,教她目眩神迷。

  美丽的眼瞳,带着诱人的娇媚,使小狼的心灼烧焦虑,迫切想要她。

  在发现他是人也是兽后,他最担心的是,会不会哪天一觉醒来,就发现她已不见迹影,或者她会以厌恶的眼神看他,难以忍受他的碰触。

  每天他都要摸摸她,确认她就在他身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